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25章 就你还吃俩个,橘子皮泡泡水喝得了
    听到和尚的话,许仙面色猛地就是一变。

    下一刻

    “咔嚓,让人牙齿发酸的撕裂声响起,在和尚身边的空间,出现了道道裂纹。

    “卧槽,金蝉子你什么时候换了一副乌鸦嘴啊!”

    看着空间出现了裂痕,仿佛有一只恐怖的大手要将空间生生撕裂,穿过重重障碍把他们抓回去一般,哮天犬一双狗眼瞪的差点飞出去。

    只是,当务之急显然不是去探究金蝉子的乌鸦嘴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而是怎么从那位惹不起的家伙手中活命。

    显然,被许仙耍了一次的大佬不愿意咽下那口气。

    明明许仙等人成功跑路了,对方却死缠烂打的追了上来,并没有因为他们离开了幽冥涧而准备放过他们。

    看着空间中的裂痕越来越密集,随时可能有被撕裂的危险,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许仙。

    之前就是许仙弄出来了空间裂缝把他们从幽冥涧带了出来。

    现在那位大佬追出来的,和尚女人和狗都在想,许仙还能不能再来一次带着他们跑路。

    然而

    面对穷追猛打的大佬,许仙也很无奈啊。

    他是能够继续跑路,但那位如果铁了心的要追的话,他开再多的空间通道也是白费不是。

    他能继续开,人家能继续追啊!

    所以

    “系统!”

    这一刻,许仙已经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不该那么过分,跑路就跑路呗,干嘛还非得撩人家一把,把人家得罪的那么狠呢。

    只是,人已经撩完了,现在后悔也晚了,只能寄希望于自家系统给力一点吧。

    “咔嚓!”

    就在许仙心里呼唤系统的同时,空间破碎声传来,一只遮天大掌跨越空间而来,一把向着许仙等人抓去。

    对方虽然愤怒,却似乎并没有直接把他们碾死的想法,像是要把他们重新抓回幽冥涧。

    “滚!”

    冥冥中,仿佛有一声轻喝声响起,细听去,却又仿佛什么声音都没有传来。

    而就在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

    那只遮天大手,仿佛遇到烈火的积雪一般,从指间开始消散,转瞬之间就彻底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唯有那还未闭合的空间裂缝,证明了那只大手曾撕裂空间而来过的。

    “吼!”

    未曾闭合的空间裂缝中,传来一声如同野兽哀嚎般的嘶吼,仿佛中了猎人箭矢的野兽,愤怒中带着哀鸣。

    声未决,空间裂缝已经闭合,再无法感知到另一边的情形。

    一时间,几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许仙,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那位大佬撕裂了空间闯过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吓吓他们?

    没有人会相信这种猜测,但那位大佬的遮天大掌确实没有伤到他们一丝一毫,跨界而来,又灰飞烟灭。

    那么,又是谁造成的这一切的?

    无论是杨婵还是金蝉子,连狗子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似乎永远都能够创造奇迹的许仙。

    只是,面对几个人的目光,许仙只能苦笑。

    这次,真的不是他啊。

    同时,他心里也满是惊骇。

    它家系统,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有多强大的力量?

    那位惹不起的,妥妥的也是大罗、甚至更高层次的存在吧?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蜗居幽冥涧,但这样的家伙,一旦走出幽冥涧绝对是能颠覆整个三界的存在。

    而这么恐怖的家伙,面对它家系统之时,竟然也温顺的如同自家养的狗子一般。

    许仙所不知道的是,他眼中的那位大佬,面对他家系统的时候,并没有温顺的像只狗子。

    所以

    “啪!”

    死寂的幽冥涧中,一声清脆的巴掌与脸接触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衣的青年一只脚毫不客气的踩在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胸前,眼中满是不爽。

    “让你破坏规矩!”

    啪!

    “让你吓唬我家宿主!”

    啪!

    “让你没事装逼!”

    啪!

    一只脚踩在黑衣中年的胸前,白衣青年蹲下身抽一巴掌骂一句,像爷爷打孙子一般的教训着。

    不知抽了几十还是几百巴掌,白衣青年停手起身,黑衣中年躺在地上已经只能无力的呻吟。

    “怎么,你不服?”

    瞥了一眼黑衣中年,白衣青年语气随意。

    “哼!”

    黑衣中年冷哼一声,不说服也不说不服,但内心戏却全都真实的写在脸上。

    然后

    啪!

    “我让你不服!”

    嘭!

    “你还敢装逼!”

    咚!

    “再装逼打死你!”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惨不忍睹的凌虐,白衣青年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衫,好整以暇的看着躺在地上抽抽的黑衣中年。

    脸上一脸的高手寂寞,心里却暗暗腹诽。

    难怪有品位的神仙打架都喜欢互飚法术,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拳拳到肉的凌虐确实爽,但打完之后衣衫不整的容易破坏形象。

    丢法术多爽啊,远远地念个咒、结个手印,丢几个法术就能虐人,甚至于一场架打完了,可能连衣角都不带掀起一下的。

    所以

    像自己这么装逼如风的男人,果然还是适合走法爷的路线啊!

    然后

    “别说你以前多牛逼,现在在我面前你只有被虐的结局,没有装逼的资格。

    说以前,爷们以前多厉害,说出来吓死你!”

    苏洛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有着大罗金仙初期实力的残魂,毫不脸红的训斥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他也不算吹牛逼,毕竟他的以前比天道都牛逼了不知道几个层次的前系统都被玩炸了。

    就算从系统的角度来看,他也是诸天万界之中排名比较靠前的那几个系统界大佬之一。

    黑衣中年瞥了苏洛一眼,虽然没有吭声,眼中的不信却是毫不掩饰。

    “嘿,你还不信了!”

    苏洛抬了抬手,黑衣中年下意识的就闭了闭眼。

    不是他怂,实在是他一生纵横,尽管如今只剩下一缕残魂,却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而纵横亿万年,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对手。

    再强大的对手他都遇到过,但这种打人光打脸,疼的要命又一点不致命的对手,他真的从来没有见到过啊!

    最重要的是,他打不过眼前的人啊!

    所以

    “别所以了,管你信不信的,咱们言归正传。”

    苏洛走到黑衣中年身边,一脸严肃的开口,“现在是打劫时间,男的站好吧,就你自己。

    所以,大兄弟,配合一下,把你的记忆拷贝一份呗,就当交赎金了。”

    黑衣中年面色一变,挣扎着就想要反抗,只是还没挣扎起身,就被苏洛一巴掌又按在了地上。

    捏着脖领子按在地上一顿摩擦之后,中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恶狠狠等着苏洛,整的苏洛都觉得自己跟个反派似的。

    大兄弟,明明你才是反派啊,你这表情,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唉,算了!”

    看中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苏洛松开了黑衣中年的衣服,脸上露出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见此,黑衣中年脸上明显的一愣。

    什么情况,这就算了?这对手怎么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真的有这么好说话了?

    然后

    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会错意了。

    脸上意兴阑珊的表情一收,苏洛转头看了黑衣中年一眼,撇撇嘴。

    “好不容易想要民主一次,给你一次配合的机会,结果你这还一点不配合。

    果然,还是我自己动手取吧!”

    拍了拍黑衣中年的肩膀,苏洛一转身,身形就消失在了黑衣中年的眼中。

    看着空荡荡的空间,黑衣中年一脸的懵逼。

    这就完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自己取的吗?我都做好再被强一遍的准备了,你丫倒是取啊!

    有你这么耍人的吗?

    然而,等了许久,黑衣中年也没有等到那已经消失的身影再次出现。

    所以

    “混蛋!”

    冷冷的两个字刚出口,黑衣中年身体就猛地倒飞了出去,下一刻,一只大脚踩在了他的胸前,按在地上又是一顿狠狠地摩擦。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在我离开之后骂我,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要不然就被你白白的骂了!”

    恶狠狠的瞪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黑衣中年,苏洛一副受害者的作态,让黑衣中年有一种宁可自爆元神,也不再面对他的冲动。

    “切!”

    瞥了一眼生无可恋的黑衣中年,苏洛一转身又消失不见了。

    黑衣中年躺在地上等啊等,等啊等!

    不知等了多久之后,再没有见到苏洛出现,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辈子都别让我再见到”

    黑衣中年话刚说到一半,又被一个声音给打断。

    “忘了说了,以后守点规矩,这幽冥涧是你的地盘,守着你自己的地盘就够了,三界六道、那是你能随便插手的地方吗?

    万一引起了世界意志的反抗,那不是破坏”

    苏洛没说完就停了下来,看着脸上表情都凝固了的黑衣中年问道,“你刚刚在说什么?”

    黑衣中年:“”大道在上,让我死了吧!

    “没,没什么!”

    “哦!”

    苏洛点点头,“那就这样了啊,以后守点规矩,咱们谁都不给谁添麻烦,行不?”

    黑衣中年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苏洛,说这话你亏心不?

    不给谁添麻烦,你几次把我按在地上摩擦难不成是在表达友好?

    那你表达友好的方式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啊!

    “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啊!”

    中年依然不说话,苏洛想了想,手一翻,一袋橘子出现在他手中。

    “我家宿主说要给你买几个橘子的,我帮着捎来了。”

    黑衣中年喉咙动了动,看着苏洛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我就吃俩”

    没等说完,苏洛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我就客气客气,就你还吃俩个,橘子皮泡泡水喝得了。”

    中年:“”mmp,你五行缺德吧?天生恶心人的吧?

    看着懵逼的中年,苏洛满意的笑笑,挥了挥手与黑衣中年告别,“走了,不用想我。”

    转身,消失不见,丢下两块剥开的橘子皮证明他曾经来过。

    黑衣中年:“”鬼特么才的想你啊!

    随即又想到自己就是个鬼,黑衣中年又改口鬼都特么不想你!

    幽冥涧。

    许仙看着已经闭合的空间裂缝,等了许久后都没有再出现什么异状,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系统,谢了。”

    “宿主不用客气。”

    许仙一愣,这系统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心里想着,许仙还是感激的回道,“感谢是应该的。”

    苏洛:“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有那客气的时间,不如赶紧去天庭,没准还能赶得上给你家二舅哥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