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28章 许仙:来,哮天犬,多吃点
    关于他和她的爱情故事,在杨戬这里可以写下一本三百万的言情。

    而在太阴星君这里,她与杨戬之间的归纳出来,应该只有两个词初遇和再见。

    当然,杨戬并不在意,他知道他喜欢她。

    他不知道她喜不喜欢他。

    但那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喜欢她而已,又没有奢求过什么爱情。

    爱情才是两个人的事,喜欢,他一个人就够了。

    当时的杨戬,纯情而有孤僻,对于这个世界的许许多多都不甚了解。

    第一次遇到她,他叫她嫦娥仙子,她只是笑笑,却并没有否定。

    她眼神忧郁,眉宇间似乎总带着几分他读不懂的哀伤。

    见她一人独舞,他以为她是思念曾经的爱人,那个叫做后羿的男人。

    只是,那也没关系。

    他不管她心里的人是谁,他只要把她悄然的放在心里就够了。

    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持续了很久很久。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直到他打上了天庭,身负了重伤,被她所救送往人间。

    他才知道她不叫嫦娥,甚至月亮之中没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做嫦娥。

    她的名字叫做常羲,她的心里没有后羿。

    甚至她的人生之中,从来没有过一个后羿。

    她是太阴星之主,是亘古以来的太阴星君,他心中有欢喜,却依然对自己的感情讳莫如深。

    他接受天庭诏安,成为天庭正统天神,天庭战神名震三界。

    他不为扬名,只为在每届蟠桃会上能见她一面,只为在每个夜晚,能够近距离的看着太阴星。

    他为她来了天庭,却从未对任何人吐露。

    他不止一次到过太阴星,却从来没有一次去拜访过她。

    他只是站在那里,在那里走走,走上几刻钟,走上几个时辰,而后谁也不惊动的回去。

    他来,并不需要和谁相见,也没想过要让人得知。

    他只是想去,呼吸一下和她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紧紧地藏在心里,当做自己的心事。

    怕她知道,又怕她不知道。

    每次出兵,他总会路过她的太阴星,每当有什么动乱,他总会关注着那里的危险。

    当年天蓬元帅醉酒误闯太阴星,他毫不犹豫的把天蓬打成了猪头送往了凌霄殿,天蓬因触犯天条被打入轮回。

    当日孟公醉酒,误将被打成猪头的天蓬当做了猪妖投入了畜生道,堂堂天蓬元帅自此多了一张猪头。

    后来他知道那是一个误会,天蓬对他心里的她没有想法,天蓬从始至终,苦苦痴恋的,都只是她怀里的那只玉兔。

    当然,尽管误会了,他也没有想过要为天蓬伸冤,敢趁夜入广寒宫惊扰她,单这一条就够的上让他变成猪头的惩罚了。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终于追上了她的步伐,终于和她站在了同一层次的女仙。

    杨戬几次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喜欢她,喜欢的几乎成了魔障。

    这些他知道,他不知道她知不知道。

    他想让她知道,又怕她知道,以至于即便到了现在,他依然不敢说出来让她知道。

    维持现状,他能在夜晚看着他的太阴星。

    他能在思念之时呼吸一下和她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

    他能将她藏在心里,当做自己的心事。

    而他怕一旦挑明了,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可能连现状都不存。

    看着眼前的女仙,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感觉到对方眼底似乎带着几分温柔。

    杨戬张张嘴,几次却没能说出心底的秘密。

    “星君若无事的话,杨戬告辞了!”

    他是天庭战神,他是太乙金仙,如今乱世,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还要去战斗,他还要为她、为苍生撑起一道坚固的防线。

    是的,有这么多的理由,哪里轮得到他去儿女情长。

    心里给自己找着一千个,一万个的理由,杨戬抬起似乎有些沉重的步子,转身离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等一下!”

    身后,响起清冷中带着丝丝幽怨的声音。

    杨戬回过头,对上的是似乎更加温柔,又更加幽怨的目光。

    女仙一步一步走到杨戬身前,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眼底三分怨、三分痴、三分温柔一分怜。

    “三界浩劫,谁都不知能否活到明天。

    到了现在,你还不准备对我说些什么吗?”

    女仙轻启朱唇,说出让杨戬整个人愣在那里的话语。

    看杨戬嘴唇颤抖,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女仙嘴角俏皮的向上勾起。

    “亿万年的瓶颈打破,亘古的心结已了,没有了什么心事,突然发现心里空落落的。

    然后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要恋爱了,恋爱、没记错的话,人间最近兴起的是这个词吧?”

    杨戬瞳孔骤然收缩,双眼瞪得大大的,比哮天犬的经典表情还像表情包。

    脑中一片空白,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真君默默守护了常羲数千年,对于常羲的任何要求都不舍得有半句拒绝。

    那么,现在常羲再问真君一句:真君可愿和常羲试着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呢?”

    说着,女仙抬起洁白如玉,骨感均匀的右手,伸到了杨戬的面前。

    杨戬喉咙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一边眼睁睁看着一切的杨婵见自家平时挺聪明的二哥这种表现,都忍不住捂脸没眼看。

    丢人啊!人家女孩都主动了,你还想怎么着?真是丢他们老杨家的人啊!

    想一想他们老杨家的优良传统。

    他爹杨天佑,一届凡人,娶了天庭长公主,欲界之主瑶姬仙子。

    他们老杨家有一个后辈叫杨过,人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流传着‘一见杨过误终身’的传说。

    还有那杨乃武与小白菜额,杨乃武与小白菜就不说了。

    嗯,反正甭管怎么说,他们老杨家的在感情这方面的基因绝对是优良的。

    现在他家二哥这表现,完全是一个丢人啊!

    看不过去的杨婵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家二哥身边,一把抓起他家二哥的手放在面前女仙的手上。

    好在杨戬还没彻底傻了,当两只手接触的那一瞬间,条件反射一般的握住了女仙修长嫩白的手。

    “好!”

    一脸郑重的看着自己痴恋了几千年的女仙,杨戬张了张嘴,感觉自己有很多话要说,话到嘴边,最终却只说出了这一个字。

    然后,面前的女仙紧了紧自己被握住的手,握住了握着自己的手,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突然闯入自己的生活,也走入自己的心中的男人,脸上不自觉的就笑了。

    相视一眼,莫名的,杨戬也跟着笑了。

    “来,多吃点,不够我这里还有!”

    边上,许仙蹲在哮天犬身边,左手托着一个罐子,右手抓着一把骨头状的食物喂着哮天犬吃着。

    一边喂,嘴里还一边劝着对方多吃点。

    这精品狗粮,平时可是吃不到的。

    另一边,金蝉子双手合十,口中念着‘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而后猛然睁眼,抬手拍了一下自己已经长了头发的小光头,“呸,贫僧已经还俗了,还修他个屁的空欲色。”

    想到那个恋了自己九世,等了自己九世,影响了自己九世的女孩,金蝉子嘴角忍不住就勾起了一抹笑意。

    “托付给猴子的事情已经完成了,轮回尽头,终将开出一朵相似的花。

    摩羯,待劫了,我就去寻你,哪怕走遍天涯海角。”

    和尚的心里,默默地许下一个承诺,女仙和战神四目相对,眼中似有桃花瘴气弥漫。

    杨婵回到身边,嗔笑着轻拍喂哮天犬狗粮的许仙的肩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恋爱的糜烂气息。

    边上,形单影只的一只狗子一边停不住嘴的嚼着口中骨头状的狗粮,一边瞪着一双狗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感觉自己被生生的秀了一脸。

    这一刻,时间似乎在这里定格。

    直到

    “女娲,妖与魔,自古就是正道眼中的邪魔外道,如今你与天庭道门结盟,与我魔族为敌,又是何苦。

    这些年死在那些自诩正义的正道手中的妖还少吗?

    何不与我魔族联手,将这三界搅他个天翻地覆,灭尽天庭道门,重铸秩序,由我等妖魔来执掌三界!”

    就在连空气都因为吃了太多的狗粮而弥漫着一股酸臭味的时候,远远地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太阴星上的萌动。

    三个太乙金仙不约而同的探出神念,瞬间将那声音传来的地界笼罩。

    下一刻,三人面色齐齐一变。

    许仙右手一挥衣袖,一条空间裂缝出现,身形一闪,已经自太阴星上消失。

    其他众人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在空间裂缝闭合之前她入门,紧随着许仙的脚步离开前去支援。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魔刀,过往一千七百年的回忆在白素贞的脑海中回放。

    就在那短短一个瞬间,一千七百年的回忆被过了一遍。

    而后,白素贞才发现,原来这一千七百年,自己除了修炼就是修炼,真正能让自己铭记,能让自己回忆的,除了当初被牧童从捕蛇人手中救下的那一次意外,竟然只剩下了下青城山之后的这些岁月。

    “说来,许公子的救命之恩,终也是没机会回报了呢。”

    魔刀已经触及了咽喉,刚刚格开一柄长枪,此时已是无力阻挡。

    这一刻的白素贞只感觉自己的脑中一片清明,而最后的执念,竟然是没能报了一千七百年前的救命之恩。

    “罢了,这恩情本就没机会报了。”

    这么想着,看着闪烁着寒芒的魔刀,白素贞闭上了双眼。

    下一瞬,许仙的身影凭空自身边出现。

    而那柄魔刀,在触及咽喉皮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ps:快完了,整理整理下一卷的大纲,这几天差不多就开始下一卷的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