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72章 我的一个圣僧朋友
    他似一个优伶。

    他的哭,他的笑。

    他的悲欢离合,似乎都只是在演绎着别人的故事。

    半点不由我。

    雷音寺,是他命中注定的宿命,是他终焉的归宿。

    九世轮回禅,终于修成佛,修到最后,修的是一场空。

    九生九世,如梦幻泡影,像一场戏。

    这一场长达一千五百年的轮回,他唯一的收获,就是轮回之中认识了一个人一个从第一世开始,就等着他回家,从第一世开始就对着他的背影大喊‘来生不负我可好’,直至第九世轮回,还会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大喊‘陈玄奘,若有来生,你娶我可好’的女子。

    他违抗不了宿命,尽管那宿命是由别人编织。

    他决定不了命运,那命运不受他的掌控。

    但他掌握着唯一的选择的机会。

    在选择面前,他弃了佛,结束了九世的轮回。

    终结了轮回,也再没有轮回。

    一千七百年前,大雷音寺中佛祖威严的声音仿佛言犹在耳。

    那一声‘背弃我佛,堕入魔道’尽管隔着一千七百年的岁月,仿佛依然让人能够感受到当时那让人遍体生寒的意志。

    自那以后,西天佛国,再没有了第二个声音,剩下的,唯有一个意志。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意志。

    许仙坐在房檐之上,看着远方那道孤单的背影,感觉眼中有些发涩。

    千佛诵经、万僧来朝,终究没能定住金蝉一颗佛心,让其自感堕落,坠入‘魔道’。

    佛法号称无边,自言普度众生,要杀人时有怒目金刚,控制不住时有欢喜禅,管不住嘴了,还能说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要除个魔,自然名正言顺。

    那么

    眼前坐在夜幕下仰望着星空的那道孤单的身影,他又是谁?

    这个疑惑,一直在许仙的心中萦绕。

    许久许久之后,感觉身边一空,许仙就看见前一刻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出现在了另一个屋檐上。

    “你不觉得这晚霞很美吗?”

    对于身边多出来一个人,穿着喜袍的男人仿佛没有丝毫的意外,也没有半分的戒备。

    他依然仰着头,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看着那出现在天边的繁星,看着那繁星下最后的晚霞。

    杨婵不言、不语,她知道,身边的人需要的,不是她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晚霞,似乎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喜欢看着晚霞发呆。

    所以当我出生之后,我就一直想要到那晚霞的里面,甚至是后面看一看,看一看那里到底有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我应该思念的人,我不该忘记的人。

    只是,刚出生的我,没有那样的力量,我上不能飞向三十三重天,下不能达十八层地狱。

    生在人间,长在人间,困在人间。”

    天边最后一片晚霞消逝,夜空中,只剩下点点的繁星,他的声音依然在继续。

    “我没有去过,一次没有,尽管后来我有了那种力量,许是害怕吧,至少不去,就还有希望。

    有希望,人才不会绝望。

    后来,我就养成了这个习惯,每天都要看一看那片晚霞,唯一的习惯。”

    杨婵抬起头,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仿佛看到了消失的晚霞,仿佛看到了消失的晚霞里面,同样有一个生命在看着这里,看着她身边的人。

    不过她知道没有,因为她去过。

    那边一片黑暗,无尽混沌。

    混沌之外是死亡!

    男人笑笑,没有生音,他却仿佛得到了最满意的回应。

    “讲个故事吧,故事的名字叫:我的一个圣僧朋友。

    第一次在轮回中见他,是在女儿国外的漫天黄沙之中,当时他整个人被滚滚流沙掩埋,只剩下一颗头露在外面。”

    他笑笑,“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从小哦,我没有从小,我这个人从出生就善良,所以当时我真的想要救他的。

    只是,他阻止了我。”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男人脸上含笑的陷入追忆。

    “他告诉我,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

    他说他明白了: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就像大海,当你能够畅游的时候,你就要尽情的游向你的所爱。

    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杨婵静静的听着,她知道他和他,都是一样的人。

    男人将目光从夜空中收回,第一次落在了杨婵的脸上。

    “你知道吗,他说完这话,就彻底被黄沙所掩埋。

    我看他那么有信仰,站在原地犹豫了三个时辰,最终想到他应该只是嘴硬,毕竟我的印象中,他就是那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只可惜,当我发现了真相,把他挖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凉了。”

    后面,听到男人说到这里,尽管觉得不应该,许仙还是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

    这一笑,引得前面两个人也笑了。

    笑了一阵之后,男人继续说道,“当时我多单纯,差一点就信了他的话。

    那时候,我还真的飞了过去,想去看一看。

    只是飞到一半之后,我又飞了回来。

    那时候我意识到我是被那家伙给耍了。

    他说的什么情啦爱啦的,我哪懂那个,我心心念念惦记的,就是那片晚霞啊?

    总不能,我爱上的一片晚霞吧?”

    男人愤愤不平,“回来之后,我一怒之下把他丢在了黄沙了,让黄风肆虐鞭尸,以报这个混蛋临死都要坑我一把之仇。

    万一让人知道我傻乎乎的被一个自己把自己玩死的和尚坑的做啥事,我那一世英名不就全完了?

    是呀,那时候我还觉得自己多英明多神武,觉得自己上能飞三十三重天,下可达十八层地狱,四海之大困不住我,三界六道难阻我超脱。”

    男人嗤笑一声,像是嘲讽自己,又像是控诉命运。

    “后来,当我被困在五狱山下的时候,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上不能冲破三十六重天,下不能踏碎无间地狱,我的金箍棒扫不进万劫深渊,七十二般变化躲不过命运。

    那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是他们让我去寻仙,是他们让我修一身不通天不彻地的本事,是他们让我位列仙班。

    最后,又是一手促成我走到那一步的他们,以妖的名义把我压在了五狱山下。”

    从他的话里,许仙听出了挣扎、不甘,还有迷茫。

    他知道,那时候的他是真的不明白的,甚至到了现在,他似乎依然不明白。

    “九世轮回禅走到最后,婆娑佛国前,他走进了五狱山。

    他告诉我他又有了新的领悟,他说他明白了、也决定了: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洁净的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他踏入婆娑,千佛诵经,万僧来朝,我知道那是他最后的辉煌。

    走出五狱山的时候,我看到他真的做到了他所说的那样,他摘掉了袈裟,脱掉了僧袍,抹去了头顶戒疤,于众目睽睽之下,背向佛祖,走出大雷音寺。

    在他踏出大雷音寺的瞬间,我听到那位婆娑教祖的声音:背弃我佛,堕落魔道。

    我看到一只巨掌,与五百年前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巨掌。

    只是,他没我幸运。

    甚至他没能留给他所爱的人最纯净的灵魂。”

    说完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男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像我这样不服仙人管教的,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妖。

    像他那样背弃真佛的,同样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魔。”

    男人起身,对着许仙和杨婵笑笑,身形一阵变幻,化作了一个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黄金锁子甲,脚踏藕丝步云履的猴子。

    “好在,老孙的金箍棒上不能撑天,下不能灭地,却还能扫平一小片黑暗。”

    猴子对许仙和杨婵笑笑,抬手在脑后拔出三根猴毛一吹,猴毛落入许仙手上。

    “老孙送的见面礼!

    一千七百年了,终于完成了老友临终前的嘱托,不知这一次那位教祖又动怎样的雷霆之怒呢?

    五狱山?五行山?五指山?

    左右,不过又是一个五百年!”

    猴子冲天而起,转瞬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

    望着猴子离去的方向,许仙怔怔出神,良久无言。

    许久、许久以后,许仙收回目光,叹一口气,转头看向杨婵。

    “齐天大圣啊,婵儿你认识?”

    杨婵笑笑,“我看着他长大的,另外他叫心猿大圣!”

    心猿大圣!

    许仙心中默念这个名字。

    学艺十三载,将心猿修成不通天不彻地的齐天大圣,四十九天八卦炉,把神光过处、上达三十三重宫阙,下达十八层地狱的双眼练成了火眼金睛。

    五狱山下定心猿,定不住一颗桀骜的心。

    斩尽心猿成悟空,一千七百年后,他还知道他是心猿大圣!

    女儿国不知何时自幻想中破灭,阴阳子母湖自蜀地间隐去,站在一片废墟之间,恍惚中,许仙仿佛听到了系统没有说完的话。

    “阴阳子母湖百年一现,存在,依于执念。”

    “系统?”

    沉默了片刻,许仙有些犹豫的声音自识海中响起。

    “嗯?”

    “咱们怼的过佛魔吗?”

    “放心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