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2章 惊喜的,还在后面哦
    随着穿越这个词汇的兴起,很多人都会忍不住想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的背景下。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微博,没有会所咳咳,好像乱入了些什么。

    反正,如果没有了这一系列的娱乐休闲的东西,那人生将会是怎样一种悲催?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做,除此之外,再无娱乐,岂不是生不如死?

    然而

    这么想的人,对于古代这个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古代学子多风雅之士,每逢中秋、重阳、七夕、元宵,基本上大大小小每一个节日,书生才子们基本上都会或三五成群,或呼朋唤友的举行一些诗会酒会。

    即便不是逢年过节,赶上某某的生辰,某某在某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某次科举考试结束,乃至于无节无庆,都会隔三差五的弄出一些聚会来打发时间。

    诸如太守太人的‘流觞曲水、休憩事也’这样的。

    这些聚会,有些在白天,更多的是在晚上。

    所以,古代的生活,至少古代才子的生活,是不会枯燥的。

    甚至于,没有什么活动,无聊寂寞也可以去青楼听个小曲,找个姑娘的。

    嗯,在才子佳人故事广为流传的古代,有学问的人逛青楼那非但不会为人所诟病,反而会被人赞为风流。

    那个谁谁谁不就说过一句‘真名仕,自风流’的。

    还有那个谁谁谁谁的,还留下过著名的诗篇‘十年一觉扬州梦,留得青楼薄幸名’。

    看看,扬州十年,光逛青楼了,还能名流青史(青楼史)。

    古代才子很多聚会,都是直接在青楼里的,为搏美人一笑散尽千金,还能传为一段佳话呢。

    哪里像现在,你去大保健一次,见到个熟人都恨不得对方青光眼白内障近视超过一千而百度。

    拍个纪念片都得把脸遮遮掩掩,甚至弄个姓马叫什么克的家伙乱入。

    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想论证一点想穿越又害怕穿越到古代之后会太过寂寞的那些人们,你们其实可以不用有那么多顾虑的。

    毕竟顾虑来顾虑去的,说的好像你没有顾虑就真能穿似的。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之前也说了,聚会这种东西,分为很多种。

    有某太守的‘流觞曲水’的兰亭集会,有某著名词人‘赢得青楼薄幸名’的花船寻乐,也有逢年过节的庆祝。

    而许仙今日所参加的,就是一场由严嵩发起的,以祝贺某些学子新晋童生为名召开的诗会。

    在古代大大小小的诗会之中,这种规模的,也只是比那邀三五好友饮酒作乐的小聚会稍稍高出来那么半个档次。

    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上档次的客人!

    所以

    在向许仙和哮天犬几人告罪一声离去之后,严嵩的演讲也并没有太过正式。

    就是站在众人都能看的见的地方,说了一些诸如恭喜某某某考中童生,希望几个月后的院试能够出几个秀才,希望包括他在内的拿到秀才功名的学子能够在年后的乡试中中举。

    反正就是嘚吧嘚、嘚吧嘚有的没的的一通扯。

    等严嵩扯完一通后,望月楼的老板开始给上酒菜。

    一帮几十个人坐了五桌,其中严嵩、许仙、秦观、哮天犬、蔡京还有一个蔡京的不愿透漏姓名的无名氏好友,以及另一个严嵩的同样不愿透漏姓名的无名氏至交,七人凑了一桌。

    嗯,这里忘了说了,之所以没人对出现了两个秦桧这事表示惊奇,实是因为秦桧并没有跟进来。

    本哮天犬气的吐血之后,严嵩在引许仙三人进来的时候,已经以让对方修养一下的名义劝着秦桧回家了。

    对此,本来还想看着许仙当众出丑的秦桧还颇有微词。

    但在严嵩让他心里发毛的眼神下,最终秦桧还是没有进来捣乱。

    随着酒席上来,整个三楼开始热闹了起来。

    在场中人都是有学问的,至少也是读过四书五经的,自然不可能学着划拳,也不可能站桌子上蹲椅子上的大呼小叫。

    但毕竟是读书人,是有志于功名的人,席间玩一些诸如行酒令的小游戏,还是很正常的。

    比如,在许仙隔壁就有一桌,坐了八个人,看那八个人之间相谈甚欢的样子,应该都是熟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一桌就觉得光吃吃喝喝没意思,开始玩起了行酒令。

    嗯,他们的行酒令也很有意思。

    怎么个有意思法呢?

    坐在东边的一个名石进字易拓的仁兄,率先提出了行酒令的想法。

    而这位石易拓同学,显然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存在。

    在提出行酒令之后,他没有玩什么诗词歌赋,而是玩起了接名字。

    也就是一个人起头,说出一个青楼中姑娘的名字,下一个人就必须在一定的时限内说出这个姑娘所在的青楼里一个其他姑娘的名字。

    说不出来的罚酒一杯,说出来之后,再由此人继续出题。

    这种玩法,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至少化名二狗子的哮天犬就对此很感兴趣。

    甚至于许仙觉得,如果不是这货对这边的青楼不熟的话,如果不是规定的必须是青楼姑娘的名字的话,这货很可能就抱着他的小花、玉兔之类的名字下场参与去了。

    席间其乐融融,因为在场都是读书人,所以聚会的逼格很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严嵩站了起来,准备开始下面的活动。

    嗯,之所以没有先吟诗作对,玩一场之后再开席,严嵩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

    在场几十人之所以这么给他面子,愿意参加他组织的诗会,并不是他严嵩的名字多好使,也不是因为他秀才的功名多让人敬畏。

    之所以这么多人愿意响应他,更大的原因是读书人也得吃饭啊!

    你以为读书人一个个的都是神仙啊,能吞云吐雾,不食人间烟火?

    再说,读书的也不都是家庭条件好的啊,比许仙家穷的多的多的多的也大有人在。

    所以,这些聚会什么的,就成了这些人蹭吃蹭喝最好的场所。

    而本着蹭吃蹭喝目的来的,恨不得为了这一顿饭,从早晨,甚至于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饿着肚子,就为了这一顿呢。

    不再诗会开始前先让人吃一顿填填肚子,严嵩怕等会真一个不好,再饿死几个的。

    所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看众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严嵩站起来身。

    见到严嵩这个东道主起身,很多读书人都很给面子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咽下了口中的食物。

    就连边上那一桌在严嵩起身之后还没眼力劲儿的小桃红、胭脂、大铁锤的叫着的,也在明眼人的提醒下停了下来。

    “咳咳!”

    场中一片杯盘狼藉,严嵩眼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这才组织好了语言。

    “看诸位今日相谈甚欢,气氛很是融洽。

    诗会、诗会、有会岂能无诗?

    所以,饮酒作乐,不知哪位兄台愿意拿出自己的大作,为咱们此次诗会增添几分色彩?”

    静!

    要知道一点给严嵩面子来的,大多数都是来蹭吃蹭喝的啊!

    就说能混到蹭吃蹭喝的地步的了,还能有多少真能出口成章,七步成诗的不成?

    真有这本事,也不可能混到连饭都吃不起的地步。

    所以

    在严嵩说完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第一时间响应。

    所以

    这特么就尴尬了!

    严嵩很想狠狠地给自己脑门来一下。

    忘了上一世之所以没出这一出,完全是因为秦桧那个虽然傻逼却还有些才华的家伙给他捧场,在他说完之后第一个跳了出来带动了气氛。

    而这一次他尼玛可是还没开局就把秦桧给赶走了啊!

    所以

    现在还有谁能救场?

    严嵩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蔡京,就见误以为秦桧叛变了的蔡京正瞪着一双斗鸡眼,跟二狗子在那大眼瞪小眼呢。

    得,这位是指望不上了。

    再看许仙

    这位不给自己砸场子都是好的。

    无奈

    严嵩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毕竟是自己组织的诗会,毕竟是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为了大计,这个憋屈,他忍了!

    所以

    “咳咳!看来诸位兄台都比较矜持呀,那就由我来抛砖引玉,先拿出一件作品供各位品鉴吧!”

    说着,严嵩走出座位,背负双手,来回走了七步。

    七步之后,严嵩像是突然有了灵感,停下脚步,弯下腰从身旁一桌的某位尖嘴猴腮的仁兄的酒杯旁边,捻起一粒掉在桌上的米粒。

    这应当是这位仁兄吃血糯团时不小心掉在桌上的。

    见此,严嵩像是突然迸发了灵感,微微仰首,一脸悲天悯人的神色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转身,把从桌上捡起的米粒丢进口中,咀嚼几下咽入腹中,严嵩口中吟出后两句诗。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此诗一出,场中一片叫好声。

    严嵩转过头,看到的是许仙如同见鬼了一般瞪大了一双眼睛,端着桌上的酒杯往口中灌酒压惊的样子。

    见此,严嵩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微微一勾。

    惊到了吗?

    喝吧!多喝点吧!

    惊喜的,还在后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