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6章 难道......重生丢掉了我的脑子?
    穿!

    这露裆的嫁衣,严嵩咬咬牙,决定穿了!

    “汉文兄?”

    心中心思电转,严嵩在许仙向后倒的第一时间就扶住了许仙。

    这具身体从现在开始就要属于他了,可不能摔坏了。

    “汉文!你怎么了汉文?”

    在严嵩接住许仙的同时,秦观也跑了过来,看着突然向后倒去的许仙,脸上写满了焦急。

    与他同时有动作的,还有一只在闷头吃喝的哮天犬。

    只是,早得到了许仙的暗中传音,哮天犬刚一起身,却如同醉酒一般一个恍惚,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趴在了桌子上。

    “买一送一?”

    看着哮天犬倒在地上,严嵩心中最后的一丝防备也彻底放下。

    管他是人王还是人皇呢,只要不给自己添麻烦就可以了。

    就在许仙和哮天犬开始演戏的行当,满厅的人都已经围了过来。

    秦观将许仙从严嵩手中接了过来,翻开眼皮看了看,探了探鼻息脉搏,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以为是喝酒太猛和多了。

    毕竟,刚刚许仙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在场很多人是都亲眼看着的。

    得知许仙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刚刚许仙一首又一首的诗,已经将在场很多人都给折服了,就在场这么些读书人之中,至少有一半已经被许仙成功圈粉了。

    看没有引起什么怀疑,严嵩提议先把‘喝醉了’的许仙和哮天犬安排进客房中休息一下,等席散了之后再将二人送回去。

    这一提议,得到了在场许多人前来蹭吃蹭喝者的同意,很快,望月楼的伙计帮着把许仙和哮天犬送进了两件客房之中。

    没有了许仙的调剂,所谓的诗会几乎没有了什么亮点。

    再次添了些酒席,众人吃吃喝喝,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告辞离去。

    天已不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送走了请来的客人,厅中只剩下了严嵩和秦观两人。

    此时,在严嵩有意引导,场中许多人轮流灌酒之下,秦观也已经晕晕乎乎。

    严嵩同样装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见秦观也有些微醺,就又开了两间客房,两人住了下来。

    时光如同蚂蚁的步伐,慢的令人如受火烤。

    在经过了长达半个时辰的等待之后,夜色深沉,也送趁夜溜进了许仙所住的客房。

    看着躺在床上,气息越发微弱的许仙,严嵩脸上忍不住露出冷笑。

    “许汉文呀许汉文,前世的你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惊艳绝伦。

    前世的你,对我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如何的赶尽杀绝。

    如今,风水轮流转,成圣做祖的你,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你会落到我这个被你害的如同丧家之犬,最后更是命归黄泉的人手中吧!”

    坐在许仙床边,严嵩自言自语着。

    然后

    轻手轻脚的爬到了许仙的床上。

    “卧槽,这货要干什么!”

    感受到严嵩爬上了自己的床,许仙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差点倒竖起来。

    这货不会是窥探他的身体吧?

    “多么完美的身体,但是自今日起,这具身体,就是我的了!”

    闻言,许仙心里又是一哆嗦,如果不是暂时没有发现严嵩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恶心人的想法,他真差点没忍住蹦起来把这家伙给灭了。

    好在,一切都只是许仙污者自污,实际上人家严嵩对他的身体额,至少是只有夺舍的兴趣。

    爬到床上之后,严嵩一脸‘深情’的端详了许仙许久,良久过后,爬到了床里面,静静的躺在了许仙的身边。

    “呼!”

    闭目凝神,努力的调整呼吸,许久许久之后,严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而后双手猛然抬起,狠狠的拍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鬼术秘法之下,不见丝毫的伤痕,严嵩全身肌肉一紧,心跳与呼吸在同一刻停止。

    下一瞬,一道被黑雾笼罩的灵魂,自严嵩的身体中飘起。

    “气运之子,夙世姻缘,未来的一切,都将是属于我严嵩的了!”

    黑色灵体发出桀桀的怪笑,得意的自语一声,一头扎进了许仙的眉心。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那毒药的作用下,许仙的灵魂即便没有彻底散尽,充其量也只剩下一些残魂了。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夺舍,严嵩丝毫不觉得会有半点意外。

    因此,一头扎进许仙识海的同时,严嵩口中还发出得意的大笑,“哈哈哈,从今日起,许汉文的一切,都将由我嘎?”

    ‘继承’二字,就那么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眼前的一幕,让严嵩整个鬼都懵在了那里。

    “许许仙!”

    许是因为太过震惊,当看到那带着一脸笑意,端坐在识海中央,散发着无量神光,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的许仙的真灵之时,严嵩的声音都直接拔高了几个分贝。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特意外?”

    看着严嵩傻逼了的样子,许仙脸上的笑意更浓。

    “你你怎么会没事?”

    惊喜没有,但许仙的灵魂没有半点损伤,就这么好整以暇,仿佛稳坐中军帐等着自己上门一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确实超出了严嵩的意料之外,也让他真真切切的惊恐了一把。

    “我为什么要有事?我该有什么事?是不是应该灵魂早已经消散,留下一具肉身等着你去夺舍呀?尊敬的重生者严惟中阁下?”

    ‘重生者’三个字一出口,严嵩整个脸都一阵扭曲。

    这完全是被吓得。

    重生了,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

    为什么,自己刚刚重生,刚刚开始制定崛起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自己重生的秘密就暴露了?

    到底是谁走了了风声的?

    除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有别人知道自己重生了的事?

    难不成,自己根本没有重生?自己也没有死,重生,以及一切,都不过是自己被许汉文那个混蛋关在环境之中产生的幻觉?

    “不不不!不用乱想,你确实死了,也确实重生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许仙起身,金色灵魂淡定的走到严嵩黑色灵魂面前,带着一种智商压制上的优越感看着严嵩黑色的灵魂。

    “出卖了你重生者的身份的,正是你自己啊!”

    许仙的话,像一道惊雷,在严嵩耳边炸响。

    一瞬间,重生之后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快速的掠过。

    诗会,诗会之上仿佛不带脑子一般的想要踩许仙,接触时的一幕幕细节,表现在外的喜怒之色。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一个个巴掌般抽在了严嵩的脸上。

    这一刻,严嵩颇有中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这这仿如弱智一般的行为,真的都是自己做出来的?

    重生,丢掉了我的脑子吗?

    也许是脱离了身体的桎梏,脑子上的缺陷在要夺舍之际竟然又恢复了许多,让严嵩认清了自己之前的行为时有多么的缺心眼儿。

    而在认清了自己之后,看着许仙仿佛再看白痴一般关爱智障的眼神,严嵩瞬间恼羞成怒。

    “管你怎么没中毒,以我重生后的灵魂力量,岂是你凡人灵魂能够抵挡的了的。

    既然没有中毒,那我就直接吞掉你的灵魂,接收你的一切!”

    实际上,一开始严嵩是不准备这么做的。

    因为吞掉一个有思想有智慧的完整灵魂,很可能会对自己的意识产生影响。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多时候会不自觉的被带入到被吞噬的灵魂的角色之中。

    这,会留下不小的后遗症。

    就好像,许许多多的穿越重生者,魂穿的明明不是自己的肉身,只是继承了别人的身体,接收了别人的记忆,却能够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认一双爸妈,甚至以别人的身份活下去。

    那种所谓的夺舍重生,究竟是谁夺舍谁?是谁重生?真的不好说。

    毕竟穿越重生之后,很多甚至连性格都跟上一世不一样了,相反却跟原主原来越像。

    这样的,与其说是夺舍了别人,不如说是把自己宝贵的记忆和灵魂力量赠与了别人,住别人起死回生,帮别人强大自身灵魂。

    所以

    真正的夺舍重生,很少有人是直接吞掉被夺舍者的灵魂,与之融合的。

    融合之后,根本不叫夺舍,那是一种将两者灵魂揉捏在一起之后的另类新生,有谁的主意识主导,真的有太多的可能。

    所以,真正的夺舍,大多都是要消灭掉原主的灵魂,读取一些原主重要的记忆,将灵魂频率调整到与肉身相匹配的程度之后,取代原主,住进原主的肉身。

    取代,才叫重生,融合,那样的所谓重生,更应该叫送菜。

    也正是因此,明明依靠着自己的灵魂力量,完全有把握直接吞噬了许仙的灵魂,继承他的身体的严嵩,却并没有这么多。

    他怕处理的不干净,被许仙的灵魂影响了自己的意志。

    而现在,别无他法,自己的肉身已经给拍死了,灵魂也进了许仙的身体了。

    没有了退路,哪怕吞噬许仙的灵魂夺舍有些风险,严嵩也只能捏着鼻子上了。

    所以,在话落之后,严嵩灵魂突兀的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许仙头顶。

    大口一张,黑色的灵魂向许仙吞噬而去。

    在严嵩重生后带来的强大灵魂力量下,许仙竟然感觉自己如同风中浮萍,仿佛随时可能被狂风骤雨吞噬殆尽一般。

    “系统!”

    从来没想过严嵩竟然还有这一招,从来没想过自己没中计竟然还有被夺舍的凶险。

    所以,没有丝毫犹豫,许仙开口向系统求救。

    而后

    “经检测,宿主遭遇不属于系统程序内恶意插件入侵,是否启用病毒查杀功能!”

    就在即将被严嵩吞噬的那一刻,许仙的意识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没有丝毫犹豫,在千钧一发之际,许仙做出了选择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