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78章 混蛋啊,把我理想中的画风还给我
    通往兰若寺的小道上,许仙四人遭遇了一个弄丢了自己的名字的小和尚。

    五个人都没有动用什么神通术法,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兰若寺所在的方向走去。

    清晨的阳光正好,初日的暖风轻吹,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行人都感觉一阵懒洋洋的。

    又走出四五里,刚路经一处两边被山峦阻隔,只余一条窄窄的山道通行的小路。

    突然,两边的山坡上传来异响,沙沙声中,蹦出以光头大汉。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此树......此树什么来着?”

    大汉跳出来,生生阻在了许仙和小和尚的面前,声音洪亮气势如虹的喊出一句行话之后,第二句刚喊了俩字,突然卡壳在了那里。

    卡壳了两次之后,大汉似乎认清了自己脑子不够用的事实,转过头看着身后,已经从山坡上冲下来的小弟。

    “大当家,此树是我栽。”

    身后一个狗头军师样子的山贼走到前来,低声在光头山贼的耳边说了一句。

    “对,此树是我栽。”

    说完,光头大汉回过头继续看着狗头军师,狗头军师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光头山贼就回瞪一眼。

    狗头军师一脑子问号,“大当家?”

    见自家军师没get到自己的意图,大当家一瞪眼,“然后呢?”

    “然后?”

    狗头军师一愣,合着自家大当家刚刚不是临时卡壳了啊?

    “大当家,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对!”大当家转过头,看着许仙和小和尚五人。

    “此山是我载,此路是我开......”

    光头山贼还欲继续自己的台词,已被狗头军师捂着脸拉着后退了几步。

    “大当家,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

    说这话的时候,狗头军师都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他不禁有些怀疑,跟着这么一个大当家的混,真的能混出来什么出息吗?

    光头山贼眨眨眼,“那......我刚才说的什么?”

    狗头军师:“......”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就在两人还在纠结着刚刚光头山贼有没有说错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严肃的声音。

    “对!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是我.....是我什么来着?”

    “不管了!”

    大汉挥了挥手,也不管自己的官话说的对不对了,谁规定的山贼就一定要会喊这些的。

    从今天起,不管山贼里有没有这规矩,这规矩都改了!

    大汉显然不是当山贼的料,或者说脑子不太灵光,只是短短的四句话,颠来复去丶说了几遍都没能说对一次。

    再一次装逼失败之后,大汉似乎放弃了治疗,直接一挥手,看着眼前的五人,“你们每人留下十两银子就可以走了。”

    小和尚目光平静的看着山贼,“第一次当山贼吧?”

    闻言,光头山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呀,你怎么知道。”

    “为什么干这一行?”

    “还不是这年头年景不好,家里都没余粮了。”

    “就你们这些人来抢东西?”

    “就......”

    猛然间,光头山贼发现自己好像被带了节奏,猛然一挥手中长刀,“别废话,要么每人交出十两银子,要么......”

    说到这里,光头山贼又卡了一下,转过头看向狗头军师,“军师,他们要是不交银子....咱们咋办?”

    “大当家,不交银子管杀不管埋!”

    大汉眼睛猛然瞪大,“杀人?人家只是不给咱银子,咱凭啥杀人?”

    “大当家,不是真杀人,咱们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那他们要是不听呢?”

    “那.....”

    嘭!

    没等狗头军师回话,一声山崩地裂之声在两人耳边炸响。

    下意识的,两人就缩了缩脖子,扭头看去,就见自己一边的山坡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能够把他们一帮兄弟叠成罗汉埋进去的大坑。

    再转头往前方看去,就见迎面被他们堵在路上的小和尚,正一脸淡定的收回自己的手,仿佛刚刚那吓得狗头军师差点失禁的动静,不是他搞出来的一般。

    “连官话都不会说,还学人做山贼!”

    小和尚收回手,双手于胸前合十,一脸淡定的看着被吓呆了的一众山贼。

    闻言,山贼们觉得很委屈。

    谁不都得有个第一次不是?他们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当山贼劫道啊,总的有个适应阶段好吧。

    更何况,他们又不是都不会说的,刚刚他们军师不就说对了吗?

    “那个......我要说我们就跳出来给你们个惊喜,现在惊喜送完了,我们准备回山了,你能让我们回去不?”

    听着小和尚的鄙视,光头山贼有些羞愧,考虑到小和尚的战力,光头山贼又觉得腿肚子有些打转。

    他们这血肉之躯,有山上的草木竹石硬不?

    综合种种因素,光头大汉觉得此时此刻,怂绝对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小和尚看着光头大汉,笑而不语。

    “那个....我要说我们是在演戏,你们信不?”

    小和尚依然笑而不语。

    “哈哈,那啥....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啊,打扰了!”

    被小和尚笑得心里有些发毛,光头山贼挠了挠自己在阳光下锃亮的大光头,转身就准备带着小弟们跑路。

    唰!

    没见小和山有什么动作,没见他身上有什么兵器,就那么突兀的,一把长剑架在了小和尚的脖子上。

    “大师!大师饶命!”

    事实证明,光头山贼有着与自己的外表完全不同的内心,在场之中,面对这把长剑,他比谁怂的都快。

    当然,也可能有这把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而没有架在别人的脖子上的原因。

    “什么时候能把官话说利索了,什么时候再好好说话。”

    小和尚似乎对不敬业的人非常的深恶痛绝,长剑架在光头山贼的脖子上,语气平淡又不容置疑的说道。

    光头大汉:“......”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此树是我载......”

    “......”

    “留下买路财。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狭窄的山道上,不断响起这样一段特殊的旋律。

    直到许久之后,当小和尚检查完了最后一个山贼背诵无误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安排着一众山贼将他刚刚一掌打下来的山石从山路上搬开,五人畅通无阻的从这一处山贼据点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那光头恶魔终于走了,光头山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转过身,看着一众小弟们如同被集体轮了一遍般的表情,光头山贼咬咬牙,“谁还没有过失败的时候,第一桩生意失败了不打紧,明天再来!”

    ......

    终于,经过了一场山贼洗劫,五人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兰若寺。

    站在兰若寺前,看着破败的寺庙,小和尚终于可以确定,自己要找的地方,就是这座兰若寺。

    只是,兰若寺是找到了,但自己为什么要找兰若寺,到了兰若寺之后要干些什么,至今为止,他都一无所知。

    无视了小和尚呆萌的样子,站在兰若寺前,许仙感觉到一股不弱的妖气,从兰若寺若有若无的飘来。

    显然,之前白素贞和小青所说的那只千年树妖,应该就在这兰若寺的后方。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就在许仙等人打量着兰若寺的时候,破旧的兰若寺中,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儒家之人?”

    听到声音,许仙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兰若寺中,住着一个儒家的儒生。

    只是,当兰若寺中某一扇房门被从里面拉开,露出里面所住之人的真容的时候,许仙的脸上写满了纠结。

    满脸络腮胡子,一头不羁的长发,身高足有两米,整一个粗犷大汉。

    这样的人,会是儒家修士?

    儒家......还真是荤素皆宜,不忌口啊!

    “一大早就听到喜鹊叫,原来是有贵人登门。

    今日迎来诸位道友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大胡子从房间中走出来,对着几人行了一礼,脸上带着能把小孩吓哭的笑意说道。

    许仙:“......”看着一个如同黑猩猩一般的大胡子在自己面前咬文嚼字的装儒家修士,那种违和感你知道有多强烈吗?

    别人他不知道,反正他知道.....他心中对于儒家的那点幻想,在这一刻差不多被破灭殆尽了。

    “贫道燕赤霞,不知诸位道友相向何处,所来为何?”

    仿佛无视了许仙那种纠结的表情,燕赤霞走到近前,对着几人问道。

    贫道?

    当这两个字出口的时候,许仙这才注意到,这大胡子身上穿的,确实是一身不知道修补了多少次,补丁已经把衣服本来的样式完全遮盖住了的......道袍。

    原来是道家修士,并不是儒家的。

    如此说来,会有这么个画风,他心里就比较能接受得了.....个屁啊!

    脑中想象一下一头狗熊披着道袍脚踏祥云飞天遁地,飞剑一出千万里之外取敌人首籍。

    道家修士,不都应该仙风道骨的吗?

    这位燕道长的画风,似乎有点不正啊!

    这一会,许仙觉得不仅儒家,道家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也差不多被破坏殆尽了。

    混蛋啊!把我理想中的画风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