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302章 鬼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是宁采臣?”

    看着床上的干尸身上那熟悉的衣衫,小青有些迟疑的问道。

    许仙面色严肃的点点头,抬手一抓,放在干尸身上的手绢落到了他手中。

    之间手绢上面,写着几行娟秀小字。

    “《倩女幽魂》,《聊斋志异》。

    宁采臣,浙人,性慷慨,廉隅自重

    未来的道祖大人,小倩可有记错?”

    三行小字,三句话,旁人看的莫名其妙,许仙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倩女幽魂》、《聊斋志异.聂小倩》篇,她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还有那句未来的道祖大人说的,是自己吧?

    所以说,这只女鬼还知道未来的事,至少是知道一部分。

    那么

    “重生?穿越?”

    作为一个有系统的男人,对于这两个词,许仙自然不陌生了。

    只是平心而论,虽然看《聊斋》原文之时对宁采臣的前后不一也有些不满,但许仙也并不觉得对于聊斋里的结果难以接受。

    毕竟在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几乎是一种常态。

    尤其是,按照倩女幽魂里的结局来看,明显人家宁采臣也没有什么对不起聂小倩的地方。

    而按照现在的情节发展,既然出现了黑山老妖这么个东西,许仙觉得未来的发展多半会是倩女幽魂那一版而不是聊斋.聂小倩那一版。

    所以这么一个对你掏心掏肺,为了你不惜闯地府的男人,你怎么就这么忍心把人吸成干尸的?

    难道说,鬼物果真都是邪恶不可信的吗?

    “汉文,这《倩女幽魂》和《聊斋》,又是何物?为何那女鬼会特意提及?

    还有,这手绢上的‘未来道祖’,说的是不是汉文你?”

    看完了手绢上的字,杨婵转过头看着沉思的许仙,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未来的道祖,这个称呼就比较有意思了。

    她区区一只女鬼,哪里来的胆子敢这般方言?

    还有那句宁采臣,浙人明显是写的已经变成干尸的宁采臣。

    所以

    两本谁都没有听说过的书籍的名字+宁采臣的信息介绍+一句莫名其妙的未来道祖大人,三者凑到一起,就构成了现在这样一幅谁看谁懵逼的场景。

    收回思绪,许仙对杨婵点点头,“《倩女幽魂》是一出神奇的戏的名字,《聊斋志异》则是一本神书,二者都有神异之处。

    至于这句话,说得确实是宁兄的信息,而最后的这句未来的道祖大人,指的是不是我我就不清楚了!”

    对于后面两个问题的回答杨婵并没有在意,反而是头一个问题的回答,引起了杨婵的兴趣。

    “《倩女幽魂》,有这么一出戏吗?为何我没有听过?还有你说的那神异究竟有何神异之处?

    那《聊斋志异》,又是怎样的一部神书?”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许仙问住了。

    对于女朋友,他是不想用谎言去欺骗的,因为没当你说了一次谎言,之后都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谎。

    越圆越多,越多越圆,又一个谎言开始,到了最后每日每刻,每分每秒,不是在圆谎,就在在考虑怎么去圆上一个谎言的途中。

    至于有人说之前那个未来的道祖是不是指的他许仙不是说谎了?

    这一点许仙可不这么认为,他知道自己未来会成为道家的老祖之一,然而他真不知道聂小倩说的那个道祖值得到底是不是自己啊!

    毕竟他又不是聂小倩,哪里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否则也不至于留下聂小倩和宁采臣单独相处,导致自己曾经的朋友被吸成干尸吧!

    一方面不想说谎,一方面真相又太过惊世骇俗。

    犹豫了一下之后,许仙才给出了回答。

    “《倩女幽魂》是一出记录在某一神秘事物上的影像,其中讲述了一个凡人书生和女鬼的故事。

    那书生的名字叫宁采臣,女鬼名聂小倩,故事的地点发生在兰若寺,寺里有一个修行者叫做燕赤霞,寺外有一只千年树妖害人性命”

    许仙刚说到这里,就见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宁采臣?”

    许仙点头。

    “聂小倩?”

    许仙点头。

    “燕赤霞?”

    许仙接着点头?

    “树妖?兰若寺?”

    许仙依然点头。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许公子的意思是,那名为《倩女幽魂》,记录的是真实的故事?”

    白素贞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在她师父那里她都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东西。

    许仙点点头,“虽然不一定百分百温和,但大致来说,算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的真实预言。”

    “嘶!”

    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那那我们”

    “《倩女幽魂》主要内容就是宁采臣和聂晓情的事情,没有我们什么事。

    关于我们各位的故事,想来应该记录在其他的故事之中。”

    “其他?”

    “《聊斋志异》?”辛十四娘想到了那个聊斋。

    许仙看她一眼,点点头,“《聊斋》之中确实有一些与辛姑娘有关的东西。”

    辛十四娘瞳孔微缩,一副被惊到了的样子,“真有?”

    许仙笑笑,“辛姑娘可曾认识广平冯生?”

    辛十四娘脸上表情一惊,“许公子怎知冯生?”

    许仙微笑,“我不禁知道冯生,还知冯生对姑娘心生爱慕”

    辛十四娘脸色微红,她确实在约半月前回山之时遇到了冯生,那冯生也确实对她心生爱慕。

    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当时她满心满脑都是那‘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对爱情的向往,而很可惜冯生却并不是她向往的那样的人。

    冯生本并没有死心,如果死缠烂打下去,说不得时间久了她也真会感动。

    但很可惜,刚刚回山没几日就发生了那种大变,再之后她一路追杀辛十三娘,哪里还顾得了什么冯生张生王生的。

    “若非出了变故,辛姑娘终会嫁于冯生为期,却封豺狼妖作乱,有除妖道长阎氏与城主之子勾结,与豺狼妖狼狈为奸陷害姑娘。

    冯生听信他人之言,与姑娘断义,姑娘遇杀身之危,后冯生被人骂醒,幡然悔悟,舍命救出姑娘。

    姑娘为消灭豺狼妖与阎道长使用类似于天魔解体般的术法,将数百年修为一朝引燃,消灭豺狼妖与阎王道长,自身却落得即将魂飞魄散的下场。

    乡里向姑娘致歉,姑娘大度原谅,因高义感动天地,得封神榜选,真灵入封神榜,终位列仙班。”

    许仙讲得,是聊斋之中的辛十四娘一篇。

    尽管因为万劫之地的干预,有些事情没有发生,但他说的有板有眼,却也很让人信服。

    只是想到自己会落得那般下场,辛十四娘又有些庆幸没有答应冯生。

    那样的人,果然不是自己的良配。

    只是

    “许公子许公子!我们呢?那聊斋中有辛姑娘的故事,有没有记录我和姐姐的事情?”

    许仙看她一眼,摇摇头。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聊斋中有记载的故事中的人物,自己已经遇到好几个了。

    关于自己的关于杨婵的他也都知道在系统之中确实有的买。

    那么是不是他身边的这些人,或者说每一个人都有一本关于自己的故事呢?

    “系统,有没有关于青姑娘和白姑娘故事?”

    “有!”

    下一刻,许仙的眼前出现了一份目录。

    《青蛇》,售价一百万牛逼值。

    《白蛇传》,售价两百万牛逼值。

    《白娘子传奇》,售价三百万牛逼值

    后面都没看,只看了前三个的售价,许仙就受不了了。

    “系统,你这什么意思?倩女幽魂之类的买来消遣的都这么便宜,怎么一到了我想要的时候就这么贵?

    坐地起价是不是?”

    对于许仙的抱怨,苏洛只一句话驳回,“这些里面,都有宿主的存在”

    许仙:“”都有我?

    mmp,莫名的感觉有些心虚呢!

    心虚的看了一眼杨婵,见这姑娘也在好奇的看着自己,许仙忍不住苦笑。

    “有倒是有,只是查看那些的代价太大,我承受不起!”

    是的,尽管他现在身价千万,但也没到了可以因为小青的好奇就豪掷百万数百万的程度。

    如果是白姑娘想知道的话嗯,那也不行!”

    “那我们呢?我们,还有二哥”

    这个问题,自然要问系统。

    许仙:“系统?”

    “受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宝莲灯》回厂重造,余者请查看目录。”

    下面目录之中,出现了诸如《宝莲灯前传》、《担山赶日》、《封神演义》之类的名字。

    只是相比较而言,这些就便宜了很多了。

    最贵的宝莲灯前传,也不过十万牛逼值,看的许仙都差点一冲动的买了下来。

    “有!”

    许仙对杨婵点点头,“婵儿你要看吗?”

    杨婵笑笑,“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吧?”

    许仙点点头,杨婵想想,笑着摇摇头,“算了!人生正因为未知才充满了惊喜,知道了一切反而失去了意义。

    未来的事情,就让我们亲手去揭开未来的面纱吧!”

    看着杨婵脸上温柔的笑意,许仙不禁有些恍惚。

    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就在许仙和杨婵大秀恩爱的时候,杨戬黑着脸出生了。

    “这书生被女鬼吸干了阳气,连灵魂都被吞噬了,你们就没想过那女鬼逃到了哪里?”

    一语惊醒梦中人,听着杨戬的话众人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光顾着惊讶了,竟然忽略了那把所有人都耍了一遍的女鬼的存在。

    尤其是许仙,更加迫切的想要找到聂小倩。

    毕竟从留言来看,聂小倩吸干了宁采臣,是因为她知道了《倩女幽魂》和《聊斋志异》两个版本的故事。

    甚至于可能还知道了未来自己会成为道祖的事情。

    那么她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这只一直没被自己怎么重视的女鬼,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从一只心地还算善良的女鬼,到现在竟然对情郎痛下杀手。

    鬼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嗯,鬼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