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33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风水轮流转!

    是的,作为三界之中唯一一个尝试过冲击那一重境界还留住了性命的大佬,掌柜的以其天生重瞳的双眼,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尽管不能看穿许仙此时的境界,但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许仙的身上,有着某些和他相似的地方。

    那些相似的地方,他认得出,正是属于大罗金仙这一境界所特有的。

    所以,他有理由相信对方已经冲击过大罗境界,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已经有了一部分那一境界的威能。

    所以

    既然已经尝试冲击过那一重境界了,许仙又为什么还要再来一次呢?

    如果成功了,对方就已经是大罗金仙了,为什么要压制境界再来一次?

    如果失败了又抱住了性命的话,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凶险,自然不会再次去犯险。

    所以

    阴谋!

    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大大的阴谋,只是不知道第一个跳进坑里的,究竟会是谁。

    人间,随着许仙的气息拔升,已经触摸到了大罗境界的那扇大门。

    此时的许仙,状态与当初尝试冲击的释迦摩尼相差仿佛,与万劫深渊那位新晋魔祖,也不差分毫。

    而他身上的气息,还在向上拔升。

    这一刻,三界之中几乎所有有资格观看这一幕的大佬都屏息凝视,等待着许仙的结局。

    一秒。

    一分。

    一刻。

    一个时辰。

    随着时间的推移,如同打破了某一种禁锢,许仙那停滞许久的气息瞬间暴涨。

    随之而来的,则是天地间法则的一片混乱。

    这一刻,天地法则如同一锅开水,将许仙围拢,一副要将许仙彻底吞噬的样子。

    这一刻,玉帝和王母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一刻,道家三清齐聚三十三重天八景宫,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释然的笑意。

    这一刻,菩提祖师与镇元子对视一眼,眼中有遗憾、有唏嘘、也有几分期盼。

    这一刻

    客栈之中,掌柜嘴角勾起讥讽的笑意,像是看着鱼儿自愿的咬上无饵的直钩的姜子牙。

    这一刻

    整个三界似乎都因为许仙的成功突破产生了某种变化。

    嗡!

    天地间一阵嗡鸣,许仙的身形开始变得虚幻,亦真亦幻,让人不可捉摸,周身散发着玄奥的气息。

    同一时间,三清对视一眼,太上道祖点点头,太上忘情的存在,也不禁语带欣喜的道一声,“是时候了。”

    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同样颔首,三人成三才之势,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周身散开神圣的气息。

    三清之间,气息波动开始向着同一频率迈进。

    某一刻,终于完全达成了一致。

    下一瞬,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二者灵台之上有一团清气升起,自太上道祖天灵没入。

    两位天尊的身形逐渐虚化,相应的,太上道祖身上的气势开始攀升。

    几乎是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太乙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

    而后,眸光无情的瞥了一眼人间界的许仙,见许仙身形已经完全虚化,似完全被天地法则同化,化道之势已经不可逆转。

    道祖满意点点头,不再压制自身实力。

    轰!

    如山洪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几乎眨眼之间,道祖就突破了太乙到大罗之间的屏障,继许仙之后,第二个成功踏足大罗之境。

    这一刻,感受着那属于大罗境界独有的掌控法则的感觉,感受着自身所拥有的强盛力量,绕是以道祖的心境,也依然忍不住露出几分喜色。

    只是,这喜色刚刚升起,突然间的心悸,让道祖瞬间变色。

    “怎么可能!”

    口中发出一声惊呼,道祖下意识抬手,想要自斩一刀斩掉大罗境界。

    只可惜,终究是迟了。

    在迈入大罗境的那一刻,他就注定已经没有了回头之路。

    不知何时,那似要将许仙彻底吞噬的天地法则已经蜂拥而至,充斥整个三十三重天。

    摧枯拉朽般,道祖自身的道已经融入天地法则之中。

    气息一阵波动,道祖整个人看上去竟有一种亦真亦幻之感。

    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天地之间残缺的大罗法则被快速填充,几乎是一个呼吸间,就完成一大部分。

    这一刻,道祖终于想到了自己之前看到许仙突破之后被天地同化的那一刻,心底生出的那一丝疑惑是什么。

    天地法则。

    那一刻的天地法则,虽然也在逐渐完善,速度却缓慢异常,根本就不像是被天地法则同化,而像是许仙在自主的去填充天地法则一般。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切。

    这,就是一个局,一个不只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每一个想要在许仙化道的那一刻尝试冲击大罗之境的祖境存在的局。

    而他只是其中动作最快,第一个突破、第一个把自己填进坑里的罢了。

    只是,此时此刻,就算明白了也已经晚了。

    化道之路,已经不可逆转了。

    “唉!”

    或许也有过无奈,但最终道祖还是一阵释然。

    尽管以身合道,失了自由,却也确确实实成就了大罗之境。

    而且,未来一旦劫满,能够成功脱身的话,似乎还能够奠定更强的根基。

    其中得失,也真不好计较。

    当然,他也知道,这或许也是对自己的安慰罢了,合道之后,又那是那么容易能够超脱的。

    半步多,客栈。

    看着几乎是瞬间逆转的局面,看着气息稳定在大罗之境,没有半点刚突破的迹象的许仙,掌柜的脸上笑意更浓。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是轻笑,继而大笑,又是疯狂大笑,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

    “敬爱的老师,算无遗策的道祖,您最终还是走上了这一步啊。

    尽管算尽太聪明,终归是难逃宿命。”

    谈不上恨不恨、也说不上怨不怨。

    当年差一点被迫合道,舍了一颗天眼才得以脱身,他心中自然有怨,却谈不上恨。

    他怨的,只是自己敬爱的对自己有指导之恩、提携之恩的老师,竟然会算计自己一把。

    他怨的,不是自己差一点合道,而是自己一世聪明,横压万古,最后竟然像个傻子一般被人那般算计。

    实际上,即便合道,成就大罗之境对他来说也不算是多差的结局,只是、那合道的人,可以是任何人,合适的,不合适的。

    而唯独他,却是最不合适的人!

    三界之中之所以那些知情者没人愿意迈出那一步,一来是合道之后境界难以提升,更受这方世界限制。

    二来是无前路借鉴,突破起来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就不是合道,而是陨落。

    三来,也是让大家都不愿意轻易迈出那一步的根本愿意是几乎所有知情的人都知道,第一个迈出那一步的人会遭遇危险,而第二个似乎就不受制约。

    如此,大家都是同一层次的,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谁会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我过的不好,凭什么让你逍遥?即便是神,也难逃这种人性心理。

    所以,当初明明已经距离合道只差一步,但在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之后,他依然选择了牺牲生来的第三目换取时间,自斩一刀掉出大罗之境。

    为了宣泄自己被算计的不满,他更是以自斩后残缺的大罗之力横扫佛、道、妖,杀出了赫赫威名。

    当然,作为代价

    他当初也已经做好了永生永世不入大罗的准备。

    却不想时至今日,他最聪明,最善于算计的老师,竟然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

    却不想,他曾经最敬爱,后来最不齿的老师,也有为他人做嫁衣的那一天。

    一切,终归是难逃宿命!

    笑!

    张狂的大笑,笑得小跑堂心里都一阵发毛。

    直到笑够了,直到笑累了,掌柜的才停了下来。

    深深地看了小跑堂一眼,掌柜的眼中露出几分解脱,“寇,你恨我吗?”

    小跑堂摇摇头。

    “那你可曾恨过老师?”

    小跑堂想了想,依然摇摇头。

    “唉,罢了!”

    掌柜摇摇头,“这么些年了,也没什么过不去的了,老师的时间不多了,你回去吧。

    去陪陪他。”

    拍了拍小跑堂的肩膀,掌柜转身离去。

    “掌师兄!”

    跑堂冲着掌柜离去的背影叫了一声,掌柜脚步一顿,摆摆手,“去吧。”

    说完,再不回头,一步迈出,自这客栈之中消失不见。

    半步多,连接天地人三界,游离六道之外,不入三界五行,乃是天数之地。

    如今,天地有了真正的主宰,他的使命也可以结束了。

    看着自家掌柜消失的地方,小跑堂深深一拜,“没有您守着这半步多,亿万年来,这三界早已分崩离析。

    您元神寄托虚空无法分心他顾,这客栈,总要有个人守着不是。

    说的是厌倦三界纷争,挑的是出气的由头,留小弟在此,行的还是镇守三界的大义。

    您的苦,寇懂,又怎会、怎能、怎敢怨您!”

    起身,再深深的看了一眼这间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的客栈,跑堂的转身走出了那扇进来之后,自己再未踏出过一步的大门。

    “悲天下万灵、哀众生之多艰,您是三界圣人,大仁、大爱,不负苍生,却绝不是行使天地职权的合适人选。

    您懂,我也懂。

    那个位置,从始至终最适合的,都只能是太上忘情的老师一人。

    老师也懂,只是恐心有不甘吧!”

    声音渐行渐远,微风中,小跑堂身形扶摇直上入青冥。

    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