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62章 磨刀霍霍白素贞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有些人在上一站下来,有些人在下一站下去。

    这一次次的上上下下,就构成了一个人完整的交际圈。

    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总有人会从身边离去。

    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也总有人走近你的身边。

    来了杨婵,走了秦观,但火车的车轮依然在向前,人生的估计依然在不听的运转。

    所以,尽管有那么一瞬间,看着秦观的背影,许仙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但他也明白,就像杨婵所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自从得到系统,自从成为宿主,自从接触修行,他的人生轨迹,已经与以前大有不同。

    如今的他,未来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像系统说的那样,除了有一张小白脸以外一无是处的穷书生。

    所以,在用了零点五秒钟缅怀过去之后,早就有心里准备的许仙,也就接受了事实。

    毕竟,又不是生离死别,只不过是走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而已。

    又所以。

    当走在西湖东岸,看着西湖美景,游着世间繁华,尝着人间绚烂之时,听到哮天犬关于‘小子你那么有才,能不能现场即兴以西湖为题作一首七言律诗’之后,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副场面。

    再然后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761!”

    “来自杨婵的牛逼值+520!”

    惊了!

    杨婵是真的被许仙惊到了。

    活了数千年,有才华的人她见得多了。

    但这长久的岁月以来,哪怕是她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才华也都有个限度。

    而想现在的许仙这样的,在哮天犬提出刁难,限定了题材、文体、甚至格式之后,明明确确的要一首写西湖的七言律诗之后,还能在三步之间将一首绝对称得上精品的诗诵出的。

    即便在她数千年的岁月之中,也是平生仅见。

    而她数千年的积累又清清楚楚的告诉她,许仙所作的这首诗,真的就是原创,在这个世上,在这之前,从未出现在过这个世界上。

    因此,在提供了一笔不大不小的牛逼值之后,在许仙轻易的作出一首符合条件的诗之后,杨婵再看许仙时的目光,已经仿佛是在看一个神仙。

    嗯,一个神仙,这四个字的重音,应该是在‘一个’之上,而不是在‘神仙’之上。

    后者,重点强调‘神仙’二字,而前者的重点,却在于某一个。

    是的,神仙这东西,杨婵见的多了,所以神仙在她眼中,还不如她家哮天犬来的有特殊性,至少天庭之中在很牛逼的狗,就只有她家哮天犬一个。

    而神仙里面,对于杨婵来说,特殊的只有一个她哥哥杨戬!

    对于自家二哥,杨婵自由就有一种崇拜感。

    大哥杨蛟比她大了不少,虽然依然血浓如水,却并不会表现的太过亲近。

    因此,自幼开始,跟她一起玩的都是二哥杨戬。

    两人一起恶作剧,一起调皮捣蛋,每当受了欺负,总是二哥帮她出气,每当挨打之时,总是二哥把她护在怀中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即便是后来,父母遭天兵天将杀害,也是二哥护住了她,带她逃过了天兵的追杀。

    是二哥与天兵天将抗衡,甚至打上天庭,为他们二人争取了能活在这个世上的权利。

    从小到大,最疼她的人是二哥。

    从小到大,她最崇拜的男人也是二哥。

    而现在,许仙所表现出来的才华,同样让她忍不住在心底生出了一种敬佩。

    尽管她自己都还没有发现,尽管还只是一个最初的萌芽,刚刚顶开了一层坚固的土壤。

    春日、西湖、繁华、绿柳、有游人骑马而行,有莺碟啼鸣飞舞。

    西湖美景,让人迷醉。

    二人绕着西湖走了大半圈,踏上断桥,看着西湖的美景,两人的心中都不禁生出几分愉悦。

    就在这愉悦的气息悄然蔓延的时候,一朵阴云不知何时飘到了头顶,遮住了阳光。

    抬起头,杨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个钱塘江龙王,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煞风景。”

    顺着杨婵的目光,许仙仰首望天,看着天上的阴云,尽管以他的实力还看不见云层之上行云布雨的钱塘江龙王,但听着杨婵不悦的语气,他也能够知道是要下雨了。

    “杨姑娘,那里有一艘乌篷船,不如咱们去船上坐坐,这雨中的西湖,也别有一番意味呢。”

    “哦?”

    杨婵邪看了许仙一眼,点点头,两人向着停靠在岸边的画船走去。

    四川,青城山。

    竹林之中,白素贞一身白衣,正姿态温婉的坐在谭边磨刀。

    磨着磨着,突然感觉一阵心绪不宁。

    白素贞停下手上的动作,把磨了一半的刻刀放在一边,掐指推算了起来。

    只是,掐算了半天,天机一片混乱,白素贞没有得出任何的线索。

    微微蹙眉,想了片刻,也没能想明白会有什么事情能够扰乱自己的心境。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放在那里,终有一日一切迷雾都会被层层揭开,这,是她家师父教过她的一句话,她觉得很有道理。

    想不明白决定暂且放下不想的白素贞,重新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刻刀。

    这把刻刀,她已经磨了一整天了,才刚刚磨了一半,距离完工,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最近,她迷恋上了雕刻,尤其是对于玉雕,更是比较痴迷。

    为了能够更好的雕刻,她准备用两天的修炼时间,来给自己磨一把刻刀。

    这边刻刀,由星辰精华为主料,添加五行仙金,磨出最锋利的刻刀之后,天下之间,几乎无物不破。

    哪怕是最坚硬的矿石,也挡不住这把刻刀的一刀。

    所以,这把刀既能够当做平日雕刻只用,还能够用来当做武器。

    有必要的时候,客串一下水果刀之类的,也不是不行。

    这么一把多功能的刻刀,白素贞磨起来还是很用心的。

    “唰~沙沙~”

    就在白素贞用心的磨着刻刀的时候,一阵树叶摩擦的声响传来。

    白素贞停下手上的动作,向声音传来处望去。

    不多时,就见一抹绿影从竹林中走来,不多时已经到了近前。

    “姐姐,你还在磨这把破刀啊,这东西磨得再锋利,除了雕几块玉石,也没有别的用啊!”

    看到白素贞手上已经接近成型的刻刀,小青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对于自己贴身丫鬟的角色,小青带入的还是很快的。

    这么数日的时间下来,以其当初的手段,已经将整个青城山上上下下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她自身,也再难从身上看出半点曾经做青公子时的痕迹,里里外外看去,已经近乎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侍女丫鬟了。

    “青儿回来了啊,有消息了吗?”

    见小青回来,白素贞将手中的刻刀放在一边,起身对着小青笑笑问道。

    “姐姐,这次小青回来,带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走到白素贞身边,小青吐了吐舌头对着白素贞开玩笑道。

    “嗯好消息吧!”

    白素贞犹豫了下说道。

    小青笑了笑,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表情。

    “好消息呀,好消息就是,我刚刚打听到再过三个月,观音大士将会在峨眉山显圣。

    届时,关于姐姐您被卡在地仙境迟迟无法突破的疑惑,咱们可以去求观音大士解惑。”

    实际上说道这事的时候,小青心里也是满满的疑惑。

    自从跟了白素贞之后,她已经知道了白素贞的身份。

    自家姐姐,那可是骊山圣母的亲传弟子啊!

    骊山圣母来历神秘,身份成迷,但许多人都清楚,对方与妖祖娘娘之间有着某种联系,甚至于可能就是妖祖娘娘的一个分身。

    有这样的出身跟脚,自家姐姐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天仙境卡在门外迟迟不得突破。

    就算有什么问题,骊山圣母还能结局不了了?

    然而,让她想不通的是,就是这么一个天仙境界,就卡住了白素贞,让其迟迟不能突破。

    询问骊山圣母i,却只得到一个时机未到的答复,根本得不到什么明确的解释。

    也是没办法,再加上骊山圣母有意无意的透露出观音大士可以揭开这一疑惑,白素贞只能无奈的等着观音大士显圣,去请教一番。

    听到小青的话,白素贞果然一喜。

    自己修炼至地仙巅峰已经数十年了,按理说早应该度过天仙劫,或录入天仙籍修成正果,或随自家师父做一个逍遥自在仙。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原本应该很简单的事情,却卡住了她几十年,让她几十年修为无法存进。

    如今,终于等到了契机的来临,她心里又怎能不喜。

    然而

    欣喜的同时,想到小青说还有一个坏消息,白素贞又忍不住问了起来。

    “小青,那坏消息呢?”

    闻言,小青的脸色一黑。

    “坏消息,就是刚刚兰若寺那棵老树妖派人来送信,下个月是它一千岁寿辰,为了庆祝自己产生灵智一千年,树妖要办一场寿宴,请咱们去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