<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三十三章 扑空
    求推荐票

    踢踏,踢踏。

    一辆黑色的马车慢慢的驶过了清晨的街巷,在凹凸不平的坑中前进。偶尔的左右颠簸让马车里静坐的人皱起了眉头。不耐烦的打开了车窗,望向了窗外——脏兮兮的路人望着从自己面前而过的马车,眼神中流露出艳羡的表情,衣着破烂的工人和华贵优雅的绅士之间,相差着巨大的阶级鸿沟。

    马车内的人在巴黎歌剧院里欣赏交响乐,而路边的工人却只能路过的女人吹口哨。

    米歇尔整理了一下衣领,整个车厢都散发出玫瑰味道的香水,每次踏入这条街道都带着强烈的厌恶感,他也十分费解和惊讶,在一条妓女,小偷和穷人藏污纳垢的街道中,居然隐藏着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谁又能想到一个外省农民的儿子,居然能写下“宛如夏日拂过你羊毛上的和风”这种让宫廷诗人赞不绝口的诗句。

    米歇尔出版社已经将他当做后备的种子选手,在搞定了大仲马先生出版方面的问题之后,将会全力的打造发掘出来的苗子。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甚至不用自己亲自去宣传。

    在他沉思片刻之后,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他从车窗探出头,看见加里安和左拉站在路边,已经等候已久。

    “小伙子们,上来吧。”

    米歇尔热情的打开了车门,两人钻入了车厢之中,他看着左拉期待的目光,说道,“欢迎两位参加波德莱尔先生举办的文学沙龙。”

    “对了,米歇尔先生,我们需要注意什么吗?”

    加里安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也吃不准大文豪们的喜好。在他印象中,除了耳熟能详的那几位喜欢逛妓院和情妇成群之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兴趣爱好。

    仿佛历史开了一个玩笑,让作家们在后世只留下文学和风流的印记。

    “畅谈你们对文艺的理解就行了,对了,还有对巴黎新事物的见解。”

    米歇尔仿佛看穿了加里安心中的担忧,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小声的说道,“不用担心波德莱尔阁下会突然考你什么问题。这不是一场教育升学考试,只是普通的闲聊罢了。”

    加里安挤出了一个笑容,米歇尔大半个身子陷入阴影之中,弥漫着玫瑰香水味道的狭小空间,将嗅觉暴露在了香甜的味道之下。左拉有些不适应这种味道,不停的用手擦着鼻子,表示难受。

    不过米歇尔没怎么注意到这个细节,他反而跟加里安开始攀谈起来。虽然《小酒馆》在费加罗报的连载引起了巴黎民众的追捧,但米歇尔反而对这位凭借一首诗歌得到波德莱尔重视的年轻人更刮目相看,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好的作品。但是才华就像佳酿,经得起时间的等待。

    加里安默不作声的将车窗打开了一点,缓解左拉过敏的症状。

    “最近加里安先生有在写其他的书籍吗?”

    米歇尔语带期待的问道,“自从《牧神的午后》发表之后,你可是引起了巴黎文艺界绝大多数关注的目光,他们将你看做是今年可能崛起的一匹黑马。”

    “最近在尝试着写长篇小说,不过到目前为止只写了两三万字,只能算刚开了一个头。到时候我希望能得到诸位大师的指点。”

    加里安当然不会告诉米歇尔,此时自己是怀揣着稿件准备拜访波德莱尔。

    如果说《牧神的午后》只是闲暇之余的涂鸦,他更看重《1984》可能引起的轰动。

    听到加里安开始写小说,米歇尔的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能过目一下吗?”

    加里安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会有机会的,米歇尔先生。”

    马车缓缓的驾驶着离开了圣安东尼街,消失在长街的尽头,而暗中几双警惕的眼睛却并未放松警觉。

    负责逮捕的警察们正在冷眼观望着,当马车出现在门口时,他们几乎欣喜若狂,以为终于有机会逮捕革命党,然而结果却大失所望。

    除了两个不知名小人物的离开,他们并未发现布朗基的身影,甚至让他们一度产生了怀疑。

    怀疑那个肥硕的妇人对他们撒谎。

    其中一名警员犹豫的问道,“马车离开了,怎么办?我们要跟过去吗?”

    毕竟离开的人中没有布朗基,而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抓捕这位坚定地革命分子。

    最终咬了牙,下定决心。

    “跟,当然跟了,万一他们是去跟叛党联络,我们罪责难逃,你们两个跟着那辆马车,给我跟紧了。如果发现了叛党的下落,立刻围剿。现在出租屋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警局那边这调派的人手正在过来,到时候我们主要抓捕布朗基。其他的小鱼小虾不用理会,至于那个名为加里安的年轻人,必须重点关照。”

    负责带队的警长神情严肃,警察局局长和塞纳区的行政长官双重施压,他已经感到非常头疼,何况对方还摆出一副不解决后患就解决你的态度,让他不得不将所有有可能接触到布朗基的人都先定义为革命分子。

    两个警察相视一眼,骑上了马,从背后跟踪前进的马车。

    而此时支援的警察也刚好赶到,带队的警长叮嘱了几句,便往出租屋的方向走去。

    砰砰砰。

    粗暴的敲门声将吸引了睡梦中的费洛朗太太,她睡眼惺忪的站起身,走到了大门前,打开了门之后,却看见一群神情阴沉的警察站在门口。

    她刚想说话,就被对方粗暴的推到了一边,警长指着他说道,“逮捕革命党,无关人等站在一边,敢乱动当你叛党处理!”

    “长官,我这里可没有什么革命党!我发誓!”

    费洛朗太太被吓得靠在墙边,不敢乱动。一群人动作粗暴的冲进来,警察掏出了转轮手枪,蹑手蹑脚的朝着楼上慢慢摸索过去。

    走廊木制地板上的血渍还未完全擦拭干净,一路延展到加里安的门口。

    警长心中一喜,连忙挥了挥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后面的人跟着他走。

    他们小心翼翼的踩在木板上,压抑着脚步声,缓慢的挪动往门口的方向挪动。连呼吸都被压抑到了极致,靴子在一寸一寸的挪动到门口。

    警长点点头,其中一人抬起脚朝着门锁踹过去。砰的一声,大门被直接砸开,几个警员鱼贯而入,将枪口对准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不准动!”

    然而话音落闭,却看到整个房间空无一人。

    只有飘忽的窗帘仿佛在附和着他的表演。

    警长嘴角抽动了一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扭转头,眼神凌厉的望了身后的警员一眼。

    全部人都被长官的眼神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人呢?”

    空荡的走廊回荡着愤怒的咆哮声。

    “布朗基人死哪里去了???”

    “把那个举报人给我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