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十五章 苍蝇与战士
    第一更,求推荐票!

    巴黎的清晨伴随着市中心圣母院教堂钟声的响起,从一夜的沉寂之中慢慢的苏醒人烟。从昨夜宿醉之中醒来的贩夫走卒穿梭在大街小巷,石板街道由逐渐恢复热闹的景象。

    白鸽围绕着圣母教堂盘旋,整座城市呈现出一片安宁祥和的情景。

    巴黎北站的蒸汽火车发出了尖锐的鸣笛声,像一头冒着白烟的钢铁怪物,缓缓的驶入人潮汹涌的站台。

    当列车车厢的门打开之后,踏入这座城市的人们鱼贯而入,为巴黎增添新鲜的血液和活力。

    一个并不起眼的男人刚刚合上了本子,笔尖在纸上刚刚倾斜了一段漂亮的文字,他的小胡子也跟随着储水笔的移动,呈现出一个欢快的弧度。

    “深灰色的天空中闪烁着星辰,湿润的风时而像微波似的荡漾而来,听得见压抑的,模糊的夜声,笼罩在浓雾之中的树木低声细语。”

    他将笔记本放入了怀中,揉了揉眼睛。经过一夜的无眠和漫长的旅途,终于结束了这一段放逐的苦旅,抵达目的地。

    对于自由的漫长等待即将结束,期待也越来越强烈。

    离开了那一片阴冷的,晦暗的天空和冻土,他甚至觉得连法国的空气都充满了香甜。

    男人拎起黑色的皮箱,到处都是好奇和憧憬的面孔,纸醉金迷的巴黎正在向所有踏入他领域内的人招手。

    跟随着人潮开始往站台的方向走,一直来到繁荣的大街上。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繁荣的欧洲文艺中心,好奇的目光正在打量着喧嚣的人群。他突然想起今天已经跟朋友约定了见面的地点,于是匆忙的加快了脚步,走入了喧闹的人群之中。

    他的脑海中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几面,一边想着如何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落脚,丝毫没有注意到从小巷子之中冲出来的年轻人。

    他的肩膀不小心撞到了对方,不过他忙着赶路,只能匆匆的回过头摘帽致歉,然后继续赶路。

    当他转入下一个街区时,突然一阵骚动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他看见几个警察将一个穿着破旧夹克的中年男人摁倒在地上,争吵声引发的动静将人潮迅速的分开一个真空区域,只有脸色凶狠的警察和不断挣扎的男人扭打在了一起。

    邋遢的男子寡不敌众,很快便被警察制服。

    “放开我!”

    警察一脚踢开了他的浆糊和刷子,朝着中年男人的脸狠狠的打了一拳。

    “闭嘴!别给我乱动!”

    “放开我,你们这群帮凶,刽子手!”

    中年男人还在不断的挣扎,他怀中的传单像纷纷扬扬的白雪,撒了一地。一阵风刮过,其中一张正好吹到了他的脚边。

    他弯下了腰,捡起了其中一张传单。能看得懂法语的他轻声的念道,“消灭拿破仑三世暴政,法兰西的未来属于人民……”

    他有些惊讶的往下看,居然发现这张“革命”传单的最下面还有一首诗歌。

    “《回答》,作者:g。”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慢慢的往下读,男人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凝重。这首诗歌挑起了他埋藏在心中的感同身受——让他从热爱的祖国放逐到了遥远的法兰西。

    每一句话都是渴望自由的人对欧洲的封建残余势力,对那些试图维系着帝国专政的独裁者的控诉。他们用脆弱的繁荣来粉饰太平,他们用强权来压迫敢于开口的启蒙者。

    舆论自由?在资本主义的阴影魔爪之下,他们能以危害社会的罪名将你抛入监狱之中。

    到现在还有一群触怒了拿破仑三世的文人,长期流亡在家门之外。

    向往自由和平等的诗歌像照亮了深渊的光芒,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手心早已湿润。

    “这首诗到底是谁写的?”

    中年男人抬起了头,他看见被逮捕的男人正在望向他,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的坚毅。他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自由万岁!共和万岁!胜利属于人民!”

    然而他的呼声没有得到周围人群的附和,只是冷漠的看着那个人被架着胳膊,逐渐远去。甚至人群中还爆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嘲讽。

    “革命?这人怕是脑子有问题。拿破仑三世的统治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回到大革命的时代?”

    “这人怕不是那些愚蠢的革命党吧?”

    “共和派就是一群愚蠢的骗子,真以为共和了法兰西就能比现在更繁荣昌盛?法兰西最强盛的时候,还不是第一帝国的时代?共和国带给了我们什么好处?”

    他呆愣在原地,之前对于法兰西的所有憧憬都在这一瞬间变得模糊了起来。

    听懂了喧闹的人群在说什么,他沉默了,而且也只能沉默的注视着为革命呐喊的男人,自己也无力改变什么。

    他是幸运的,只是走上了救赎之路,而免于牢狱之灾。

    比起周围如同苍蝇般嗡嗡鸣叫的绅士,被警察拖走的人,更像流血的高贵战士。

    警察拖着邋遢的男人,将他带离大街。没有了热闹,围观的冷漠人群也就鸟雀四散。片刻钟之后,除了一地被踩踏出黑色鞋印的宣传单,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证实那人呐喊过的踪迹。

    如同经历了一场梦,巴黎又重新展现出他的繁荣。

    他愣在了原地,想起了祖国之中那些农奴愚昧迷茫的眼神,和这些衣冠楚楚的绅士一模一样。

    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拍打在他的肩膀上,中年男人回过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站在自己面前。

    一身灰色的克拉克,胸口别着一枚银白色的紫荆花胸针。他拿着手杖,并且摘下了黑色的窄边礼帽。

    迟疑的片刻,他小声的问道,“是波德莱尔吗?”

    这位与书信中寄来的照片神似的男人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屠格涅夫先生,欢迎来到巴黎。”

    波德莱尔面前的屠格涅夫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意,无奈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了与想象中并不太一样的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