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66章 一千零一种死法之你知道的太多了
    震撼?惊愕?不可置信?

    所有的情绪,都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

    瞬间的复杂心思之后

    “刷!”

    几乎是同一时间,不约而同的,四道身影从许仙身边飞出,如同瞬移一般,转瞬闪到百里之外。

    “擦,这小子知道世界上有一种死因,叫做你知道的太多了吗?

    知道也就知道了,还特么当众说出来,就没见过这么坑系统的宿主!”

    第一个跑路的,就是一直呆在系统空间之中的苏洛。

    天罚这玩意,可不是天劫。

    这东西乃是上天降下的惩罚,也是天地对于出格的修士的一种考验。

    这玩意,可是无差别攻击的。

    在天罚范围内,不管你有多少人,但凡干扰天罚降临的,都会被纳入天罚范围之中。

    而天罚之下的修士越多、越强、天罚的威力就越强。

    天劫那种东西,只是一种天地法则的体现形式,以他的能力,不止自己,甚至都能庇护着他选中的宿主修行不需天劫的考验。

    但天罚嘛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一旦引出天罚,唯有扛过去,向天地证明你有那种出格的资本,才能留的姓名。

    一旦扛不过天罚,唯有形神俱灭这一个下场。

    当然,这个世界的层次不是太高,如果真要硬刚的话,苏洛也不是没把握能怼的过。

    只是如果真怼了,这个世界的旅行也可以到此结束了。

    这边苏洛第一个闪人,躲到了天罚范围之外。

    另外杨戬杨婵哮天犬三人也没有慢了太多,在天罚锁定之前,也远远的躲开了漩涡的中心。

    四人刚刚闪开,西湖中,小船上的许仙,就感觉到了那股惶惶天威的可怕。

    在惊雷炸响之初,他家系统已经跟他解释了天罚是个什么东西。

    同时许仙也明白了天罚这种东西,根本容不得半点投机取巧,只能玩命去硬抗。

    扛过了会所嫩模,扛不过连下海做鸭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是魂飞魄散。

    很多时候人都有一种共性,一件事情,当还留有余地的时候,往往会瞻前顾后。

    但当真的没有了任何退路的时候,面对困境,人们往往会爆发出百分之二百的力量和意志。

    这个世界上没有破釜沉舟的故事,但这一刻面对天罚,没有任何退路的许仙,却同样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

    天罚之下,许仙腰杆挺得笔直,面上满是坚毅,没有任何的畏缩不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霆之力在九天之上汇聚。

    阴云遮天,一股厚重,让人窒息的气势在天地之间蔓延。

    白夜,被阴云驱逐,黑暗,笼罩了方圆万里的天地。

    三界之内,但凡有些资格的仙佛魔妖,无不将视线集中到了许仙的身上。

    佛祖、妖祖、魔祖、道祖

    一个个顶尖强者,无不凝望着许仙,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他们在等!

    在等一个结果!

    一个,他们曾经想过,挣扎过,徘徊过,却在无尽的岁月侵蚀下,在无尽的生命蹉跎下,已经放弃了去追求,甚至不再去想会不会存在的结果。

    而现在,一代又一代大能不曾看到的希望,竟然在一个还未曾踏入仙道的小修士身上,迸发出了第一缕光。

    他们都想看到,想看到这一缕希望的光,终究是能够如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闯出一条生路。

    还是这一线希望,如同一生一现,转瞬即逝的昙花,终究会迷失、消融在前方未知的荆棘之中。

    对于外界的一切,许仙再没有丝毫的关注,手持三尺青锋,许仙扬手望天,望着头顶上空的劫眼,眼中是让人读不懂的深邃。

    对于命运,在顿悟的那一刻,他就有了几分的预知。

    小白脸?

    废物?

    儒家圣人?

    道门五祖?

    他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自己真正的未来,他只知道自己的未来,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从系统加身的那一刻!

    他不知道为什么是他,他只知道,机会选中了他,他就要将之把握。

    他不知道天罚之下,自己能不能度过。

    但他知道,只要还有一丝的机会,只要还有半分的力气,他不会退缩,不会放弃。

    让人窒息的气息还在加剧,似乎在酝酿着毁灭之威。

    等到那一刹那,黑暗的天空中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

    许仙足尖轻点,冲天而起,手中三尺长剑,剑尖直至苍穹。

    “来吧!”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然凝固在传说之。

    不屈!

    不惧!

    战意凛然!

    天地之威,压不弯他的脊背。

    毁灭之力,毁不掉他的双膝。

    手持三尺青锋,于灭世雷霆之下,许仙纵身而起。

    那一刻,三界之中许许多多的仙佛,恍惚中仿佛看到了一只飞蛾,明知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的冲向那一团熊熊燃烧的烛火。

    只为追寻黑夜中那仅有的一缕光明。

    “哎!”

    普陀山中,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口中发出一声轻叹,闭上了慈悲的双眼。

    那天罚之威,她自认在同样的境界下,自己扛不过一劫。

    万劫之地,永恒深渊,摩罗双眼望穿虚空,紧紧的盯着天罚之下,如同暴风雨中一叶孤舟的许仙。

    蕴含无尽黑暗的眼中,透出点点期盼。

    他在期待着什么?

    三十三重天上,道祖双目之中古井无波,仿佛万事不萦于心。

    但炼丹炉中飘散起刺鼻的焦糊气味而不自知的画面,已经将他出卖的彻彻底底。

    下界。

    百里之外,看着降下的第一道天罚紫雷,苏洛脸上的担忧尽去,右手上酝酿的毁灭之力于悄然间隐去。

    天罚之眼下,看着一道仿佛无视了时间与空间,转瞬落到自己头顶的天罚雷霆。

    许仙脑中无悲无喜,三尺长剑划出玄奥轨迹,在头顶汇成一片密集的剑网。

    剑是钒铁,长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乃是许仙数日前进城只是路过一家铁匠铺,随手所买。

    但这一刻,在许仙的手中,这把凡铁铸成的三尺长剑,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无坚不摧,钢劲不折。

    剑光过处,毁灭雷霆被轻易分割。

    残雷如春雨,点点打在许仙身上,没入衣衫,转瞬不见。

    静!

    天地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三界众生,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都有一种怀疑人生的违和感,唯有百里之外的苏洛,嘴角勾起了安然的笑意。

    “这凡铁为剑,织绸为衣,何以挡天罚之威?”

    东海之地,蓬莱仙岛,一位半只脚踏入金仙境的老牌散仙看着挡住一波天罚雷霆却没有丝毫损伤的许仙,忍不住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而他这一句,也同样问出了天地之间其他生灵的心声。

    无论听到的,没听到的,此时此刻心中都只有这一个念头。

    自天地成型,生灵降生以来,天罚虽然不多,但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古往今来,哪一个引出了天罚之人,不是旷古绝今的妖孽之辈。

    而那些堪称一个时代的佼楚,面对天罚之时法宝尽出,仙器如同不要钱一般恨不得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却也难逃在天罚之下饮恨的厄运。

    而如今

    什么时候开始,天罚已经好说话到了以一把凡铁长剑就能劈开,以一身普通布衣就能抵挡的地步了?

    是以前的妖孽太弱,还是现在这应劫之人太强?

    没有人知道答案。

    不

    有一个。

    在提出这个建议之前,苏洛似乎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局。

    天罚降世,是惩罚,更是考验,考验的是被罚者的资格。

    而要证明自己有没有出格的资格,自然要靠自身实打实的力量去拼。

    古往今来无数遭遇天罚之人,不是没有足够强者,而之所以从来没有一个能度过天罚,真正的原因,在苏洛想来只有一个渡天罚之时,借用了太多的外力。

    仙器、法宝,哪怕是自己亲手炼制,哪怕与自己血脉相连,但终究也是外力的一种。

    你依靠法宝仙器能度过的天罚,谁知道别人拿到同样的东西能不能度过?

    所以,在天罚降临之时,被罚者身上的武装,也都是被算在了外力之中的一部分。

    而许仙,手持三尺凡铁长剑,身穿一件蔽体布衣,除了自身,再无外力相助。

    天罚之下,自然也就不需要承受属于外力的那几分伤害。

    再加上每一个境界都实打实的走到了真正的极境,修炼的又是苏洛亲手打造的直至大道本源的。

    诸多因素之下,别人避之如蛇蝎的天罚,在许仙面前,却不再强大到令人难以抗拒。

    并没有给众人太多的调节时间,就在为许仙没受任何伤害的度过了第一波天罚而懵逼的时候,九天之上,第二道雷霆已经降临。

    只是,这一次降下的,并不再世一道单纯的雷霆。

    天罚紫雷画作一柄三尺长剑,与许仙手中所持一般无二。

    长剑落下,无人手持,本身却如同一个绝世的剑客。

    看似随意一剑,竟然让许仙生出一种被牢牢锁定,无处可逃的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