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3章 还好,本人也是戏精一枚
    惊到了!

    许仙确实是被惊到了!

    只是,惊到他的,却不是那做出了一首让全场叫好的悯农诗的严嵩。

    真正让许仙惊到的,是那在严嵩开始自己的表演的时候,在他脑海中同步响起的系统的声音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系统不悲不喜的声音,与严嵩同步,不快一分、不慢一毫的同步在许仙的脑海中响起,让许仙几乎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惊。

    “系统,你你怎么会这首严嵩刚刚做出来的诗?”

    是的。

    这首诗,是从严嵩口中第一次来到这个世上。

    当然,严嵩知道,他是抄袭的。

    而他抄袭的对象,正是这个让他嫉恨了两世的许仙许汉文。

    如果没有自己的这一处,这首诗,将会在这场诗会上,由许仙亲口念出。

    虽然这首诗并不是多么的优秀,但正是这一首诗,仿佛打开了某个大门,让许仙开始在诗词歌赋之上一路崛起,最终成长到文道圣人,被儒家称为第二个孔圣,尊称为许子的存在。

    但是,严嵩知道,许仙却不知道。

    所以他以为这首诗是严嵩所做,所以他不解,为什么系统会知道严嵩刚刚作出的诗。

    难不成,系统还能够读取他身边人的想法不成?

    当然,这个疑惑,并没有在许仙的心中持续太久。

    在他提出这个疑问之后,他眼前就弹出了系统的界面,界面之上,出现的是一首诗。

    这首诗,一字一句,正是刚刚严嵩所念的那些。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首,他只能看到名字,却看不见完整内容的两手。

    《悯农》,唐,李绅。

    这是刚刚严嵩念出的那首诗的名字,因为这首诗从严嵩之口传入了许仙的耳中,是许仙自己获得的一首诗,所以在系统空间之中的售价变成了免费。

    而另外两首,同样由李绅所做,同样名为《悯农》的诗,却需要一点牛逼值兑换。

    是的,系统解释,打包销售,买一送二,三首悯农仅需一点牛逼值。

    当然,现在只剩下两首,许仙想买,依然需要一点牛逼值。

    系统的说法:赠品,非卖品概不还价!

    不过。

    这些都不是重点。

    对于现在还欠了系统将近一万点牛逼值的许仙来说,对于今天早上刚刚花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点牛逼值改了哮天犬的记忆的许仙来说,莫说一点,就算是三点牛逼值,他也不在乎。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那首严嵩刚刚念出来的诗的署名。

    唐,李绅。

    唐,按照诗词的署名管理,这个唐,显然是一个朝代,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朝代。

    而李绅,显然就是这首诗的原创者。

    那么问题来了,他搬了一首七步诗,让那首煮豆燃豆萁来到了这个世上。

    那这首明明是李绅所做的诗,为什么会从严嵩的口中来到这个世上呢?

    难不成,这个严嵩,是那个李绅的转世?

    许仙思索许久,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而此时,感受着许仙心中纷乱的思绪,苏洛突然油然而生了一种在智商上,乃至在文化和见识上的压制感。

    嗯,别说这种感觉,真的还挺爽!

    “宿主,不用再想了,系统可以告诉你答案的。”一句话,让许仙心中一喜,紧接着的声音,又让许仙差点黑了一张脸,“也不管你想不出来,是没见识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在许仙黑着脸中,苏洛告诉了他真正的答案。

    “宿主,你知道重生吗?”

    “重生?”

    尽管黑着脸,但听到这个似乎很高大上的词汇之后,许仙还是来了兴趣。

    “对,重生!”

    许仙:“o((⊙﹏⊙))o重生是什么东西哦?”

    系统:“重生,就是到死的那一刻,带着这一世所有的记忆,回到人生中的某一个节点,再来一次!”

    “噗!”

    当听到这一个重磅级的信息的时候,许仙是没忍住直接把喝到嘴里的酒给喷出来了的。

    看到许仙喷出来了喝进嘴里的酒,严嵩感觉自己整个心啊肝儿啊的都狠狠的一颤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只是,对于严嵩的恐惧,许仙却没有丝毫却在意的想法。

    此时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与系统的交流之上。

    “系统,你是说你是说重生,是可以在人生走到尽头之后,带着一世的记忆,回到人生的某一刻,将这一世冲来?”

    想到如果某一天,当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在死亡降临之后,一睁眼,自己又回到了十八岁呸呸呸,自己才刚刚十七。

    那一睁开眼,自己又回到十六岁的时候。

    如果真能这样,自己岂不是能够做到对未来的一切都先知先觉,并依靠这种先知先全不断的强大自己?

    抢夺别人的机缘,将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都抓在手中,自己如何不能走向人生巅峰?

    想到得意处,许仙甚至都忍不住想如果当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自己能够重生一次,该多好。

    “宿主,如果有需要,系统可以送你重生到绑定系统之前的,免费服务哦!”

    就在许仙心思不知飘向了何处的时候,苏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瞬间,许仙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的醉酒者,瞬间清醒了过来。

    什么重生不重生的,带着一世的记忆,有自己的系统管用吗?

    “系统你说的重生,是不是指”

    许仙不是傻子。

    自己的系统空间中有悯农这首诗,自己又来这里参加严嵩的诗会,严嵩却先自己把这首诗念了出来。

    而如今,系统更是跟自己说起了重生的事,许仙又怎么会不产生联想。

    如果这严嵩是一个重生者,来自未来。

    那么他能够知道由自己从系统空间中兑换出来的诗,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想着,许仙不自觉的端起了手中的酒杯。

    “宿主,建议在喝下此杯之前,先服下一份解毒药剂。”

    脑中冰冷的声音,让许仙端起酒杯的手都在空中一滞。

    这一动作,让一只暗中观察许仙反应的严嵩心里又是一紧。

    不会真发现了吧!

    自己刚刚回来,脑海中的记忆还未曾转化为力量,如果此时撕破脸,情况对自己很不利啊!

    只是,就在他担忧的时候,却见许仙停下的手继续举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见此,严嵩狠狠地送了一口气。

    “呼!吓死宝宝了!”

    另一边,在听到系统的提示之后,许仙差点把手中的就被给丢在地上。

    解毒药剂?这都不用问,他就能推断出来自己的杯中有毒。

    一开始,以为严嵩是想落自己面子,现在看来,这严嵩摆宴哪是想要落自己的面子啊,这完全是想要自己的命啊!

    只是,还没等许仙发飙,就被苏洛阻止了下来。

    “宿主稍安勿躁,这杯中酒并不致命。”

    听到不要自己的命,许仙心底的愤怒稍减了几分,却依然不爽。

    然后

    “杯中酒,名为七星断魂散,乃是鬼道之中一种奇药,专克灵魂。

    此毒对常人无碍,多饮只会造成如同喝醉一般昏睡的假象,甚至醒来之后还会神清气爽。

    而对正统修行者而言,却是剧毒。

    此药入体,与修行者真元反应,能快速转化为腐蚀灵魂的毒素。

    肉体不见丝毫损伤,灵魂会在剧毒之下一点点消散,留下一具无意识的肉身躯壳。

    乃是鬼修夺舍良药之一,且地仙境以下修士都无法免疫。”

    许仙:“”

    听到系统的解释,许仙觉得,如果不是系统不再自己面前的话,自己绝对会把手中的就被砸在丫脸上。

    对普通人无碍,问题他是普通人吗?

    他体内也有真元,也就是说,他喝了这么多,其实灵魂是在被一点一点的腐蚀的?

    想到这里,许仙心里更是忍不住骂娘,这混蛋系统,知道自己中毒了还不早早提醒。

    宿主死了,是不是对你有好处啊!

    “宿主所修《大衍真经》,有免疫天下万毒的奇效,只因宿主境界地位,实力太差,免疫程度有限。

    若宿主不再饮酒,体内积淀的毒素还不足以对宿主造成危害。

    想法,以大衍真经炼化此毒,可转化真元,令宿主突破当前境界。”

    正是这句话,让许仙心里没有了犹豫。

    兑换了一颗躲毒丹取出位置直接选择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而后许仙毫不犹豫的把毒酒一口饮下。

    见许仙又喝下一杯,严嵩放下了一颗吊着的心,端起自己的酒杯,向着许仙走去。

    “汉文兄,觉得为兄刚刚那一首《悯农》如何?

    听闻汉文兄有七步成诗的事迹,不若今日也作诗一首,让大家一起品鉴品鉴?”

    虽然是让作诗,但严嵩仿佛不经意的端起酒杯给许仙倒满,手中的酒杯碰了碰许仙身前的酒杯,而后一饮而尽。

    全程,没有任何的异色,自然而然,仿佛就是朋友间的饮酒对话一般自然。

    见此,许仙暗赞一声好演技,同样不动声色的把酒杯端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还好,本人也是戏精一枚!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许仙起身对着严嵩笑笑。

    “不瞒惟中兄,不知为何,方才听你那首悯农,我心中不禁生出一种同心同想之感,就仿佛惟中兄方才一诗,道尽了我心中所想。”

    说着,许仙脸上适时的露出一抹疑惑。

    见此,严嵩脸上感动,心中冷笑:哼!那本就是你的诗,没有这种感觉才奇怪呢。

    就在严嵩以为许仙被自己抢了台词,会无词可念,在死之前被自己落一次面子的时候,却听许仙突然话音一转。

    “只是,惟中兄虽然道出了我心中所思,却有种不曾说尽之感。

    如此,我就献丑一番吧!”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同样一首《悯农》一出,严嵩面色就是微微一变。

    这许汉文,果然诗才了得。

    自己抢了他一首《悯农》,转眼就做出了另一首自己前世从未听过的诗。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在诗词这一方面,自己确实比他稍差一点。

    只是

    没等严嵩心中的想法转完,许仙看了他一眼,面带微笑,继续念起了另一首。

    “垄上扶犁儿,手种腹长饥。窗下织梭女,手织身无衣。我愿燕赵姝,化为嫫女姿。一笑不值钱,自然家国肥。”

    “吧嗒!”

    看着许仙一脸淡定的现场做出跟自己刚刚那首《悯农》同样主题的诗,还是一次两首,一手五言绝句,一首五言律诗,严嵩吓得手种的酒杯都掉在了地上。

    尽管不想承认,但他不得不承认。

    自己在诗才方面,跟许汉文差的不只一点。

    而是

    只是,那又如何!

    许汉文再有才华又能如何,还不是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中了!

    这么一想,严嵩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又瞬间荡然无存。

    化为了一种即将坐收一切的人生赢家。

    ps:推荐一本朋友的络世界,打的天下黑客叫爹,又同时玩转现实人生,编辑天地万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