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89章 第一滴血
    这一天,兰若寺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住户,名为辛十三娘。

    甚至于在看着辛十三娘挑选了一间房间住进去之后,兰若寺的头一个不花钱的租客燕赤霞都在想,这刚刚几天的时间,兰若寺里就住进来了这么多人。

    照这么发展下去,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重现兰若寺破败前的人气?

    这一点,他不知道,但她知道.....今天又将是无聊的一天。

    因为,下雨了!

    许仙三人刚刚回到兰若寺,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不知道附近的天地,会不会因为这接连的大雨而遭殃。

    虽然斩妖除魔,但燕赤霞并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心思,毕竟那是神仙的职责,他距离神仙......还差着好几步呢。

    这一晚,燕赤霞睡的很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只是.....在这兰若寺他都已经住了好几年了,真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的话,也应该早就发生了啊。

    隔壁那只树妖虽然比他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但双方斗了那么久,不也没能把他怎么着吗?

    更何况现在,这兰若寺里住着的人,好像每一个.....好吧,好像除了那个被他带上来的叫做宁采臣的书生以外,每一个都至少比他厉害那么一点点......

    这样的阵容,什么样的不好的事情才能在现在发生?

    迷迷糊糊中,燕赤霞的脑中有万千思绪涌出。

    猛然从床上坐起,燕赤霞突然面色一冷。

    “好你个大胆鬼物,寺里这么多高人在,还敢来这里作乱,简直是找死!”

    本来就睡的不安稳,心里火气正大,在感应到那个书生宁采臣的房间中的森森鬼气之后,燕赤霞直接提着剑就出了屋。

    只是,刚一出屋,燕赤霞猛然打了个寒颤。

    “这雨下的,又有了几十年前的冬天的感觉。”

    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破烂的道破,燕赤霞低声的抱怨了几句,向着宁采臣的房间走去。

    “嘭!”

    一脚踢开了宁采臣的屋门,燕赤霞就看到宁采臣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只女鬼正趴在他身上,嘴一点点向着书生的嘴靠近的一幕。

    “大胆鬼物,还不速速受死!”

    燕赤霞不是迂腐之人,并不会遇到妖魔鬼怪就一味的想着打杀。

    他也知道这世上妖魔有怀的也有好的,就行人类里面有好的,也有无恶不作的。

    但这一次,他绝对没有看错。

    一只女鬼,夜深人静之时,趴在一个陷入幻境之中的书生身上,嘴一点点向书生的嘴凑近,不是要吸人阳气还能是什么?难不成还能是什么人鬼情未了不成?

    对于什么人鬼情未了这五个字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的燕赤霞怒喝一声,提剑就要上女鬼。

    女鬼被燕赤霞的一声猛喝吓得呆了那么一瞬间,就是这一瞬间,让他没来得及躲燕赤霞的长剑。

    而也正是这一瞬间,让被燕赤霞一声如暮鼓晨钟的怒喝从幻境中惊醒的宁采臣也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宁采臣就看到梦境之中与自己相交莫逆的女鬼小倩,正脸色发白的趴在自己身上。

    而那个叫做燕赤霞的凶神恶煞的大胡子,正拿着剑要杀他的小倩。、

    “小倩!”

    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宁采臣翻身把聂小倩压在身下,不为啪啪啪,只为用身体把可怜的女鬼护在身下。

    宁采臣完全用生命来诠释了什么叫做‘要想动她一根汗毛,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这句话的含义。

    相比较之下,那些只会花言巧语骗取女孩子欢心,一旦大难临头就各自飞的.....就似乎显得不那么靠谱了。

    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心脏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但四分之一柱香之后,这把剑的男主人将会狠狠地扁我。

    注意,这不是预言。

    这完全是宁采臣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剑即将刺入宁采臣心脏收割一道人头的时候,燕赤霞于千钧一发之际收住了剑势。

    看着宁采臣把女鬼压在身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燕赤霞的思维出现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的僵化。

    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之后,燕赤霞丢掉了手中的长剑,一把把宁采臣从聂小倩身上拉起来。

    嘭!

    啪!

    噗!

    乓!

    嘣!

    以上,纯属拳头与肉体,肉体与肉体,肉体与体面之间的碰撞发出的激烈之声。

    而当这些纷乱的声音停歇之后,再看宁采臣,已经变成了一个猪头。

    “你特么是不是傻?这是鬼!是一个吸人阳气的女鬼你知不知道?

    你用生命护着她?前一刻她还要吸你阳气你知不知道?

    被吸了阳气,轻则重病一场,重则变成干尸,干尸什么什么你懂吗?会死人的,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人?”

    一边把宁采臣按在地上摩擦,燕赤霞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怒骂。

    这书生真是太不知好歹了,自己好心的救他,他竟然非但不感激,还舍命去护住那个要害他的女鬼。

    谁好谁坏,谁要救他谁要害他都分不清楚,如果不是最近他修道家术法,读儒家经典,收敛了许多的脾气,刚刚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剑刺下去,把这一对狗男女都送下地狱。

    哦,不对,那女的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

    “咳咳!”被燕赤霞一顿捶,宁采臣咳嗽一阵,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咦?满足?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燕道长,我知道小倩是鬼,但那又怎样,鬼就不能有善良的一面吗?

    小倩生前也是个可怜人,死后变成了鬼都被人奴役。

    她对我真心,我也喜欢她,我相信她不会害我。

    这种信,哪怕她真的要我的命,大不了给她就是了!”

    宁采臣脸上带着笑,看看扑在自己身上的聂小倩,看看怒视自己的燕赤霞,笑得莫名。

    “采臣......”

    聂小倩感动,就在昨天,自己还想要要害他以保住自己,就在昨天,自己还几次试探他的品行,就在昨天,自己和他还是陌生人。

    而只是一日之间,对方竟然为她甘愿赴死。

    这......是怎样的一种真情!

    这种真情,让她感动的都不想逃走了。

    “小倩!”

    宁采臣抓住聂小倩的手,女鬼反手把书生的手紧紧握住。

    看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燕赤霞一阵气结。

    “疯了!真他妈疯了,不管了,你们爱死不死!”

    说着,燕赤霞拾起插在地上的长剑就向外走去。

    “嗯?辛姑娘?”

    刚刚出门,燕赤霞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辛十三娘,以及.....她带着血痕的右手。

    “辛姑娘这是.....受伤了?”

    当然,这就是一句废话,不受伤谁会流血的,哪怕对方是个女的,不受伤手也不会流血不是。

    “刚刚开门的时候不小心被刮了一下,不碍事的。”

    辛十三娘对燕赤霞笑笑,“道长,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刚刚听到里面动静似乎不小。”

    不说还好,一说燕赤霞就气不打一出来。

    “哼,那混蛋书生自己找死,贫道才懒得管他!”

    口嫌体正的燕赤霞回过头恶狠狠的往房间里瞪了一眼,仿佛丝毫没有看见自己不小心落在里面的那本《金刚经》。

    “没事就好!”

    辛十三娘点点头,“那道长也早些休息吧!”

    说着,辛十三娘对燕赤霞笑笑,反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手臂甩动的瞬间,一滴血悄然滴在地上,染红了一片青砖。

    目送着辛十三娘回了房,皎洁的月色下,看着干净的庭院,燕赤霞又打了冷颤。

    “这鬼天气......”

    紧了紧身上的衣物,燕赤霞突然有些发懵。

    “自从修行之后,自己寒暑不侵,已经多久没有过冷这种感觉了?”

    难不成,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运转功法,真元运转无碍,燕赤霞无奈摇摇头。

    那一瞬而过的寒意,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毕竟.....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场雨了。

    一夜无话,昨晚的事,除了燕赤霞和辛十三娘以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一般。

    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该踏青的踏青,该早出晚归的早出晚归。

    这一天一大早,无名小和尚再次踏着朝阳出了门,这几天他都快把整座山头踩扁了,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天一早,白素贞和小青坐在庭院中的一座亭子里不知说这些什么,面上竟不时有些忧色。

    这一天,解释清楚了自己从来没谈过恋爱,在遇到杨三姑娘之前也从来没有过喜欢的女孩之后,许仙看到的是杨三姑娘瞬间变红的脸。

    在她之前,从来没有过喜欢的女孩。

    这,算他的变相表白吗?

    杨三姑娘心里甜蜜,却依然口嫌体正。

    “那你说说,你那些情诗,你那情圣的名号,是怎么得来的。”

    于是乎,许仙引经论典,摆事实讲道理,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才跟杨婵说清了写诗这种事,不一定都要写自己内心真实的感情这件事。

    就好像小学生写作文,明明爷爷坟头草都三尺办了,还能写‘我书架的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回老家看爷爷,爷爷可开心了,笑得特别慈祥,给我准备了好多好多好吃的’云云。

    回了老家你爷爷要真能慈祥的对着你笑,给你准备好吃的,

    一准把你跟你爸妈都吓哭。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就在许仙用了大半夜加一个早晨的时间把杨三姑娘哄开心了后没多久。

    兰若寺中,如同燕赤霞猜测的那般,又迎来了一个客人。

    黑衣,长发,三尺长剑,绝代风华。

    ps:第二更,月票有没有?推荐票有没有?打赏.....就随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