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十九章 举报
    求推荐票!

    谈话最终以不欢而散收场。

    布朗基披上了外套,离开破旧的公寓,下楼梯时吱吱呀呀的声响仿佛在告别他的离去,如同落入湖中的石头泛起了涟漪,随即又重归于平静。

    临走之前,布朗基还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回望一眼身后二楼窗户的方向。却看见加里安也正透过窗户在打量着自己。

    没有说话。

    然后胡子拉渣的中年男人伸出左手,裹紧了破旧的夹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最终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昨晚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人生中一个不起波澜的小插曲而已。

    房间里只剩下了消毒水和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加里安转过身,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伸懒腰打了一个呵欠。

    他得赶紧收拾一下,把之前留下的一切证据都销毁。而且上完今天的班明天还要去参加波德莱尔的文学沙龙。

    跟大文豪们面对面的交流,想到这里,加里安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收拾完毕之后匆匆出门,将所有的秘密都锁在身后的房间之中。

    圣安东尼街平静如初。

    街角的皮鞋店中传来了松香的味道,混合着皮革弥漫在空气之中。逐渐热闹起来的大街市场,贩夫走卒正在往地摊上铺摆着翠绿的蔬菜和瓜果,卖肉摊上传来了屠夫手起刀落的斩骨声音,混合着一股牲口的膻味,朝着人扑面而来。

    米拉尔刚刚结束了清早的就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

    他刚刚走到楼下,看见一群人挤在公告栏面前指指点点。米拉尔医生好奇的凑上前去,发现警察局刚刚张贴了一张通缉单。

    当他望向通缉单上的画像时,瞬间变了脸色。

    画像上的人正是他昨天做手术的那一位!

    “姓名:布朗基,革命党人,悬赏金额一千法郎。”

    当米拉尔看到一千法郎时,神情复杂的往费洛朗太太的房屋方向望过去。

    米拉尔年轻时也曾是一个狂热的革命党人,然而随着第二共和国的颠覆以及路易·波拿巴的独裁统治,对之前的满腔热血只剩下回望过去的唏嘘。

    最后瞥了一眼海报,米拉尔揣紧了口袋里的几个法郎离开了公告栏,向楼梯的方向走过去。

    他扶着斑驳的扶梯上楼,上面沾满了肮脏的污迹,经过长年累月的累积,已经渗透到了纹理之中,仿佛与木质的扶梯融为一体。

    走上了楼梯的尽头,疲倦的米拉尔敲开了门。里面传来哐哐当当的金属撞击声,然后一个骂骂咧咧的尖锐嗓音,朝着门口逼近。

    他甚至可以想象开门之后不堪入穆的场景。

    打开门之后,一个身材臃肿肥硕的女人站在他面前,满脸的横肉配上油腻的长发,让米拉尔感觉自己在面对诗人但丁的地狱。

    在肥胖女人的衬托下,瘦弱的米拉尔显得格外的弱小。

    他刚走进门,还没放下手中的工具箱,喋喋不休的声音就从他身后响起。

    “米拉尔,房东又来催房租了,让我们赶紧把上个月的房租给缴了,我们已经拖欠了一个星期了。”

    “再过几天吧,亲爱的。”

    米拉尔没有力气了,整个人坐在椅子上,疲倦的揉了揉眼睛,轻声说道,“让他在宽恕几天,我会缴纳的。”

    “没用的家伙,现在连房租也交不起了吗?”

    妻子瞪了她一眼,又朝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然后端上了饭菜走了上来,一盆炖土豆肉汤,还有几片食欲不振的面包,简单的菜式摆放在了米拉尔的餐桌面前。

    他坐下端起了盘子,突然想到楼下张贴的告示,随口说道,“今天早上警察局又来贴通缉单了?”

    “你管这么多干嘛?”

    妻子没好气的说道,“就算要你去抓,你能抓到吗?”

    埋头喝汤的米拉尔抬起头,小声的说道,“其实,这个被通缉的人我昨天见到了,没想到他是革命党的人。”

    “什么,你见到了?”

    妻子猛然抬起头,摇晃着油腻的头发,激动地说道,“在哪里见到的?”

    “就在离我们不远处的那幢建筑,应该是费洛朗太太的租客,那个革命党的人还受了伤,特地找我去缝合伤口。”

    “那还在等什么,赶紧去举报他啊!我的上帝,这可是钱啊!”

    “不行。”

    米拉尔第一次在凶悍的妻子面前摇了摇头,他严肃的说道,“他是革命党,我不能这么做。”

    “革命党是你爹吗?你个废物!”

    米拉尔的妻子眼睛散发出贪婪的神色,她挪动着大屁股,指着面前懦弱的男人说道,“这可是一千法郎啊!你干多久才能拿到一千法郎?我嫁给你这个废物这么多年了,有奢求过什么吗?有要买过一件首饰吗?现在我们快连房租都交不起了!要你偷偷举报一个人,就能拿到一千法郎啊!”

    在1860年的巴黎,一千法郎的购买能力相当于现在五万人民币左右,在米拉尔眼中,一千法郎是他将近一年的收入!

    肥胖的女人继续劈头盖脸的训斥着他,米拉尔咬牙沉默着。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度过了十几年,已经不想再去辩解什么。

    “废物,没用的废物!”

    女人抖着满脸的横肉,将汤勺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她瞪着眼睛,然而被塞满了脂肪的浮肿打脸将她的眼睛衬托的格外渺小。

    一言不发的瘦弱的医生,喋喋不休的肥胖的女人,在破旧的房间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指望你这种废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我当初是多眼瞎才会嫁给你。”

    她把屁股往后一撞,直接将椅子翻倒在地,结下了围在肥硕腰围上的围裙,朝着门口走过去。

    咚咚咚。

    每走一步,木制的地板仿佛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开始微微变形。她在头上系上了头巾,试图让可怜的花布裹住肥硕的脑袋,打理好之后,再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忍无可忍的医生终于回过头,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米拉尔的妻子转过头,眼神冷漠的望向他,缓缓说道,“我要去警察局一趟,既然你这个废物不敢去举报,那就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