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十三章 圣勃夫的点评
    求推荐票!

    离诗歌登报已经过去了两天,《牧神的午后》已经的蝴蝶效应还在继续扩散。由波德莱尔率先引发了诗坛的轰动一时之间,通过文人之间的口耳相传,《费加罗报》的销量居然因为这首诗歌,出现了短暂的提升。

    甚至连文学评论家圣勃夫和梅里美都注意到了加里安的这首诗歌。

    对于圣勃夫,或许后世人们记住的更多是雨果的狂热崇拜者,以及给雨果戴绿帽的男人,然而他也是一位久负盛名的文学批评家,一生写下了数量惊人、才华横溢的评论著作。对于加里安这篇《牧神的午后》,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

    他叼着烟斗,像是发现了一块新的大陆,迫不及待的在文学版块中写下了一篇关于《牧神的午后》的评论。

    “这是一首伟大的诗篇,我甚至可以毫不客气的承认,自从《恶之花》的封禁和缪塞逝世之后,诗歌届一片死气沉沉,我们都在小心翼翼的,避免被压制自由的‘镣铐’所伤害。而《牧神的午后》却像一股清流,给沉闷的巴黎注入了一股活力……或许我们正如诗歌中所化身的牧神潘安,渴求以女神形象化身的自由。”

    当圣勃夫将这篇文学评论刊登出来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拿破仑曾说过,比武器更可怕的是报纸。所以当他的侄子拿破仑三世继承了王位之后,一直打压着文艺界的舆论自由,限制他们为共和政体发言和鼓吹,钳制住喉舌,抢占舆论高地。

    当日益繁荣稳定的巴黎与政府高压线的钳制舆论自由相互碰撞时,积压在人民胸口的愤怒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牧神的午后》戳破了包裹在口袋之中的愤怒。

    至于一向为波拿巴派说话的梅里美,也公然的表示除开诗歌上可能存在的“隐喻”,《牧神的午后》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在一众名人效应的推动之下,这首诗歌开始在文艺圈之中流传开来。

    此时加里安还不知晓,他写的诗歌已经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效应。

    费洛朗太太像往常一样准备着晚饭,这一次他邀请了加里安共进晚餐,答谢加里安为他解决了最头疼的邻居。

    在餐桌上,费洛朗太太一边吃着面包,一边随意的聊天。

    “加里安先生,你现在是在找工作吗?”

    “这几天在忙。”

    加里安咽下口中的罗宋汤,说道,“最近也写了一些东西,想试着向报纸和出版社投稿。”

    “写东西?”

    听到加里安也在写作,费洛朗太太顿时皱起了眉头,她苦口婆心的劝告,“加里安先生,你可不能学那个左拉,毕竟这一行需要一点天赋,你看对面那人写了多久了,有出版过一个字吗?到现在不一样吃不起饭?没天赋还想着做白日梦,才是最致命的。”

    加里安忍着笑意,又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点点头附和她。

    当加里安正想着把话题转移开时,刚好门铃响起,费洛朗太太连忙起身去开门,她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向她摘帽致敬。

    费洛朗太太迟疑的问道,“请问你是?”

    “请问加里安先生在吗?我是米歇尔出版社的社长。”

    听到对方是来找加里安的,费洛朗太太连忙转过头说道,“加里安先生,有人找你。”

    加里安从客厅里走出来,看到米歇尔时楞了一下,连忙走了过来。

    他笑着说道,“没想到米歇尔先生居然会亲自光临,真是意外。”

    加里安连忙邀请对方到自己的出租屋里一叙,米歇尔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不用了,加里安,我今天过来就是通知一下,你的诗歌已经登上了费加罗报。

    加里安有些惊讶的说道,“真的?”

    “还有,麻烦转告一下左拉的小说已经通过了审核,以千字25的价格,明天将会刊登了第一版。这是你的稿费。”

    显然他没想到自己的诗歌居然这么快就发表了,更没预料到现在已经在文坛引发了连锁效应。

    千字25的价格,连加里安都开始嫉妒左拉的收入了,如果按照三十万字完本的话,《小酒馆》写完之后的稿费收入,相当于巴黎贫苦之家6年的收入。

    米歇尔把夹在胳膊下的报纸连同30法郎递给了加里安,他继续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波德莱尔想要邀请你下周出席他的文学沙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波德莱尔?”

    “是的,波德莱尔先生对你的诗歌很感兴趣,希望你能够去参加他的文学沙龙。”

    听到这个名字,加里安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诗歌居然会引起波德莱尔的注意,不过这是一个机会,连忙点头说道,“好的,我会抽空参加的。”

    “那么再见,加里安。”

    “再见,米歇尔先生。”

    告别了米歇尔之后,站在门后的费洛朗太太听完了全程的对话,她惊讶的走到他面前,打量着面前的小伙子,一改之前不屑的口吻,赞叹道,“我的上帝,加里安你写的东西发表了?”

    在她眼中,这个外省过来的无裤套汉怎么看都不像会写诗的知识分子。这年头,文人作为“社会的良心”,他们的身份地位可是很高的。

    虽然刚才她还质疑加里安写得东西能不能赚钱。

    “算是吧,不过只是一篇诗歌而已。”

    加里安随手把报纸递给了费洛朗太太,她看到作品只是在《费加罗报》并不起眼的诗歌专栏一角,原本的惊讶被一扫而空,说道,“哦,只是一个小板块啊。不过也不错了,但是加里安先生,您靠写诗歌能过日子吗?我听说很多作家的知名度都是那些评论家带起来的。比如像圣勃夫先生。”

    说到圣勃夫,费洛朗太太还是很崇敬,毕竟她丈夫生前一直提到他。

    加里安只是平静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突然大门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声响。

    费洛朗太太走过去开门,却看见左拉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这不是我们的大作家吗?这么晚敲门有什么事吗?”

    费洛朗太太因为租房的问题,一直没有给过左拉好脸色,她尖酸的说道,“你看看加里安先生,现在都已经能在报刊上的小版块刊登诗歌了。你的文章发表了吗?”

    左拉没有理会费洛朗太太,而是拿着手中的报纸,上气不接下气的向加里安说道,“快,加里安快看,圣勃夫为你那篇《牧神的午后》专门写了一篇点评!”

    “圣……勃夫?”

    这次费洛朗太太脸色一变,她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是说那位……专门给大作家们写点评的圣勃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