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27章 爱是两个人的事,喜欢、一个人就够了
    “卧槽!”

    讲真的,一开始许仙是真的没把杨戬这油尽灯枯状态下的最后一击放在眼里,毕竟受修为限制,又是在那种油尽灯枯的状态下。

    而直到这一刻,面对这一击仿佛毁天灭地一般的无差别攻击,许仙才真的被震到了。

    这还是金仙层次的力量攻击吗?这一击,就算是当初的佛祖,恐怕也不能轻易施展的出来吧。

    这完全就是太乙境界的全力一击了。

    当然,此时此刻不是震惊于杨戬的临终一击的威力的时候,也不是惊讶于天眼这么牛逼的时候。

    现在最重要的是,那毁灭之光乃是无差别攻击,而他们,都是在那光束笼罩之下的。

    之前的杨戬可是抱着必死的心要拉着一批魔头同归于尽的,自然不会有半点的留手。

    能量攻击,在全力施展的情况下,又哪有那么高的精准程度可以控制到极其细微。

    那种一个秒屏大招放过去,对手全扑街了,队友丝血不掉的,只存在于游戏之中,现实的能量攻击可不会认人。

    没有丝毫的犹豫,许仙骂了一声之后心神一动,身上气势猛然一升,那一层早已形容虚设的屏障瞬间被冲破,让他稳稳的踏足太乙之境。

    大手一挥,一道能量屏障升起把他和身边的自己人保护了起来。

    “轰!”

    几乎就在下一个瞬间,灭世之光落下,天崩地裂一般的威势爆发开来,整个三十二重天都为之一震。

    漫天尘烟卷起,待烟尘散尽,再开四周的战场,只留下深不见底的沟壑,被血色光束笼罩的魔族,无论是金仙玄仙,还是低层次的普通地仙,都在这一击之下化作飞灰,彻底不存。

    “嘶!”

    这恐怖的威力,让睁开一双狗眼的哮天犬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跟随了数千年,他道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家主人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主.....主人!”

    哮天犬刚开口,就别杨戬摆手打断了。

    身体已经恢复,杨戬起身,感受了一下自身现在的力量,他觉得现在即便不燃烧所有潜能,即便不透支生命,即便不依靠天眼的力量,他也能够轻易的施展出刚刚那样的力量。

    甚至.....更加强大的力量。

    只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样恐怖的威力之下,即便是现在的他都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将这么多人护下来,而许仙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所以,这个自己已经认可了的妹夫,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的秘密?

    一粒丹药让必死的自己留住了性命,更是突破了境界,成为了太乙境界的大能。

    金仙到太乙的屏障似乎完全不存在,几乎没有任何瓶颈的瞬间突破,刚一突破就能挡下这样恐怖的一击而不见丝毫的勉强。

    这一刻,杨戬突然觉得,哪怕许仙现在告诉他,他能轻而易举的收拾了无天,阻止了这场三界浩劫,他都没有半点的怀疑。

    然后.....

    “走吧!”

    “走?”

    看着一脸淡定,却总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的许仙,杨戬下意识的问道,“去哪?”

    “去阻止这场三界浩劫。”

    许仙表情平静,语气平淡,仿佛阻止三界浩劫,在他看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杨戬:“......”mmp,我是信呢,还是不信呢?

    杨戬还在纠结,身后不远处的太阴星上再次传来了异动。

    方圆几十万里内,早已被杨戬的突破抽去了大半的天地灵气再一次蜂拥而来,形成恐怖的灵气风暴,向太阴星汇聚而去。

    那一瞬间,方圆几十万里之内的灵气竟然形成了一个真空,过了数息,才得到了远处的补充与天地的自生,让这片地带没有变成不毛之地。

    而在灵气风暴形成的瞬间,杨戬眼代惊喜的转身,看向不远处那颗亘古以来就已经存在的星辰。

    “星君.....突破了!”

    作为自太古时代就存在的古老仙神,太阴星君早已是金仙,更是早早地达到了金仙的巅峰。

    一身实力,即便放在整个三界,也是比较顶尖的存在。

    只是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早已修炼至金仙巅峰无数年的太阴星君,因本身乃太阴之力孕育而生,生而不具太阳,导致始终无法踏出最后一步成就太乙之境。

    如今,逢天地大劫,数月前道祖妖族与无天爆发大战,大战将太阳星打的残破,致太阳星中一头太阳之力还未孕育完全的三足金乌化生失败。

    虽然三足金乌没能降世,却留下了一滴太阳之力汇聚而成的精血。

    大战过后,王母收集了那一滴金乌精血赠与了太阴星君,希望能够借此帮助太阴星君突破金仙瓶颈。

    太阴星君自当日开始闭关,杨戬自愿带兵守护太阴星,为太阴星君突破争取时间。

    之前即便是拼着战死,杨戬都不曾后退一步,最后更是不惜魂飞魄散拉着这些魔兵同归于尽。

    而现在看来,他的一番付出,至少没有完全白费。

    至少,太阴星君是成功的突破了瓶颈,现在正是要突破至太乙之境了。

    而且,被困金仙之境无数年,本身由太阴之力孕育而生,又得太阳之血相助融合,使阴阳互生突破至太乙境。

    突破之后的太阴星君,绝对不能以普通的太乙境去衡量。

    太阴太阳两大至高法则融于一身,本身又得太阴太阳本源,对方突破后究竟会拥有怎样的力量,许仙都表示有些期待。

    说不得,很可能一突破至太乙之境的太阴星君,就能拥有与现在的自己一战的力量呢。

    当然,也只是有那个资格而已。

    没有多余的交流,许仙几人在感应到太阴星君要突破的状态之后就自发的到了太阴星前,以防太阴星君在突破之时被人偷袭打断。

    许是之前的魔兵被全灭的原因,短时间内没有魔兵再来骚扰,太阴星君的整个突破非常的顺利。

    庞大的天地灵气被鲸吞而尽,本就有太阴太阳本源,对着两种法则似乎有着天然的掌控力。

    所以,在吸收了足够的灵气之后,太阴星君势如破竹的突破的瓶颈,成为了又一名太乙境界的存在。

    天地异像消散,下一刻,一道白影一闪,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常羲,谢过诸位护道之恩。”

    白影落定,是一美貌女子。

    女子面如皎月,眉目如画,眼含三分柔情,更添五分高洁。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细数自己见过的所有的女子,许仙觉得在容貌上似乎只有半个人能够胜过眼前的女子。

    他家婵儿跟眼前之人比起来,似乎都要少了一分的气质。

    至于那半个.....许仙觉得自己在地府见到的那位娘娘,应该要比眼前这位仙子胜出一些。

    只是他只见到了人,却至今都没有看清过对方的脸,所以只能算半个。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常羲!

    月神常羲,太阴星之主,自太古年间自太阴而生,由太阴之力孕育,乃是天地间最古老的仙神之一。

    民间传说,月亮之上有一座广寒宫,广寒宫中住着一个女子名为嫦娥,嫦娥孤苦伶仃,独守广寒宫,唯有玉兔与之相伴。

    实际上.....并非如此。

    事实上月宫之中,却有广寒宫。

    广寒宫中,有许许多多的嫦娥。

    或者说,每一个太阴星君手下的女仙,都叫嫦娥。

    嫦娥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身份,嫦、常羲,娥、女娥。

    而这位广寒宫之主,司职天下太阴之力的太阴星君,正是天下传说中那位住在广寒宫,只有玉兔陪伴的嫦娥的原型。

    至于民间传说,虽未必空穴来风,但也不是完全有理有据,传说这这东西,穿着穿着就成了别人的自言其说。

    “星君不必多礼,应该的。”

    这一次没等许仙开口,杨戬就先抢答了。

    至于抢答了之后,看着这个曾经的自己遥不可及,如今似乎伸手就能触到的女神,杨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他喜欢她,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从未向他人提及。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还只是一个凡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她。

    那时家逢大变,父兄惨死,母亲被镇压,唯一的妹妹被人所救不知所踪。

    身边只有哮天犬相伴,无数个估计的夜,他都在夜空中仰望着月亮度过。

    时间久了,他就好奇,月亮上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嫦娥。

    嫦娥是不是真的是偷吃了西王母赠与后羿的灵药,因此飞到了月亮上,被困广寒宫。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广寒宫只有嫦娥和玉兔相伴的话,那么......嫦娥是因吃了灵药飞到了月脸上,广寒宫又是谁建的?

    许许多多的思索,成了他那时美好的向往。

    后来。

    他接触到了修炼,成了能够飞天遁地的仙。

    第一次学会飞行之术后,他飞上天空之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这里——太阴星。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月色映照之下,她美的让人窒息,让人一见之而不忘,让人眼中再无其她,她是唯一。

    星河之上,月辉洒下,她身披云绫,在星河中独舞。

    他看的痴了、傻了,忘记了回去,忘记了隐藏。

    她一舞作罢,某种带着他读不懂的犹豫,眉眼间尽是孤寂。

    听着她轻轻的叹息,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握住,将要窒息。

    那时他只是一名地仙,怎么逃得过堂堂太阴星君的感知。

    舞的投入,忽略了他的存在,一舞罢,她转身就看到他呆傻的样子。

    那时不知怎么想的,看着他傻傻的样子,她回眸一笑,竟然摆出一方长桌。

    长桌上有桂花酒、有她做的糕点。

    那一次,他第一次尝到了来自月亮上的食物,只觉此生难忘。

    当然,让他难忘的,可能是月亮上的人。

    回到人间之后,每当思念之时,他都会想起那些糕点。

    再后来,他让人将那些糕点做了出来,每年的曾经与她相见的那一天,都会一边吃着那些糕点一边遥望着月亮。

    他问过那些糕点的名字,她说只是随手做做。

    后来,他给了它们一个名字——月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