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8章 情圣
    一缕残魂,过欲界六重天、度色界十八天、出无色界四天、破四梵天。

    一重重云霄,一层层诸天,每所过之处,无一人发现端倪,却又在不知不觉之中,牵动几分因果脉络。

    在一缕如同蝼蚁一般的来自未来世界的残魂的干扰之下,诸天因果混乱,未来似乎在向着一个未知、不可控的方向演变。

    三十二重天,凌霄宝殿。

    正在看着下方群仙议事的玉帝突然心有所感,蓦然抬头,目光仿佛堪破重重虚妄,落在一缕残灵之上。

    少顷,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玉帝摇头轻笑,收回了抓向虚空的手,目光再次落到了下方的群仙身上。

    仿佛刚刚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第三十三重,太清仙境大赤天。

    道德天尊如同往常的千万年一般,正坐在炉前炼丹,两位小童手持火扇,对着八卦炉扇火。

    突然,天尊手上动作一顿,脸带惊奇的看向虚空中某处。

    手一抬,一道黑色残魂凭空出现在天尊手上。

    “童儿,好生看火!”

    吩咐一声,不待童子应答,天尊身形自八卦炉前消失,出现在一间静室之中。

    “妙!大妙!”

    将手中残魂反复研究一遍,天尊空中接连两次发出赞叹,不知想到了什么主意,脸上露出几分轻笑,抬手在残魂上一抹,屈指一弹,残魂脱手而出,飞离三十三重太清仙境。

    第三十四重,上清真境禹余天。

    灵宝天尊心有所感,放下手中正在研究的阵图,无奈摇摇头,右手轻挥,一道清气如同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而后,灵宝天尊再次拿起阵图,投入到先前的研究之中,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不过随手而为。

    第三十五重,玉清圣境清微天。

    元始天尊停止了掐算,面带几分犹疑,沉吟片刻,口中发出一声傲娇的轻哼。

    “罢了罢了!”

    仿佛极不耐烦般,元始天尊挥了挥衣袖,一股轻轻的波动散开,清微天再次恢复千万年如一日的平静。

    第三十六重大罗天。

    混沌之气一阵涌动,化作一道禁制。

    残魂触及三十六重天,如同遭遇了不可抗拒之力的阻挡,如同被光速撞击的一颗质子,反弹向下方,转瞬消失不见。

    “无时无刻”

    自三十六重天宇之上,一道模糊的意念传递,唯有天地间有数的几位大佬捕捉到了模糊不全的意念。

    三清圣境之中,三清道祖蹙眉沉思,仿佛陷入某种疑惑。

    须弥胜境,大乘佛国。

    佛祖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引得下方诸多菩萨罗汉低声附和,却一个个满心疑惑。

    人间。

    一脚睡醒至天明,许仙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身。

    会和了装死了一宿的哮天犬和秦观,三人一同离开了望月楼。

    在三人离去后不久,‘严嵩’推开了房门,结了欠款,同样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昨日一场诗会,在举行之前,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毕竟这种诗会的层次并不是太高。

    然而

    不知是昨天喝的太尽兴,还是真的被许仙的诗词才华所折服。

    昨日宴散之后,许多离去的人并没有就此休息,而是自发的为许仙宣传了起来。

    这世间,传递的最快的永远是八卦消息。

    以至于,不过一夜又一早上的时间,关于许仙诗会之中出口成章,三步成诗,连作诗词数十首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钱塘县城。

    出了望月楼,走在路上,许仙还能够听到有关于他的议论。

    “张屠夫,来二斤后腿肉!”

    “呦,这不是李府上的崔先生吗?”

    张屠夫熟练的为崔先生割着猪肉,一称,二斤一两。

    “给!”

    收了二斤肉的钱,张屠夫直接把肉用油纸包上递给崔先生。

    “嚯,你这多了啊!”

    “什么多不多的,崔先生拿去吃就是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崔先生有些犹豫。

    “没事,自家宰的猪,赔不了,崔先生如果觉得不好意思的话,不如就帮我写首诗词如何?”

    “诗词?”

    崔先生脸都黑了,他虽然学问不咋地,做出来的诗词没什么内涵,可也不至于沦落到一首诗词换一两猪肉的地步吧。

    “崔先生误会了,不是要您的诗词。

    您也知道,我一个杀猪的不识字,这不是特别喜欢今早传出的那首许汉文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吗?

    我又怕时间长了给忘了,所以就想着找个识字的给写下来。”

    闻言,崔先生一脸了然。

    “原来张屠夫也喜欢那许汉文的诗词,此事好说,好说。”

    从边上路过的许仙,听着这一番对话,感受到来自秦观和哮天犬的戏谑的目光,一张脸都黑了下来。

    什么就好说不好说的啊!

    你们把我的诗写出来,挂在一个卖猪肉的摊子上,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原创者的感受啊?

    是的,原创者。

    许仙很不要脸的,把这些诗词安上了自己原创的名头。

    毕竟我凭本事花牛逼值买来的诗词,凭什么不能说是自己的原创?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小姐,你说这许汉文,怎么就这么有才呢!”

    路过一间胭脂店门口的时候,里面一个小丫鬟的声音传来,成功的吸引了许仙的注意。

    闻言,小丫鬟身边一个满是大家闺秀气质的女孩放下手中的胭脂盒,一脸认同的点点头。

    “是呀,两情若在长久时此一句,让人悠然神往,只可惜后一句却并没有传出!”

    对于自家小姐的感慨,小桃红一脸心有戚戚的点点头,“就是呀,如果能够拿到这一首完整的词,由小姐你来唱,相信不出三个月,就能赚够赎身的钱了。”

    说着,小桃红有些可惜的语气一转,换上了一副期待的表情,“不过,如果小姐能够拿下那首明月几时有,相信也一样能够吸引来很多的客人吧。”

    关于两人后面的讨论,许仙都没脸再去听。

    他娘的,本来还以为自己的诗词吸引来什么大家闺秀,让对方对自己一颗芳心暗许了呢。

    结果听了半天,竟然是一个青楼卖艺的清倌,看上了自己的诗词的赚钱能力。

    这这都叫什么事啊!

    听着不时传来的与自己的诗词有关的议论,许仙脚下的速度是越走越快,一张白嫩的小白脸是越来越黑。

    就在这时,哮天犬还上赶着来撩呢。

    “小子,说起来,你那两情若在长久时的后一句,到现在还没公之于众呢。

    我说你呀,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拿出来,人家姑娘们也能多一个赚钱的营生不是。”

    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从哮天犬那张‘狗脸’上的戏谑表情,许仙就能猜出对方损自己的真是初衷。

    所以,许仙冷哼一声,表示不屑与一只狗说话。

    然后

    “对呀,汉文,说起来你那最后一句诗,我还真的很想知道呢。

    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吧!”

    闻言,许仙的脚步一顿,看着自己一脸期待的好基友,许仙的心里那叫一个气。

    这猪队友啊,那条狗明显是在损自己,说自己的诗词只能被拿来在青楼唱曲儿,你这还上赶着帮他搭腔。

    到底咱俩是好基友啊,还是你跟这条狗有了什么不可名状的关系啊?

    只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总不好藏着掖着。

    停下脚步之后,许仙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说完,许仙不理站在原地出神的秦观,径直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两情若在长久时,尤其在朝朝暮暮!

    好词,好句,好情!”

    “来自辛十四娘的牛逼值+134!”

    刚走出两步,许仙的耳边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这一声,仿佛惊醒了听到他这最后一句词的众人。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666!”

    “来自秦观的牛逼值+321!”

    “来自”

    许许多多的牛逼值蜂拥而来,算是给许仙的心带来了些许的安慰。

    在许仙与秦观分别,带着哮天犬回家的时候,关于许仙这首《鹊桥仙》的完整版,已经以一个超出常人想象的速度传了开去。

    在不断为许仙提供三点五点牛逼值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被许仙成功圈粉。

    以至于,黑着脸回家的许仙自己都不知道,还没等他推开自家的大门,在外面,他的粉丝们已经给了他一个很高大上的雅号情圣!

    是的,因为许仙擅写诗,尤其擅写情诗。

    昨夜十数首,几乎都有写男女之情。

    所以,许仙的粉丝们就给了他一个雅号情圣。

    当听到自己的这个雅号之时,许仙本来已经缓和许多的脸色,再一次黑了下来。

    神特么的情圣,,天可见怜,他今年十七岁,虽然正处于相信爱情,期盼爱情的年纪。

    但真的他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呢啊!

    作为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甚至连一个妹子都没撩过的纯情小处男,你们就这么给我按一个情圣的名头。

    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当然,无论许仙的心中有再多的不愿再多的不愤,‘情圣’这个名头,还是就这么被坐实了。

    直到三日后,当许仙和秦观牵着哮天犬一起离开钱塘的时候,关于他情圣的大名,整个钱塘县已经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