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46章 假和尚、真大圣
    孙悟空,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孙悟空:“”mmp,这是哪里来的逗逼?

    无力的翻了翻白眼,孙悟空都懒得跟这逗逼说一句话。

    什么徒弟不徒弟的,就这么个货,怎么可能会是他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师父。

    嗯,没错,绝对不是!

    他家师父不可能这么逗逼。

    “咳咳!不好意思哈,激动了!”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唐三葬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翻身从白马上下来。

    “大圣啊,你还记得六百年前灵台方寸山的呸,不对。

    大圣啊,你是不是等贫僧等的很着急了?

    放心,别急,贫僧这就来救你。”

    只是,对于唐三葬这转移话题的后半句,猴子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听到六百年前的灵台方寸山着几个字后,猴子猛然抬起头,双眼狠狠地瞪着唐三葬。

    “和尚,你是谁?为何会知道灵台方寸山!”

    “啊?什么方寸山,贫僧有说过方寸山吗?”

    唐三葬对猴子眨了眨眼,“大圣啊,五行山下五百年,等急了吧?

    放心,贫僧这就救你出来。”

    “别转移话题。

    这小小一座五行山,又怎能压得住俺老孙,俺老孙若不愿,谁能让老孙出去?

    俺老孙若是愿意,区区一座五行山,又怎能束缚的了俺老孙的自由!”

    如果忽略了猴子被压在山底下,只有一只手和脑袋露到外面的惨相的话,他说的话,唐三葬差一点就信了。

    只是,猴子显然并没有在意唐三葬信没信自己的话,现在主要的矛盾是他不信唐三葬的话。

    “俺老孙问你,你为何知道俺老孙六百年前在方寸山学艺之事?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六百年前的故人?”

    “唉!”

    唐三葬轻叹一声。

    “故人啊,算是吧!”

    脸上浑然不复先前的不靠谱,唐三葬身上的逗逼气息一敛,神情中竟然有几分落寞。

    正是这几分落寞,刺痛了猴子敏感的心,曾几何时,他也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敢叫佛祖低头的猴子。

    后来,五行山下的五百年,教会了他什么叫做现实,让他明白了,他的金箍棒上不能捅破三十三重天,下不能掀翻九幽。

    没有齐天大圣,他只是一只被人玩弄与鼓掌之中的小猴子。

    而当下,这和尚眼中的落寞,与被压在五行山下,褪去了所有神环的他,是何等的相似。

    “你说出你的故事吧!”

    看着此时脸上神情有些落寞的唐三葬,猴子的语气中神奇的带上了几分柔和。

    “呵,故事啊~”

    唐三葬摇头轻笑几声,“大圣可还记得,六百年前,斜月三星洞前,菩提不收石猴,大圣最终是如何走进的那座洞府?”

    “你!”猴子脸上表情一震,“你是当初的那只那只金蝉?”

    唐三葬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点点头。

    猴子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剩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当年他还只是一只远渡重洋,置身闯过南瞻部洲,到达灵台方寸山求道的小猴子。

    那一年,他跪在三星洞前,恳求祖师垂怜收入门墙,祖师避而不见。

    他跪在洞前,绝望、迷茫。

    就在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能要跪死在那里的时候,一只金蝉落在了他的身边。

    迎着他麻木的眼神,金蝉化作一个有些虚幻的和尚虚影,和尚身上佛光忽明忽暗,一副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

    面对他的目光,和尚笑笑,虚弱的问了一句,“想求长生?”

    他点头。

    和尚眼中露出几分沉思,而后有些惋惜的摇摇头,“可惜,早来几天,贫僧倒是能成全你。”

    猴子不解,和尚看着他跪在洞府前的坚定,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用虚幻的手拍了怕他的肩。

    “罢了,贫僧就成全你一次!”

    说罢,和尚重新化作金蝉,飞入斜月三星洞中。

    不多久,他被师父须菩提收入门墙。

    那之后,他再没见过那和尚,也再未见过金色的蝉。

    看着猴子脸上追忆的神情,唐三葬心中暗暗点头。

    果然,贫僧没有猜错,这猴子跟自己那疑似被佛祖吃了肉身的前前前前世,果然有些关系。

    如此就好办了。

    “被压在无形山下五百年,大圣你怕了吗?”

    脸上的落寞一收,唐三葬眼中带着些遗憾和惋惜的看着猴子。

    那眼底隐藏的惋惜和遗憾,再一次刺痛了猴子骄傲的心。

    是的,五百年前,他是孙悟空,是齐天大圣,是敢叫佛祖低头的美猴王。

    但是,五行山下五百年,他怕了吗?

    怕了!

    他怕的,不是这五百年,是那神心的险恶,是那他的金箍棒扫不清的骗局,是那他通天彻海的力量,都打不翻的天地棋盘。

    他似乎真得怕了。

    只是,为什么要怕?

    太上炼丹炉中,毁了他一双通天彻地,上达三十三天,下达幽冥地狱的天生圣目,只留一对能看穿妖魔本质的火眼金睛,所以他怕了?

    经历三万六千五百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修的一世之尊的玉帝为了他所不知道的大局甘愿被一只猴子挑衅,见识了那令人心里发寒的城府,所以他怕了?

    佛祖那挑不出的掌中世界,恼羞成怒的的覆手一击,五行山压他,所以他怕了?

    只是

    他,天生圣人,齐天大圣,与三界长存,与天地同寿,一点执念不息,万世真灵不灭他为何要怕?

    看着猴子原本落寞的眼中,重新迸发出神采,唐三葬满意的笑笑。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贫僧唐三葬,葬天、葬地、葬苍生,江湖传闻,吃贫僧一口肉能够长生不老的唐三葬。”

    葬天、葬地、葬苍生。

    七个字眼,让齐天大圣感觉扑面而来一股肃杀。

    苍天负我志,我将苍天埋葬;大地埋我身,我将大地覆灭;苍生愧我情,我将苍生覆灭。

    这一刻,在唐三葬身上,猴子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个手持一根铁棒,敢叫玉帝下台,站在凌霄殿上,喊出‘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齐天大圣。

    那时的他,何等的威风。

    现在的他,因何迷失了身与心?

    “和尚,我问你”大圣认真的看着唐三葬,一字一顿,“你为何要往西天,为何要去西经?”

    迎着那认真的双眼,唐三葬想了想,“一脚踢翻雷音寺,敢叫如来掌中舞。”

    “一脚踢翻雷音寺,敢叫如来掌中舞?”

    大圣重复一遍唐三葬的话,眼中神采越发强盛,“好,就冲你这一句话,老孙保不,随你西天一行!”

    唐三葬笑笑,“好,那还请大圣赶紧从五行山下出来吧,天色不早了,出来之后咱们再赶一段路也好找地方休息。”

    猴子:“”说好的救我出来呢?

    “那个和尚你抬头。”

    大圣语气中有些尴尬,眼神示意了一下,让唐三葬往上看。

    唐三葬依言抬头。

    “和尚你且看,在山顶的位置,有没有看到一张金色佛偈?”

    唐三葬点头,“看到了。”

    大圣露在外面的一只手向上指了指,“就那张金贴,和尚你爬到山顶上把他揭掉,俺老孙就能出来了。”

    唐三葬:“”所以说,刚刚那什么‘区区一座五行山,又怎能压得住俺老孙’这样的话,你丫就是在吹牛逼的吧!

    “好!”

    唐三葬点点头,在猴子懵逼的眼中身体飘起飞向了山顶。

    山顶处,唐三葬伸手抓住了金贴的一角,用力的一扯。

    “刺啦!”

    金贴没动。

    唐三葬:“”

    猴子:“”

    “那上面不是写着字呢吗?你不是佛门弟子吗?你只需要诚心念诵六字真言,那金贴自己就会飞走了。”

    下面猴子大声的对着唐三葬提醒道。

    唐三葬点点头,在金贴下盘膝坐了下来,闭目念诵六字真言。

    “唵嘛呢叭咪吽”

    念完,睁眼,抬头。

    再看金贴依然一动没动。

    唐三葬:“”

    猴子:“”

    “mmp,和尚,你一定是个假和尚吧?”

    唐三葬:“”你这话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大圣:“好吧,怪俺老孙,早该想到的,一个能说出要踢翻雷音寺,要如来在掌心里跳舞的和尚,怎么可能是什么正经和尚。”

    唐三葬:“那个和尚虽然不是和尚,但要说正经的话,贫僧其实还是挺正经的!”

    看着无功而返的唐三葬,猴子翻翻白眼。

    “那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贫僧把这五行山挖穿了救大圣出来?”

    猴子无奈的摆了摆唯一一只露在外面的手。

    “罢了,你一个和尚,肉体凡”

    想到这和尚还特么的能飞,猴子那个凡胎的胎字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你退后吧,挖山如来老儿的五行山,又岂是你想挖就能挖开的?”

    唐三葬有些怀疑的看了猴子一眼,心想怎么着?这猴子刚刚不是吹牛逼,真的能自己从山底下出来?

    虽然怀疑,但唐三葬还是拉着白马后退到了最够的距离。

    远远地,就听山下的猴子一声大喝。

    当时是,山摇地动,日月无光,天地间风云变色,大地龟裂出深深沟壑。

    刹那间,一座五行山开始震动,山上滚滚巨石垂落,一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塌陷的样子。

    “这猴子,不会被砸死吧?

    就在唐三葬心里不靠谱的脑补的时候,远处一声轰然巨响。

    “轰隆隆!”

    山崩地裂,乱世滚滚,于盖在牛顿的棺材板上的滚滚巨石相反的是,一只全身金色毛发熠熠生辉的金色猴子以违背地心引力的方向冲天而起,转瞬没入九霄。

    好个大圣,当真是五行山崩石猴出,敢叫天地尽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