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十三章 乔治桑的星期三
    求推荐票!之前把《回答》这首诗歌记错了,记成了《问答》,所以特地在此跟各位读者说一声抱歉,并且对之前的章节进行了相应的修改。

    威尔梅桑的推辞让圣勃夫异常愤怒,他更没想到的是波德莱尔居然在背后暗箱操作。

    圣勃夫与波德莱尔之间的芥蒂更多的是文学艺术上的分歧。

    从1844年开始,圣勃夫就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从1848至1860年先后担任过列日大学、法兰西大学和高等师范学院的教授,他在巴黎文艺界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是浪漫主义潮流的积极参与者,此时却仿佛像吞下一只苍蝇般,圣勃夫被波德莱尔搞得进退两难。

    然而,圣勃夫并没有意识到,一场更加伟大的文艺革命正在拉开序幕。

    产生于十八世纪末期,并且在十九世纪上半叶发展到了顶峰的浪漫主义文学正在逐渐的退出历史的舞台,此时的雨果,圣勃夫等老一辈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辉煌终将过去,法国文艺界将会迎来一场伟大的新生。

    即是旧的终点,又是新的开头。

    正如后世高尔基所言:“波德莱尔,‘生活在恶之中,爱的却是善’,最后,他给法国留下了一些流露出冷酷的绝望气息的阴暗狠毒的诗而死去了。为了这些诗,人们在他生前称他作疯子,在他死后称他为诗人。”

    波德莱尔藐视浪漫主义,标志着象征主义的兴起、以及现代派文学的正式出现。也是后来一百多年里出现的各种现代派文学流派和著作的总根源,在大多数现代派的作品里可以看到它的影响和痕迹。

    “圣勃夫先生,我们会在下一期的专栏里刊登你的文章作为补偿,你看这样如何?”

    威尔梅桑提出了一个缓和的方案,他也不想与对方闹得太僵。

    “不必了,威尔梅桑主编。”

    圣勃夫摆了摆手,冷漠的回应道,“就这样吧,既然波德莱尔阁下这么力捧这两首诗歌,我想也是时候应该为他点评一次。”

    他的目光瞥向了报纸,笔名只有一个g字母缩写的署名仿佛要刺痛他老迈而脆弱的心脏,最终只是不屑的嘟哝道,“这首诗歌,比起之前的《牧神的午后》简直天壤之别,如果说前一次是波德莱尔拾得珠玉,这一次他比捡了狗屎还恶心。短短两句诗?也配称得上是诗歌?与那位加里安比起来,这个人根本没有资格称自己为诗人!”

    其他人的态度却与圣勃夫的愤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在费加罗报社大闹一顿的他却并不知道,《回答》和《一代人》也被搬上了乔治桑的沙龙聚会。

    郁金香点缀着环绕的红色砖墙,蔷薇花如同一道粉红色的瀑布倾斜而下,含苞待放的花朵像是溅起的水花,映衬着天蓝色的苍穹。

    翠绿色的草坪上点缀着白色的桌椅,有说有笑的身影三三两两的绅士和淑女正在闲聊。

    乔治桑的庄园正在举行一场盛宴。

    波德莱尔,小仲马,乔治·桑,屠格涅夫,能数得出名字的文艺界泰斗都齐聚在乔治桑的庄院,参加她的文学沙龙。

    收到这场宴会的邀请函时,不少人还感到微微的惊愕。这位大胆的离经叛道,与众不同的女人在肖邦和缪塞逝世之后闭门谢客了好长一段时间,然而选择在这个时候复出,隐约嗅到了其他的意味。

    魏尔伦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踏入巴黎的文艺圈子。

    此时乔治桑拿起了手中的报纸,对着在座的人说道,“想必大家最近都知道了波德莱尔阁下发掘了一个好苗子,那篇《牧神的午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而我们也很期待这位叫加里安的小伙子,参与波德莱尔阁下接下来举办的文学沙龙。”

    小仲马微笑着点点头,说道,“自从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被当局查封之后,法国的诗坛已经冷清了很久,《牧神的午后》简直像一股清流,为整个文坛注入了新鲜的活力。话说回来,波德莱尔,你到底是从哪里发掘的苗子?”

    “机缘巧合。”

    波德莱尔向小仲马眨了眨眼睛,小声的说道,“就如同你的《茶花女》被发掘一样,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小仲马知道对方不愿意深究,他也不继续说什么,只是朝着波德莱尔露出了一个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然而接下来乔治桑所说的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牧神的午后》只是一个开始。”

    乔治桑举起了手中的报纸,对在座的人说道,“今天的沙龙聚会,我想让在座的各位看一下这两篇诗歌,刚刚登上《费加罗报》的诗歌。”

    波德莱尔和乔治桑互相眼神示意了一下,小仲马从对方的手中接过了报纸,望向了诗歌,随即流露出凝重的神情。

    “这是?歌颂自由的诗歌?”

    显然对比起之前含蓄的《牧神的午后》,这首《回答》从一开始就大胆直接的点明的主旨,反抗压迫,追求自由。

    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但在座的文人都看准了对方的苗头直接对准了封建势力对追求自由之人的压迫和囚禁。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的倒影……”

    原本喧闹的沙龙慢慢的平静下来,最终只剩下小仲马顿挫的声音,回荡在庄园之上。

    屠格涅夫和波德莱尔微笑的看着,他们流露出预料中的惊讶神色。

    “……这首诗歌真让人感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

    开篇的第一句就让小仲马感觉到,这首诗歌与他之前接触过的与众不同。

    魏尔伦作为诗人,这两句话带给的,更是无以复加的震撼。

    仿佛在黑暗之中摸索的流派,突然之间看到了光芒。

    “是的,这首诗歌的表现手法很别致。”

    波德莱尔接下了小仲马的话,神情振奋的说道,“如果说《牧神的午后》没有脱离古典文艺的范畴,那么这首诗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开山鼻祖了!这首《回答》和《牧神的午后》,可以说是这几年来罕见的精品,简直给后继之人划出了两座难以翻越的高峰。”

    “而且还是近几年来第一个用这种含蓄的手法,抨击法国政府的人……”

    魏尔伦说出了其他人都不敢明说的事实,小心翼翼的说道,“卑鄙者是谁其实大家都有目共睹。”

    想起之前所受的屈辱,波德莱尔便越发的振奋。

    他要告诉所有人,诗歌并未随着《恶之花》的查封而衰落,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燎原之势的星火终于再一次的燃起!

    追求自由,渴望光明的脚步,永不终止!

    “这位署名为g的作者,和加里安比起来,简直就是……”

    波德莱尔停顿了一下,在脑海之中思索了一个确切和恰当的形容词来描述。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波德莱尔缓缓地说道,“法国诗坛的‘双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