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十六章 扼杀自由
    第二更,补昨天的,中午时候脚被家里养的猫抓了去打疫苗,回来之后一直没有状态更新

    屠格涅夫站在原地,脸上写满的愤怒在宣告他心中的不满。

    “巴黎标榜的自由和文明都去哪了?”

    屠格涅夫显然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不满意,打抱不平的说道,“强行以革命的罪名逮捕普通人,这就是法兰西帝国的气度?”

    “嘘。”

    波德莱尔捂住了他的嘴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环顾着四周围,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如果见识过法兰西帝国政府翻修巴黎的粗暴手段,就会知道为什么第二帝国从建立到现在,自始至终有络绎不绝的反对者。比如之前为了重新规划巴黎城区,奥斯曼男爵命令警察强行的驱逐住在棚户区的贫苦民众。附近的教堂都快被流浪汉挤满了。即便如此,你又能怎样?”

    对于波德莱尔的话,屠格涅夫表现出更惊讶的神情,之前脸上的愤懑也被一种奇怪的表情所替代。

    屠格涅夫愤怒的说道,“但是强行驱逐贫民,巴黎政府做的太过分了吧!”

    繁荣自由之都出现如此野蛮的行径,跟圣彼得堡飞扬跋扈的大贵族和农奴主没有任何区别。

    波德莱尔感慨的说道,“因为这里是资本家的天堂,工人的地狱。”

    “哼,这群该死的布尔乔亚,比俄国的奴隶主更可恶!”

    突然想起之前的传单,屠格涅夫扬了扬手中的纸张,神情触动的说道,“对了,我亲爱的朋友。你知道这首诗歌吗?这首诗歌是谁所作的?”

    “诗歌?”

    波德莱尔从屠格涅夫的手中接过了传单,匆匆看了一眼,脸色微变。他立刻将传单对折,然后默不作声的将它撕成碎片。

    望着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落下的碎屑,屠格涅夫不解的问道,“这是……”

    “这是为了你好,屠格涅夫先生。”

    波德莱尔脸色苍白,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对身边的俄国朋友解释说道,“如果被警察发现你手中有革命党的传单,他们可以把你投入监牢一个星期。”

    “那诗歌呢?”

    “至于你说的这首诗歌,已经在巴黎的小圈子里传阅,并且引起了反响,只是因为政策的缘故,没有哪家报社敢发表,政府完全有权力查封你。”

    “是啊,这首诗歌写的非常不错。”

    屠格涅夫赞叹的说道,他继续刨根问底的提问,“那你知道作者是谁吗?”

    沉思了片刻,波德莱尔非常遗憾的摇摇头,继续说道,“不知道,文艺界内也有人在猜测到底出自谁的手笔,但是这首诗歌的风格自成一派,而且名字缩写的g也不符合任何一位久负盛名的诗人。最近巴黎的文坛出现了两首真正意义上的精品,一首是广为人知的《牧神的午后》,另外一首就是在革命党和文艺圈中传阅的《回答》。”

    屠格涅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望,不过接下来对方的话又让他振奋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作品,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眼写下那首诗歌的出处。”

    波德莱尔帮屠格涅夫拎起了皮箱,拦下了一辆马车,然后向圣安东尼街的方向出发。一路上,波德莱尔简要的向他介绍了一下巴黎现在的情况。

    “虽然比起第一帝国时期,舆论氛围宽松了不少。但是拿破仑三世一直在提防着共和派煽动民众暴乱和工人罢工。所以现在我们也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试探着官方的态度。”

    他给屠格涅夫上第一节课,“你可以反对封建制度,歌颂自由。但是不能反对波拿巴家族的统治。”

    《恶之花》在三年前发行出版时,以其大胆直率的表述得罪了法兰西当局,其怪诞的思想和超前的理念更触怒了保守势力,结果招致了一场激烈的围攻。波德莱尔被指控为伤风败俗,亵渎宗教,上了法庭,因为幕后议员的担保,最后只是被迫删去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六首诗歌。

    巴黎的思想专政政策让波德莱尔变得小心翼翼,虽然在1848年巴黎工人武装起义时,为了反对复辟王朝,波德莱尔也曾登上街垒参加战斗,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慢慢变得谨慎起来。

    马车停在了路口,屠格涅夫和波德莱尔走下了马车,此时那一面墙四周围沾满了围观的民众,时不时在指指点点。

    围观的人群中流露出敢怒不敢言的神情,对于第二帝国在舆论上的高压,底层的工人和手工业者已经容忍已久了!

    他们缺少的,只是一个愤怒的宣泄口。

    屠格涅夫抛下拎箱子的波德莱尔,匆忙的走过去,却看到几个警察站在写着诗歌的白墙面前,准备用油漆将它抹去。诗歌其他的几句话都被白色的油漆粉刷干净了,只剩下了开头的两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这句话仿佛在肆意的讽刺和嘲讽着面前的人。

    他制止住其他人的动作,怒不可遏的指责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其中一人瞥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警察办事,无关人等让开。否则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

    “你敢!”

    屠格涅夫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谁给你们的资格擦掉它!”

    “你以为你是谁?俄国佬?”

    听出了对方的口音之后,警察也变得不客气,他指着屠格涅夫的鼻子,目光凶狠的盯着他,“如果你不想进监狱坐牢的话,就给我闭嘴。否则现在我就逮捕你!以妨碍公务的罪名!”

    屠格涅夫执意要保住这首诗歌,他愤怒的说道,“谁给你的权力!”

    面对接二连三的阻挠,警察已经不耐烦了,他刚想伸手逮捕对方。另外一个身影站了出来,拦在了警察面前。

    他微笑友好的说道,“警察阁下,如果在大街上随意的逮捕民众,恐怕影响不好吧?”

    “你又是谁?”

    警察没好气的看着他,强调说道,“如果你敢阻拦,我让你一起进监狱。”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了。”

    波德莱尔摘下了帽子,微笑着说道,“你可能听过我的名字,我叫波德莱尔,之前也是波旁宫的议员。”

    “波德……莱尔?那位大诗人?”

    听到波德莱尔的名字,警察终于退步了。对于诗人身份的他毫不畏惧,但是波德莱尔之前曾是法兰西国会的议员,那些人是一个警察得罪不起的。

    “请你管好你的朋友,不要妨碍我们工作,波德莱尔阁下。”

    警察的语气软了一份,他狐假虎威的说道,“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当然。”

    波德莱尔给了屠格涅夫一个眼神示意,希望对方先别说话。

    “还有一件事。”

    他指着墙上的诗歌,随便编了一个借口,说道,“如果我说这首诗歌是我另外一个朋友写的,你们还要将它涂抹掉吗?”

    警察手中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下来,刷子凝固在半空中。他转过头,用一种手足无措的目光看着对方。

    波德莱尔漫不经心的补充了一句,“我觉得有必要给波旁宫的朋友打一声招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