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84章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小倩!”

    就在两张脸即将贴在一起,四片唇即将零距离接触之时,隔壁猛然响起一声惊呼。

    做贼心虚的,两个前一刻还在破旧的房间中大秀恩爱的狗男女,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般各自跳开。

    尴尬,在这一瞬间的房间中蔓延。

    眼角的余光一瞥,隔壁房间之中,宁采臣已经从睡梦中醒来。

    从床上跳起,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宁采臣神情一阵恍惚。

    是梦吗?

    可是那梦真的好真实!

    真实到,他的怀里还残留着女孩的嗯?体温?

    感受到怀里那带着清香的属于女孩的体温,宁采臣精神一阵恍惚。

    他想告诉自己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一场梦。

    只是如果是真的。

    按照小倩所说,她是一个被树妖所胁迫的可怜女鬼的话鬼,又哪里来的体温呢?

    看着窗外的雨,宁采臣睡意全无,满心满脑,都是刚刚那叫做小倩的女孩。

    “可能只是一场梦吧!”

    从女鬼布下的环境之中跳出来的少年,坐在床边怀疑人生。

    隔壁间,尴尬的一对男女正有些不知所措。

    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合适,不断的捏着衣角,杨家姑娘在许仙不曾察觉的角度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宁采臣,而后心虚的转过头看了许仙一眼。

    同样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的宁采臣心怀怨念的许仙,也在瞪了宁采臣一眼之后收回了目光。

    两人同时转过目光,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又快速的错开,彼此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不知所措。

    “那个”x2。

    “你先说!”异口同声。

    “我”再一次不谋而合。

    “那个,天色不早了,既然汉文你没遇到什么麻烦,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经历了几次巧合之后,杨家姑娘更加的羞涩,说完之后看都不敢看许仙一眼,没等许仙回复,直接转头跑出了许仙的房间。

    嗯,可能是由于紧张,姑娘都忘记了自己来的时候并不是走的房门的。

    目送着杨婵跑出去,许久之后,许仙收回目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算是一个不错的进展了吧?

    而且,他不是一个急性的人,比较喜欢细水长流的感觉。

    虽然各自有好感,但感情这种事,还是慢慢的突破,慢慢的进展比较好。

    如果不是刚刚那种情景下的诸多巧合的话,这一吻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当下。

    这样也好,就留待以后,留到一个更合适的时机吧!

    心里这么想着,对于刚刚打断了自己和杨婵亲密友好的交流的宁采臣,许仙的心里一下子就更加气愤了!

    【好你个宁采臣,我把你当兄弟,你家鬼妹子找错人了,我还好心的给她指引。

    结果你那边好处占尽,却反过来搅和我的好事?

    就冲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作为昔年好友,不给你们俩之间增加点挫折,都对不起你今日打断之恩啊!】

    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不只许仙一个人。

    另一边,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神仙,道心还是比较稳的。

    经过了最初的慌乱羞涩之后,刚出了门,杨姑娘就已经稳住了自己的心绪。

    在稳下来之后,回忆刚刚的一幕,心里羞涩甜蜜的同时,姑娘对于那打断了他和许仙之间的好事的宁采臣,也是暗暗的记载了小黑本上。

    虽说是因为偷窥宁采臣和聂小倩的事情,才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的。

    但如果不是宁采臣最后那早不来晚不来的一嗓子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能够进展更大的一步的!

    自从遇到了白素贞之后,虽然明明许仙跟那位妹妹之间连交流都没有过几句,但人家杨姑娘心里就莫名的能够感觉到那种危机感。

    也正是这种危机感,让她对许仙越发的在意。

    而如果刚刚两人没有被宁采臣打断的话,姑娘可不信亲都亲上了,许仙还敢始乱终弃。

    不是她看不起许仙,实在是姑娘有那种自信。

    玄仙级的实力,在她手上能跟普通金仙硬杠的宝莲灯,她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始乱终弃的人。

    而且,真当她家二哥的三尖两刃刀是放在厨房切菜的啊?那玩意砍起人来老快了。

    更何况,她堂堂三圣母,交友遍布三界,连女娲娘娘那里都能牵扯上一些关系。

    这样的金大腿,抱上之后那个男的舍得松开?

    对于自己的条件,姑娘心里非常的自信。

    越是自信,对于搅和了自己的好事的宁采臣,姑娘心里的怨念就越深。

    【嗯,宁采臣和聂小倩是吧?去月老那里看看!】

    研究了半天才收起了杨婵离开时忘记了收回的法术的许仙,对于刚刚从自己屋里跑出去的女孩上天了这件事并不知情。

    在收了法术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许仙脑中想了许多许多。

    一个月前,他还是一个为了童生功名而患得患失的穷书生。

    一个月后,他已经成了堂堂合道期极境的人间大佬,功名利禄于他而言信手可得,身边伴着三界之中都有名的三圣母,可谓是春风得意,人生巅峰。

    而给他带来这一切的,正是那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系统。

    想到系统,许仙心里不禁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

    “系统,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他总怕最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了之后,他就会跟隔壁那个二傻子是的,坐在床边回忆着梦境中的一切顾影自怜。

    当然,脑海中传来的毫不留情的声音清醒的告诉他,他确实有了一个系统。

    “宿主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听到脑海中的声音,许仙心里已经有底了很多,口上回着,“想。”

    “想知道的话,宿主可以按照系统的指示做一下实验。”

    许仙:“嗯?”

    “请宿主抬起右手。”

    许仙听话的抬起右手。

    “请宿主认真几下手心的掌纹。”

    许仙双眼紧紧的盯着右手,记下了每一道或深或浅的掌纹。

    “请宿主运转真元至右手,使真元遍布每一条经络筋脉与掌纹之间。”

    许仙听话的运转真元,将真元遍布每一条经络和掌纹之后,他突然发现,此时如果他拍出一掌的话,威力似乎要比他最强一击强了近两成。

    感受到这一点之后,许仙觉得他悟了。

    “系统,我明白了,你是想用这种真切的对力量的体验告诉我,我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幻觉,对吧?”

    “不!”

    许仙刚刚问完,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我是想告诉你,如果怀疑自己的经历是不是真实的,现在你的右手凝聚了能够对自己破防的力量,只要往自己脸上拍一掌,是真是假你就能清晰感受到了。”

    许仙:“”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收回去!”

    没有做那种作死的实验,许仙姓许明仙字汉文,终究不是姓麟名敖天字火麒麟。

    散去了掌中的力量,许仙心里是挺高兴的。

    刚刚虽然被系统耍了,但他也切切实实的得到了好处。

    他现在一巴掌能拍出自己之前最强一击百分之一百二的伤害。

    在这种患得患失与惊喜的情绪交织中,许仙慢慢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天大亮,当许仙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根很红很红的红线把玩的杨婵。

    见许仙睁开眼,杨婵对着许仙笑笑,“睡醒了呀!”

    许仙点点头,“婵儿,你”

    他想问你怎么在这里,随后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讲究,毕竟昨晚就在这里,他差点夺了人家的初吻,现在却问人家为什么在这里,总给人一种陈世美的感觉。

    嗯,别以为他不知道陈世美是个什么东西,他可是花牛逼值买过那段叫做铡美案的京剧的。

    这个问题不能问之后,许仙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杨婵手中的红绳上。

    看她听认真的在手上缠着红绳,许仙有一种她拿的不是红绳,是她的本命法器宝莲灯一般的错觉。

    然后,没等他问出来杨婵为什么要这么郑重的拿着一根红绳玩呢,杨婵先一步开口了。

    “汉文,我刚刚学了一种戏法,你想不想看一下?”

    “戏法?”

    许仙来了兴趣。

    戏法这种东西,大街上总有人表演,表演完了之后会捧着小碗收点打赏之类的。

    在系统之中,他还知道这玩意还有一个听上去比较高大上的名字,叫做魔术。

    不过学了两个魔术之后,许仙就没兴趣了,主要是太假!

    然而,杨婵变得戏法,能是一般的戏法吗?

    就算是一般的戏法,他能说那戏法一般吗?

    “好呀!”

    很配合的做出一种期待的表情,许仙对着同样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杨婵点点头。

    见许仙点头,杨婵眼中闪过几分喜色。

    “呐,汉文你看到这根红绳了没?”

    许仙点头,他又不瞎,从一醒来杨婵就拿着这根红绳在手上缠着玩,他自然不会看不见。

    “看好了哦!”

    杨婵把红绳的一端缠在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拿着红绳的另一端走到许仙身边。

    “我把红绳的一端缠在了自己的手上,现在我再把另一端缠在你的手上。”

    说着,杨婵又把红绳的另一端缠在了许仙左手的无名指上。

    “别眨眼哦,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杨婵对着许仙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勾起,对着两端分别缠在两人左手无名指上的红线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噗!”

    一口气之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法力波动,没有任何的术法痕迹,那一根缠在两人手指之间的红线,就那么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仙:“”好神奇,她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