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16章 改变人间界的想法
    夏轩今年三十七岁,而立之年,将知天命。

    十七岁继承皇位,如今亲政已有二十年时间。

    二十年的时间里,在夏轩的治理下,大夏国不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至少饿死的百姓已经少了很多,边疆之地,虽然战事依然时有爆发,但也没有发生过危机国本的大乱。

    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守土有余,进取不足。

    意思是,祖宗留下的基业,在他这里能够护得住,能够传到下一代的手里,但却没有能力让这分基业在自己手里发扬光大。

    不过,他觉得相对于他爹和他爷爷而言,他做的已经很好了。

    至少他的百姓是吃得少饭的。

    至少,他的士兵只会是在战场上战死的。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只是,看着桌案上摆着的加急奏折和与奏折一同送人长安城的那一份来自于叫做许仙的考生的考卷,夏轩开始忍不住深思。

    一开始,在看到那首诗的时候,夏轩的心里是出离的愤怒的。

    是的,愤怒!

    身为帝王,从这首诗中,他看到了满满的恶意。

    什么我花开后百花杀,什么冲天香阵透长安,什么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金甲,那是他大内皇宫守卫的盔甲。

    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是一种怎样的场景?

    这样的场景,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出现长安大乱,他夏轩的性命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只有这种危机的时刻,皇宫守卫才会接管整个长安,镇杀一切叛乱。

    看到这首诗的第一时间,夏轩的反应就是传旨抄家灭族。

    他不是一个优秀的皇帝,过于优柔寡断,也没什么进取心,但不代表他愿意让一个有反意的人活着,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坐上了皇帝,不到死的那一刻,谁愿意自己的安危受到威胁?

    只是,优柔寡断,没有进取心,是他的缺点,也是他的优点。

    做出抄家灭族的决定之后,强忍着撕碎了这份考卷的冲动,夏轩继续看了下去。

    奏折上说还有一体策论,也需要他决断。

    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和不足,所以很懂得听取群臣的意见,懂得思考与分析。

    强忍着撕碎考卷的冲动,夏轩看向了策论一题,那考生的答卷很简单,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只是,看到那二十二个还带着墨香的飘逸汉字之后,夏轩的目光却猛地一凝。

    不合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

    从这十二个字中,夏轩看到了一种决绝,一种霸道、一种强势。

    这四条,是每一个国家都想要做到的,是每一任君王都期望的,是每一个强盛国度都都具备的。

    如果能够威震四海,谁愿意和亲求安定?如果能够战无不胜,又何来的战败赔款?

    如果能够攻无不克,扩张国土由来不及,又何来割地一说?

    如果能够令四海称臣,万邦来朝,试问这天下,又有哪个国家敢收他大夏的岁币?

    只是

    没有!

    这一切,他大夏都做不到!

    他也想,只是祖宗留给他的就是一个烂摊子,从太祖年间,历代有公主和亲、每年有岁币相送,战败赔款割地,乃是他每一代先祖最擅长最精通的技能。

    到了他这里,这已经成了一种习俗。

    他大夏,传到他这里的时候国土已经由当初的横贯东西八万里,到了现在的不足五万里之数。

    其余的那些,早已经在一次次割地之中成为了别人的疆域,传到他这里二十年,他没有丢掉一寸土地,在他看来,已经胜过了历代的先祖。

    他觉得,自己死后到了天上,也不会愧对列祖列宗了。

    只是,这一刻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是的,他不满足!

    凭什么自己要和亲委曲求全?凭什么自己要赔款各地年年进贡?

    凭什么,我大夏坐拥四海,曾是当时最强帝国,却落得如今只能苟延残喘的结局?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纵观历代先祖,他大夏的历代皇帝,可有一人做到了?

    没有!

    这一刻,夏轩的心里突然生出些许豪情。

    他拍案而起,眼中满是决绝。

    他大夏历代先祖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夏轩也做不到!

    不过,没关系!

    他做不到,他知道有人能够做到!

    “传旨,以国礼请杭州府学子许仙许汉文,入京。”

    是的!!

    夏轩改主意了,不抄家灭族了,反而要以国礼待之。

    身为人王,是不能修炼的,所以夏轩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实际上,受世界意志影响,仙道人道分隔,仙人乃至修炼者是轻易不得插手人间政权之中的。

    仙人掌四时六御,护风调雨顺,佑百姓安康。

    看似高高在上,人间公奉之,但实际上信仰只是一种信仰,作为信仰中的存在,是不得轻易插手人间国事的。

    否则,万劫加身,多会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然而,虽然没有修炼,虽然不懂神通,但夏轩有一个特殊的天赋。

    这个天赋,之前也说过,他能听群臣意见,懂得思考和分析。

    或许很多人认为这一点是个人都有,但夏轩不同。

    他仿佛生来就比别人多了一种敏锐的直觉,能够感觉出事情背后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然,也只是能够感觉一件事情可能并不知眼前看到的表象而已,也并不能洞察世事。

    但只这一点,也已经够了!

    只看许仙的那首诗,他认为许仙有反心。

    即便没有,这一首反诗一出,也留之不得。

    但看了后面那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之后,夏轩感觉到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如果许仙真有反心,后面根本不可能会写那样的话。

    而事实上,他却真的写了,虽然看似谴责天子,看似与之前的反诗一样能够表明许仙对这个国家朝廷乃至帝王的不满。

    如果这二者只是单一的出现,夏轩可能会毫不犹豫的下令抄家灭族。

    但并不是!

    这两个任何一个拿出来都足以被抄家的东西,许仙放在了同一张试卷之中。

    从这里面,夏轩看出了许仙隐藏的别人不可知的用意。

    从许仙这看似有些画蛇添足的举动中,夏轩感觉许仙是想透过这首诗和这篇策论,对自己说几句话。

    而话的内容,他已经悟了,正是策论中所写到的。

    只是,他觉得许仙要说的,应该还需要加上一句这样的国家,你想要吗?

    想!

    夏轩做梦都想!

    如果真能做出那样的攻击,虽然不如三皇五帝,但至少比历代列祖列宗要强吧?

    不仅能够留名万古,更是能够在身死之后为自己在天界谋一个好的官职,得一番更好的造化。

    所以

    夏轩毫不犹豫的命人请许仙进城,他觉得真相应该是他想的那样。

    尽管心里也觉得匪夷所思,但他知道哪怕只有一成的可能,也足以让他去赌一把。

    赌赢了就万世留名,赌输了不过是晚一点把许仙抄家灭族而已。

    这个赌他玩得起。

    许仙很意外。

    真的,在传旨的那名合道境的老太监宣读圣旨之后,许仙感到非常的意外。

    他本以为皇帝看了自己的反诗会勃然大怒,名人押解自己进京,甚至直接给自己抄家灭族。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武力镇压,让之后的一切更加的容易进行。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皇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以国礼相邀,请自己进京。

    这,让许仙忍不住对这位大夏皇帝刮目相看。

    无视了老太监眼中的憋屈与不满,许仙对着老太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老太监敢怒不敢言的瞪了许仙一眼,对于许仙没有接圣旨之事,却连个屁都没敢放。

    之所以会这样,自然是之前已经受到了一番友好亲切的关照的原因。

    “回去复命吧,许仙三日后会亲临长安。”

    对着老太监挥挥手,许仙转身向府内走去。

    老太监看着许仙的背影张了张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一口从自己腿上撕下一块肉的狗,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狠话。

    连哼都不敢哼的转身,带着圣旨原封不动的领着仪仗队返回。

    是的,狗!

    没错,哮天犬!

    被杨戬从南天门丢下来,又经历了陈二狗和陈大发的见死不救之后,哮天犬成功的坠落到了凡间。

    当然不会是掉在了杭州境内,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之所以细腰犬会出现在许仙家门口,乃是哮天犬发现了自己一身法力被禁锢之后,依靠真仙肉身,一日奔袭八千里,接连赶路十余天之后的结果。

    当然,这不是重点。

    “汉文,真的要进京吗?修行者干政,一直都是三界之中的禁忌,我怕”

    府内,见许仙执意要进行,三圣母第一次对情郎的决定产生了几分质疑。

    看着三姑娘眼中的一抹忧色与不解,许仙笑笑,握住了姑娘的手。

    “婵儿不必担心,你忘了我是这三界之中唯一的例外啊!”

    听到许仙这句话,杨婵才突然想到,自家男朋友,可是硬怼了三波天罚毫发无损的变态。

    这么想着,杨婵心里的担忧化去不少,被心中的好奇代替。

    “汉文,你质疑要进京,可是有什么非要实现的目的?”

    男朋友有想法,作为女朋友,自己应该知道,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无条件支持,不是吗?

    读懂了杨婵的想法,许仙握着杨三姑娘的手微微用力。

    咧嘴一笑,面上满是自信。

    “我欲改变这人间界,令四海之内,再无饥荒;使率土之滨,繁荣之花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