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41章 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想说......
    翌日。

    唐皇圣谕,大宴群臣。

    当然,重中之重的,还是那位解决了他女儿的疾病,又帮助他收拾了缠了自己大半个月的龙魂的唐三葬。

    宴始,唐皇开金口,钦封唐三葬大唐圣僧,圣皇御弟。

    一开始,对于圣僧这种羞耻的称呼,唐三葬是很乐于接受的,唯一让他觉得诟病的,还是那个圣皇御弟,这让他觉得自己是被李二占了便宜。

    凭什么是御弟不能是御兄?凭什么你就得比贫僧大?

    只是,就在唐三葬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脑中的灵光一闪,让唐三葬很开心的收下了这个御弟的称号吧。

    至于原因嘛

    嘿嘿嘿!嘿嘿嘿!

    御弟啊,玉帝啊!

    虽然只是过过嘴瘾而耳朵的隐,但毕竟读起来是一样的好吧。

    想一想,以后哪只磨人的小妖精跟自己撒娇的时候,一口一个‘玉帝哥哥’,那不仅是酥到骨子里,更是爽到骨子里啊!

    以前还羡慕那只猴子齐天大圣的称号,现在自己这个御弟(玉帝)一出,似乎也不比猴子差多少,对吧?

    见唐三葬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恩赐,李二很是满意。

    拉着唐三葬的手入席,让唐三葬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与自己同列,下方左右分坐着文武群臣,一人一张矮桌,酒宴不时被宫女摆到桌上。

    一时间,可谓宾主尽欢。

    嗯,如果不看被李二拉着手之时唐三葬那嫌弃、纠结的表情,宾主尽欢这个词用出来应该还是很贴切的。

    至于唐三葬嫌弃的眼神,李二陛下是选择性的忽略了。

    瞎说,朕可是大唐天子,普天之下,有谁会不把能被朕拉着手表示恩宠当做一种荣幸,又怎么可能会嫌弃。

    所以,错觉!这一切都是错觉!

    心里安慰着自己,李二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看着下方的歌舞表演,李二脸上一阵怡然自得。

    当今之世,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唯二困扰他的烦心事,女儿的病,蝉人的鬼,又都被唐三葬解决了,这一刻的李二是特别的惬意。

    惬意之下,甚至于那平日里看了不知多少遍吧,并没有太多新意的胡旋舞,在李二的眼中都变得优美动人了起来。

    至得意处,李二不禁转头,拉着唐三葬的手问道,“御弟,感觉这歌舞可还满意?”

    这一次,唐三葬没再给唐皇陛下面子,直接一脸嫌弃的把手从李二手中抽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丑拒。

    看着李二一阵抽搐的嘴角,唐三葬也觉得自己似乎是太不给李二面子了。

    所以,为了补救,为了挽回李二的面子,唐三葬选择了岔开话题。

    考虑到李二也是个体面人,是要脸的,唐三葬看了看下面的歌舞表演,点了点头。

    刚准备说话,唐三葬突然又想起来自家师父之前给了自己一个任务。

    下意识的拉开早已经熟悉的系统面板,唐三葬就看到那个闪着光提醒自己它的存在的祸害大唐的任务,还显示着未完成的状态。

    没有过多的纠结,为了照顾李二的脸面,唐三葬委婉的开口。

    “歌舞的话,倒是真经的歌舞,就是这跳舞的人”

    李二脸一黑,“御弟觉得,朕这些跳舞的歌姬不正经?”

    唐三葬无视了李二的黑脸,点点头,又摇摇头。

    李二陛下看懵逼了,“御弟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到底是何意?”

    唐三葬整理一下措辞,“这人嘛,倒也都是正经人,只是这些人来跳胡旋舞,却是有些不太合适的。”

    毕竟是自己眼中的大德高僧额,好吧,没有德,但就算是缺德高僧,那也是高僧。

    所以唐三葬这么一说,李二就认真了起来,“哪里不合适?”

    唐三葬看了看下面一帮没有环肥只有燕瘦的歌姬,摇了摇头,“她们太瘦了。”

    “太瘦?”李二一愣,这他娘的是什么理由,“瘦点不好吗?昔有舞女赵飞燕,能在人掌指间起舞,史上产为佳话,歌姬不就应该瘦一些吗?”

    听着李二的话,唐三葬鄙视的瞅了李二陛下一眼,在李二陛下莫名其妙的表情中问道,

    “陛下可知道,据有效数据统计显示,三界之中,有两成人是因肥胖患病而死的。”

    李二一愣,这数据他还真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有效数据的统计。

    只是

    “这个概率,不已经很高了吗?两成死于肥胖啊!”

    听了李二的回答,唐三葬不说话,就直直的瞪着李二,瞪得李二陛下心里有些发毛。

    “御弟,朕朕可是说错话了?”

    “唉!”

    唐三葬无奈的摇摇头,“陛下既然知道有两成的人死于肥胖,怎就没有想到,另外八成的人都是死于不肥胖的啊!

    这还不能说明些什么吗?”

    李二愣了愣,“说明?”

    唐三葬无奈拍了拍自己的大光头,“陛下怎么还不明白呢,要说明什么,咱们的老祖宗都已经给出过暗示了啊!”

    “还请御弟明示,老祖宗们给了什么暗示?”

    “陛下就没有注意过吗?

    咱们老祖宗中留下的文字中,表达人体器官的字,大多会有个月字,比如肝、胆、脾、肺、肾、胃、脑。

    而同样的,胖、肥这样的文字也都带有一个月字,这证明什么?

    这证明老祖宗要告诉咱们,肥胖是一种常态。

    再看表达不健康的文字呢病、痨、疝、疟、疮、疯,陛下再看看这个‘瘦’字,还不能明白些什么吗?

    这就是老祖宗在告诉咱们瘦,是一种病,得治。”(神话世界,默认通用现代汉语)

    这一番全所未有过的言论,直接把李二给说懵了。

    直觉上来说,他觉得这话里有很大的问题,但听着唐三葬说的有理有据,他却又找不到半点的反驳之言。

    “怎么,陛下还不信呀?再不信的话,陛下可令太医令整合天下死亡病例去看,是不是病亡人口之中,胖人占据不足两成,而瘦人足有八成之多。”

    这一下子,李二真的不知该怎么反驳了。

    他总觉得唐三葬这番言论似乎有很多糟点,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

    甚至于听了唐三葬摆明事实数据之后,唐三葬还专门命太医令去做了统计。

    这统计结果表明,事实真的就像唐三葬说的那样。

    当真实的数据被摆在面前的时候,李二陛下都忍不住有些怀疑,难不成,瘦真的是种病,胖才是正常的?

    难不成,当今世人的审美观,都是畸形的?

    然后,李二陛下又想到了许许多多的词汇,比如富态,形容的就是一个人生活条件好,身体看上去康健。

    再比如壮硕,似乎每一个与健康相关的词,都跟胖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再看形容人身体不好的词,诸如骨瘦如柴。

    最终,李二陛下得出了一个结论瘦,似乎真的是一种病。

    有鉴于此,李二陛下颁布了一条法令即日起,大唐铁骑所过之处,皆以胖为美。

    当然,这个胖不是一身肥肉横竖一般宽的那种,而是丰满的那种胖。

    原本唐三葬只是想忽悠李二一下,看能不能给他捣捣乱,谁成想李二就真的被自己给忽悠住了。

    当然,对此他心里也是没有多少负罪感的,先不说历史上的大唐未来本就以胖为美,虽然他也不知道历史是不是就是因为他这句话而改写的,虽然他也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上下五千年,也之有大唐是以胖为美的。

    但是,他这种举动,也算是帮着现在这个大唐的历史走向了应有的正轨,对吧?

    当然,在真的忽悠住了李二之后,为了弥补对那些胖不起来的妹子的亏欠,他又跟李二说了另一项数据。

    科学研究表明,大唐境内,有超过四成的女子,因生育年龄过早,盆骨未张开而死于难产。

    更有超过三成的女子因出嫁年龄早,身体未发育完全,生养之后患上疾病。

    这一番数据,看的李二又是一阵触目惊心。

    且不像胖瘦之争那样存在着争议,这些数据摆在李二和满朝文武群臣的面前,是那么的鲜血淋漓,以至于李二陛下亲自颁发圣旨修改国家婚姻律法。

    凡女降生未满十六年岁者不得婚嫁,如此就算十六周岁出嫁,待生育之时至少也是十七岁之后了,会把难产而死的几率降低至不到一成。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一项项数据,也不是当前的宴会上能够当场查清的。

    实际上,在以胖瘦之论恶心了一阵李二陛下,看着李二陛下由原本的志得意满突然间变得兴致缺缺的样子之后,唐三葬的心情就已经美妙了起来。

    心情美妙之下再去欣赏这些歌舞的表演,他就真的觉得越发的不满意了。

    “停!”

    及至歌舞表演一曲作罢,歌姬们准备换一段曲子的时候,唐三葬叫了停。

    对还黑着脸的李二告歉一声,唐三葬亲自走下场,跑到了乐师的身边。

    “那个,你们这些曲子呀,太酸,不适合做舞曲。”

    一句话,直接把乐师给弄懵逼了。

    乐师们对视一眼,心说这么多年下来了都是这些曲子伴舞,你告诉我们我们的曲子不适合伴舞,难不成你一个和尚还能弄出来合适伴舞的曲子?

    当然,虽然心里腹诽,但面对此时尤为得宠,没人敢招惹的大唐圣僧,乐师还是很礼敬的躬身行礼,“不知圣僧觉得,什么样的曲子适合做舞曲。”

    唐三葬想了想,目光从一种乐师的脸上扫过。

    “那个,不是我针对谁啊,我就是想说问一句,在场的各位有谁会弹一曲极乐净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