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71章 城门外,有僧步步生莲而来
    这一世,她是女儿国国王,他是佛门有名的高僧。

    仿佛是命中注定的相遇,那位号称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号称天上地下唯他独尊的教祖,都改变不了。

    二十五岁的金蝉长老途径女儿国,二十五岁的金蝉长老,遇到了二十五岁的女儿国国王。

    二十五岁的金蝉长老一心向佛。

    在见到金蝉长老之前,女王是不相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的。

    当然,也可能跟她没见过男的有关。

    不过谁规定女的就不能喜欢女的的?

    所以,她就是不相信世上有一见钟情这种事,她是国王,她说了算!

    然而,当骑着一头灰色的小毛驴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来看她的金蝉长老,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她信了!

    就仿佛她的出生,她的成长,她国王的二十五年多做的一切,都只为了在那一刻,与他相遇一般。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初见金蝉长老,女王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爱的那么疯狂,又那么绝望。

    踏入女儿国,金蝉长老精神有着瞬间的恍惚,仿佛这个地方,他来过许多次一般。

    然而在他过往的二十五年的记忆中,他可以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从未到过这样一个地方。

    压下心头的悸动,出于礼貌,遵循规矩,过路的金蝉长老,途径女儿国的时候,到皇宫里拜访了女儿国国王。

    在看到女儿国国王的那一瞬间,金蝉长老心中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这个女孩生在这个世上,就为了与他相遇一般。

    仿佛他苦修二十五年,不是为了成佛,而是为了在成佛的途中,路过一次女儿国,见到一次眼前这个女孩一般。

    忙低下头,金蝉长老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恍惚中,女王觉得眼前的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只是,轮回、轮回。

    一场轮回,一场生死,剩下的只有感觉,忘掉的是全部的记忆。

    在女儿国的几日里,女王疯狂的追求金蝉长老。

    只可惜,金蝉长老一心向佛,四大皆空。

    那一夜,女王寝宫之中。

    一袭轻纱遮不住曼妙身姿,色诱不成的女王眼中弥漫着雾气。

    “金蝉长老,你说你四大皆空,一心向佛。

    那我问你,佛是不是空?”

    金蝉闭目,双手合十,张了张嘴,却没能念出那一句‘阿弥陀佛’。

    “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你不敢看我。

    要是你睁开眼看我,我不相信你两眼空空。

    不敢睁眼看我,你又说什么四大皆空?

    你的眼中是空,你的心真的四大皆空吗?”

    金蝉合十的双手一抖,睁开眼看女王,目不斜视。

    她看到,在他的眼中没有自己。

    泪,从眼角滑落,滴在地上碎成一片,一如她此时此刻的心。

    “好!你走吧!”

    看着她转身后微微抽搐的背影,他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犹豫。

    合十的双手,紧紧地贴在一起。

    “南无阿弥陀佛!”

    他低诵一声佛号,转身走出了女王的寝宫。

    若有来世

    第二日,金蝉长老披上二十五年来只披过一次的袈裟,辞别女儿国。

    城门外,金蝉长老骑着女王赠的白马,踏过护城子母河,毅然向着大雷音寺的方向而去。

    城门上,女王抬手揉了揉身边灰毛驴的毛发那上面,有他曾留下的温度。

    “南无阿弥陀佛!”

    低沉的佛号响起,一如当年女王寝宫中,他离去时诵出的那般。

    琴声在佛号响起的瞬间戛然而止。

    回忆,定格在了城门上毛驴毛发间残留的体温之中。

    转身,许仙与杨婵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自城门外缓缓走来的,披着锦斓袈裟,双手于胸前合十的身影。

    这身影,与他们在琴声中看到的一般无二。

    “你”

    张了张嘴,许仙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手中传来的力道。

    转过身,看到女孩对着自己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心底闪过一抹疑惑,许仙对着女孩点点头,再不出声。

    转头,城门外的僧人步步生莲,每一步走过,脚下一朵莲花绽放。

    每一步走过,城外枯草发嫩芽,老树抽新枝。

    踏脚而过,便是百花齐盛开。

    一步一步,僧人脚步坚定,眸中似有万般柔情。

    一步一步,僧人踏入城门。

    如时光倒转,似空间转变。

    在踏入城门的一瞬间,僧人早已剃度的头上,披上了满头青丝黑发。

    像眼睛一同参与了一场骗局,当另一只脚踏入城门的瞬间,僧人身上鲜红的锦斓袈裟,化作了一身大红喜袍,贴合的穿在身上。

    合十的双手一展,一朵红灿灿的大红花挂在了胸前。

    城门外步步生莲,城门内,一步一花开。

    当化作新郎形象的僧人走到那琴声早已停止的楼阁前时,满城桃花开。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末羯,我回来了!”

    楼阁前,他一身盛装,声音温柔,对着无声的楼阁轻声说道。

    “吱呀~咣当~”

    小窗开了又关,他面色不改,不及片刻,木门被从里面推开。

    从中露出一绝色女子。

    不施粉黛,不染凝脂,一身素衣,翩翩而来。

    门一开,门外的人看到了女孩,女孩也将门外人的一切尽收眼底。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脚步声戛然而止。

    不只是等待太过漫长,还是思念太过伤神,当日思夜想,盼了一年又一年,盼了一世又一世的人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女孩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自处。

    “末羯,我回来了。”

    同样的话,同样的温柔,再次从男人口中响起。

    女孩的身形微微一震,下一刻,整个人不顾一切的扑到了男人的怀中。

    “玄奘,我知道我就知道,若有来生若有来生,你一定会回来的!”

    男人揉揉女孩的黑发,点点头,眼中是温柔的笑。

    “是呀,若有来生一定会回来的!”

    低声重复了一遍,男人双手扶着女孩的肩膀,“末羯,我还欠你一场婚礼。

    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男人看着女孩,语气认真而郑重。

    闻言,女孩的身躯又是一阵,眼泪再也忍不住的簌簌落下。

    点头。

    “愿意!我愿意!”

    我曾说过,生生世世,永永远远,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只这一个回答!

    “那么,我们现在举行一场婚礼好不好?属于我们两个的婚礼?”

    男人旁若无人的撒着狗粮,仿佛另一边的两人完全不存在一般。

    “好!”

    擦了擦眼泪,女孩喜悦的同时,又忍不住看了看自己一身素衣。

    她记得,她曾将喜袍收起放好来着。

    只是,为什么记不住放在何处了呢?

    明明说过要生生世世的守着,生生世世的等来着啊!

    只是罢了。

    虽然穿不了喜袍有些遗憾,但是和他的婚礼啊,哪怕穿一身孝服,心里也是甜蜜的吧?

    似是看出了女孩的心思,男人笑笑,右手自女孩身前拂过。

    下一瞬,在女孩惊讶的目光中,原本穿在女孩身上的一生素衣,化作了与男人身上大红色相得益彰的喜袍。

    手再次一挥,满城披红挂彩,尽贴囍字。

    抬眼一望,身前楼阁变幻,内里化作一片喜堂。

    转过头,男人看向站在街上仿佛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的许仙与杨婵。

    “两位相逢就是有缘,不知愿不愿意进来喝一杯喜酒,为陈玄奘与苏毗末羯的婚礼做一个见证?”

    这突兀的表现,让许仙忍不住为之一愣。

    从始至终这一对男女都把他和杨婵当成空气一般,再加上之前杨婵的提醒,他还以为眼前的一切与之前琴声中的那些一样,都是一场幻境呢。

    却不想,现在这以为是幻境之中的金蝉长老,竟然对他们发出了邀请,让他们参加他和女王的婚礼。

    看了看身边的杨婵,见女孩点头,许仙对着男人点点头。

    “固所愿,不敢请耳!”

    婚礼很简单,不拜天地,不拜高堂,只夫妻对拜过后,喝下交杯酒,算是完成了一场简单的婚礼。

    只是,从女孩脸上那洋溢的几乎抑制不住的幸福,几人都能看出。

    即便是这般简单的婚礼,但她的心里,也是幸福与满足的。

    婚礼过后,许仙与杨婵告辞离去,准备看一看这消失了已有千百年的西凉女国。

    这一走,就走到了日头偏西。

    夕阳西下,城内最高的楼顶上,女王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看着西下的夕阳。

    许仙和杨婵同样坐在远处另一座房顶之上,一样眼望着西方。

    “夕阳,好美!”

    看着夕阳下的女王和玄奘,看着夕阳映照下的西方天空,杨婵轻声说道。

    许仙点点头,同样看着远方的两人,忍不住轻轻一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是呀,黄昏近了。

    女王从玄奘怀里抬起头,看着玄奘的测量。

    玄奘转过头,与女王对视。

    “你不是我的玄奘,对不对?”

    女王的眼中,满是认真,疑问的话语,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

    男人脸上的表情一僵,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被女王抬手堵住。

    “不用说,不去想。”

    女王再次把头倚在男人肩上,静静的看着夕阳。

    许久,许久之后,直到夕阳彻底落下,女王的口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几不可闻的声音,“谢谢!”

    抬起头,看着这张自己熟悉的侧脸,女王的脸上满是认真,语气中带着人性。

    “不管你是谁,现在,你就是我的玄奘!和我成了亲的玄奘!”

    带着几分任性,带着几分乞求。

    男人转头的动作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女王弥漫着水雾的眼中的执着,郑重的点点头。

    随即宠溺的笑笑,揉了揉女王的头发,“傻瓜,我就是你的玄奘啊,和你成了亲的玄奘!”

    女王笑,笑得柔柔糯糯,美不胜收。

    “嗯,和我成了亲的玄奘我的玄奘!”

    倚在男人的肩上,女王的声音渐弱,身形渐渐淡去。

    黑夜彻底降临,西凉城最高的楼顶上,身穿大红喜袍的男人独自仰望着夜空,眼眸空洞而幽深。

    恍惚中,昼夜更替的城门上,出现了一副时光的画面。

    那一年,他离开女儿国,她站在城头上似哭似笑,当着百官的面,对着即将消失在漫天黄沙间的他的背影大喊。

    “陈玄奘,若有来生,你娶我可好?”

    夕阳下,他骑着白马,不言、不语,风沙漫天,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有风声喧嚣。

    数年后,僧人抵达大雷音寺,得传大乘佛法,修得佛果。

    成佛之日,千佛诵经、万僧来朝,大雷音寺中,面对真佛,他双手合十。

    “南无没有阿弥陀佛!”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他摘下袈裟,脱掉僧衣,抹去顶上戒疤,转身毅然走出大殿!

    这一走,就是一生。

    他放弃了佛,佛放弃了他。

    而无佛亦没有轮回!

    ps:又一个大章,一个故事,不写完总觉得难受。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