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335章 葬天、葬地、葬苍生
    八年前。

    “我叫唐三葬,师父说,我的名字是他捡到我的那一天,一个路过的神仙给起的。

    神仙说,三葬之名,意为葬天、葬地、葬苍生,至于为什么姓唐,神仙没有解释。”

    十岁模样,眉清目秀的小和尚趴在水缸边,对着在水缸中无聊到吐泡泡的一条金鲤如是介绍着自己。

    待说道最后一句,面上却忍不住露出一阵纠结。

    显然,对于自己为什么姓唐这件事,没能得到答案的他始终有些耿耿于怀。

    水缸中,金色的鲤鱼停下了吐泡泡,一双眼睛有些灵动的看着这个用路边捡到的紫金钵盂从渔夫手中把自己换回来的小和尚,眼底深处,带着满满的好奇。

    许是看到了金鲤的反应,许是只想要找个能够倾诉的对象,尽管没有得到言语上的回应,小和尚依然在自顾自的说着。

    “对了,师父还说过,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一定不能忘了加上这一句!”

    说了一阵之后,小和尚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拍了拍自己锃亮的小脑袋,又看着金鲤说道,“贫僧唐三葬,葬天、葬地、葬苍生,江湖传闻,吃了我的肉可以长生不老的那个唐三葬。”

    重新介绍了一遍之后,小和尚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纠结,“吃了我的肉能够长生不老,师父说,这也是当初那个神仙说的。

    不过,我总有些不相信。”

    猛然,小和尚眼前一亮,“小鲤鱼,你说,我要不要试试?”

    说着,小和尚双眼闪着光的看向自己撸起了袖子的右手。

    一口!

    就一口!

    只要咬自己一口,就能知道是真是假了!

    ......

    “所以说,徒儿啊.....这就是你胳膊伤成这样的原因?”

    疯人院的大雄宝殿内,老道士看着自家徒弟,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回师父,这就是徒儿胳膊伤成这样的原因。”

    小和尚看着坐在那里的老道士,眼神有些闪烁。

    “好啊!”

    老道士起身,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小和尚......那少了两块肉的胳膊,许久.....许久过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徒儿啊,你可曾记得,为师教过你出家人要守什么清规戒律吗?”

    “回师父,您教导徒儿:师父当面,出家人不打诳语!”

    小和尚脑袋都埋到了胸口,眼睛不敢与自家师父对视。

    “为师自幼就教导你,出家人要守清规戒律,出家人不打诳语!”

    老道士瞅一眼自家徒弟,话音一转问道,“那你告诉为师,你用紫金钵盂换回来的那条金色鲤鱼在何处,让为师也见见金色鲤鱼这种神奇的物种。”

    小和尚下意识的一哆嗦,“师.....师父......”

    “唉!”

    老道士再次摇头叹息,“罢了!罢了!说什么王权富贵,谈什么戒律清规,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转过头,老道士眼神落寞的向殿外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师父!”

    老道士脚步一顿,“何事?”

    “师父,”小和尚眼中闪过几分纠结,却依然忍不住问道,“师父,为何别人家道士的徒弟是道士,和尚的徒弟是和尚,您是道士,我却是和尚呢?”

    老道士捋一捋长须,“痴儿,为师自幼让你贯通释道儒三家学说,如今一学十年,为师已经教无可教。

    可而今,你竟然还没有领悟为师想让你领悟到的真谛吗?”

    “真谛?”

    听着自家师父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小和尚面又愧色,“弟子愚昧,还请师父教诲,您想让弟子领悟什么真谛。”

    老道士回头,眼中满是失望的看了小和尚一眼,“为师让你领悟什么?

    为师让你自幼贯通儒释道三家,而如今,你竟然还不曾明白——佛本是道啊!”

    “佛本是道?”

    小和尚重复一遍这个名字,“这.....不是师父在弟子小的时候给弟子讲过的故事吗?”

    闻言,老和尚脚下一个踉跄,“啊?有吗?你记错了。”

    小和尚看着自家师父,“师父,有!”

    “口胡,没有!”

    “师父,出家人不打诳语,确实有!”

    小和尚对上自家师父的目光,丝毫不露怯。

    “为师说,你记错了!”

    见小和尚还要说什么,老道士直接又加了一句,“如果徒儿你很闲的话,不如去把为师送你的梵文般金刚经抄写一百遍,加深一下梵文基础。”

    小和尚当即收回到嘴边的话,“回师父,是弟子记错了,没有!”

    “嗯”!老道士捋一捋胡须,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七年前。

    “师父,为什么别人家的和尚要守三皈五戒,咱们的清规戒律却只有一条出家人不打诳语啊!”

    还是那座大雄宝殿,小和尚五官皱在一起,显示出了小和尚此时此刻内心的纠结。

    老道士翻翻白眼,“废话,别人家和尚的师父也是假道士吗?”

    “师父,您是......假道士?”

    “啊?什么假道士?为师有说过吗?”

    “没有!”

    五年前。

    “师父师父,今天后山的兔子精和狐狸精为了吃我一口肉打起来了,最后以豺狼妖被撕成两半的结局收的尾。”

    “嗯,很好,徒儿啊,你快能出师了。”

    三年前,大雄宝殿。

    “师父师父......”

    “徒儿啊,什么事?”

    “回师父,没事,弟子只是想告诉师父一声,您看起来快睡着了。”

    “滚!”

    一年前,大雄宝殿。

    “徒儿啊,你怎么闷闷不乐的。”

    “师父,徒儿在思考一个问题。”

    “哦?什么问题?说来为师帮你分析分析。”

    “师父,等弟子想明白了,再告诉您吧。”

    “好!”

    一分钟前,大雄宝殿。

    “师父师父。”

    “徒儿啊,看你今日气色不错,可是那困扰了你一年之久的问题终于想通了?”

    “回师父,没有。”

    “哦?那你怎么突然开心起来了?”

    “师父,徒儿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道士深深地看了年轻和尚一眼,点点头,“徒儿啊,你可以出师了。”

    一天后。

    “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

    “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笑着开了一个地图炮。”

    死人山山脚下,穿着洗的发白的白色僧衣的年轻和尚,心情愉悦的哼着歌走下了死人山。

    在疯人院一住十八年,如今艺成出师,他唐三葬,终于能够去看一看这红尘繁华,见一见传说中的贞观盛唐了。

    经常被大臣怼的唐太宗,被皇帝当做镜子的魏征,滚刀肉般的程咬金。

    算无遗策的袁天罡,著就推背图的李淳风,还是只萝莉的武皇帝。

    终于能够亲眼见一见,在疯人院的电视、史书之外的、活着的这些人了。

    当然,最重要的、最然他心情激动的是,那个欺压他,忽悠他,总是体罚他的师父,终于再也管不到他了。

    离了疯人院,下了死人山,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让师父什么的,都去见鬼去吧!

    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听自家那个老的快要去见鬼去了的师父的老道,和尚就忍不住心底一阵激动。

    激动的他眼眶发红,鼻子发酸,心里都有种一抽一抽的刺痛。

    “再见了,神经病的疯人院;再见了,该死的死人山;再见了,老不死的老道士!”

    回过头,对着身后的死人山大喊了几声,像个神经病一般发泄了一通,唐三葬转过身,走下了最后一段山路。

    抬脚,迈步,一步走出,踩在山下平实的地面上,另一只脚稳步跟进。

    “宿主,请留步。”

    啪!

    稳稳当当的,右脚踢在了左脚上,唐三葬一个够啃屎,就狠狠地栽在了地上。

    “师.....师父!”

    顾不得又被吓得栽了一个狗啃屎的事实,吐出嘴里的枯枝烂叶和泥巴,葬天葬地葬苍生的唐三葬,边四下寻找,边牙齿打颤的吐出连结巴时在内的三个字。

    “经检测,宿主唐三葬默认同意系统灵魂绑定,系统灵魂绑定中......”

    “绑定完成!”

    “恭喜宿主,成为往死里作不作不会死系统、简称作死系统的第一任宿主,更多作死任务,请宿主自行查询!”

    素质三连......

    扑头盖脸而来的三句话而脑海中响起,直接把唐三葬给打懵逼。

    “师......师父,是您老人家对不对?”

    听着脑海中的声音,唐三葬牙齿发颤的问道。

    “宿主请自重,莫乱攀关系,系统全名‘往死里作不作不会死系统’,简称‘作死系统’,若宿主愿意,也可以称呼本系统为系统。”

    唐三葬:“......”mmp,别装了,肯定是你。

    “师父,别玩了,收了神通吧,徒儿知错了,徒儿不该骂您老不死的,不该说您去见鬼去......”

    “好啊,你个小混......

    请宿主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在背后这样腹诽对自己的有授业之功、抚养之恩的师父,宿主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作为宿主未来走向作死道路的领路人,本系统有必要引导宿主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请宿主以后在系统的英明领导下,坚持走向作死道路,做一个尊师重道,在系统面前不打诳语的遵守清规戒律的五好和尚。”

    唐三葬:“......”还说不是你。

    “师父啊,您就算要坑徒弟,好歹......能不能换一个别的声音的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