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十二章 文人相轻
    第二天的清晨,巴黎的街道还飘荡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圣安东尼街的热闹却在晨雾过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加里安收拾好公文包,便叼着面包出门。他工作的地点离圣安东尼街有点远,得穿越两个街区。等他到达海关办事处时,身后的大街已经铺撒了一片金黄璀璨的颜色。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加里安拿着朋友的介绍信找到负责人士的办公室,对方看了一眼信件,便带着他穿过了一条走廊,一直走到了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加里安抬起头一看,上面写着文件处理几个单词。

    办事处负责人将他带到了海关文件处理的部门,然后将介绍给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胡子,随便叮嘱一下,抛下几句话便离开了。

    等到办事处的负责人离开之后,大胡子回过头,眼神严肃的望着一脸稚嫩的加里安。

    “我是你的主管,你可以叫我赛巴斯。”

    大胡子瞥了一眼面前的年轻人,摆出了一副领导人的架势,他严厉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处理文件,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到晚上六点钟下班,上班之后不准交头接耳连天,不准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他掏出黄褐色的怀表,指着上面九点整的指针说道,“从上班开始,我要你看到你的手指沾着墨水,不停的动起来。”

    “有什么意见吗?”

    加里安环顾了一下办公室,不到二十平米的地方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三四个小职员淹没在文书之中,手指敲打在打字机上的声音不停的作响,像是蚊子废物在耳边的嗡鸣声,混合着纸张和油墨的味道,冲入鼻孔之中。

    熟悉了环境之后,最终他才将眼神集中在面前喋喋不休的大胖子身上,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说道,“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主任。”

    “很好。”

    主管颐指气使的抬着眉头,对年轻人的懂事满意的点点头,指着一个空位说道,“你就坐在那里,九点之后正式上班。”

    说完,他便转身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里面的衬衣扣子被绷的紧紧的,每走一步感觉都会摇摇欲坠的飞溅出去。

    加里安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顺便与周围的同事打了几声招呼。其余几个老职员工只是敷衍式点了点头,只有坐在加里安旁边的年轻职员对他报以热情的微笑。

    “你可以叫我罗塞尔。”

    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年轻男人微笑着伸出了手。而加里安也同样伸出了手。他观察着面前的人——一件深灰色的外套套着白色的衬衫。如同鸽子窝一样乱遭的深褐色头发,笑容显得老实腼腆,符合法兰西社会中底层职员的老实懦弱形象。

    加里安也大大方方的伸出了手,微笑着对他说道,“你好,我叫加里安。”

    “我们的领导就是这样。”

    面对新人,罗塞尔露出了一个友好而怯懦的笑容,说道,“你别太在意了,有时候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加里安看着对方津津有味的翻阅着手中的报纸,好奇的问道,“罗塞尔,你在看什么?”

    “《费加罗报》。”

    罗塞尔扬了扬手中的报纸,说道,“最近刊登一篇叫《小酒馆》的小说连载,挺有意思的。我建议你也可以去看看。”

    加里安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当然不会告诉对方,写这篇小说的人是自己朋友。

    他转过头,准备开始忙活今天的工作,却听到背后的罗塞尔轻声念叨一句话。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的身影……”

    加里安愣住了,他转过头,望向身后的罗塞尔,微微皱眉的问道,“罗塞尔,你念的这篇诗歌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我的朋友。”

    对方非常大方的将报纸递给了加里安。此时加里安看到上面文学版块刊登的,竟然是自己写上墙上的两首诗歌!

    只是名字被缩写成了一个字母,g。

    罗塞尔好奇的问道,“你也喜欢文学吗?”

    “算是吧。”

    加里安微笑着把报纸还给了罗塞尔,心中却在思考着那天遇到的两个陌生人。显然这两篇诗歌是被他们刊登在报纸上的。

    看来到时候去参加波德莱尔的文学沙龙,他还要询问一下,波德莱尔是否认识那天站在白墙面前抗议的两个人。

    加里安还不知道他的诗歌已经在巴黎的文艺界掀起了一阵波澜,《牧神的午后》余波还没有散去,紧接其后的是《回答》和《一代人》给整个巴黎诗歌界带来的冲击力。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文艺界久负盛名的圣勃夫。

    圣勃夫像往常一样,在吃过早餐之后翻看报纸,想看看自己刊登的文学点评,《费加罗报》一直慷慨的为他预留着专栏的位置,虽然普通民众对于文艺的剖析并不感兴趣。

    然后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原本应该是自己的专栏位置被替换,取而代之的是两篇从未见过的诗歌。这跟之前商议的完全不一样。

    圣勃夫感到自己的尊严遭到了践踏,他愤怒的摔门而出。而目的地的方向,就是威尔梅桑的办公室。

    他需要跟《费加罗报》的主编谈一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圣勃夫就差拿着报纸摔在主编的脸上,他愤怒的说道,“为什么我的文学点评专栏被临时取消了!换成了这两首诗歌!这跟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淡定,圣勃夫阁下。”

    威尔梅桑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只是一个临时的小变动,你的专栏我们会在明天补上。”

    然而心高气傲的圣勃夫却对这个答案难以接受,他指着威尔梅桑,用要挟的语气说道,“我必须要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从此之后我将不会在费加罗报上刊登任何的文章!”

    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威尔梅桑也无法继续帮忙掩盖了,他只好诚实的说道,“是波德莱尔强烈要求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波德莱尔?”

    听到威尔梅桑说的话,圣勃夫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他反问道,“是该死的波德莱尔?”

    威尔梅桑非常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是的,有什么事的话,请找波德莱尔先生解决,而且最重要的一点。”

    威尔梅桑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烟斗,摆出了一副资本家的嘴脸,然后对着圣勃夫淡定的说道,“不是我在偏袒什么,但是波德莱尔先生的介绍让我们的报纸销量翻了好几倍,你呢,那么圣勃夫先生?”

    “你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