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43章 水陆法会——阿弥陀佛,贫僧不信佛
    看着唐三葬教完了极乐净土之后,又接连来了一出《威风堂堂》,兴起之后,还当场教歌姬们跳了一段《哔哩哔哩》,道祖突然觉得,这消失十八年再次出现的金蝉子,似乎全身上下充满了魔性。

    “哔哩哔哩~”

    道祖忍不住得意的跟着哼了起来。

    “哔哩~呸~观音尊者。”

    大雷音寺,佛祖强忍着一巴掌拍死那个败坏他佛门形象的混蛋的冲动,喊了观音一声。

    已经习惯了自己女装大佬形象的观音抬起头,有些呆萌的看向佛祖,“世尊?”

    “观音尊者,金蝉子十世轮回,如今已到了劫满之期,近日金蝉子现身东土大唐长安城内,你带锦斓袈裟、九环锡杖,前去引导那混那孩子,走上取经之路吧。”

    “喏!”

    观音奇怪的看了佛祖一眼,直觉告诉他,今天的佛祖似乎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只是

    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出来。

    总之,面对此时此刻的佛祖,他只觉得压抑,有一种即刻想要逃离的冲动。

    目送观音离去,佛祖嘴角又是一阵抽搐。

    “不一样吗?”

    作为真.大佬之一,读心术这种必备的技能,自然是需要点的。

    只是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看着唐三葬那里的画面,听着魔音灌耳,佛祖眼角一抽一抽的,直接阶段了神念探测。

    “妈的,金蝉子,你给本尊等着的!”

    下了灵山,观音带着惠岸行者和龙女两位弟子一路向东,先横塘了流沙河,又扫荡了云栈洞,飞过鹰愁涧的时候,观音皱了皱眉,而后直奔五行山。

    五行山停留片刻,直奔东土大唐长安而去。

    他这一路行来,不时停下来斩妖除魔,又要为金蝉子准备几个徒弟。

    虽然飞的不慢,却也浪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等到三个多月后,观音自长安城外降下云头,化作灰衣老僧带着两个变化之后的弟子进了长安城。

    一进长安城,观音就发现今天的长安城格外的热闹。

    找人一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大德高僧‘唐三藏’今日召开水陆法会,整个大唐有头有脸的佛门中人齐聚大唐,响应圣僧的号召。

    得知这个消息后,观音暗暗点头。

    这个金蝉子,不愧是世尊座下最有禅心的弟子,果然即便是经历了十世轮回,依然是一心向佛的啊。

    虽然不明白当日为什么世尊会仅仅因为盂兰节会上的几句争执,就把金蝉子给打入轮回,受了十世轮回之苦。

    但如今看来,十世轮回之苦似乎并没有摧毁金蝉子的禅心,反而更让他一心向佛了呢。

    否则,又怎么会召开这么隆重的水陆法会,在整个大唐境内宣扬佛法呢?

    这么想着,观音带着弟子向法会召开地点走去。

    另一点,唐三葬被李二拉着出了皇宫。

    “陛下,贫僧说过多少次了,贫僧没打算召开这水陆法会。”

    被李二拉扯着衣袖,唐三葬不情不愿的在后面跟着。

    “瞎说!”

    李二瞪了唐三葬一眼,“御弟你就不必推辞了,朕知你不喜争名夺利,但水陆法会这种可以宣扬你佛门思想,让你们佛门更加兴盛的事情,你嘴上不说,心里怎么可能会不想?”

    带着些鄙视的看了唐三葬一眼,李二想了想补了一句,“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口嫌体正。

    用你自己的话来说,御弟你就别跟朕玩这口嫌体正的套路了。

    上古先贤鲁迅说过:朕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唐三葬:“”我套路你mmp啊。

    妈蛋啊,这就是师父说的天作孽、尤可生,自作孽、不可活吧?

    果然,出来混,总有一天是要连本带利当高利贷那么还的。

    当日大宴上吧,他唐三葬玩的那叫一个风骚,极乐净土一跳。威风堂堂一出,哔哩哔哩嗨翻全场。

    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李二黑着脸的放纵之下,满朝文武都被他带了节奏,整个宴会玩的那叫一个嗨。

    嗨过了之后,许多他当时说过的话,弄出来的曲子舞蹈,都成了当时在大唐风靡一时的潮流。

    作为大唐弄潮儿的唐三葬,当时还沾沾自喜的一段时间。

    却不想,自己挖了坑,早晚需要做好把自己给埋进去的准备。

    因为他那以胖为美的中心思想,和晚婚晚育、少生优生的利民政策的提出,于大唐君民而言,乃天大的功德。

    所以为了表示嘉奖,李二陛下就擅做主张的为唐三葬准备了这么一出水陆法会。

    而当听到兴冲冲跑来给他送来这个好消息的李二说完这件事之后,唐三葬整个人都懵逼了。

    水陆法会?

    他讲什么?讲佛门多好多好?讲佛祖多牛逼多牛逼?

    那道祖会愿意不?

    不是他矫情,实在是他这个假和尚的师父,还特么是个假道士啊!

    所以说,他到底算哪头的?

    “陛下,陛下”

    心里纠结着,唐三葬想拉住李二让他取消这劳什子的法会,然而李二就是兴冲冲的拉着唐三藏往外跑,根本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

    于是乎唐三葬急了。

    “李二,你给贫僧等一等!”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李二这两个字一出口,周围的侍卫,宫女,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的的神游物外,把自己当做了一坨空气。

    李二回过头,嘴角抽搐,眼角不断的一缩一缩的看着唐三葬。

    “御弟”半天之后,李二陛下才面带苦笑的开口,“打个商量,李二这个名字,咱以后别在人前叫了行不?”

    侍卫宫女:“”尼玛,这陛下对这和尚的恩宠,已经大上了天了吧?

    唐三葬也是一愣,愣的连自己叫李二停下要干什么都给忘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

    李二面色一缓,拉着唐三葬就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到了化生寺外,唐三葬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陛下你听贫僧给你说,这水陆大会,贫僧真的没法开啊。”

    李二瞅他一眼,“为何?”

    唐三葬实话实说,“贫僧虽然是个和尚,但贫僧的师父是个道士啊。

    所以,贫僧自己都不知道贫僧应该算是哪头的。”

    李二:“”

    看着唐三葬,许久许久之后,李二开怀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御弟啊御弟,你这个笑话很好笑,朕差一点就信了!”

    拍了拍唐三葬的肩膀,李二拉着唐三葬下了马车,往水陆法会现场而去。

    半个时辰后,坐在那个在众和尚中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唐三葬感觉自己有些坐蜡。

    “师父啊,您倒是说句话啊,徒儿到底是讲佛经还是讲道藏?要不徒儿讲讲儒家经典,来个两不得罪?”

    “呵呵!”

    苏洛冷笑,“宿主确定讲儒家经典,不会把佛道给一起得罪了?”

    唐三葬:“”mmp,还不是赖你,好好的一个假倒是,非让自己徒弟当和尚,不是你坑徒弟,贫僧会落到今天这种坐蜡的局面、面、面、面、面~

    忍着全身的酥麻,生无可恋的看了一眼下方的诸多和尚和百姓,唐三葬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场面话。

    然后

    “派那和尚,你所学所讲,都不过是小乘佛法,一次不过能度一人,解不了人间苦难,度不了天下苍生”

    人群分开,一个老和尚领着两个小和尚从外面挤了进来。

    唐三葬:“”什么?我说什么了??我刚刚讲了小乘佛法?

    看着唐三葬目瞪口呆的样子,惠岸行者小脸一红。

    妈妈啊,装逼没装好装漏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观音瞥了惠岸行者一眼,这个徒弟的心性还是需要打磨啊。

    看自己,在外边溜达了一圈之后,看着此处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不明内里情况的时候,就没有开口乱装逼。

    结果怎么样?事实证明,不了解情况的乱装逼,是很容易给自己整的尴尬下不来台的。

    不过,毕竟是自家徒弟,也不能坐视不理不是?

    瞥了一眼惠岸行者之后,观音转头看向唐三葬,“和尚,贫僧初到长安,听闻你济世救人,造福万民,想来应是有一颗向佛之心。

    只是这东土大唐所流传的佛法,都不过是小乘佛法,能超度一人,却无法度得万民之苦。

    在那天竺国境内,西天灵山大雷音寺中,有大乘佛法三藏,传之可解万民于水火,你可愿前往取来真经,造福大唐?”

    唐三葬眨眨眼,一言不发的看着观音。

    观音:“”说话啊,你倒是说话啊,虽然你很有诚意的看着我,但是你不说话会整的我很尴尬的好吧!

    “咳咳,说来,那大乘佛法三藏,与和尚你的名字一样,也算有缘,合该由你取”

    观音话还没说完,就被唐三葬打断了,“那个打扰一下,贫僧唐三葬,葬天、葬地、葬苍生,江湖传闻吃了贫僧的肉能够长生不老的唐三葬!”

    观音:“”mmp,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转世之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是这样一句话就能把天聊死了的金蝉子。

    难怪世尊要让你十世轮回呢!

    算了,装不下去了,现真身吧!

    ‘唰’的一声,观音就跳到了天上,显出了自己女装大佬的本尊,身后跟着惠岸行者和龙女。

    “唐三葬,本尊刚刚出言,只是想试探你一下。

    果然,本尊没有看错人,出家人不打诳语,你没有让本尊失望。

    这样的品性,合该你取来三藏真经,度大唐万民。”

    下方,看到菩萨现身,和尚、百姓、文武群臣跪了一地,甚至连李二陛下都恭敬的行礼。

    对此,菩萨不以为意,从身后龙女手中接过锦斓袈裟,“唐三葬,这里有锦斓袈裟一件,披在身上可保你西行路上水火不侵、不坠轮回。”

    一挥手,锦斓袈裟落到唐三葬手上,观音又从惠岸行者手中接过九环锡杖。

    “此乃九环锡杖,乃佛门至宝,上有九环,持杖在手,不遭毒害。”

    九环锡杖落入唐三葬手中,观音对唐三葬微微一笑,“唐三葬,本尊在西天大雷音寺静候佳音!”

    说完,也不等唐三葬回话,观音带着惠岸行者和龙女转身飞走了。

    飞走了!

    在多呆一刻,他都怕唐三葬再说出些什么,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然后

    “走走了?”

    观音玩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套连击弄得唐三葬都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观音带着惠岸行者和龙女离去,看着那快速消失的好像生怕被人踩到尾巴的身影,唐三葬才回过神来。

    “回来啊!你们给我回来啊!我没说答应你们去取经啊!”

    唐三葬一阵哀嚎没有把观音叫回来,却叫来了一双双带着羡慕嫉妒恨看着他的目光。

    “那个这个”

    对上千万双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了看手中水火不侵,不坠轮回,不遭毒害的袈裟和禅杖,唐三葬犹豫了下开口。

    “阿弥陀佛,贫僧要说我不信佛,你们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