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14章 你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提问,并不是为了得到回答。

    更多的时候,在问出一个问题之前,一个选择性的问题之前,在人们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事实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对于一件事情明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非要询问别人的意见,通过别人与自己相同的观点以应证自己的答案,让自己的答案得出的更加心安理得。

    当然,若别人的答案与自己的不同,那么别人就一定是错的。

    就像很多时候,有些矫情的男女,某一日突然觉得自己的另一半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因而产生是不是要分开的想法。

    就此,往往很多人会向另一人,或是朋友、或是陌生人去询问。

    将自己眼中的事实,摆自己认为的道理,最终想的,不过是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个自己早已经有了的答案。

    然后因为别人与自己想同的答案,因此自己的答案得出的就能更加的心安理得。

    所以.....

    说了这么多,实际上想要说明的只有一个问题。

    我在水......呸呸呸!是卢公子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家妹子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实际上,在问出之后,没等自家妹子回答,他就已经安排船夫向断桥边靠岸了。

    “许久不见,许兄真是好雅兴啊!”

    站在船头,看着陪在三姑娘身边的许仙,卢俊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许仙微微一愣,“你是?”

    卢俊脸上温润的笑容有瞬间的凝固,双眼紧紧的盯着许仙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但在许仙的眼中,他却没有看到半点的闪躲。

    所以......他是真不记得自己了。

    只是,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他却觉得更加的胸闷。

    哪怕对方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他都不会觉得这么难堪。

    而现在,事实告诉他,人家根本就没把他往心里去,根本就没记得他这个人。

    那种感觉,让他有种几乎窒息的憋屈感。

    身为杭州知府的长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他,走到哪里不是世人的焦点。

    哪怕只是远远地看过他一眼,很多人都会当做是一种可以吹嘘的荣耀。

    而现在,有过一面之缘,甚至说过话的许仙,却对他没有半点的印象。

    这......是何等的卧槽!

    “那个......在下卢俊,曾与许兄在董记有过一面之缘。”

    这么一说,又看了看卢俊身边面色有些复杂的卢小姐,许仙就想起来了。

    “原来是知府家的公子,幸会!”

    说着幸会,许仙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荣幸之感,平静的面容,让卢俊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应答。

    “那个......许兄这是准备游湖?在下的船刚好比较大,若许兄不介意的话,不如上船一叙?”

    不再提身份的问题,看了一眼站在白素贞身边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青,卢俊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种初恋般的感觉。

    就是那种,心中悸动,心跳加速,四肢无力身体发软,大脑开始当机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吸引到了那个自己心仪的姑娘的注意力,因此想要趁热打铁,邀请对方一起上船游湖。

    甚至于,当看到那位青衣女子看着自己身处舌头舔了舔嘴唇之后,卢俊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越发的浓重。

    他觉得,他一定是恋爱了!

    然后......

    “我介意!”

    “嗯?”

    卢俊一愣,看着许仙,一副我没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的样子。

    “我说,对于和别人同船游湖,我介意!”

    是的,许仙很介意。

    先不说他家三姑娘的身份问题,就不适合和几个凡人一通游湖。

    再说他身边四位......好吧,三个半姑娘,各个国色天香,有外人在场多少有些不方便。

    最后......就算以他的身份,堂堂金仙大能,战力超群,可以说是站在三界真正顶点的存在。

    愿意跟一个凡人说句话都算是很给面子了,还想让他委屈巴巴的一起乘一艘小船?

    他又不是租不起船,莫说这种乌篷船了,如果不是这西湖的面积问题的话,系统商城里那种叫做航母的东西他都能弄出来。

    卢俊:“.......”

    看着许仙,卢俊感觉自己的脑子更加的迷糊。

    特么的,这特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理说,以自己的身份,以自己的名声,主动邀请别人一起乘船游西湖。

    对方不应该很荣幸、很乐意的点头应下,然后和自己一同荡舟江上,然后.......在介绍那个青衣妹子给自己。

    再然后......就传为一段佳话吗?

    可是,......为什么事情并没有按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去发展?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让故事向着一个未知的套路去演变?

    导演,是不是有人偷偷改剧本了?我拿到的不是这个套路啊!

    看着懵逼的卢俊,许仙对着面色更加复杂的卢小姐点头歉意的笑笑,然后牵起杨三姑娘的手,招呼了一声身边的几个妹子,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果然,手牵手了呢!”

    看着手牵手一起走的许仙和杨姑娘,卢小姐心里一阵苦涩。

    同样苦涩的,还有那位卢公子。

    眼睁睁的看着那位似乎对自己有想法的青衣姑娘一步三回头的跟着许仙离去,卢俊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他的恋爱,还没发芽,就胎死腹中了!

    如果不是良好的教养让他做不出那种纨绔的行为,如果不是......知道许仙身边那位姑娘是一个神仙的话。

    他觉得自己绝对会忍不住冲过去把许仙暴打一顿,然后把四个漂亮姑娘全抢回家去。

    “小青,姐姐见你刚刚似乎很注意那位卢公子的样子。”

    走远之后,白素贞低声对着小青问道。

    闻言,小青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姐姐,他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白素贞:“.......小青呀,你以后是要做好妖精的!”

    小青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惋惜。

    想当年,她就吃过一个特别有灵性的少年,那味道,那香甜,她至今记忆犹新。

    世间匆匆千年,有那种味道的少年,她还是第二次遇到。

    只可惜,现在她已经洗心革面改邪归正了,自然就不能再吃人了!

    唉,算了!

    那种美味,吃过一次就已经是幸运了,可以用来回味余生了!

    一场西湖之行,小青一直在回忆着当年熟悉的味道。

    一场西湖之行,许仙和杨婵一直在回忆着当初的相识相知。

    一场西湖之旅,白素贞总觉得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一场西湖之旅,继卢红药之后,卢俊也得了一种名为相思的病。

    三日后,知府府邸后院凉亭之中,卢俊手持狼毫,挥毫泼墨,在宣纸上写下一首绝句。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尽管此时已是深秋,尽管此时没有红豆,但卢俊有感而发,真就将这首诗一字不差的写了出来。

    不得不说,文化这种东西,不分国度、不分种族、甚至不分物种。

    哪怕隔了一个时空,同样的心境,莫名的共鸣,竟也能将同样的词汇在两个不同的人手中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以不同的故事背景呈现。

    雨,下的淅淅沥沥。

    秋日的雨,总是带着一种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悲凉。

    那一瞬间,看着纸上的诗,听着亭外的雨,卢俊突然觉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那一瞬间的顿悟,让他不顾外面淅淅沥沥沾衣欲湿的秋雨,就这般不顾一切的冲出了庭院,跑过了长廊。

    一直.....跑到了卢红药的闺房之外。

    “秋窗已觉秋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

    卢小姐的闺房,小轩窗推开,卢小姐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说着身后小丫鬟听不懂的诗。

    所以说。

    能够隔着两重世界产生同样的共鸣的,不只卢俊一个,其妹也是不遑多让。

    只是不只这一对兄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血脉之类的东西在其中作祟。

    “小妹!小妹!我知道了!我想明白了!”

    就是在这般情况下,卢俊火急火燎,一副发现了惊天的秘密般跑到了卢红药的窗前。

    正在看着秋雨黯黯神伤的卢红药闻言转过了头,看着被雨水打湿衣衫的兄长,忍不住露出些许责备

    自由这个兄长最疼爱自己,感情和力一样,作用都是相互的。

    兄长对她疼爱有加,她自然心里也对这位兄长是很关心的。

    见他在这深秋阴冷时节竟然不顾身体冒着大雨跑来,忍不住就想要责备。

    只是见卢俊脸上焦急,一副发现了自家老婆和隔壁老王偷情这种天大秘密后的惊慌失措般的跑到自己这里来倾诉。

    卢红药终是也没能将责备的话说出口来。

    “兄长知道了什么?又明白了什么?不妨慢慢说来!”

    虽然心有忧思,但毕竟不是丢了魂,交流方面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听着自家妹妹的话,卢俊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深吸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卢俊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家妹子,一副发现了大秘密的样子欣喜的开口。

    “小妹,我知道了!你是喜欢那许仙的,对不对!”

    卢红药:“......”

    兄长啊,你这反射弧......是绕着三界转了七圈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