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60章 无形撩妹,最为致命
    鸡飞狗跳。

    这个词足以形容此时酒楼中的现状。

    哮天犬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口下去,就死死的咬住刘彦昌的大腿,整个挂在上面任由刘彦昌怎么甩都甩不掉。

    以他的实力,莫说一块肉,就算是刘彦昌整个人都不够他一口吞的。

    然而

    那种心底莫名来的悸动,就是让哮天犬不愿意让刘彦昌太过痛快,就是想要让他多受点罪。

    所以他一口下去,整个挂在上面,撕咬的疼痛感不断的向刘彦昌的大脑中传递。、

    所谓的钝刀子割肉,就是这样的折磨。

    好在,许仙的反应也是够快。

    在哮天犬咬住刘彦昌的第三个呼吸,许仙终于反应了过来,冲上去抓住了哮天犬。

    这才让哮天犬不用整个挂在刘彦昌的腿上,虽然哮天犬依然没有松口,但也确实让刘彦昌少受了一份来自哮天犬体重加持的撕扯力的伤害。

    在许仙抱起哮天犬的同时,刘彦昌的伙伴们也从惊变中反应了过来。

    “刘先生!”

    “刘先生你没事吧!”

    几人冲上来,看着哮天犬依然死死咬住刘彦昌的样子,也不禁暗暗感叹哮天犬真有毅力。

    只是看着刘彦昌疼的脸都白了的样子,他们更多的是着急。

    “二狗子,你快松嘴!”

    眼看刘彦昌腿上不断的流血,许仙也是急了,对着哮天犬吼了一句。

    别说这一声还真一点用不管。

    他哮天犬是二郎神的狗,又不是许仙的狗,自己听他的是给他面子,不听他的是自己的本分。

    这家伙还敢吼自己了?不吼没准挂上两天等自己出气了就松开了,现在这家伙敢吼自己,自己至少要在上面挂一个月。

    狗咬刘彦昌这一出,让整个酒楼都乱了起来,自然也引起了店家的关注。

    折腾了半天没能让哮天犬松嘴之后,有伙计提议,要不把这畜生宰了。

    毕竟是狗咬人,狗的命怎么可能有人命金贵?何况还是一个乱咬人的疯狗。

    甚至于在出了狗咬人这伙子事之后,连酒楼掌柜看向许仙时的目光都有些幽怨。

    毕竟,闹了这么一出,他们客栈的名声算是毁的差不多了。

    对于客栈掌柜的幽怨目光,许仙自然是无视了的,毕竟这会他正忙着想怎么把哮天犬从刘彦昌身上弄下来呢。

    只是试了半天,许仙都一筹莫展。

    在询问了系统之后,发现系统之中能够强行解决哮天犬的东西,就没有低于一万牛逼值的。

    一看这么贵,许仙当即就放弃了用这些方法了。

    毕竟他跟刘彦昌又不熟。

    想了半天没试到办法,许仙也急了。

    “二狗子,你这么乱咬人,还怎么跟在我身边。

    这事要是传到你主人耳中,看你怎么交代!”

    闻言,哮天犬一边咬着刘彦昌,一边还对着许仙翻了翻白眼。

    “小子,你似不似撒?我主人怎么可能会关注这一点小事的,才不会发现呢。

    至于不让本汪跟在你身边你打得过本汪吗?”

    哮天犬决心耍无赖,许仙是真的没办法了。

    “好,二狗子你就咬着别松口,就等着来个能治得了你的吧!”

    哮天犬再次翻白眼,“能治得了本汪的?这人间”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5527!”

    哮天犬不屑的话还没说完,许仙的耳边已经响起了系统关于牛逼值入账的通知。

    再看哮天犬,一双狗眼瞪得大大的,看向客栈门口的位置。

    死死咬住刘彦昌的狗嘴,也在不知不觉中就松了开来,甚至整条狗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

    “汪呜~”

    叫了一声,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哮天犬舍弃了刘彦昌,直接向着店门口的方向扑去。

    而反应最快的许仙顺着哮天犬的身影,看到的是站在客栈门前,着一身白衣,飘飘然不似人间能寻的女孩。

    “二狗子,不要!”

    以为二狗子咬了刘彦昌还不解气,要去咬那女孩,不假思索的,许仙就对着哮天犬喊了一声。

    然后

    如果自己的情绪反应也能够加牛逼值的话,可能许仙将收获自己得到系统以来最大的一笔牛逼值收入。

    当然,那只是如果。

    在许仙的惊呼中,在许多人捂着眼睛不忍直视的表情中,扑到空中的哮天犬身形肉眼可见的变小,再变小,直到变得如同不足一月的小奶狗般大小后,稳稳地落入了女孩的怀中。

    “小家伙,你又调皮了。”

    女孩稳稳地把哮天犬抱在怀里,宠溺的点了点哮天犬的脑袋,语气似怪似嗔的对着哮天犬说道。

    “汪汪汪!”

    被责怪了一句,哮天犬也不解释,被女孩抱着,讨好的叫了几声。

    “你呀!”

    女孩又点了点哮天犬的脑袋,貌似无奈的摇了摇头,莲步轻移,走到了刘彦昌身边。

    “这位先生,家里的小家伙不懂事,害您受苦了。”

    女孩对着刘彦昌盈盈一拜,看的刘彦昌眼珠子都直了,也忘了疼痛。

    见此,不知怎么的,女孩心中就生出几分抵触。

    微微皱了皱眉,再加上她知道她家啸天不是无理取闹的狗,先入为主的,就对刘彦昌的感官差了那么几分。

    有了这种不好的印象,女孩想了想,一手抱着哮天犬,一手凌空虚画,对着刘彦昌被哮天犬咬伤的地方一点。

    一道青光落下,刘彦昌被哮天犬咬伤的大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如初,如初衣衫上被咬了一个破洞以外,竟然再看不出任何的伤痕。

    “嘶!”

    酒楼之中,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倒是许仙,若有所思的看了女孩一眼。

    治好了刘彦昌腿上的伤,女孩沉吟了片刻,一翻手,手中多了一只玉瓶。

    “此丹是闲暇时所炼,有洗精伐髓功效,今日赠与先生,算作啸天不懂事的补偿了。”

    刘彦昌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神情麻木动作僵硬的接过玉瓶,看着女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如同傻了一般杵在那里。

    治好了伤,给了丹药补偿,女孩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刘彦昌,莫名的觉得像是失去了什么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种感觉只是短短一瞬,来的快去的更快。

    没等女孩感受清楚,就消失的无影无形。

    如此,女孩也没有过分纠结。

    转过身,女孩对着许仙微微一笑,嗯,很倾城的那种不是夸张手法的那种倾城。

    “在下杨婵,也算是啸天的主人。

    这位公子,你用了什么方法拐骗了我家啸天,就不怕我二哥知道了来寻你麻烦吗?”

    “啊?”

    听着女孩的话,许仙傻眼。

    听其音观其行,许仙已经猜到了女孩的身份。

    本来见女孩对自己笑得亲切,许仙还觉得应该能跟对方相处的不错,却不想,明明前一刻还满脸笑容呢,下一瞬对方竟然就要兴师问罪了。

    而且,这罪问的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啊。

    天可见怜,明明是哮天犬自己死乞白赖要跟在自己身边的,怎么就成了自己拐骗了哮天犬了?

    再说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前两天刚刚突破的),在认识哮天犬的时候更是刚刚头一天开始接触修行,有什么本事能够拐骗得了哮天犬这种真仙大妖犬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严肃,一副兴师问罪架势的杨婵,许仙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噗!”

    见许仙这幅表情,女孩一下就笑出了声,“逗你玩的,还当真了呀!”

    如果换了别人,她堂堂三圣母自然不会这么亲民的戏耍着玩。

    但向来跟在她二哥身边寸不离身的哮天犬,如今竟然跟在许仙的身边。

    又加上许仙生的眉清目秀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身上又自然的散发着一种让人本能的愿意亲近的气息。

    再加上自己一个人无聊久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女孩就想逗一逗许仙。

    结果她自己都没想到,许仙还真就傻乎乎的被唬住了。

    也不想想,她家的哮天犬是那么好拐的吗?

    如果真那么好拐,她家哮天犬不早就成了那个惦记了哮天犬好久的酒肉穿肠过的罗汉火锅里的食材了吗?

    觉得许仙有点傻乎乎的,很有意思的样子,杨婵再次开口,“呐,重新认识一下,在下杨婵,是个嗯,你们口中说的神仙。”

    许仙:“”

    看着女孩脸上突然的笑意,许仙一阵无言。

    这姑娘作为仙界大佬二郎神的亲妹妹,本身也是仙人之中高级的存在,更是掌握着妖祖留下的宝莲灯。

    但性格方面似乎随和的有些过分了啊!

    不知用怎样的逻辑,得出了杨婵性格随和的有些过分这一结论之后,许仙也放松了不少。

    再加上跟哮天犬一起呆的久了,见识惯了哮天犬的逗逼,许仙对于仙人大佬也没有那么的敬畏。

    所以,在杨婵说是逗自己玩之后,许仙真就一点也不紧张了。

    “在下许仙,许配的许,神仙的仙。”

    话一出口,许仙和杨婵俩人都愣了。

    在下杨婵,是个神仙。

    在下许仙,许配的许,神仙的仙。

    这个对话

    许仙发誓我真不是在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