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15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
    距离万劫之地发兵十万围困灵山已经过去七天了。

    七天的时间里,大战爆发了十几次。

    佛门净土,早已被佛血、魔血染成了黑色。

    这七日来,万劫之地的魔兵损失三万有余,而佛门罗汉更是锐减过半。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双方高层都有所克制,并没有爆发出真正意义上的死战。

    也因此,双方还能短暂的抗衡,但距离灵山被魔兵攻克,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当然,这是那位黑衣魔祖还未出手的原因,若那位出手莫说一个灵山,席卷三界,恐怕也用不了一日时间。

    在这样一个本土生灵最高不过太乙境界的世界里,应劫而生的他,就是bug的存在。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当然,他并不准备那么做。

    相比较自己摧枯拉朽的攻陷灵山,甚至侵占三界,他更愿意这样一点一点的去屠杀,让三界神佛在恐惧之中煎熬。

    七日的时间,整个佛门都陷入一种绝望的状态之中,甚至近几日已经开始有叛逃者出现。

    再继续下去,即便能够守得住灵山,但这佛教,也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厄运。

    然而即便如此危局,他们的信仰,他们的领袖,他们的佛祖,却在这七日的时间内始终不能出现过。

    那紧闭的大殿,仿佛将他们隔绝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方,是冰冷与杀戮,另一面,是神圣与庄严。

    如果不是大殿内不时有佛音传唱,有檀香扑鼻,诸多菩萨罗汉都不禁要怀疑,他们的佛祖,是否已经放弃了他们。

    即便如此,也有许多人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佛国境内,佛血如雨下、魔血染苍穹。

    但真正受苦受难最大的,并不是佛门,也不是万劫之地,而是在娑婆世界之中的亿万生灵。

    无论是佛血还是魔血,在大劫之下都化作污染源,污染着这方天地。

    只是七日的时间,已经有许多实力不高的生灵葬身于那蕴含强大能量的鲜血之下。

    而这无论是发起战争的魔,还是好号称慈悲的佛,都没有半分的在意。

    真正的大劫,在这三界一角、已经拉开了序幕。

    而神州浩土之上,大夏皇朝却没有半分风雨萧条之势,一切依然如故的进行。

    百姓安居乐业,将士开疆辟土,天子守社稷,群臣尽心辅佐。

    而许仙,也正在这样的情况下,迎来了对以前的自己来说,算作人生中的绝顶大事,对如今的他来说,却不值一提的事科举院试!

    按理来说,到了如今的地步,科举什么的对于许仙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甚至于对大多数修行者来说,都不会对科举有什么兴趣。

    只是一来家中姐姐始终心心念念着许仙能够金榜题名。

    二来如今三界大变,许仙也有着自己的考虑。

    如今乱世已经拉开了序幕的一角,无论愿或者不愿,他许仙都不认为如今的自己有能够独善其身的能力。

    而无论未来他是想要独善其身,还是挽大厦之将倾,所需要的都是力量。

    可以碾压一切的力量。

    但是,对于他来说,力量从哪里来?

    牛逼值!

    想要赚牛逼值,需要的是听自己吹牛逼,看自己真牛逼的观众。

    而三界仙佛固然能够提供的牛逼值数额比较大,但仙佛妖魔加起来才多少?而普通生灵又有多少?

    在庞大的数额之下,个体的数量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所以,许仙此时的目的,就是吸引人王的注意力,依靠皇室的力量赚取庞大的牛逼值。

    当然,作为一个数月前还只是普通人的开挂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庇护一下自己的同胞,他也乐意为之。

    七日前,许仙带着杨婵回了钱塘县,白素贞和小青两人在杭州置办了一所大院,招了几只游荡人间的小鬼做佣人,算是定居了下来。

    辛十四娘心中有些疑惑,孤身一人离去,想要去寻求答案。

    三日前,知府家大管家来到钱塘县,往许仙府上拜访。

    言谈之间,谈及了知府大人府上的千金,谈及大小姐对许仙颇为推崇,言语之中或多或少的说到了知府千金对许仙的爱慕之意。

    然,对这种暗示,许仙直接回绝,表示自己已有喜欢的人,且此生不会辜负。

    这种直白的回绝,让知府府上的大管家脸色很尴尬,离去的时候都是黑着一张脸的。

    而听了官家添油加醋的回复之后,知府大人也是气的拍了桌子。

    得偷听到消息的小丫鬟回报之后,卢小姐更是彻底死了心,于第二日就一场大病,直接卧床不起。

    接连三天,才稍稍恢复了一些气色。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许娇容和李公甫一路相送之下,在佳人的相陪之中,许仙到了杭州府,参与了今秋的院试。

    院试的题目,对于有作弊器的许仙而言非常简单,没有什么好说的。

    唯有最后的诗词与策论一块,让许仙感到有些意思。

    诗词一项,算是一个命题作文,让以菊花为题赋一首诗词。

    这样的诗词,许仙自己做不出来多好的,但系统商城之中他随随便便就能买来一沓,还不贵。

    只是,有许许多多好的选择,许仙都没有去去写,在考虑了几秒之后,许仙提笔挥毫写下了一首反诗

    “待到春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首黄巢的《不第后赋菊》。

    诗是反诗,人是反贼,放在任何一个朝代,这样的一首诗都足以惊动天子,而做出这样的诗的人,也足以抄家灭族。

    然而,明知如此,许仙却依然写下了这样一首诗,写的决然且义无反顾。

    首先,他可不怕什么抄家灭族的,他又不是那些信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之人,敢抄他的家,信不信他分分钟把国给灭了?

    其次,这种普通的院试,整个大夏皇朝下来参与的考生不知几万人,以寻常的答卷,甚至于考了头名,也不可能能够入了天子之眼。

    而要让他一步一步的去参加院试、乡试、会试,最后金殿得头名,金榜中状元,以此来走入天子视线,那更加不可能。

    他哪有那么闲,更何况就算他有那么闲,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他那位算得上朋友的魔祖朋友,已经快要攻克灵山了,谁知道席卷整个三界的大劫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所以在这一次院试之上,许仙就这般光明正大的写了一首反诗。

    他不怕自己的诗词会被人压下来,科举考试之中出现反诗,没有人敢这么做,一旦出了意外没有人担得起责任。

    尤其是考官和审卷官员还不是同一系的情况下。

    尤其是自己在那之前还得罪了杭州知府的情况下。

    写了一首反诗之后,许仙还觉得不过瘾。

    想着既然反诗都写了,也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

    看了眼最后的策论,见命题比较开放,就是寻常的对于治理天下的观点之类的开放式题目。

    对此,许仙提笔只作答了一句:不合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许仙知道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一个叫做明朝的国家的组训,而那个国家的历代君王似乎也都做到了这一点。

    即便是末代皇帝,最后煤山上吊,也做到了君王死社稷之言。

    当然,让大夏皇室做到这一点并不是许仙写下这些的初衷。

    实际上大夏和他所知的另一个世界历史上的宋朝是有些相似的。

    四周强敌环绕,边疆战乱连年爆发。

    为了让国家能够稳定的发展,战败和亲、战败赔款、战败割地、向战胜国年年纳贡,称岁币,这些几乎是大夏国每一代皇帝都会的保留曲目。

    至于什么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对大夏的皇帝而言,你敢让他为了国家为了社稷去冒险,甚至搭上性命,他绝对会在你露出这个意图的那一刻把你给咔嚓了!

    当然,许仙有底气自己不会被咔嚓,也有底气自己的诗和这策论一出,被放到当今那位大夏天子的面前之后,绝对能够让对方脸绿了。

    写完之后,许仙没有检查,直接敲钟交卷,走出了贡院。

    对于他来说,只要最后那首诗和那一句话的策论,就足够他见到当今大夏天子了。

    至于前面那些东西的对错,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

    答完题,许仙出了贡院。

    姐姐和姐夫并没有在这里等着,毕竟距离正是的交卷时间还有很久。

    但在许仙走出贡院的那一刻,一直在不远处的茶馆喝着茶的杨三姑娘已经迎了上来。

    “考完了?”

    虽然不知道许仙堂堂金仙为什么还要去参加这种小孩子玩的院试,但对于许仙她向来是无条件支持的。

    对方愿意考,她就陪着就是了,从来不会去质疑也不需要询问。

    许仙点点头,和三姑娘并肩向着远处走去,留下背后一群指指点点的人。

    显然,对于许仙提前这么久交卷,很多人是持怀疑态度的。

    当然,许仙并不在意。

    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