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83章 旖旎
    她的宁公子最终没有让她失望。

    或者说,她的宁公子无论怎么表现,都不会让她失望,毕竟以她的标准而言,宁采臣无论怎么表现,都是达标的。

    直到琴声停下许久之后,宁采臣才回过神来。

    “这位姑娘,失礼了,在下宁采臣,浙江人氏,游学至此,现居兰若寺,不知姑娘何以在这深夜中抚琴?”

    站在亭外,宁采臣并没有进去,对着聂小倩拱手行礼。

    闻言,聂小倩起身,转过身来对着宁采臣微微一福,“小女子聂小倩,这位公子有礼了。”

    聂小倩?

    这个名字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宁采臣抛到了脑后。

    不是他不礼貌,实在是这惊艳的一回眸,已经占据了宁采臣的满心满脑。

    看到这幅倾城之貌,宁采臣连自己叫什么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连自家老妈是男是女都记不清了,又哪里还会去理会聂小倩的一个名字。

    美!

    美到了让他呼吸都开始急促。

    如果不是光天化如果不是现在月朗星稀,在后院凉亭之中的话,说不得他就化身为狼猛扑上去了。

    这种美,与他此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人都有所不同。

    他不是没有见过更漂亮的。

    那个叫做小青的丫鬟先不说,但今日见到额另外两个女子,无论哪一个单从容貌而言都比眼前这个叫做聂小倩的女子要更加漂亮。

    但不知为什么,看到那两人之时,他总有一种那种美不似凡间应有的感觉。

    甚至于,那种美已经超出了他脑海中对于美这个词能够想象的极限,以至于看着的时候觉得很美,而刚刚看完一闭上眼睛,就无法去回忆起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副容貌。

    但眼前的不同,眼前这叫做聂小倩的女孩,睁着眼看很美,闭着眼回忆依然很美。

    在宁采臣看来,眼前这个女孩,似乎为她诠释了美的极限嗯,在人间。

    “公子?宁公子?”

    就在宁采臣看着眼前的女鬼一阵呼吸急促,脑中各种碎碎念飘过的时候,耳边传来莺啼燕语般的声音。

    一抬头,就见那叫做聂小倩的女孩已经走到了近前。

    “宁公子在想什么想的出神了,小倩跟你说话都没有听到呢。”

    聂小倩眼中三分嗔、三分怨,又加四分柔情,看的宁采臣瞬间直了眼神。

    【在想你!】

    这句话宁采臣差点脱口而出,好在话到嘴边他猛然意识到这样太过轻薄,又及时的咽了回去。

    “我在想,今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又遇姑娘这样一位温婉女子在亭中抚琴,实乃一大幸事。”

    嘴上说着,宁采臣想要做些什么,想要让自己表现的稍稍自然一些。

    但那一瞬间的惊艳还在脑中徘徊不去,导致他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做些什么。

    【这还是个君子!】

    见宁采臣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聂小倩心里暗暗想到,【不如我再试他一试!】

    这么想着,聂小倩衣袖轻挥,一阵微风吹过,一时不慎,她手中的手帕被风吹走,向着一边的湖中落去。

    “哎呀!”

    聂小倩慌忙想要抓住手帕,却不想一晃出错,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向着宁采臣怀中扑去。

    下意识的,宁采臣把聂小倩抱了个满怀,那一瞬间,宁采臣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

    “公子~”

    聂小倩声音中带着旖旎、带着魅惑。

    只可惜,此时的宁采臣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神魂已经飞至天外,又怎么会读懂她语气中的诱惑之意。

    也不知道脑子抽了哪根筋,把聂小倩抱在怀里,宁采臣仿佛抱住了一个刺猬一般,一把推开了聂小倩。

    “噗通!”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宁采臣一下跳进了湖水之中,捞起了聂小倩的手帕,浑身湿漉漉的从水中爬出来。

    “姑娘,你的手帕!”

    聂小倩被感动到了,真的被感动到了。

    变成鬼物十数年,被树妖控制着吸人阳气,她虽然本性不恶,却也没少做过害人性命,夺人阳气之事。

    但她也有自己的原则,一般对于能够不被她的美色诱惑,克制住自己原始的冲动的人,她多会给人留下性命。

    对于那些真正色欲熏心之人,她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这么十数年下来,即便不是每天都害人,即便兰若寺来客并不多,但这些年下来死在她手中的和被她吸过阳气的也有数百人之多。

    而那些人之中,要么在这荒郊野外,一看到她这么一个美貌女子,就兽性大发向着她扑过来。

    那些人现在坟头都已经长草了。

    也有一些,虽然看到她之后不会像饿狼一般扑过来,但自己只要稍稍引诱一下,也多半会克制不住自己。

    那样的,她也多是视对方表现决定是害命、还是吸个半死。

    还有少部分,在她的暗示之下能够克制住冲动,那样的人她只是浅尝即止,吸走的阳气只会让人虚弱几天,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当然,之所以还能够吸他们的阳气,是因为在她以魅惑之术的引诱之下,就没有一个男的能够不发情的。

    这些年下来,阅男无数的小女鬼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天下男人每一个好东西,是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这个概念。

    而现在,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她几次引诱之下都保持着定力,甚至对她没有表现出半点的非分之想。

    如果说一开始不愿害他是因为觉得对方长得好看的话,那么现在在看到对方的品质之后,聂小倩更加不愿伤害到宁采臣这种天下间少有的男子。

    甚至于其内心深处,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对宁采臣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有些感动的接过还在滴着水的手帕,聂小倩将手帕里的水拧干,温柔的为宁采臣擦着脸上的水渍。

    近距离接触之下,宁采臣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呼吸,似乎能够看清女孩脸上的每一个毛孔。

    不自觉的,宁采臣瞳孔放大,呼吸急促,身体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轰!

    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鸣,再往后,就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开始剥离,陷入了一个只有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

    嗯说的有些玄乎,换成白话文来说的话,就是这货懵逼了!

    全程懵逼的享受完了聂小倩的服侍,直到自己脸上的水被擦干净之后,那张精致的脸在视线中远去,宁采臣才回过神来。

    下意识的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些什么,一抓就抓住了女孩的衣袖。

    聂小倩正在后退和宁采臣来开距离,猝不及防间被宁采臣抓住了衣袖。

    以她的实力,实际山是能够躲开的,只是那一瞬间,脑海中不知转过了多少念头。

    宁采臣这么一抓,真就把聂小倩的衣袖抓在了手中。

    甚至于像是无巧不成书一般,在衣袖被宁采臣抓住的同时,聂小倩仿佛一个站立不稳,向着一边跌倒而去。

    “刺啦!”

    刺耳的撕裂声响起,怔怔的看着聂小倩露出一片白花花的手臂,怔怔的看着聂小倩的衣带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撕扯而解开,露出外衫里面一片白腻与嫣红,宁采臣直接傻在了那里。

    好在,虽然傻了,但还有本能。

    在聂小倩即将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宁采臣反应过来,眼疾手快,搂住了即将摔倒的女孩。

    另一边,刚磕了一把瓜子的许仙,猛然看到眼前的一幕,一个不慎,把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百事可乐喷了出来。

    他他看到了什么?

    刚刚认识,这就开始脱衣服了?

    就在脑海中还在为眼前所见的一幕而震惊的时候,心底传来的一股危机感,让许仙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身边,杨婵慢条斯理的放下还剩半杯卡布奇诺的咖啡杯,转过头看向许仙。

    姑娘非常淡定的转头,想要问许仙一句‘好看吗’?

    她觉得,此时此刻猝然发问,绝对是最容易问出男人内心中的真实想法的。

    然而

    这一转头,眼前看到的一幕就让杨婵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看到许仙正闭着眼睛,两个眼角,有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流下。

    “汉文,你你怎么了?”

    这一下,可给杨婵吓得不轻。

    听到杨家姑娘的声音,许仙微微睁开了一直眼睛,从睁开的缝隙中,杨婵看到了许仙的眼珠子都泛起了血丝。

    “没事,刚刚不知怎的被迷了下眼睛,揉揉就好了!”

    合道境的强者,会被灰尘眯了眼睛吗?

    这一点,杨婵连想都没去想,慌乱之中,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被沙子眯了眼睛,母亲都会把自己抱在怀里掰开自己的眼睛给自己吹吹。

    吹过之后,眼睛就不疼了。

    下意识的,杨婵双手拖住了许仙的脸。

    “别动,我帮你吹吹,吹吹就好了!”

    话音刚落,许仙就感觉到一直细嫩的小手掰开了自己的右眼,而后一股香风袭来,下一瞬,自己为了力求真实往眼里弄得一粒沙子就消失无踪。

    又是一口仙气吹入左眼,左眼之中的摩擦感尽除,连许仙那努力逼出的眼里的血丝,都在这两口气之下恢复如初。

    一睁眼,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孔。

    此时此刻,许仙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考虑那个叫做聂小倩的女鬼白不白、大不大、滑不滑的问题。

    就只眼前这一张精致的小脸,他感觉他能一直、一直看下去,永远都看不厌。

    “婵儿~”

    “汉文~”

    两张脸之间,那不盈尺的距离一点点拉近。

    四片唇,如同磁铁的正负极在相互吸引。

    一时间,旖旎的气氛,在兰若寺这间破败的房间之中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