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82章 许仙:这是一道送命题
    看着侧过头的许仙,小女鬼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尴尬。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女鬼脸上猛然色变,下意识的就想要跑路。

    就在小女鬼刚准备闪人的时候,躺在床上似乎睡的正香的许仙,又说起了梦话。

    “宁采臣住隔壁......”

    嘎!

    退后的脚步戛然而止,小女鬼隔壁,又看看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的许仙,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迟疑。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隔壁那个叫做宁采臣的人和这位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这位想要借自己之手报仇?

    但是.....这个报仇的尺度,是怎样的呢?

    是直接弄死?还是弄个半死?亦或者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不管了,先去隔壁看看再说。

    小女鬼觉得他如果不去隔壁看看那个叫做宁采臣的家伙的话,今天很可能是走不出兰若寺的大门了。

    只是,在离去之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的安详的许仙,小女鬼的心里莫名的就对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叫做宁采臣的书生产生了几分同情。

    想来,那位叫做宁采臣的公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卖了吧?

    当然,同情归同情,小女鬼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菩萨心肠的人。

    别的女鬼吸阳气,她同样也吸。

    别的女鬼杀人,她也不是没杀过。

    既然被人干的她都干过,她可不会因为自己大部分情况下会控制着不伤好人的性命,就把自己当做圣母了。

    婊子都当了,她可没有给自己树个贞节牌坊的想法。

    所以......可怜的宁采臣宁公子,就委屈你一下了,大不了以后初一十五的,小倩给你多烧点纸了。

    小女鬼飘在空中,直接穿墙而过,进入了宁采臣住的房间。

    就在名为小倩的女鬼刚刚离去的瞬间,许仙的房间之中,突兀的多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如果不是那位置和女鬼离去的位置有不小的偏差,许仙还真以为那女鬼惦记上自己不要宁采臣了呢。

    “婵儿?”

    睁开眼,许仙看着出现在自己房中的女孩。

    “感觉到森森鬼气在房中滞留,还以为许公子遇到了什么麻烦,不成想一赶过来就撞到了不该看的画面,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许公子的好事了?”

    许公子?

    这个称呼,许仙已经好多天没有从女孩的口中听过了。

    所以......

    “婵儿你误会了,那女鬼和隔壁的宁采臣有一段姻缘,我只是想要撮合他们一下而已。”

    杨婵走到近前,看着许仙的眼睛。

    “那小女鬼生的那般漂亮,主动送上香吻,许公子就不心动?”

    看着杨婵脸上的表情,许仙知道,这是一个单选题。

    于是乎,答案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许某生平无二色!”

    “生平无二色?许公子的意思是.....那女鬼确实漂亮咯?”

    杨婵深深看了一眼许仙,“那不知在汉文眼中,是婵儿更漂亮,还是那女鬼更漂亮?”

    看着女孩脸上浅浅的笑意,许仙却并没有迷失在那张让人容易产生原始的冲动的笑容里。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杨婵话语中的那个更字。

    这个问题,绝对不能这么回答。

    看似是一个双选题,实则.....这完全是一个送命题。

    更漂亮和漂亮是相对的,无论她选哪一个更漂亮,女孩都会抓住他觉得那女鬼漂亮不放。

    所以.....

    “啊,今晚的月色......

    “今晚没有月亮!”

    杨婵话音刚落,一朵乌云飘过,遮住了夜空中的一轮圆月。

    许仙:“......”姑娘,你这是作弊啊!

    “咳咳!今晚的星星......”

    “今晚也没有星星!”

    “轰.....咔嚓!”

    乌云之中,阵阵惊雷响起,转瞬下起了蒙蒙细雨,原本在夜空中闪烁的繁星,一个个都躲回了家中。

    许仙:“......”mmp,有后台的神仙惹不起啊!

    这问题还是非回答不可了是不?

    见女孩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许仙眨了眨眼。

    “漂亮吗?婵儿你可能不知道,我自打出生之时,就打娘胎里带了治不好的绝症,名为脸盲。

    这个脸盲啊,平日里影响倒也不大,只是看不出女子长得漂不漂亮,因为天下女子在我眼中,生的都是一般模样。

    知道遇到婵儿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天下女子并不都是生的一般模样的,除了大部分长得一样的,还有你这般如此漂亮的。

    至于刚刚那个女鬼,在我看着,似乎跟我家隔壁邻居老王那个七舅老爷家三外甥的祖奶奶长得是一样的。”

    脸盲遁之后,许仙就看见眼前的姑娘眼底深处的寒意隐去,换上的是几乎掩饰不住的笑意。

    翻了翻白眼,女孩口中说着‘油嘴滑舌’,脸上的满意与眼底的笑意,却怎么也遮挡不住。

    “女人啊,口是心非是你的代名词!”

    心里吐槽了一句,许仙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一关.....应该算是过去了。

    不过.....自己从今以后,就要成为一个选择性脸盲症患者了。

    不!不对!不是从今以后,是从出生之时就如此。

    “你刚刚说那只女鬼和你那位昔日故友宁公子有一段姻缘?”

    酸味散去之后,看着搁在两间房中间的那堵墙,杨婵饶有兴趣的对许仙问道。

    “嗯,是有一段姻缘。”

    许仙点头,《倩女幽魂》里面演的清清楚楚,系统出品,他还是比较信得过的。

    闻言,杨婵点点头,“咱们看看他们这段姻缘怎么开始的吧。”

    说完,也没等许仙点头,直接对着搁在中间的那堵墙一点。

    下一刻,承重墙开始变得虚幻,自许仙这一边望去,能将对面的一切尽收眼底,从另一边看过来,却还是一睹隔绝了一切的墙壁。

    这种原理,让许仙想到了自己在系统商城中看到的那种名为单向玻璃的东西,心想这法术不错,以后用来偷窥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方便。

    搬来小凳子两人挨着坐下,桌上摆着瓜子仁果爆米花,旁边还放着两杯茶,白开了看戏的架势。

    另一边,对于自己在演着现场版电影毫无所觉,女鬼小倩穿墙而过之后,向着宁采臣的床边飘去。

    停在宁采臣的上空,聂小倩看着这张还有几分稚气的面孔,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忍心下手。

    从面相上来看,长得这么好看的公子,不应该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啊。

    既然不知大奸大恶之人,自己又怎么忍心害对方性命?

    可是.....如果不能让隔壁那位神鬼莫测的书生满意的话,自己多半都要交代在这里,又哪里有心思去顾及别人的性命啊!

    不过.....似乎隔壁那位也没说自己一定要弄死这个宁采臣啊!

    或者说,对方压给就没说让自己怎么弄这个宁采臣,似乎给了自己足够的发挥空间啊!

    这么想着,聂小倩的心思就不禁活跃了起来。

    这么帅的公子,怎么能忍心无缘无故去害人性命的。

    不得不说,无论在哪个世界,颜及正义都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长得好看和长得不好看,不只在人这里,即便在鬼那里,都是能够被区别对待的。

    否则,如果许仙是一个身高似武大郎般不足五尺,体型比猪八戒还可怕超过四百斤,满脸脓疮不碰都留脓水,弯腰驼背外加罗圈腿,一只眼大一只眼小还带斗鸡眼,两个招风耳一个向前一个向后,一张嘴露出六颗黄的发橙大大板牙的丑八怪。

    就算要报恩,就算许仙明确的表示自己缺个媳妇.....那白素贞会愿意以身相许的几率,又有几成?

    多半.....是零吧!

    本着颜及正义的原则,聂小倩觉得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害了宁采臣的性命。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考验一番这个年轻的公子。

    如果对方真不是个什么东西的话,即便这公子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看上去非常顺眼,说不得为了让隔壁那位满意,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把眼前之人给吸干。

    但如果经过了自己的考验,证明这公子是个好人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害了他的性命。

    反正自己已经变成鬼了,再怎么着,也不过一个魂飞魄散一般。

    想到就做,聂小倩对着还在睡梦中的宁采臣轻轻吹了一口气。

    一阵香风吹过,宁采臣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宁采臣就感觉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琴声。

    下意识的顺着琴声走去,出门,绕过三个拐角,走过五栋楼阁,在一座湖心小亭之前,宁采臣停下了脚步。

    那悦耳的琴声,正是从此处传来。

    而抚琴之人,却是一个他从未见过,但漂亮的有些不像话的,他生平只在今日见到过三个能够与之比较,或者稍胜几分的女孩.....的背影。

    站在厅外,看着女孩抚琴的动作,听着不绝于耳的悠悠琴声,宁采臣感觉,他的心.....他的魂似乎都被这琴声勾走了一般。

    他这辈子活了十七年,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但现在,当看到眼前这个抚琴的女孩之后.....他还是不信!

    不用见,他觉得只凭这琴声,他就已经被这抚琴的女子深深的迷住了。

    更何况.....就从这抚琴女子的背影来看,其正脸.....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另一边,在宁采臣被琴声吸引,看着自己的背影出神的时候,聂小倩已经停下了抚琴的动作。

    琴声停下,宁采臣却没有丝毫的动作,聂小倩的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他.....会做什么呢?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孤男寡女,湖心亭间。

    他....会不会对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只是.....圣人曾经说过,食色性也,如果对方对自己行不轨之事,应该也是人之本能吧。

    那么....说明他是一个顺应自己本心本性之人,自然不能算是坏人,更何况他长得这么好看。

    可是,如果他表现的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对我只有欣赏,却无半分轻薄呢?

    是不是说明他太过虚伪?

    不!怎么会!

    那样的话,只能说明这位公子有修养,有内涵,能够控制中自己内心的欲望,乃是品德高尚之士。

    那样的话,自己就更不能伤害他一分一毫了。毕竟.....他生的那么好看!

    嗯,就真么决定了,接下来就看这位宁公子会怎么做了。

    他接下来的举动,将直接决定这一次考验自己对他的评估,也关系到自己最终对他的态度。

    希望.....这位宁公子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