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34章 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这样的结局(卷终.二合一)
    人间界。

    许仙好整以暇的站在皇宫庭院之中,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人。

    杨戬看着许仙,眼神飘逸。

    杨婵看着许仙,眼中满是桃心。

    哮天犬看着许仙,不住的流口水,想着要不要趁现在姑爷刚突破心情不错的时候多要一点狗粮,那种味道很好吃的狗粮,他这里剩下的不多了。

    金蝉子看着许仙,觉得自己很受打击,明明几天前还是跟自己一样的金仙巅峰啊。

    明明大家说好了金仙一起走,谁先太乙谁是狗,怎么结果几天的时间,你丫就直接大罗了?

    白素贞和小青同样目光古怪的看着许仙,眼中的神色让杨婵下意识的心中一紧。

    许仙看看自己女朋友,看看自家二舅哥,看看自家宠物,看看

    “你们怎么了?”

    “生而为神,我们真是对不起了!”

    不约而同,异口同声的回答从众人口中响起。

    许仙:“”

    恰在此时,空间一阵波动,从中走出一个身穿儒袍的中年文士,丰神俊秀,气质超绝,来人往那里一站,就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来人,许仙认识,却不知道名字。

    杨婵认识,也不知道名字。

    白素贞、小青也都见过,也都知道来人的身份半步多客栈,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在睡觉的迷之掌柜。

    只是,在场同样有两个人认识来人,表现的却完全不同。

    “圣人!”

    杨戬浑身一震,眼中带着崇拜。

    “圣人!”

    异口同声的声音从金蝉子口中响起,只是这一声走音的称呼,伴随着的是金蝉子颤抖的身躯,苍白的脸色,脑门上清晰可见的汗滴。

    当年圣人单挑佛门,瞪谁谁怀孕的目光之下,中招的就有他一个。

    他比自家师弟幸运点,他家师弟中的是四胞胎,他运气好得多,只是个三胞胎。

    “小和尚,还记得老朽啊!”

    圣人不称尊、不做祖,三界众生都尊称其为圣人。

    圣人对待所有人时,态度都一样的祥和,圣人眼中,人、妖、仙一样,有教无类,从不会歧视某人。

    但这些优点,都挡不住一点。

    圣人瞪谁谁怀孕。

    所以,面对圣人的目光,金蝉子觉得亚历山大。

    “那个圣人,您能别看着我不?小僧有点怂!”

    圣人:“老朽说了多少次了,怀孕术跟老朽的眼睛没有一点点关系,老朽施展怀孕术也不是用的眼睛。”

    金蝉子:“哦。”

    圣人面色稍缓。

    金蝉子:“我不信!”

    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圣人:“”

    “您的怀孕术,有一包胎、双胞胎、三胞胎、四胞胎,据说还有六胞胎,唯独没有五胞胎,您还说跟您的眼睛没关系。”

    圣人:“有关系吗?”

    “小僧那位老师说过,您天生三目六瞳,一包胎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双胞胎您用两只眼,三胞胎您开天眼。

    四胞胎您两只眼动用重瞳,三只眼重瞳六瞳孔,刚好六胞胎。”

    圣人:“巧合,都是巧合!”

    金蝉子:“巧合啊!”

    圣人点头。

    金蝉子:“我不信!”

    “您说巧合,那您说说为什么您的怀孕术刚好完美跳过五胞胎?还不是因为您有强迫症,两只眼重瞳一只眼不用重瞳,您的强迫症受不了。”

    圣人:“”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我自己都差一点信了。

    无语的圣人恶狠狠的瞪了金蝉子一眼,金蝉子当即捂着肚子倒地,哎呀呀的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嚷嚷着自己这次可能怀了四胞胎,刚刚他看到圣人眼睛是重瞳状态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肚子一点感觉没有,他觉得肯定自己是已经疼得失去知觉了。

    圣人瞪了一眼金蝉子之后,就不再看这个二货,转过头对着许仙点点头,道一声‘恭喜’。

    而后将目光落到杨戬的身上。

    “真君,可否借天眼一用。”

    杨戬一愣,连忙回道,“本就是您的东西,你要取回自然是可以。

    只是自母亲留下天眼之后,二郎就一直带着这天眼,在金仙劫后天眼已经与二郎融合为一体了,二郎也不知该怎么取下来给您!”

    圣人微笑点头,道一声无妨‘。

    手放到杨戬眉间一挥,一朵造型精致,其中有一颗竖眼痕迹的花纹饰品就出现在了圣人的眼中。

    “多谢!”

    圣人对杨戬道谢,向众人点点头,身形虚化,自皇宫中离去。

    “咦?我没事啊!”

    圣人离去很久之后,金蝉子才从地上趴了起来。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确实没有怀孕的痕迹,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误会圣人了。

    只是

    确定了自己肚子没事之后,金蝉子又忍不住疑惑的嘀咕了一句,“这孔圣人,这么多年了都没露过面,怎么这会来借什么天眼?不会是想要给谁送一波六胞胎吧?”

    虽然心里犯嘀咕,金蝉子还是坚信圣人的怀孕术就是用眼珠子施展的,否则为什么没有五胞胎?为什么最多只有六胞胎?

    不用眼珠子?有本事你弄出来个七胞胎、八胞胎给我看看啊!

    只是,金蝉子的嘀咕只是猜疑,听在许仙耳中,却让他忍不住面色一变。

    “不好!”

    面色瞬间大变,许仙来不及解释什么,弹指震碎了空间,一头钻入空间乱流之中。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万劫之地深处,深渊的边缘。

    入眼的,是跌落在地上的十二品灭世黑莲,黑莲已染血,黑莲的边上,倒着神情萎靡的无天魔祖。

    “小师父!小师父你怎么样了!”

    许仙身形闪到无天身边,抱起无天的身体,忍不住有些焦急的问道。

    “呵呵。”

    无天面色惨白,脸上露出无力的苦笑。

    “我入幽冥,归来将是三界浩劫,生灵涂炭,三界倾覆,总部万般不愿,亦难回头。

    改变这一切的唯一奇迹,落在一个叫做许仙的人身上。”

    无天狠狠地咳出几口鲜血,面色越发的苍白,“

    我给了你黑莲,以防阻我之时,魔念深重不能自抑害了你性命。

    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以求带我再无回头之路时,你能将我杀死,解三界危难。

    你确实是解这场浩劫的契机,只可惜我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这样的结局。”

    听着无天的话,许仙心中生出一种对方在交代遗言的错觉。

    下意识的翻开系统商城,想要兑换能救命的金丹,打开之后却发现,为了大罗之境,自己已经花费完了所有的牛逼值。

    之前突破大罗的那场戏虽然又收入了一部分,但那几百万的收入,于能够救一个半步大罗金仙的性命的金丹而言,却无异于杯水车薪。

    “不必为我不值,这已经是我最好的归宿了。

    死亡,也未必是结束,轮回尽头,未必不能开出另一朵相似的花!”

    无天的神情越发的萎靡,声音已经断断续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无力的抬起手,无天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幽冥”

    挤出这两个字后,无天的手无力的垂下,失去了最后的生命体征。

    下一刻,在许仙怀中的尸体消散,余一颗散发七彩神光的舍利,稳稳地落在许仙的手中。

    许仙紧紧地握住无天留下的舍利,眼中同样带着几分悲戚。

    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他只是一个相信佛之存在,相信佛法能够渡人的大僧,传道、修法,得正果,成真佛。

    然后呢?

    因那世尊一言,而万劫不复。

    因那魔罗一念,而失了肉身,真灵迷失的滚滚红尘之中,终走向这样一条与三界为敌的路,以这样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残生。

    他说不上对方是对是错,只是觉得不值!

    紧紧握住舍利,许仙没有迟疑,顺着无天所指的路,快速向幽冥涧而去。

    冥府之中轮回之主曾言,未曾踏出那一步之前,不要踏足幽冥半步。

    之前误入,差点丢掉性命,他已知其中有一意思大罗之上的存在。

    但这一次,已成大罗之境,知道那位圣人之身入了幽冥涧,他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一步踏入幽冥涧,空气中依然弥漫着那种让人仿佛触及世间极致的邪恶的气息。

    但这一次,面对那若有若无的气势威压,许仙却再没有那种本能的畏惧。

    “该死的,一个个来来去去,把本尊的幽冥涧当什么了,真当本尊好欺负的不成!”

    就在许仙踏入幽冥涧的那一刻,传出猛然传来一声夹杂着愤怒的嘶吼。

    而后,一头魔神虚影遮天盖地,毁天灭地的巨掌猛然拍落。

    在巨掌之下,圣人三目六瞳闪烁莹莹寒光,似酝酿着同样恐怖的一击。

    同时,圣人嘴唇微动,声如暮鼓晨钟般响起。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天眼与道合,尽管不如合道后的道祖那般强大,却依然有着言出法随的威能。

    随着圣人的话音响起,虚空中,仿佛有一条看不见起源,望不见尽头,贯穿古今未来的时光长河,撞破了幽冥涧与三界的屏障,强势降临此地。

    “你你怎么敢!”

    魔神虚影双目圆睁,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对方怎么敢这么做。

    他的幽冥涧,并不属于这方世界,而现在圣人动用的,确实这三界的时间法则。

    两个世界的屏障被打碎,两个世界的法则碰撞,一不小心,就是天地俱灭的后果。

    他怎么就敢做出如此疯狂之事!

    只是,他哪里知道,现如今三界之中道祖合道在即,法则吸纳补充残缺,正是重组阶段。

    与这幽冥涧中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残缺法则碰撞,非但不会导致天地俱灭,反而更能促进法则的新生,令新的世界法则更加强盛。

    时光长河滚滚不惜,自神魔虚影身上冲刷而过。

    每一滴时光之水,都如同一把刮骨弯刀。

    时光长河冲刷之下,不多时,魔神虚影身上就透出沉沉暮气。

    他本就是残魂苟且于世,在岁月的力量下,受到的伤害本就巨大。

    那灭世的一击还未落下,圣人的六颗瞳孔中同时有一道寒光射出,于虚空中汇聚,向着魔神眉心冲去。

    在万分之一个念头之中,魔神虚影做出判断,自己受这一击只会重伤,不会致命。

    而对方并不入大罗之境,受自一掌必然形神俱灭。

    做出判断,魔神虚影掌势不停,要以伤换圣人一命。

    唰!

    天罚之眼洞穿魔神眉心,灭世之章也击中看了圣人身体。

    魔神虚影身躯一阵,变得更加虚幻,一副随时可能散掉的样子。

    圣人浑然不动,凌然一副大宗师风范。

    只是,迟了一步感到的许仙却知道,圣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您何苦呢!”

    几乎是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到圣人身前,许仙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位无愧圣人之名的老人。

    而自知必死的圣人,却对着许仙豁达一笑。

    “三界浩劫,无法抽身,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条条生命陨落,老朽愧对此圣人之名。

    如今,三界迎来新生,这世界已经没有了老朽尽力之处。

    至此余生,在三界新生之际,就让老朽以生命为代价,为新生的三界送上一份厚礼。

    也为三界除掉一个最终的祸患吧!”

    脸上带着笑,圣人的声音还在这幽冥的空气中回荡,圣人的身体,却已经片片破碎,化作一篷血雾。

    那一刻,三界之中,天将血雨,连下七七四十九天,天地万物,心声悲戚,万兽悲鸣,生灵有感,面向北方,诚心叩首,久久不起。

    “是你”

    就在圣人陨落的那一刻,魔神虚影终于稳住了差一点破碎的虚幻身躯,看着已经入了大罗的许仙,眼中满是惊骇。

    “你怎么可能,大罗,这怎么可能!

    几天前,你不还是金仙吗?

    怎么可能!”

    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魔神虚影眼底是不可置信的疯狂,在疯狂之中,已然对着许仙悍然出手。

    只是,那先前令圣人形神俱灭的一掌,却在临身之前被许仙一挥衣袖击碎。

    “全盛时期的你,我的胜算或许不足五成,而如今先是被岁月之力侵蚀,后又被天罚之力重创。

    杀你易如反掌!”

    许仙身后,有阴阳太极图显化,太极阴阳鱼游走,四象、八卦之形伴生,一副开天辟地,道生万物的景象。

    随着许仙念头一动,太极图飞起,向着魔神虚影压下。

    随着太极图的碾压,魔神虚影越发虚幻,一点点缩小。

    而在被一点点磨灭的过程中,魔神虚影中有诸多法则碎片溢散,自先前圣人击穿的两界屏障入口而溢出,并入三界新生法则之中。

    “不!不要杀我!”

    魔神恐惧,向许仙求饶,“我可以,我可你传给你无敌的法,可以助你登上更高的境界。

    我传你可证混元的九转玄功!

    传你诛仙剑阵中的杀伐之术,杀了我,这些东西你都得不到。”

    面对这些诱惑,许仙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控制着太极图压下,将魔神虚影生生磨灭。

    先不说他信不过这位不止一次掀起三界霍乱根源的魔神,也不说一旦这位魔神恢复,他也没有把握能够镇压。

    就单单圣人为此付出了生命,就由不得他无视圣人的意志,饶恕眼前魔神的性命。

    最终,在许仙无情的镇杀下,魔神虚影被生生磨灭,其体内的一些法则碎片,纷纷涌入三界之中,成为三界新生法则的一部分,将会组成更加全面的大罗境法则,甚至令世界中生灵有了踏足混元境的契机。

    而一代魔神,死的如此憋屈的同时,在这世间,只留下一句不甘的怒吼。

    “我罗睺纵横一世,受阴谋诡计败于鸿钧之手,苟活于此,等待于微末中崛起,重临洪荒大地之日。

    却不想,终是落到今日之下场!”

    至此,许仙才知道这位藏身幽冥涧,操控了三界几次浩劫的幕后黑手的名字罗睺!

    而且,听意思,对方似乎曾经还是跟如今已是天道之境的鸿钧同一层次的对手。

    之时,哪怕来头再大,哪怕对方又再多的不甘,他许仙杀他,也杀得不会有半分犹豫。

    直到将罗睺残魂彻底磨灭,眼看着着幽冥涧无垠世界,许仙想着,要不要把这幽冥涧并入三界之中。

    有着幽冥涧的并入的话,三界应该会更加广阔,更加强大吧?

    只是

    “宿主最好打消这种想法。”

    “嗯?”

    许仙一愣,似乎从自己晋升大罗之后,收了一波牛逼值之后他家系统就一直在沉寂。

    如今突然说话,让许仙都愣了一下。

    “幽冥涧,不属于三界,来自另一处危机之地。

    与三界合一,只会给三界带来宿主无法想象的灾难。

    另外,宿主如今已入大罗之境,达到这方世界的。

    未来的路,还需宿主自行去摸索。

    而幽冥涧,可作为宿主未来再寻不到前路之时,最后的退路!”

    听着,许仙打消了将幽冥涧并入三界的想法,修复了两界壁障,离开了这幽冥涧。

    当时,许仙并没有意识到那句未来的路,还需宿主自行摸索代表着什么。

    直到离开了幽冥涧,很久很久之后,许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再听到系统的声音。

    再后来,很久很久以后,道祖合道不知多少年,许仙走到了大罗境真正的,再寻不到前路,决意通过幽冥涧去探索前路。

    那一日,许仙拜访所有故友,一一辞别,或询问是否愿意一通离去。

    那一夜,许仙敲开白素贞房门,站在门前辞别,并询问是否要一通前往更高层次的世界。

    白素贞倚在门前,看着许仙,“许公子带素贞一同离去,不怕婵儿姐姐不高兴吗?”

    许仙一愣,“婵儿不是那般善妒之人,更何况,你我二人问心无愧,婵儿又何来不高兴之说。”

    白素贞痴痴看着许仙,“躺妥,素贞问心有愧呢?”

    许仙,怔在原地。

    居数日,人间路尽头,往幽冥之地的路上,许仙偶遇两少年。

    一眉目清秀,骨子里透着慈悲,一面貌怪异,眼生重瞳,眉心还多出一副竖眼。

    两童路边嬉戏,见许仙行路,拦至路边。

    许仙神情恍惚,却笑问,“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重瞳少年看着许仙,眼带疑惑,“不知为何,看到你,我觉得你欠我一样东西。”

    慈悲少年同样点头,“心里还有一个声音,让我向你说一声再见。”

    许仙恍然,笑笑取出一中有竖眼纹路挂饰赠与重瞳少年,并将一十二品黑莲取出,合一颗七彩舍利一并放在白衣清秀少年手中。

    “物归原主!”

    (白蛇卷.终)

    ps:这是一个二合一的大章,确实挺大的,快六千字了,不愿意再分了。

    白蛇卷算是完了,看的不看的,愿意看不愿意看的,也都就这样了。

    白蛇结束,并不是这本书的结束,下一卷明天还是要开启,希望喜不喜欢白蛇卷的大大们,都能支持一下,甭管下一卷您喜不喜欢,先看个开头试试,几毛钱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