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75章 打了个四舍五入的九五折
    “你......”

    看着眼前这双眼睛,许仙神情有些恍惚。

    “你......”

    看着眼前这种面孔,白素贞感觉神魂一阵悸动。

    两人异口同声,看着彼此同时开口。

    “我......”

    一次巧合,那种感觉在许仙的心底越重。

    “我......”

    白素贞几乎可以肯定,就是眼前的人引起了自己道心的波动。

    再次巧合的同时说出一个‘我’自之后,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你先说......”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终于,许仙看着白素贞,白素贞看着许仙,同时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的话语。

    杨婵:“......”为何......你们会有这样的默契?

    “小女子白素贞!”

    压下心底的疑惑,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觉得很顺眼的男人,白素贞笑笑说道。

    “在下许仙。”

    人家姑娘都自我介绍了,出于礼貌,许仙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许公子哪里人士?”

    “家住杭州钱塘县,姑娘仙乡何处?”

    “小女子家在青城山。”

    看着两人越聊越起劲儿的样子,杨婵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要做些什么。

    就在她犹豫着自己要怎么开口,才能插进两人如此默契的对话之间的时候,很有眼力劲儿的,另一边的大和尚发难了。

    “妖孽,胆敢亵渎我佛,受死!”

    一开始被小青一连串的质问给砸懵了,直到这一刻,大和尚才从懵逼中反应了过来。

    反应过来自己信仰的佛祖被人鄙视了之后,大和尚没有丝毫犹豫,手中的禅杖就对着小青砸去。

    然后.....

    “嘭!”

    一禅杖落下,剧烈的撞击声响起,大和尚整个人吐血倒飞,重重的砸在了半步多客栈大堂的墙上。

    烟尘散去,在大和尚先前所站的位置,多出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小跑堂右手放在擦桌子的抹布上擦了擦,看着如同一块破麻袋一般从墙上滑落坠地的大和尚,不屑的瞥了瞥嘴。

    “不愿意动手,还真给你脸了是不?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莫说你一个小和尚,就算你的佛祖,敢在我半步多客栈这么耀武扬威破坏规矩不?”

    小跑堂不屑的瞅了大和尚一眼,悠悠的话语在死寂的大堂中响起。

    “哈~”

    一直趴在桌上跟周公下棋的客栈掌柜仿佛被刚刚的动静吵醒,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拍了拍压出了一些痕迹的脸,让自己清醒了些,客栈掌柜瞅了眼小跑堂,又瞅了眼大和尚,最后又把目光落回到了小跑堂的身上。

    感受到掌柜的眼中莫名的光彩,小跑堂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双手不自觉的并拢归于腹前。

    “砸坏一张桌子五千两,墙粉刷一万五千两,记得把墙上的血迹擦干净!”

    仿佛被困魔附体,说完掌柜的再次趴回了自己的桌上。

    临睡着之前,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客栈掌柜与困魔斗争了一番之后又抬起了头。

    “对了,佛祖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一些的。”

    小跑堂连连点头,“掌柜的您放心吧,小的懂得。”

    “嘭!”

    小跑堂点头哈腰的回了一句,掌柜的如同瞬间断了气儿一般,脑袋重重的砸在了枕在桌上的双臂之上。

    不多时,伴着有节奏的呼吸,掌柜的后背开始均匀的起伏了起来。

    看着自家掌柜的又睡着了,小跑堂仿佛舒了口气,转过头看着已经撑着墙爬了起来的大和尚。

    “都听到了?一共两万两。”说着,小跑堂走向一桌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桌子,拿着抹布擦拭了起来。

    一边擦着,像是响起了什么,又对着大和尚补充了一句,“对了,墙上的血你自己喷的,想着走之前处理干净!”

    虽然掌柜的要了重新砌墙的钱,但以掌柜的守财奴的性子,多半也就是把血擦擦就完了。

    所以还是得让大和尚擦得干净一点,省的到时候返工。

    这种事情不用想都会落在自己头上,掌柜的又不给多开工钱。

    “各位,对不住了,一点小意外,各位该吃吃该喝喝,别介意,别介意啊!”

    似乎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吓到了别人,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小跑堂犹豫了几个呼吸之后,像是下定了决心。

    “为了表示小店的歉意,今天在场各位的消费全打九五折。”

    说着瞥了一眼自家守财奴的掌柜的,见掌柜均匀的呼吸出现了瞬间的停顿,心跳都猛然间戛然而止,小跑堂又加了一句,“不仅打折,在结账的时候还给您各位四舍五入的优惠。

    九五折的基础上四舍五入。”

    小青掰着手指算了算,九五折四舍五入,那不就是十成十?这打折还有什么意义?

    小青想到了,别人自然也想到了,一时间,场中气氛尤为的诡异。

    如果不是刚刚小跑堂大发神威,震慑住了在场的许多人,此时的客栈中肯定早已经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切’‘切’声。

    “......”

    看着小跑堂忙碌起来身影,大和尚张了张嘴,竟然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狠话。

    看了看身后的血迹,大和尚衣袖一挥,施了个法决想要把血迹清理干净。

    结果,法术之光落下,迅速没入墙壁之中,墙上的血却没有丝毫的消失。

    “大和尚不会以为这能把你撞成这样的墙壁会是普通的墙壁吧?还想用法术清理?”

    看着大和尚的动作,想到之前在门外这货还欺负自己和婵儿,许仙毫不吝啬的送上了自己的嘲讽。

    同样,白素贞双眸紧紧地盯着大和尚,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寒光——冤家、路窄啊!

    看大和尚重伤吐血的样子,白素贞心里暗暗思量,如果自己在客栈门口守尸,有几成能嫩死这知道大和尚的几率?

    想了想,她最终无奈的发现,尽管大和尚智商缺陷,但见到了自己这个宿敌在这里,多半也会养好了伤之后再走吧。

    所以,趁他病要他命这种事情的成功率,基本上是零成。

    白素贞认出了法海,法海自然也认出了白素贞。

    实际上,早在白素贞一进门的时候,双方都看到了彼此。

    只是还没进门小青就率先发难,所以让两人连交锋的机会都没有,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

    半步多客栈的规矩,无论有任何的仇怨,都要在客栈之外解决。

    这间客栈,就是三界间的净土。

    所以,尽管认出了彼此,两人也都没有再在这里生事的打算,目光一错而过,都当对方不存在一般。

    目光与白素贞交错而过,大合上恶狠狠的瞪了许仙一眼,记住了这个敢奚落自己的凡人。

    想了想,死掉了自己僧衣的下摆,一点一点擦拭起了墙上的血迹。

    许久许久之后,换了几十遍水,大和尚才擦干净了墙上的血迹。

    在小跑堂检查过点头通过之后,大和尚才仿佛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见小跑堂手一伸,“诚惠两万两,谢绝还价。”

    大和尚:“......”

    脸色涨红,憋了半天,大和尚才吐出两个字,“没钱!”

    话音刚落,小跑堂一只手就落到了大和尚的脖子上。

    没等大和尚反应过来,如同捏小鸡一样把大和尚提起来,一把丢到了客栈外面。

    “没钱你来半步多?想住霸王客栈啊?”

    鄙视的奚落了一句,小跑堂右手虚握对着大和尚身边一抓,落在大和尚身边的紫金钵盂落入了小跑堂的手中。

    “这紫金钵盂不错,就抵了你那两万两的债了。”

    “......”大和尚张嘴几次之后,才从牙缝了挤出几个字来,“此物乃是佛祖所赐,你......”

    “佛祖怎么了?不能抵债啊?不愿意让你家佛祖来要!”

    小跑堂翻翻白眼,准备转身,又想到自家掌柜的临终.....额,临睡前说的话,犹豫了片刻又回头看了大和尚一眼。

    “看在佛祖的面子上,就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去筹钱,筹到了两万两就允许你把这痰盂赎回去,筹不到的话,这痰盂就归我们客栈了!”

    大和尚:“......钵盂!是紫金钵盂!”

    大和尚这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

    只是.....

    “都一样!你赎不走这东西就是客栈的了,到时候钵盂也一样能当痰盂用!”

    看着小跑堂转身消失在店门前的背影,大和尚双眼通红,眼中是赤裸裸燃烧的怒火。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小跑堂此时恐怕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只可惜,他的眼睛....并没有那种能给小跑堂带来痛苦的威力。

    所以他这几乎被怒火点燃的目光,也就没有了丝毫的作用。

    站在半步多客栈门前半天,法海咬了咬牙,转身向着郡府的方向而去。

    三个时辰两万两,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想让自家佛祖赐下的痰盂.....呸呸呸,不想让自家佛祖赐下的钵盂真变成痰盂的话,他现在要去好好的筹钱了!

    嗯,西蜀之地虽然贫瘠,但富商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劫富济贫这种事,不只大侠能干,高僧也一样能干的!

    ps:忙的有点晚,继续码字,月初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