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347章 这一棒,定叫你灰飞烟灭
    猴王出山,一时之间,三界之中无数大能尽皆失声。

    他们想到了昔日的大圣能从五行山下出来,他们也知道大圣今日会从五行山下出来。

    只是,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大圣会以这样的方式从山下出来。

    未曾揭掉佛偈,不依外力相助,以一己之力,致山崩地裂,惊世而出。

    这是否意味着,佛祖的五行山,已经压制不住他?是否意味着,这五百年的苦难,并没有将昔日的齐天大圣废掉,反而.....让他比昔日更加强大了?

    五行山,可以说是西游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端,今日的五行山,三界之中但凡有些分量的,都在关注着此处。

    他们想要看一看,被五行山压了五百年荒废了修行,喝了五百年铁汁铜汁毁了根基的齐天大圣,从五行山下刑满释放之后,究竟还剩下几成当年的威能。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大圣,一个自己从五行山下越狱而出的大圣。

    虽然都是出世,但被从五行山下放出来,和自己掀翻五行山从山下出来,乃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

    被放出来,意味着昔日敢闹天宫的美猴王,对佛祖的臣服。

    自己从山下出来,意味着当年的佛祖,再无法镇压今日的齐天大圣。

    对于三界之中无数仙佛心中的猜测与想法,孙悟空没有去揣摩的心思。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身充满了力量。

    此时此刻,他觉得这天地间似乎再无可束缚他之人。

    此时此刻,他觉得他的金箍棒上可以捅破三十三重天,下可以掀翻九幽幽冥。

    此时此刻.....他忘记了和尚,忘记了取经,忘记了五行山,甚至忘记了自己。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件事要做。

    掀翻五行山,猴王冲天而起,筋斗云踩在脚下,五百年未曾出世,依然不减微风的如意金箍棒在手,猴王之上三十二重天。

    南天门前,大圣速度不减,手中金箍棒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轰隆隆!”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威严雄伟南天门,在一棒之下,化作断壁残垣。

    惊!

    凌霄殿内,群仙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他......他要再闹一次天宫不成?”

    “该死的弼马温!”

    “他怎么敢,他就不怕再被压上五百年吗?”

    众仙无不变色,高坐帝位上的玉帝亦瞬间黑了一张脸。

    “大胆泼猴!”

    一声呵斥,传遍凌霄宝殿,令众仙家无不禁声,一时间噤若寒蝉,无人敢在此刻触玉帝霉头。

    三界之中,无论在职天仙,异或逍遥地仙,无数妖佛,都瞪大了眼睛关注着南天门前的状况。

    所有人都在想,所有人都要看看,这只掀翻了五行山,打碎了南天门的妖猴,是否还敢再闹一次天宫!

    南天门前,四大天王凑在一起,八只眼睛紧紧地看着孙悟空,生怕那手中的铁棒在下一刻落在自己身上。

    面对着比只五百年前踢翻八卦炉的齐天大圣更加强盛的美猴王,四大天王没有一个有把握能够接下那酝酿了五百年怒火的一棒。

    一棍砸翻了南天门,猴王停步,站在筋斗云上,瞥了一眼四大天王,目光直接绕过,冷冷的看了一眼凌霄宝殿的方向。

    转身,回到下届。

    从始至终,大圣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然而,三界之中,却仿佛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宣言。

    他,美猴王孙悟空,昔日的齐天大圣——回来了!

    他是美猴王,他是齐天大圣,他是孙悟空,却唯独不是......那个戴着金箍,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孙行者。

    掀翻南天门,他在用这样的行为表达自己的不满,表达五行山下五百年的不满,表达对那些在他初出茅庐,懵懂无知的年代里将他当做棋子的大佬的不满。

    掀翻南天门后,未入凌霄殿,则是他的态度。

    这经,他取。

    取经,不是一种妥协,而是天地大势。

    他没有妥协,崩开了五行山,掀翻了南天门,就是他的态度。

    他取经,暂不起站端,掀翻南天门后,未入凌霄殿,也是他的态度。

    不得不说,五行山下五百年,他被荒废了修行,他被损毁了根基。

    但相比较五百年前那一时热血就要掀翻凌霄殿,取玉帝而代之的弼马温,此时的他,却反而更加可怕。

    他懂得了思考,他懂得了隐忍,他懂得了保护自己。

    就像这一次,自己掀翻五行山出世,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必然会遭到猜忌。

    所以,他干脆就冲上天庭,一棒将南天门化作废墟。

    一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二来,宣泄了被压五百年的怒火,三来,也向世人挑明了自己的态度。

    没错,老孙是自己从五行山下出来的,不是你们刑满释放出来的。

    老孙就是不妥协,就是不服气,你们现在还不能拿老孙怎么样。

    因为.....你们现在有求着老孙。

    而砸了南天门之后,他不继续去闹,又是他对自己的态度的另一种说明。

    老孙砸南天门只是宣泄下不满,表达下态度,但老孙现在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经,我可以去取,想要老孙去给你们取经,砸了你的南天门,打了你佛门和天庭的脸,你们也得忍着。

    不忍?可以.....

    大不了再压五百年,五千年,反正老孙已经知道——你们,杀不死我!

    而结果,也没有出乎他的所料。

    他砸了南天门,打了天庭的脸,他掀翻五行山,踩了佛祖的面子。

    而为了这布局千年的取经大业,无论天庭还是佛门,都为这天地大势让路。

    他孙悟空没有向任何人妥协,掀了五行山,砸了南天门,佛门和天庭还不得不向他妥协。

    出世第一次交锋,齐天大圣以天时地利人和,先下一城,向三界打响了自己齐天大圣归来的威名。

    人间,五行山旧址,此时已不见五行山,唯有一片碎石断木杂陈。

    “和尚。”

    脚踏藕丝步云履,身披黄金锁子甲,头顶凤翅紫金冠,一手持金箍棒,威风凌凌,齐天大圣踏着筋斗云荣耀回归。

    在大圣落下云头,站在唐三葬身前的那一刻。

    三界之内,无数关注着此处的仙佛像是开视频忘了交网费,突然断了线。

    当猴子和唐三葬真正汇合的那一刻,西游算是真正的开启。

    天机蒙蔽,无人可测未来。

    即便是道祖,即便是佛祖,或许能够探查,或许能够知道个大概,却也再无那般能够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将西游之路悉数掌握在手中的力量。

    西游,是定数,是天地大势。

    同样,定数,也是天地间最大的变数,因为每一场定数,天机蒙蔽,都充满了许许多多的未知,而这些未知,就是大能真正能够博弈之处。

    提前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去布局,推演出无数结果,在这些结果中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方去布局。

    每一个都要考虑到无数种可能,每一个都要考虑到所有的因素,包括那些与自己站在同一层次的大能的心思,都要细心去揣摩。

    所以说,每一场定数,每一次大势,都是一场大能间最巅峰的博弈,能够稍胜半筹,都是这些大能在之后无数年值得骄傲的事情。

    西游,涉及佛、道、妖,多方布局,早已被算计的透彻。

    然而,谁都不会知道的是,在这些大能布局之外,这个世界....会来了一个谁都不知道,更无法去揣摩的变数。

    实际上,从十八年前,顺江而下的婴儿被截胡带到死人山疯人院的那一刻,这一场博弈,就注定了他们全输的结局。

    看着眼前的齐天大圣,唐三葬直觉一阵热血直冲脑门。

    小时候在疯人院看西游记,他最喜欢的就是孙悟空,最不喜欢的就是猪八戒,最想欺负的就是沙悟净,最想暴揍的就是唐三藏。

    当然,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唐三藏。

    这种自幼就根值在心中的喜欢,让他无论有怎样的功利性,无论双方处于一种怎样的地位和关系,但心中那种对齐天大圣的喜欢,都是无法抹去的。

    每一个小孩子都崇拜英雄,相信无数男孩子在小时候都做过一个练成七十二变,习得筋斗云,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手持金箍棒闹天宫的英雄梦。

    无数女孩子,可能也都做过一个‘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大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合,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的梦。

    也相信,当《大圣归来》上演之时,听着齐天大圣登场的音乐,看着齐天大圣如同从银幕中走来的一幕时,很多人也都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而这种英雄崇拜,是不分国界、甚至不分世界的。

    所以,在看着一身英武装扮,金箍棒束在地上,腰背挺直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猴子时,唐三葬一时间竟有一种感动。

    一种.....自己亲手将一个神话,一个传奇再现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大圣!”

    不含半点虚伪,唐三葬叫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然后......

    “和尚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帮老孙把金箍棒接过去。”

    嘭!

    身子一个踉跄,没等唐三葬伸手,金箍棒跌倒在地上,砸出深深的沟壑。

    再看此时的大圣,哪里还有之前一棒砸的南天门灰飞烟灭的气势。

    帅,不过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