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86章 树呢?
    光头暴露了目标?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包括光头大当家在内的所有山贼都是懵逼的。

    那一瞬间,光头大当家觉得自己很委屈。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实际上不是一个光头的。

    他曾经是一个长发美男,直到他开始锻炼。

    某一天,在村东头被刘寡妇家九岁的傻儿子横冲直撞的撞倒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太过虚弱。

    也正是那一天开始,光头山贼做出了一个郑重的决定他要开始锻炼!

    是的,他想要一个强健的身体,最好能够练出一身的武艺。

    第一年,他的身体素质持续增强,天早晨绕着村子跑十圈不费劲。

    第二年,他的武力值直线飙升,打遍十里八村再无敌手。

    第三年,他的头发迅速脱落,他变秃了,也变强了。

    很秃很秃,也很强很强,强到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的地步。

    反正在非人这个范畴之外,在人类之中,他似乎成为了无敌的存在。

    一开始,他为之沾沾自信,毕竟自己只是练了三年,就比江湖上那些习武一生,恨不得打娘胎里都开始练武的人强的多的多的多!

    传说中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剑神,根本挡不住他一成力量的一拳。

    纵横江湖几十年未尝一败的武林神话,手中三尺青锋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

    但是现在,这一刻,他痛恨自己的光头。

    曾经光头是他的信仰,直到几天前他遇到了一个头比他更光的,他开始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

    也正是那一天开始,他在败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一败再败。

    那个头比他还光的小和尚,让几乎凭借身体力量迈入非人的范畴的他第一次对力量这两个字产生了恐惧。

    而后接连三天的阴雨天,直到今天,他重整旗鼓,准备再战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上不如非人范畴的远不只他一个。

    上次那个和尚还可以说是例外,毕竟那个和尚头比他还光。

    但刚刚托着一座小山一样的大箱子从他眼前一路跑过的顶着象鼻子的妖怪,让他第一次认清了这个世界。

    而现在光头暴露了自己的目标之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小路上,脸色淡定的看着他的光头反射着阳光的白衣女子。

    光头大当家第一次对他所在的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

    怎么了嘛?

    到底是怎么了嘛?

    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嘛?

    曾经他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他不愿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不愿再每年为了糊口的粮食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愿再当遇到灾年之时每一粒米每一粒小麦都要数着去用,没到冬天都需要去苦熬的日子。

    于是,他带着全村老小丢掉了田地,上山做了山贼。

    他以为以他无敌的力量,可定能够成为山贼中的王者,变成名为山贼王的男人。

    但是接连几天的打击,却已经让他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起身,一脸郑重的向着山下走去。

    既然已经被自己的光头暴露了目标,他自然不会再做那掩耳盗铃之事。

    一步步下山,光头大当家就见那白衣女子始终面色平静的看着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兄弟们。

    她是多么的有恃无恐?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感谢上次的头比他还光的光头小和尚,让他最终掌握了这句他本就应该掌握的官话。

    鬼知道那一天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回去之后,连当天晚上做梦的时候都是在背这句话的场景。

    也正是因此,现在他才能张口就来,丝毫不带停顿。

    光头大当家一脸神圣,如同传教士在传播主的光辉一般念完了自己的台词。

    台词结束,光头大当家也已经到了白衣女子身前三步的位置。

    三米,不远不近,在以前,这样的距离他有把握轻轻的一拳让传说中的武林神话卧床三个月。

    而现在,看着眼前嘴角噙着淡淡笑意的白衣女子,第一次光头大当家却又一次对自己的力量产生了怀疑。

    那种无法锁定,甚至无法出拳的感觉,让他憋得几乎想要吐血。

    “小姑娘,交出十两银子的买路钱,就让你安然通过,否则”

    唰!

    否则怎样,光头大汉没有说完。

    因为,他的否则刚刚出口,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幕,与数日前他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的一幕何其的相似!

    “否则怎样?”

    白衣女子嘴角依然噙着笑,眼底都是淡淡的笑意,缓缓开口,声音好听的让人忍不住为之沉迷。

    只是,这一刻的光头大当家却没有半点想要沉迷的感觉。

    此时此刻,他只想沉,不想迷。

    如果能够一直沉到底,沉到眼前的女孩再也找不到他的地底深渊该多好!

    “否则否则我们就一路护送姑娘到您此行的目的地!”

    光头大汉觉得自己真特么太机智了,当年被家里的婆娘从床上踹下来的时候,他都没有反应这么机敏过。

    至于自己这回答是不是太没节操了,抱歉节操是什么?他明明是在顺从自己的本心,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啊!

    难不成,非要他被人用剑架着脖子再苦逼的背一段更高难度的行话才满意啊?

    听着光头大当家的话,白衣女子小小,收起了架在光头大当家脖子上的长剑。

    只是,尽管没有了剑的威胁,但光头大当家依然没有丝毫要放肆的想法。

    那把剑,能够架在他脖子上一次,就能够架在他脖子上第二次。

    那把剑,能够在他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架在他的脖子上,就能在他无法做出任何应对的情况下刺入他的脑袋、或者心脏里。

    收了长剑,白衣女子对光头山贼笑笑,“你说此山是你开?”

    光头大汉点头。

    白衣女子点点头,又问,“你说此树是你栽?”

    光头大汉还是点点头,他觉得这个看上去跟那个头比他还秃的光头小和尚几乎一样厉害的白衣女子,可能是跟那个光头小和尚有着一样的恶趣味!

    只是,这段话他已经背的老熟了,完全不怕对方再玩一次同样的套路。

    然而

    “树呢?”

    白衣女子轻启朱唇,吐出两个字。

    “啊?”

    光头大当家傻眼,树?什么树?周树人的树?我家门口种着两棵树?

    “你栽的树呢?”

    见光头大当家没明白自己的意思,白衣女子再次重复一遍自己的问题。

    光头大汉:“”

    众山贼:“”

    大姐!

    大妈!

    奶奶!

    祖宗!

    我们是山贼!山贼啊!不是修桥铺路的大善人!

    能够打劫不害人性命就已经很有职业操守了,谁见过山贼还真的修桥补路,开山栽树的?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明明喊着此树是你栽,不栽树你出来打什么劫?”

    看着一众山贼无语的样子,白衣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眼前的三十几人,眼中带着责怪。

    众山贼:“”

    “来,先把树栽上咱们再说打劫的事,乖,哈!”

    白衣女子抬起手中的长剑,用剑脊代替手心拍了拍光头大当家的脑袋。

    光头大当家:“”

    众山贼:“”

    栽树?

    你说栽树就栽树啊?

    啊?山贼不要面子的啊?

    山贼没有尊严的啊?

    事实证明还真没有!

    “好嘞,您稍等!”

    被剑身拍了拍,光头大当家感觉背后一凉,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保证了一句,转身就招呼着身后的兄弟们从山坡上挖了一些小树苗。

    然后,就在这山路边上,三十几个山贼挖坑的挖坑,放树的放树,有人扶着,有人填土。

    土填完,去打水的人已经抱着水袋回来。

    咚咚咚一通浇,不到半个时辰,三十几棵树就全被栽好了。

    看着栽好的三十几棵树,白衣女子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其实我的意思是,只要栽上一棵就可以了的,你们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似乎是要表达自己非常满意,白衣女子手一挥,一锭银子落入了光头大当家手中。

    不多不少,正好十两。

    “这是你打劫的钱,我是不是可以安全的离开了?”

    白衣女子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光头大当家。

    众山贼:“”mmp,你就是传说中的戏精啊!

    “您请!您请!”

    目送着白衣女子离去,看着手中的十两银子,三十几个山贼对视一眼,默默无言两眼泪。

    “大当家,咱们这算不算头一笔生意开张了?”

    身后,一个山贼弱弱的问了一句,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大当家。

    点点头,大当家一脸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看吧我就说山贼是个很有前途的行当,看看,这刚几天,咱们就赚到以前村子一年都不一定能够赚到的钱了!”

    抛了抛手中的十两银子,不知为何,光头大当家鼻子一酸,眼睛就红了。

    “放心,以后会更好的,卖上粮食鸡鸭猪羊,回寨子杀猪宰羊庆贺,明天继续!”

    第二天

    通往兰若寺的小路上。

    “女侠饶命!”

    脖子上被架着一把长剑,光头大当家举着双手示意投降,口中发出哀求。

    “此山是你开?”

    点头。

    “此树是你栽?”

    点头。

    “拔了!”

    众山贼:“”

    苦逼拔树

    当然,此事后话,而在山贼们拿着头一笔生意赚来的十两银子欢欣雀跃的时候,许仙和杨婵这边终于准备好了踏青的事宜。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事都赶一块了还是怎么的,在杨婵手中把玩着从二哥那里借来的一把太乙庚金匕首询问大家要不要一起去踏青这件事的时候。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