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十章 回答
    求推荐票!

    头顶璀璨的水晶灯将柔和的光芒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将桌上的鳟鱼汤照耀出一片波光粼粼。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摆在桌面前的鳟鱼汤已经凉了,然而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因为波德莱尔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稿纸上。

    苦苦追求仙女而不可得的潘神,一个半梦半醒的梦,将波德莱尔崇尚的象征主义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波德莱尔拿着稿纸,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对米歇尔说道,“你确定这真的是新人吗?而不是某个久负盛名诗人的笔名投稿?”

    米歇尔犯愁的挠了挠头,犹豫的说道,“算是新人吧。”

    波德莱尔的反应已经出乎他的意料,只好简短的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之后,威尔梅桑激动的说道,“这篇稿子我非常感兴趣,如果你不需要的话割爱给我好了。当然,这首诗歌我愿意给作者30法郎的稿费。至于这篇小说的开头,看在米歇尔的份上,可以千字25法郎刊登连载。”

    千字三十法郎对于一个新人而言,已经是不错的稿酬了,圣安东尼街的房租才70不到,这笔账起码能让左拉不至于为一日三餐犯愁。

    威尔梅桑的慷慨让人意外,既然如此,米歇尔就顺手推舟卖个人情。

    “既然威尔梅桑阁下觉得这两篇稿子不错,那我就把他转交给你好了。不过到时候要出版的话,我希望米歇尔出版社能够第一个拿到代理版权。”

    米歇尔眨了眨眼睛,他是一个商人,当然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如何赚钱。如果这本新人新作真能大火的话,他也不吃亏。

    威尔梅桑笑骂着说道,“米歇尔你这个老狐狸,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赚钱。下一次去妓·院是不是你请客?”

    米歇尔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说道,“当然,当然。”

    这年头,嫖209娼被视为神圣而光荣的交际,所以也是梅毒蔓延肆虐的时代。顺带一提的是,波德莱尔最后死于梅毒。

    就如他所说的那句名言一样,“我们大家的血液里都有共和精神,恰如我们的骨子里都有梅毒。”

    一旁不说话的波德莱尔也开口了,他直截了当的说道,“对了,下周末我在家里举办文学沙龙。如果有幸的话,我希望能够邀请那位叫加里安的新人出席。”

    这次,换做米歇尔和威尔梅桑向波德莱尔投来惊讶的目光。谁都知道会出席波德莱尔聚会的有谁,福楼拜,小仲马和圣勃夫之类的名流。就连《卡门》的作者,波德莱尔文学上的仇敌梅里美也只能酸溜溜的讽刺同行,这些人真的应该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

    思维敏捷的米歇尔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我会去通知他的。”

    如果真如波德莱尔所说的那样,那么加里安绝对是一笔值得的长远投资。

    此时的左拉和加里安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三位文艺界的泰斗搬上了话题舞台。从米歇尔出版社出来之后,左拉带着加里安去了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

    推开了门,一股闷热和酸臭体味扑鼻而来,加里安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社会底层混迹的酒馆,价格自然也很亲民,至于酒里兑了多少水,恐怕只有老板才知道了。

    穿过喧闹粗俗的人堆,左拉拉着加里安的手来到相对僻静的吧台,两人挪动屁股坐在坐在吧台上,目光瞄向了满目琳琅的酒水。

    整个酒吧异常喧嚣,加里安不得不扯着嗓子,对酒保说道,“一杯阿夸维特,谢谢。”

    粗壮魁梧的酒保叼着烟斗,毫不客气的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卖日耳曼乡巴佬的酒。”

    烟斗和络腮胡随着他双唇,上下抖动。

    想起此时还是被法兰西第一帝国踩在脚下的德意志联邦,巴黎的底层人民都表示出对自己邻居的优越感和轻蔑。

    加里安笑了笑没有说话,十年之后拿破仑三世同样会感受到被普鲁士支配的恐惧。

    左拉插嘴说道,“那就两杯朗姆酒,我请客。”

    他笑嘻嘻的从酒保手中接过杯子,端到加里安的面前,笑道,“感谢你,亲爱的朋友。我做梦都没想到你居然认识出版社的总编。”

    一杯酒水下肚,加里安脸上的红晕变得明显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很理性的提醒对方,“但是能不能通过还不知道,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我就是想喝一杯。”

    左拉举着酒杯,说道,“老板,再来一杯。”

    三杯酒下肚之后,左拉的话逐渐的多了起来,此时他眼中的事物已经变成了迷幻的重影,感觉舌头都变得捋不直了。

    然而他拍着加里安的肩膀,依旧喋喋不休的说道,“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让其他人都知道,我左拉……呃……能写出……传世之作……”

    话音刚落,扑通一声,整个人倒在了吧台上。

    酒杯被打翻,没有喝完的朗姆酒往四面八方渗透,酒保骂骂咧咧的拿起了抹布开始擦桌子。加里安付了一个法郎之后,扶起左拉往门外走去。

    不过加里安高估了左拉的酒量,还没走多远,他就挣脱了加里安的双手,连忙跑到墙边,扶着墙角,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左拉的头脑稍稍清醒了一些,开始叨叨絮絮的说道,“其实……我只是很难过。”

    他蹲坐在墙角,夜晚清冷的风吹拂着脸颊。双手放在膝盖上,喃喃自语的说道,“我知道这条路很难走,我父亲去世以后,家里生活顿见拮据,家境日趋贫困,亲爱的加里安,你知道吗?我在十二岁时就亲身体验了被债主不断威逼的痛苦。我的母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带我来这里谋生。我在巴黎圣路易中学读过书,但是在中学毕业会考中一塌糊涂。之后被迫的出来找工作,受过的冷眼和歧视,比你想象的还多。”

    左拉不停的说着,加里安也蹲下来,听他慢慢的讲述。

    他拉扯着加里安的袖子,喋喋不休的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说过这么多的话了……”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无裤套汉们,醉醺醺的往家的方向走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街角的墙壁,失意的文青用宿醉来表达自己的压抑的情绪。

    示意的左拉让他想起了穿越之前的岁月,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深夜饮酒,讨论年轻时的文学,爱情。还有一场关于世界的旅行。

    只是杯子碰到一起的最后,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人们直上天堂;人们直下地狱。

    没有说话的加里安心中情绪万千,他站起了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储水笔,然后把鼻尖踩断。然后转过身,在墙壁上飞快的涂抹着,用镌秀的文字,写下了一首诗歌。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千年来刻下的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明亮的月色高悬在天幕,银色的光华照亮了大片晦暗的天空。清冷的光泽在如水般泻下,柔和的笼罩着月光下奋笔疾书的加里安。

    银白色的光芒,温柔的融化了一片场景。

    加里安在写完最后一个字符时,储水笔也正式寿终正寝。

    诗歌的最后,是用漂亮的字迹写下的点题。

    《回答》。

    作者: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