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九章 聚会
    第二更,求推荐票!

    马车的轮毂踏着青石砖,在一路的颠簸中徐徐前进。

    入夜之后的巴黎灯火璀璨。

    自从巴黎开始普及公共马车业务之后,私人马车租赁业务也随之发展起来,只不过乘坐的价格远比公共马车贵得多,价格高达五六倍,一般能做的起的也就只有中产阶级。

    米歇尔坐在马车里,前往卢浮宫附近的维利酒店,他想起之前的助手塞在公文包里的稿件,于是拿出来,叠放在大腿上,迅速的浏览了一遍。

    读完了诗歌和飞速的浏览了一遍那篇小说的开头之后,米歇尔皱起了眉头,脸上了流露出犹豫的神色。

    出版社对于诗歌没有兴趣,除非声名远扬的大诗人,他们才会与其合作。毕竟出版新人诗歌的风险是很大的,米歇尔不想拿这个做赌注。

    至于那篇《小酒馆》,此时米歇尔已经拿到了大仲马的授权,并且打算大力的宣扬,在大文豪的光环笼罩之下,所以他并不看好这篇小说的前景。

    米歇尔叹了一口气,看来发掘新人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艰难。

    浏览完之后,他随手把稿件塞入了公文包中,此时马车刚好停在丽兹酒店的门口,马车夫拉扯了一下缰绳,转动的轮毂戛然而止。

    隔着木制的车厢,传来了马车夫低沉的声音。

    “米歇尔先生,我们已经到维利酒店了。”

    维利酒店的盛名归功于大吃货巴尔扎克的小说《幻灭》中的人物,吕西安·德·吕班博雷在酒店中面对昂贵菜品价格瞠目结舌的那段精彩描写。

    这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浮华建筑,大理石雕刻的花纹和装饰,布满了建筑的墙壁和拱柱。不规则的曲线和石雕将维利酒店塑造成一座华丽典雅的宫殿。

    进出的人群是高雅的绅士和贵妇,维利酒店的一顿晚餐,甚至能让外省的农村乡绅们咂舌。

    在这里,一个外省地主和一个无裤套汉没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纸醉金迷的巴黎,繁华之都。

    米歇尔付给了马车夫1法郎,然后步履匆匆的进入了酒店的大门。

    一盏璀璨的水晶灯散发出夺目的光彩,米歇尔被照得眯起了眼睛,等适应了光线之后,他让服务生带着自己朝预定好的位置走过去。

    大厅的中央摆着一台钢琴,钢琴师的手指轻快的掠过了黑白琴键,弹奏着贝多芬的月光鸣奏曲。

    此时波德莱尔与威尔梅桑正在眉飞色舞的谈论着,看到米歇尔过来了,波德莱尔连忙招呼他坐下。

    一个是法国著名的大诗人,法国现代诗歌的开山鼻祖,诗坛拥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

    另外一个是《费加罗报》的主编,将来会巴黎最历史悠久的报纸。

    对于米歇尔而言,这两位都是扩展业务的重要人物。

    三人坐下了之后,开始陆续的上菜。一盘奥斯坦德牡蛎配橡子,一盘勃艮第烩牛肉,一盘鳟鱼汤,一瓶波多尔红酒。

    餐桌上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勾引着肚子里的馋虫。

    威尔梅桑端起酒杯,开玩笑说道,“如果把波多尔红酒换成玛莎拉白葡萄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罗马人在喂牲口呢。”

    波德莱尔看了他一眼,指着鳟鱼汤,一本正经的说道,“照你这么说,摆在餐桌上的鳟鱼,今天我们就是在吃舒伯特了。”

    米歇尔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笑话真冷。”

    “哈哈哈哈哈。”

    欢笑过后,威尔梅桑揶揄米歇尔,“对了,我们的出版社大主编,最近有没有好的小说投稿,我们《费加罗报》正在扩展小说连载的版块,需要一股新鲜的血液,如果有就别吝啬了,我们的稿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

    此时经济的繁荣带动了小说阅读的风气,几乎每一份报纸都在积极的扩展这一块的业务。威尔梅桑虽然把《费加罗报》当做保守派的大本营,是反对共和派的先锋,保皇党的喉舌,但是在小说连载和广告这一块基本上是来者不拒。

    毕竟资本家也是人,赚钱比意-识-形-态更重要。

    米歇尔无奈的摊开手,说道,“哪里有什么优秀的新人,刚刚谈妥了和大仲马先生的版权问题。现在出版行业也是一年比一年困难。同行太多,竞争也多了。对了,波德莱尔先生最近有什么新作吗?本出版社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波德莱尔有感而慨的说道,“我最近倒是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巴那斯派风格的诗人,他叫魏尔伦。看了他寄给我的稿件,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威尔梅桑端起了酒杯,笑着对波德莱尔说道,“看来又是下一位诗坛巨擘了,提前为你的下一任接班人干杯吧。”

    米歇尔一边开玩笑说着,一边抬手,却不小心把公文包摔到了地上,里面的稿纸散落了一地,米歇尔连忙蹲下来捡稿子,波德莱尔见状,也蹲下身帮忙。

    当他捡起一页稿件时往上面扫了几眼,突然愣住了。他慢慢的站起来,眼睛却一刻都没有从那页稿纸上离开。

    “怎么了?波德莱尔,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莫非发现了新大陆?”

    威尔梅桑一边笑着凑上前去,眯着眼睛望向了稿件,轻轻的念出了声,“你知道,我的激情已熟透而绛红,每个石榴都会爆裂并作蜜蜂的嗡嗡,我们的血钟情于那把它俘虏的人,为愿望的永恒蜂群而奔流滚滚……”

    念着念着,声音慢慢的弱了下去。他看着面前的诗歌,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米歇尔有些无措的看着神情凝重的两人。

    一直等到他们的视线从纸张上挪开,定格到他的脸上。

    “米歇尔,告诉我。”

    波德莱尔提高了声调,说道,“这首诗到底是谁写的?”

    “这首诗怎么了?”

    米歇尔突然心中一紧,以为诗歌有什么问题。

    “实在是……”

    一时之间,波德莱尔搜肠刮肚,试图想出一个词来形容,最终还是用上了最通俗的一句话。

    “写的太好了。”

    米歇尔愣了一下,重复了波德莱尔刚才的那句话,“太好了?”

    波德莱尔点了点头,眼神里充满了欣喜和狂热。他激动的说道,“如果我刚才提到的魏尔伦是一株好苗子,还需要栽培的话,那么这篇长诗的作者,将会直接成为一颗耀眼的文坛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