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68章 迷路的神仙
    看着下方臣子的争论,玉帝沉吟不语,却也有着自己的思索。

    确实像太白金星说的那样。

    作为天地间有数的太乙境界强者,他们的路已经几乎走到了尽头。

    甚至于无论是道祖、佛祖、魔祖、妖族,包括他玉帝在内,都已经看不见前路。

    不是没有走过,而是前途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路在何方。

    所以,无数年下来,他们已经放弃了前路,都将目光放在了眼前这一方小小的池塘之中,争夺着各自的气运,玩弄着各自的手段,甚至提前数百年,数千年,乃至数万年去布局。

    然而,气运固然珍贵,现在的大能们几乎与世长存,不死不灭,路也已经走到了尽头,争夺气运,依靠手中的棋子相互较量,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中的全部。

    然而

    当前路再续,当通往更高的道路上不再是一片黑暗,出现了一缕光明之后,这些大能们,真的还会把气运之争看的比一切都重要吗?

    别人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有人要毁了他唯一的希望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那人毁掉。

    如果气运之争与未来的希望产生冲突的话,他不惜放弃手边的气运。

    甚至于如果有必要,只要能走向更高、更远,放弃这偌大的天庭,他也在所不惜。

    他如此,别人呢?

    那么这一场由数位教祖联手布局的大劫,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没有想太久,玉帝已经得出了正确的答案

    “任其自行发展吧!”

    三十三重天,道门三清祖师齐聚,道德天尊在另外两人诡异的目光中收起了炼丹炉,脸上带着古井无波的淡定,悠悠的说出了这一与玉帝相同的结论。

    “善!”

    闻言,另两人对视一眼,同样点点头。

    只是,为什么在彼此的眼中,都能看到几分忍俊不禁的笑意呢?

    多少年了!

    几千年?

    几万年?

    还是几十万年?

    你号称太上忘情的道德天尊,竟然也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看着道德天尊古井无波的表情下,几不可查的抽搐的嘴角,两位天尊觉得,这个事他们能笑一万年。

    号称汇聚时间所有的邪恶与黑暗的万劫之地。

    魔罗站在黑暗深渊深处,一座矮矮的土堆之前,目光深邃而悠远,眼中闪烁着让人读不懂的情绪。

    许久,许久之后,这位黑暗的主宰,抬起右手在左手的手腕上轻轻的划过。

    黑色的血,滴答、滴答!

    转身,黑衣隐没在黑暗之中,似真似幻,幽静的黑暗之中,似响起一声叹息,又像是微风在轻吟。

    人间。

    在看到许仙力竭陷入昏迷之后,杨婵第一时间拿出了拔了玉鼎真人一半的胡子才抢来的装着三粒金丹的玉瓶,从中取出一枚,毫不犹豫的塞进了许仙的口中。

    见此,杨戬嘴角一阵抽搐,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看着自家妹子的背影,杨戬的心中突然写满了复杂。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家种了几千年的大白菜,成精了长了双腿之后自己跑到了猪圈里。

    三妹呀,这金丹当年二哥跟心猿打生打死,拼的两败俱伤的时候,都没见你拿出来一颗啊!

    心里默默的叹息,杨戬对着哮天犬挥了挥手,哮天犬变小后嗖的一声落入了落入了杨戬的怀里。

    双手把哮天犬抱在怀里一阵揉搓,直到许仙醒了过来,杨戬才面带笑容的走到了自家妹妹的面前。

    “婵儿,二哥天庭还有要务,啸天的任务也取消了。

    二哥就不陪你了,有时间上天上来看二哥啊!”

    杨婵转过头,对自家二哥点点头。

    “好,那二哥你先回去吧,有时间我会去看你和嫦娥姐姐的。”

    杨戬:“”虽然感觉有些别扭,但这句话为什么有种说到了自己心坎里了的感觉呢?

    杨戬走了。

    走的很潇洒。

    用一句诗来形容的话

    轻轻的

    他走了

    正如他轻轻的来

    他紧了紧双手

    留下了哮天犬的悲哀

    出来的时候两人一狗,说好了一起浪迹天涯。

    然而,刚刚走了一战,还没出了杭州,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狗没了,人还换了一个。

    当然,对于狗没了和人换了一个,从心里来讲,许仙是比较乐意的。

    首先,他对那条狗并没有什么感情,除了是个产粮大户以外。

    不过,说起来产粮大户,杨婵的牛逼值产生量,可是丝毫不比哮天犬来的差的。

    而且,当看到道祖、佛祖们提供的牛逼值之后,许仙才真正明白了‘产粮大户’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他觉得,他以前对于这四个字一定有着什么误解。

    秦观走了。

    在许仙还在顿悟的时候,哮天犬去传过一次信。

    秦观走之前来看过许仙一次,许仙还没有醒来,两人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额,怎么感觉有点渗人呢?

    虽然没见上面,但离开之前,秦观是给许仙留了书信的。

    书信许仙看了,虽然洋洋洒洒三张纸,但总结起来其实挺简单的。

    简而言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转转。

    而秦观的第一站,是准备去苏州浪一圈。

    对此,许仙的小目标是与秦观完全相反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让他迫切的想要去蜀地转一圈。

    修士的直觉,向来是很准的,乃是一种趋吉避凶的本能。

    所以,顺应着这种本能,许仙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去蜀地看一看的决定。

    在离开之前,许仙礼貌的询问杨婵:“杨姑娘,我准备去蜀地转一转,欣赏一下沿途的风土人情,你如果没事的话,要不要一起同行?”

    “好!”

    几乎是在许仙邀请的下一刻,杨婵的回答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姑娘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不矜持了,是不是应该先努力的思考一下,再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勉为其难的答应他。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毕竟已经答应了,姑娘是个讲诚信的人,可没有答应了之后再出尔反尔。

    于是乎,许仙的身边,少了一人一狗,多了一个姑娘。

    姑娘看上去二八年纪,貌美如花,比大部分天仙都要来的漂亮。

    姑娘性格开朗,而且似乎是一个资深的驴友,对于各地风景人情都非常的了解。

    一路之上,两人游山玩水,姑娘在照顾着许仙的同时,也在客串着道友的身份。

    杭州到蜀地三万五千里,两人走走停停,没有好玩的地方,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风景之时,就飞。

    有想要去看看的地方之时,就走。

    这么着,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两人已经接近了蜀地。

    蜀地多志怪,人烟稀少,却多妖魔聚集。

    一进蜀地,许仙就感觉到了明显的诧异,仿佛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妖气。

    所以,在踏入蜀地的那一瞬间,许仙就做好了百分之二百的防备,精神高度的集中。

    反而是看上去有些柔柔弱弱的杨婵,对于空气中的妖气置若罔闻,没有丝毫的戒备,仿佛一个涉世未深,毫无心机的无知少女一般。

    当然,尽管人家姑娘表现的像是个无知少女,但许仙可不会真的把人家当成一个无知少女去看。

    人家不去防备,是因为有着那种底气。

    就看人家姑娘腰间挂着的那个迷你型的莲花宝灯形状的玉坠,三界之中能够怀着恶意接近她的妖魔鬼怪就不超过一手之数。

    有这种东西护身,哪里还有担心什么妖魔鬼怪的伤害,毕竟这里是凡间,不是万劫之地,也不是妖祖的宫殿。

    “汉文,你不用这么紧张的,蜀地我也来过几次了,没什么危险的。”

    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两人之间的感情比之前好了很多,已经不再什么公子什么姑娘的称呼了。

    听着杨婵的安慰,许仙笑笑,“婵儿的本领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但谨慎一点总没有坏处!”

    交谈过后,两人继续向前,准备寻一处落脚地。

    前行了几十里,走至一片湖水之前时,许仙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见许仙停下脚步,杨婵走到许仙身边,面带不解的问道。

    她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危险,也没觉得此处有什么不同的,为什么许仙就停下来了呢?

    “婵儿,你来过蜀地,之前可曾留意过这片湖的?”

    闻言,杨婵微微一愣,细细回忆去,却发现记忆中似乎真的没有见到过这片胡。

    如果是一片小水潭的话,没见过也说得过去,毕竟她又不是地毯式的把整个蜀地转了一遍。

    但这片湖之大,比之西湖都要大了许多。

    记忆中却没有丝毫的印象,却是让杨婵有些想不明白了。

    想了半天没在记忆中找到这片湖的存在,杨婵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没什么印象。”

    闻言,许仙点点头,“咱们往回走看看!”

    杨婵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转身跟着许仙一同往回走去。

    两人的脚程都不慢,很快已经走出了几十里的路程。

    只是越走,杨婵的脸色就越差。

    前一刻还告诉许仙不用那么谨慎,这蜀地没什么危险,但下一刻就被实力打脸。

    两人,两个实力高深的修炼中人,竟然会迷路,说出去你敢信?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

    他们迷路了!

    走了几十里,沿途之间,却没有看到一点感觉眼熟的景色。

    如果是这样也还罢了,更让人搞不懂的是,明明是往回走的,明明是背向那片湖的方向走的。

    而前方,一片波光嶙峋,却不是那片神秘的湖泊,又是什么?

    ps:月底了,月票还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