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1章 你是不是对双胞胎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看着站在许仙身边的男人,秦观气愤不已,有一种被人欺上家门的羞愤。

    然而,面对秦观的质问,‘秦会之’只是对着他咧嘴一笑,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小人得志。

    “少游,这位.....不是秦桧那个狗......”

    许仙想说狗贼,但看到哮天犬瞬间变黑的脸,果断把剩下的一个字咽了下去。

    “这位不是秦桧,是我认识的一个同道,今天跟咱们一起去玩玩!”

    是的,秦观眼前的秦桧真的不是那个姓秦名桧字会之的混蛋,而是哮天犬变成人形之后的样子。

    鬼知道在见到哮天犬化作人形后是这幅样子之后,许仙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才能像现在这样这么淡定的给秦观解释。

    二狗子啊二狗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哮天犬。

    那秦桧狗贼,不会就是你弄得一个分身转世的吧?

    当然,这些碎碎念,都只是在许仙的心里一闪而过。

    实际上,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哮天犬变成人形,真的只是在自己下凡之后见到过的人之中随便找了一个长得在狗的审美观中还算顺眼的人变化出来的。

    至于他原本的样貌,作为一个能给自己化名二狗子的哮天犬,在明知道凡间有他和他家主人的画像留存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用自己的真面目。

    在许仙好说歹说之下,秦观才相信了跟许仙一起出现在他家门前的并不是秦桧狗贼。

    一路上,看着跟在许仙身边的哮天犬,秦观的心中满是复杂。

    怎么会!

    这也太像了吧!

    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望月楼,作为此次诗会的发起者,已经有了秀才功名的严嵩很给面子的亲自站在望月楼的门口接待前来的众人。

    而跟在他身边的,正是在杭州府栽了狗啃屎,名扬整个杭州府及其下辖十三县的秦桧。

    嗯,望月楼里面还有一个负责招待已经来了的读书人的蔡京。

    不得不说,这两人真的很对得起他们的名字,脸皮的厚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至少,许仙觉得他就比不了。

    他觉得,如果是他当众来个狗吃屎的话,至少三年内他是没脸出门的,更何谈这么大张旗鼓的参加诗会。

    “惟中兄,你说那许汉文和我那堂弟二人会来吗?”

    再一次迎进去一个客人,眼见夕阳西斜,夜色将近,秦桧不禁有些焦急了起来。

    “安心,一定会来的!”

    看着秦桧不安的表情,严嵩一脸的蜜汁自信。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目视着远方,脸上竟然露出饶有兴致的笑意。

    就如同......发现了猎物的捕食者一般,令身边的秦桧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许仙,许配的许,神仙的仙。

    儒家的许子,道家五祖......呵呵!

    目光瞥见远处出现在接到拐角处的许仙的身影,严嵩的眼中露出毒蛇般择人而噬的光芒。

    只是,这光彩一闪而逝,很快就被一缕疑惑所取代。

    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秦桧,再看一看远方,那跟在许仙身边的人。

    严嵩的心中,猛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对呀!

    不应该呀!

    为什么.....是三个人?

    记得应该是两个人呀!

    而且......

    再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严嵩,又对比一下跟在许仙身边的人。

    然而.....

    “真的.....一模一样?”

    严嵩的眼中,疑惑更甚。

    “惟中兄,许仙(秦观)前来赴会!”

    直到耳边响起许仙与秦观的身影,严嵩才回过神来。

    很好的收起了眼底的疑惑,严嵩脸上升起笑意,一副见到至交好友般的样子,跟许仙和秦观打招呼。

    “汉文兄,少游兄,就等你二人了!”

    说完,严嵩才像是刚刚发现了跟在许仙和秦观身边的哮天犬一般,眼中适时的露出一抹诧异和疑惑,先是看了眼身边的秦桧,又将目光移到了哮天犬身上。

    “这位......”

    没等严嵩的话说完,秦桧因为激动都有些变声了的声音响起。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我的样子出来招摇撞骗!”

    看着秦桧气急败坏的样子,许仙和秦观心里觉得暗爽。

    尤其是秦观,这时候才相信了二狗子真的是二狗子,不是秦会之。

    然而,就在许仙准备解释一下哮天犬是自己的朋友的时候,哮天犬却率先开口了。

    “本汪......”

    两个字之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哮天犬瞬间改口。

    “兄弟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异父异母的双胞胎亲哥哥二狗子啊!”

    “噗!”

    秦桧吐血,异父异母的双胞胎亲哥哥,你特么是不是对双胞胎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还有,二狗子?

    这个王八蛋,顶着本少爷的脸,竟然叫自己二狗子,这不是在说自己是狗吗?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感觉自己被马成了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秦桧就骂了回去。

    然后......

    秦桧骂完,就见哮天犬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对呀,我是你异父异母的双胞胎亲哥哥二狗子,我是狗,我全家都是狗!”

    哮天犬很配合,甚至还帮着秦桧整理了一下逻辑。

    “噗!”

    秦桧吐血,抬起手指着哮天犬,一句话说不出来。

    然而,对于盟友被敌人气的吐血,严嵩却没有半点的同仇敌忾。

    实际上,从哮天犬开口说话之时,严嵩就愣住了。

    本王?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眼前这个顶着跟秦桧一样的面孔的家伙,一开始说的两个字应该就是——本王!

    尽管他很快就改口了,但依然逃不过他敏感的耳朵。

    而且,这种仿佛下意识的说出的称呼,往往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尽管此人快速的改了口,但正是这样,却越发的显得他改掉的两个字的重要性。

    那么.....问题来了!

    本王,到底是哪个本王呢?

    与许仙有关的,以本王自称的,能是哪个王呢?

    是天庭的?是道门的?亦或者是.....当今大夏朝廷?

    以自己知道的许仙以后的成就来看,似乎都有可能。

    但现在......许仙似乎才刚刚起步,那么....首先就可以排除掉道门的参与。

    不是道门,天庭之中自称本王的有几个?

    托塔天王?那种在天庭也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显然不可能现在就下届参与,还是守护在此时谁都不看好的许仙的身边。

    四大天王?

    四个看门的,似乎有可能,但如果是那四只废柴之一的话.....似乎也不应该,四只废柴要看门。

    其他的.....难不成,是某位人王?

    想到那儒门许子的身份,严嵩心中有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而这种念头,在一经滋生之后,就在严嵩的心底疯狂的生长,到了无法忽略的地步。

    “呼......人王吗?”

    心中暗暗猜测着眼前在自己的记忆中不存在的人,究竟会是哪个人王,严嵩却也暗暗送了一口气。

    人王的话,应当不至于影响到他今晚的计划,这个时间里,他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天庭和道门那些仙人。

    心里念头百转,严嵩制止了吐血过后,想要继续骂哮天犬的秦桧,对着哮天犬歉意的一笑,亲自引着三人进了望月楼。

    “二.....狗子兄,不知道你会突然驾临,汉文和少游提前也没有交代一声,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勿怪!”

    在引着三人进望月楼的时候,严嵩姿态放的很低的跟哮天犬赔罪。

    对于严嵩的低姿态,哮天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微微颔首,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见此,严嵩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人王!

    绝对不会是天庭或者道门的某个王,那样的存在他不是没见过,气质虽然威严,但不会如此的气质凌人。

    会表现的这般.....近乎傲慢的,唯有还不曾修的正果的人王。

    如此.....

    严嵩目光闪烁,根据这个自称二狗子的家伙的种种表现,慢慢的锁定了一个存在。

    犬戎王!

    没记错的话,新任的犬戎王此时应该已经继位,其父兄为一大妖所害,当任犬戎王乃是上一任犬戎王次子,也就是第二子。

    而当任犬戎王,按照年龄来算,此时应该还在弱冠之灵,还没有以后的成熟稳重。

    最重要的一点是,犬戎王与许仙确实有着交情,十五年后,犬戎国遭遇灭国危机,就是已经半步祖境的许仙亲自出手,救下的犬戎王,而那段交情,却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时候结下的。

    现在看来,原来在许仙还不曾开始一路崛起的时候,就已经与犬戎王有着深厚的交情了啊!

    犬戎王,家中排行第二,二狗子。

    尤其是.....犬戎国有一传承至宝换脸面具,戴上之后除了几个祖境的存在,没有人能够看穿其真面目。

    这下子,严嵩觉得自己的猜测绝对不会出错了。

    自以为猜到了‘二狗子’的身份,严嵩心中对于此时尚且年幼的犬戎王更加不放在心上了。

    一个犬戎王,还不至于对他的计划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严嵩抬起头,对着许仙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引着许仙坐在了位置靠前的一桌上,礼貌的告辞离去。

    作为这次诗会的发起者,他自然需要准备一下,甚至进行一些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