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70章 九世轮回禅
    尽管明知道自己和系统的对话别人不可能听见,但许仙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杨婵。

    “怎么了?”

    察觉到了许仙心虚的目光,杨婵有些疑惑的问道。

    “啊?没.....没什么,既然这阴阳子母湖有问题,咱们就去探一探究竟吧。”

    闻言,杨婵不疑有它,点点头,抬手为两人套了个避水诀。

    对视一眼,两人一同向前迈步。

    当一只脚踏过地面,落到阴阳子母湖的上方之时,许仙感觉自己似乎突破了某种隔膜。

    下一瞬,山河倒转,世界突变。

    明明是一步踏入了阴阳子母湖的湖水之中,但一步过后,出现在许仙眼前的,却并不是阴阳子母湖那碧波粼粼的湖水。

    碧波环绕初,是四面高高的城墙,城门带着岁月的痕迹,城门外两颗老树枝扬,歌声婉转,静静站在无人的街道上的两人,似乎随着歌声,随着主人的回忆,见证了回忆里的一生一世,世世生生。

    她本是西凉城中一千金,他是陈国庶出的世子。

    两人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他许她生生世世,她许他非君不嫁。

    只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谈婚论嫁的年纪,婚期已定,裁好了喜服,穿好了红嫁衣裳。

    就在成亲的前夜,他府上迎来一名老僧。

    不知说了什么,第二日,他一身青色僧衣,头顶六点戒疤,悔婚出城,走入漫天黄沙之中。

    古城楼上,她每年的那一天都会站在楼上凝望、痴等。

    一等就是一天,一等就是十数年。

    她终没能等来他的陈玄奘,只等来了一个自称无凡心、无痴心、无佛心的无心法师。

    她站在城楼上,看着他来,看着他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看着他回望一眼城门后再次转身离去,一如当年的模样。

    只是.....

    那一次,她没有哭,站在城门上,她对着他消失在漫天黄沙中的背影大笑。

    “陈玄奘,你终究还是忘不掉我!”

    .....

    黄沙成了他的墓,她白发苍苍,望着黄昏夕阳,想的是他们当年的景象。

    下一世,他自出生起就有一个执念,似乎,自己要找到一样东西,送往某个地方。

    无父无母无亲无故,自由在寺庙中长大,师父给他起法名金蝉。

    金蝉十二岁,已将寺中所有佛经了然于心,甚至举一反三,问的师父都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摆起师父的架子,让他凡事多思、多想、多看,少问。

    十二岁的金蝉,小乘佛法大成,一身修为傲世而不自知。

    直到天劫降临,一眼破劫,方知自己即将证道罗汉。

    只是,随着正道罗汉之日越近,金蝉心中的执念越深。

    寻着本能,他走遍天下,闯过龙潭虎穴,进过妖魔之乡,于仙境之中求取,向佛国之内搜寻。

    耗时七年,费尽千辛万苦,几次险死还生,金蝉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也直到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金蝉才知道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

    他要找一个壶,一个存在于传说之中,唯有有缘者才能找到的由六气孕育而生的子母阴阳壶。

    寻到子母阴阳壶,金蝉知道自己要把此壶送到某处。

    只是,他只知自己要送壶,却不知自己到底要把壶送到何处。

    再一次,他踏遍九州,走遍三界,五年之后,在一片黄沙漫天之中,发现了一座仿佛与世隔绝的古城。

    看到城的一瞬间,金蝉知道这里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近城之后,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站在城楼白发苍苍,脸上布满皱纹,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的老妪。

    然而,只一眼,他却感觉像度过了一世一生。

    心中莫名的悸动,一个佛心凌乱。

    金蝉向老妪讨水,老妪见他,眼中含泪,面上带笑,亲自为他从古井中打水,灌满手中阴阳子母壶。

    他痛饮井水,将阴阳子母壶做谢礼相赠,在老妪水雾弥漫的双眼凝实下告辞离去,消失在茫茫黄沙之中。

    唯有他自己知道,自走出西凉城的那一刻,他一颗佛心支离破碎。

    此后一生,未证罗汉佛果。

    第三世,老僧带着小沙弥途经女儿国,小沙弥走过沙漠口干舌燥,见一条蜿蜒长河,遂欢喜饮水。

    这一饮,就饮出一番难解之缘。

    第四世......

    第五世......

    第六世......

    ......

    第九世,陈国兵变,皇妃不甘受辱,将怀中幼子放入木盆之中顺江流而去,陈妃跳江自尽。

    幼儿在木盆之中顺江而流,期间鱼虾相助,走兽相护,木盆游至金山寺,被金山寺主持子虚长老捞起。

    子虚长老见木盆中一幼童,遂将之抱起,留在寺中,取名金蝉。

    金蝉三岁识千字,五岁念经书,到了八岁,金山寺之中大小藏书,已经尽皆了然于胸。

    九岁之时,子虚长老已经无力与弟子论蝉,想到祖籍之中记载,数百年前寺中同样出过一个名为金蝉的圣僧,十二岁学遍寺中珍藏,子虚长老不仅对当年那位金蝉圣僧的师父生出一种心有戚戚之感。

    只是,他可不会像当年的那位乌有祖师一般被自家弟子问的哑口无言。

    那样的话,自己这做师父的得多没面子?

    所以,为了维护自己做师父的威严,子虚长老在金蝉九岁那年唤来了自家徒弟。

    “徒儿啊,寺中珍藏,你已经差不多学完了,但须知天下之大,佛寺之多,远不止一个金山寺,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一番教育,子虚长老把金蝉送出金山寺。

    九岁的金蝉,开始云游四海,拜访各家佛寺。

    这一走,就是九年。

    九年之后,金蝉长老之名传遍天下,成为了佛门之中有数的得道高僧。

    金蝉回归金山寺,拜见师父之时欲再与师父论禅。

    子虚哪肯,九年前自己就不行了,何况是现在金蝉又在外面学了九年。

    好不容易保住的师父法威严,这一论岂不是全露馅了。

    为此,在金蝉提出论禅的提议之前,子虚道长抢先开口。

    “徒儿啊,耗时九年访遍天下佛寺,如今你的佛法差不多算是大成了。

    但徒儿你且不可骄傲自满,须知你如今所学,不过是那小乘佛法,即便大成,也不过能度数人。

    而在小乘佛法之外,还有一大乘佛法,习大乘佛法者,可普度众生。”

    闻言,金蝉果然忘记了论禅的事,抓着自家师父的手就问大乘佛法的怎么学。

    子虚长老被问住了,他要知道大乘佛法什么样,还有被自家徒弟给难为成这个吊样的?

    只是,为了师父的尊严,子虚长老自然不能说自己不懂。

    所以.....

    “徒儿啊,大乘佛法,不可轻传,每个想学大乘佛法之人,都需要亲自徒步前往大雷音寺,虔心叩拜,才能求的真经。”

    此言一出,金蝉长老没有丝毫的怀疑,于第二天辞别师父,离开金山寺,徒步前往大雷音寺,欲求取真经。

    而送走了踏上取经之路的徒弟的子虚长老,心里也是一阵阿弥陀佛。

    嗯,要求大乘佛法需要虔诚,需要亲自前往大雷音寺求取真经,自己并没有说谎。

    而且,自己没有那么虔诚,所以也没有习得大乘佛法,虽然没告诉金蝉,但应该.....也不算是打了诳语吧?

    金山寺中,不靠谱的师父还在为自己有没有破戒而天人挣扎。

    金山寺下,金蝉长老虔诚向佛,已经踏上了前往大雷音寺的取经之路。

    一路之上,几多坎坷。

    金蝉长老遇山修路,遇水铺桥,一步一个脚印。

    如此历时七年,才好不容易到了......西凉女儿国!

    ps:四千字的大章,月底了,最后两天了,月票还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