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63章 画船听雨眠
    “兰若寺的那只自称姥姥的树妖?”

    听到小青的‘坏消息’,白素贞眨了眨眼,看着小青问道。

    “对,树妖派人送来了请帖,要庆祝一千岁寿辰。”

    听着小青的回复,白素贞更懵了。

    “那树妖我不认识呀!”

    疑惑的看了小青一眼,白素贞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一只只有一千年修为的小妖,哪来的底气让我去给它贺寿的?”

    白素贞真的很不明白,再看看眼前的小青,想到数日前这位在自己面前作死的行为。

    她心头莫名的生出一种疑惑这年头的小妖怪,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喜欢作死了吗?

    或者说不知天高地厚?

    看着白素贞疑惑的表情,小青像是明白了什么,连忙解释。

    “姐姐,那树妖姥姥,跟我有些过节。

    这次听说我舍了家业追随在姐姐你身边之后,可能是想要借机找找麻烦吧。”

    随后,小青将二者之间的恩怨娓娓道来。

    说起来,两人结怨,还是在一百多年前。

    那时候,小青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一次偶然的机会,静极思动的青公子出了自己的洞府,四处浪了几天。

    某一日,青公子浪到了郭北县,路过兰若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见山上多豺狼虎豹出没,是个留宿的好地方,青公子就停止了赶来,向山上走去。

    一路上青公子拍死了几只豺狼,宰了一头豹子抗到兰若寺准备当做晚餐。

    那时的兰若寺,还是一座寺庙,寺庙中住着一群和尚,和尚还颇有些修为,兰若寺主持乃是一合道境的修士。

    见青公子一身妖气,扛着打死的狼妖虎豹,兰若寺众僧自然是拒绝让他入内的。

    然而,青公子什么时候是过讲道理的?本公子看中你的地盘,是给你面子,你们还敢反对?

    于是乎,当时已经入了渡劫期的青公子一怒,三拳两脚打倒兰若寺主持。

    理论上来说,寺里最强的主持都被人三拳两脚打倒了,这帮和尚也应该识趣点了吧?

    然而

    并没有。

    被青公子三拳两脚打倒之后,兰若寺那名为悟色的老和尚没等从地上爬起来,就对着身后的小和尚大喊了一声“快去请树妖姥姥!”

    原来,这兰若寺之所以能够香火旺盛,完全是因为明面上的寺庙,实则已经暗中抱住了树妖姥姥的大腿。

    寺庙以其鼎盛的香火,为树妖姥姥提供足够的阳气,帮助其修炼。

    树妖姥姥就保寺庙能够长盛不衰。

    当然,由于香火足够旺盛,人流量很大,根本用不着做竭泽而渔的事情。

    所以,兰若寺虽然帮助树妖姥姥的手下吸人阳气,却并没有直接要人命过。

    一般都只是每个人吸取一点,就算事后有人感觉得到,但毕竟春宵一度,很多人也只以为第二天的虚弱是那事的副作用,并没有引起过多大的风波。

    也正是这样,二者之间的合作关系,才能够得以稳固。

    得知有人上门踢场子,树妖姥姥当即出动,与青公子大战了一场,结果嘛,俩人打了半天,发现不想拼个你死我活的话,根本就谁也奈何不得谁。

    本来就没有什么恩怨,谁也不可能为了几个老和尚拼上自己的性命,最终互相放了几句狠话之后,此事就此作罢。

    树妖姥姥退去,兰若寺失了大腿,只能任青公子进寺庙耀武扬威。

    在兰若寺正殿之中吃了一顿烧烤,青公子当晚就在兰若寺歇息了一夜。

    说来也巧,就在当夜,青公子睡的正香,突然感觉到狐媚鬼气。

    鼻子一嗅,就找到了方向。

    赶到地方之后,青公子就见到一只满身仙气儿的女鬼,正在施展魅惑之术,吸取一个男人的阳气。

    那女鬼听到动静,紧张的回过头,就看到了风度翩翩的青公子从后方走来。

    青公子正在靠近,那女鬼猛然一回头,一瞬间的惊艳,让青公子生出一种一见钟情之感。

    然后

    很简答的,青公子以其多年的撩妹经验,成功的勾搭到了小蝶。

    第二天,青公子要带着小蝶离开兰若寺,准备带回去当侍妾。

    自己的手下被人拐走,树妖姥姥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实际上它并不缺这么一个手下,但它就是忍不了青公子这种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像抢自己的人的态度,尤其是二人之前就已经交恶。

    所以,树妖姥姥百般阻拦,与青公子再次大打一场。

    趁着交手之际,树妖姥姥出手灭杀了小蝶,两人也算是彻底交恶。

    这相互之间的怨恨,经过了百年,一直持续至今。

    用一种比较委婉的形式讲述完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小青小心翼翼的看着白素贞,却发现在对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那兰若寺的悟色老和尚,被我重创之后没两年就死了,在悟色之后是一个叫慧能的大和尚接任了主持。

    慧能大和尚不愿与树妖姥姥同流合污,在以举寺之力与树妖姥姥拼了个两败俱伤之后,带着残存的几个弟子搬离了兰若寺。

    后来,兰若寺就荒废了下来,没有了兰若寺的招牌,树妖姥姥的日子也不好过。

    尤其是近几年,一个叫燕赤霞的人族修士住进了兰若寺,不断的给树妖姥姥找麻烦,所以这些年它已经很少有经历来给我添堵了。

    这次之所以会送来请柬,是因为前些日子,那树妖姥姥抱上了一条大腿。”

    “哦?”

    听到树妖姥姥身后有人,白素贞来了几分兴趣。

    “听说,几个月前,树妖姥姥不知通过哪条线,结识了地府中的一方鬼王黑山老妖。

    那黑山老妖,乃是地府之中黑山得到,吸收地府鬼气愿力,成了半妖半鬼的存在。

    实力虽然跟地府十大鬼王相去甚远,但也是鬼仙一级的存在。

    而且听说那黑山老妖之所以能够在地府之中称霸一方,不是依靠他本身的实力,而是那黑山老妖,似乎与万劫之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见白素贞好奇,小青连忙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倒了出来。

    听小青说完,白素贞有片刻的沉默。

    “万劫之地?紧那罗菩萨堕落之地?

    那黑山老妖,是魔祖魔罗的人?”

    两句不需要回答的问句过后,白素贞看着面上有些紧张的小青,脸上勾起几分笑意。

    “许多年不曾走动,连一只小小树妖都敢欺上门来了,是我白素贞剑不够利了,还是它觉得黑山的脖子足够硬了?”

    竹林中,微风四起,吹动白素贞的衣衫。

    衣衫烈烈中,白素贞看着小青。

    “请帖收下,届时姐姐陪你一同走一遭。

    万劫之地又如何,难道我白素贞身后就没人不成?”

    说罢,白素贞不再和小青谈此事,坐回谭边,拿起已见雏形的刻刀继续磨了起来。

    仿佛什么树妖姥姥,什么黑山老妖,都不过土鸡瓦狗一般。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作为一只修炼一千七百年的大妖,还是骊山圣母亲传弟子,她这一千七百年,可不是只知道修行的苦修之士。

    虽然性格方面较之大多数妖族要温和许多,但如果连必要的时刻都做不到杀伐果断,骊山圣母弟子的名头,也不可能护持她在尔虞我诈的修行界中活过这一千七百年的。

    看着白素贞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小青一阵神往。

    如果有一日,自己也能有这般的底气该多好!

    杭州,西湖之上。

    春雨绵绵,如丝如雾,点点细雨落入湖面,从船窗望去,竟然别有一番意境。

    端着一盏青瓷盏,轻轻抿着杯中茶,杨婵的目光自西湖美景收回,落在了对坐的许仙身上。

    “确实如许公子所说那般,这雨中的西湖,真的另有一番不同的美。

    坐在这乌篷船之中,听窗外雨打在湖面上的声音,品一杯香茗,感觉整个人都如同被放空了一般,心中许多的情绪,都仿佛要随着着绵绵细雨落入湖面,与湖水融合,消失无踪了。”

    听着雨,品着茶,看着坐在对面的,实际年龄比自家祖宗都不知大出多少岁,外貌却如同二八少女一般,此刻更是开心的仿佛一个孩子一样的女孩。

    对于杨婵的感慨,许仙颇有一种心有戚戚的感觉。

    将手中青瓷盏往桌上一放,许仙起身走出船篷,任细雨滴在身上,打湿素白的衣衫。

    闭眼,听风声、雨声、桨划水面之声,声声入耳。

    忆往事、俗世、喜怒忧思之事,事事不萦于心。

    这一刻,许仙的精神得以放空,许仙的思想,仿佛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

    “春水碧雨天,画船听雨眠。”

    这一句许仙本来准备用来装逼赚取牛逼值的诗句,这一刻,许仙竟仿佛与诗人隔着一个时空,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共鸣。

    不自觉,将这一句诗念出。

    不自觉,许仙双腿盘膝于船头,端坐在细雨之中。

    雨打在身上,风拂过耳畔,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一点点抽离。

    整个身心,似乎都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

    像是困意袭来,下一瞬就能陷入睡眠之中,而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却又清晰的在心头浮现。

    没有睁开眼,甚至没有放开神识,但许仙仿佛看到了船家想要呼唤自己,却被杨婵阻止的场景。

    看到自己念出一句诗句后,杨婵眼中诧异的画面。

    看到自己静坐在细雨中,哮天犬瞪大到仿佛要飞出来的一双狗眼。

    看到了杨婵眼中不经意闪过的一缕异彩。

    一幕幕,一桩桩,一件件,自心头浮现,又快速退去。

    一切的一切,都不盈于心,一切的一切,又都仿佛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