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4章 他差一点就相信他是真牛逼了
    ......的得意。

    正在严嵩想着冲来一次的自己,怎样凭借着先知先觉的优势将许仙扼杀在萌芽之中的时候,身边猛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如果说严嵩的一首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还存在着表演的成分,可能是事先准备好的的话,那么许仙这两首同根同源的悯农,就完全能够猜得出是即兴发挥了。

    毕竟,谁能够想到严嵩今天会来这么一首悯农呢?所以也没有谁会先知先觉的提前准备两首应景的诗来打脸。

    更重要的是.....两首啊!

    打脸这种东西,一首就够了吧?

    唯有真.即兴发挥,现场创作,才会一时突发奇想,左右开弓打一个双响炮吧?

    嗯,许仙表示......明明只需要一炮的,之所以大两炮,完全是因为系统诗词买一送一大酬宾,不要白不要。

    看着身边一帮小土鳖为自己一点牛逼值换来的小诗叫好,许仙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而这种优越感,被严嵩很好的领悟成了得意,以及.....对自己的挑衅。

    挑衅?

    作为前世的宿敌(他自认为的),严嵩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害得自己身败名裂不人不鬼的混蛋的挑衅。

    所以,许仙只是轻轻的一挑衅,严嵩就受不了了。

    一股争强好胜之心,再次油然而来。

    “汉文兄,果然好诗才,现场即兴作诗,都能一次做两首的。”

    面色略微有些不愉的看了许仙一眼,严嵩转过头看向窗外。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一轮圆月高挂空中,严嵩出神的望了许久,轻叹一声,收回目光。

    “今日月光正好,照入中庭,为兄忽生感慨,作词一首,请汉文品鉴!”

    带着一种争强好胜的心思,严嵩看着许仙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完,也不管许仙应不应,就自顾的念了起来。

    “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目光恰到好处的从地面转向天空,看着一轮圆月,严嵩继续念出下半阙,“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这首词,无论是从辞藻之华丽,还是从诗词之意境,都比之前那首悯农高出了不少。

    而在场众多学子,虽然有真才实学的不多,能吟诗作对的也不多,但理解能力与鉴赏能力,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一些的。

    因此.....

    严嵩一首词刚刚诵完,就引起了一片叫好声。

    念完了之后,严嵩略带挑衅的看了许仙一眼,仿佛在说:你的台词被我说了,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

    许仙哪用考虑怎么办这个问题,自己的词被人抄了,这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对于严嵩举止神态中的挑衅意味,许仙是没有get到半点。

    所以.....

    在迎了严嵩一个挑衅的目光之后,许仙没有半点的不愤,悠哉的端起桌上的酒杯,再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东西.....可是能提升修为的,不喝就浪费了!

    见许仙一副悠哉的样子,仿佛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严嵩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一鼓一鼓的,完全是被气的。

    在他看来,许仙在应时应景的时候能拿出来的诗词,自然是他能够做出的最好的。

    所以,他抢了许仙的台词,许仙完全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诗词,所以不敢应战。

    而明明是怂了,许仙却还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悠然,让严嵩这个在对许仙的仇恨中被折磨了数百年的人,更是觉得怒不可遏。

    “汉文兄,觉得为兄这首词如何?”

    觉得许仙不敢应战,严嵩怎么肯放过自己的宿敌,故意挑衅问道。

    闻言,许仙悠哉的给自己的酒杯倒满,再次一饮而尽,对着严嵩点了点头,“很好!”

    许仙觉得,自己的回答完全没毛病,你问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就告诉你很好。

    至于更高深层次的见解,摆脱.....他连童生功名都是系统帮忙弄来的,哪有那么高的鉴赏能力?

    难不成,非要他说出一些此诗以什么什么样的手法,借用了什么什么样的意境,表达了诗人怎样怎样的感情,才能算一个完整的词评不成?

    摆脱,写这些词评的后人,你们这给原创者添加创作时的感情,原创者知道吗?

    然而,许仙这么想,严嵩可不这么想。

    在他想来,这首词本来就是许仙原创的,自己不过是借着先知先觉的优势先一步拿了过来。

    可能自己不说,这首词许仙不会去往这方面想,但自己把词拿出来,许仙听了绝对会有很深的感悟。

    而现在,一个很好.....

    严嵩觉得,许仙完全是在敷衍自己。

    对,许仙这个混蛋,小人之心,没有容人之量,见不得自己做出比他好的诗词!

    这么想着,严嵩看许仙的目光更是不愤。

    见许仙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自己加了料的酒,他心中就忍不住暗骂。

    喝!喝喝!喝死你!喝得越多,死的越快!

    心里骂着,严嵩心底的不愤转化为了实际的行动。

    “久闻汉文兄诗词双绝,今日月色正好,为兄抛砖引玉,拿出一首拙作,不知汉文兄可有什么好的诗词,拿出来让大家品鉴品鉴?”

    闻言,许仙手上的酒杯微微一顿。

    “系统,这严嵩怎么回事,重生之后,脑子出毛病了?

    这么明显的挑衅我,是生怕我发现不了他在针对我,生怕我感觉不到他重生了?”

    是呀,许仙很疑惑,作为自己得到系统之后的头一个有分量的对手,他还做好了正儿八经的应对的准备了呢。

    结果......

    我裤子都脱好了,你告诉了下载了七天七夜的两个t,全特么是葫芦娃?

    “咳咳!”

    听到自家宿主的抱怨,苏洛都忍不住有点脸红。

    咳嗽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措辞好之后才开口劝慰。

    “作为宿主崛起之处遇到的敌人,自然不会太难对付。

    一个新手村的小boss,宿主就别要求太高了好吧?

    有对手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是吧?”

    “啊~”许仙懵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什么自行车?哪来的自行车?谁要自行车了?自行车是什么?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系统,你还是没说,这严嵩怎么好像重生了之后,脑子变得更不好使了,我记得以前他还挺聪明的一个人呢啊!

    难不成,重生之后的人,因为重生,脑子都会坏掉?”

    说实话,他还一直惦记着未来如果自己不小心挂了,能有一次重来一次的机会呢。

    可是,现在看来,这重生明显有点不靠谱啊!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重生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脑子出现了残疾的傻子。

    正常智商的人,一面想要暗中阴自己,又怎么可能这么没完没了的撩自己,就差要把对自己有意见,想要害自己写在脸上了。

    而且....你就这么拿‘我的诗’挤兑我,是生怕我发现不了你重生了还是怎么着?

    感受到许仙内心的真实想法,听着许仙疑惑不解的询问,苏洛一阵无语。

    “咳咳....那个.....纯属第一次干活,业务不熟练。

    练手之作,就别那么高的要求了,随着业务熟练了,以后出现意外的的几率与程度都会越来越少的。”

    这个回答,许仙听得莫名其妙。

    脸带狐疑的看了看宛如智障般等着自己作诗的严嵩,许仙脑中灵光一闪,感觉自己领悟了系统所说的答案——

    系统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这严嵩是第一次玩重生,还不太熟练,可能是重生的时候,没生好自己的脑子。

    这种事情,等次数多了,熟练了,影响就不会这么大了。

    自认为想明白了这一点,许仙面带羡慕的看了严嵩一眼——听系统的意思,这位还是一个自带重生体质的存在啊。

    至少那个业务熟练,就说明了能重生的不只一次两次。

    接收到了来自许仙眼中的羡慕,严嵩微微一愣,感觉以自己这么深的城府,竟然没能弄明白这个羡慕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就在严嵩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许仙放下酒杯,起身走到了窗前。

    “既然惟中兄有言,小弟怎敢不从!”

    站在床边,望着窗外的月亮,许仙心中再次呼唤自己赖以变得牛逼的吹牛逼系统。

    “系统,找几首写月亮的诗......词出来呗!”

    随着许仙的要求,眼前的系统界面一变,出现的是他一眼看不过来的关于写月亮的词牌名。

    见此,许仙一脸懵逼,越来写月亮的词有这么多啊。

    “系统,挑个最便宜的!”

    自己现在还欠着系统的牛逼值呢,不能乱花。

    然后.....

    随着许仙的要求,他就看到了.....一首满足他的要求的,他很熟悉的诗。

    熟悉到什么程度呢?熟悉到....他刚刚还听了一遍。

    这下....就真相大白了。

    原来自己被‘抢’走的词,是系统之中最便宜的一首啊。

    “那....推荐首最贵的!”

    提出要求之后,许仙自窗前踱步,口中轻吟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此词一出,满堂寂静,连自认为压制了许仙一筹的严嵩,都愣在了那里。

    这.....好像是没得比啊!

    然而.....

    眼见镇住了众人,许仙眼前一亮,再次呼唤,“系统,再来一首!”

    而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许仙再次踱步,口中诗词不要钱似的又扔出来一首。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怀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系统提示......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2123!”

    “来自秦观的牛逼值+417!”

    “来自严嵩的牛逼值+1421!”

    “来自蔡京的牛逼值+221!”

    “来自......”

    ......

    超了!

    超了!

    还完账了!

    看着自己的欠款一日还清,看着还在不断进账的牛逼值,看着完全懵逼的厅中众人,许仙心中狂喜。

    这一刻,他差一点就相信——他是真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