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49章 哮天犬:狗命?狗吃你家大米了啊!
    听着许仙数数,道士自然知道他在数什么。【最新章节阅读.】

    说自己向前三步会摔个头破血流,而前面明明是一片平地,就算自己闭着眼走,也不会来平地摔吧?

    所以,当许仙数到一的时候,道士内心是不屑的。

    当许仙数到二的时候,道士是冷笑的。

    当许仙数到三的时候,道士抬脚迈出了第三步。

    迈出第三步的同时,道士回过头,挑衅似的对着许仙挑了挑眉。

    言下之意小子,跟我玩,你还太嫩了点。

    然后

    “哎呦!”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点点预兆,在道士转头冲许仙挑衅的瞬间,脚下猛然传来一阵酸麻感腿抽筋了!

    “噗通!”

    正处于回头挑衅之后把头摆正的过程中,又遭遇腿抽筋,失去了支撑。

    一个平衡不稳,又有甩头的动作的外力施加,道士的身体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整个向着一边倒去。

    值得一提的是,脸着地!

    “来自秦少游的牛逼值+11!”

    “来自王浩民的牛逼值+111!”

    “来自吴为民的牛逼值+77!”

    “来自张国民的牛逼值+43!”

    “来自二狗子牛逼值32!”

    “”

    二狗子?

    在一排的牛逼值中,许仙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名字。

    二狗子!是你吗二狗子?

    转过头,看向蹲在自己身边的哮天犬,许仙看到的是哮天犬一脸的淡定。

    咦?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这是重名了?

    也对,系统的提示,可是有真名识别的功能的,如果是这条狗的话,提示的应该是哮天犬才对。

    那么这个二狗子,又是哪条狗呢?

    没有找到那条狗,许仙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来自哮天犬这个产粮大户的牛逼值?

    哮天犬,你不爱我了吗?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1122!”

    念头刚动,许仙的收入记录中添加了重重的一笔。

    然后,许仙的耳边就传来了哮天犬的传音。

    “小子,你没有使用仙术的痕迹,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看到道士摔倒的时候,哮天犬是非常之淡定的。

    毕竟,他可是知道许仙是一个天才修行者,把一个凡人玩的摔在地上,完全没什么难度啊!

    甚至于,在倒是摔倒而没有感觉到许仙施法的波动之时,哮天犬都是淡定的。

    作为修行者,能够提前算出来凡人短期的命运,虽然许仙算的精细的有些过分,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是,淡定的一番探查之后,哮天犬却发现许仙没有没有动用任何的能力,连推演之术都不曾运用。

    这下子,哮天犬就不淡定了!

    特么的,没暗中动手脚,不是提前算出来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难不成,是和道士提前商量好了要演戏?

    只是,看着道士那一脸的血,显然也不像是演戏的样子啊。

    演个戏的话,用不着这么拼吧?

    成功的收到了自己的产粮大户的赞助,面对哮天犬的疑惑,许仙转过头对着这位细腰大佬微微一笑,没有倾城,也没有回答,而是抬脚走到了道士身边。

    “怎么样?道长,我就说了吧,让你小心,让你小心,你还是摔了这一跤!

    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啊!”

    许仙的话,让在场许多人面露古怪,道士更是从地上爬起来,顶着一脑门的血,恶狠狠的瞪了许仙一眼。

    “哼!意外!刚刚是贫道一时疏忽,你以为本道长的命运真的是你能够算得出来的?”

    见道士嘴硬,许仙也不介意,对着道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对方自便。

    道士瞪了许仙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越过许仙,向着街道中间的医馆走去。

    “唉,道长,请留步!”

    刚走出三步,许仙的声音再次响起。

    闻言,道士下意识的顿住脚,回头看了许仙一眼。

    “道长,我刚刚又为你算了一卦,你再向前两步,会天降横祸,断掉一条胳膊呀!”

    闻言,道士不屑冷哼一声,连回应都不看,抬脚继续向前走去。

    许仙会算命?他信了他的邪!

    甚至于刚刚那一跤,他都觉得是自己太过不小心了而已。

    然后

    “一!”

    “二!”

    数到一的时候,许仙一脸的胸有成竹。

    数到二的时候,许仙闭上了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然后

    “轰!”

    前方的书店外墙破开一个大洞,一名黑衣持刀的中年从破洞中钻出。

    黑衣中年刚刚钻出,一个白衣青年提着三尺青锋紧随其后,二人一番打斗,渐行渐远。

    听其意思,似乎黑衣人是在书店老板的收藏之中发现了一本失传许久的武功秘籍,引得白衣青年的争抢。

    黑衣青年不敌,打破墙跑了出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

    此时此刻,甚至于对于什么武功秘籍,什么黑白大战,以许仙秦少游为中心的吃瓜群众们都没有了去围观的想法。

    因为

    目光落到那倒在地上捂着断掉的胳膊不断惨叫的道士,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写满了浓浓的惊骇。

    “来自秦少游的牛逼值+142!”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1457!”

    “来自二狗子的牛逼值+206!”

    “来自”

    又是一大波几十条牛逼值的入账信息提示到来,所有人的目光在道士和许仙的身上来回切换,眼中的惊骇溢于言表。

    就在刚刚,就在黑衣人破墙而出的时候,所有人眼睁睁看着,在墙破的瞬间,半块轻装极速飞出,正正的砸在了道士的右臂之上。

    而道士的右臂,此时已是血肉模糊,看其弯曲的形状,显然已经是断掉了。

    很可能被砸到的地方已经是粉末性骨折了吧。

    看着不断惨叫的道士,许仙假情假意的上前安慰,“哎呀!道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都提醒你了,怎么还会把自己弄伤的啊!”

    道士:“”mmp,幸灾乐祸,你一定是在幸灾乐祸对吧!

    只是,虽然恨得牙痒痒,面对有点邪乎的许仙,道士却不敢再说一句话。

    一条完好的胳膊撑着地,费力的爬起来,强忍着疼痛,道士向着医馆的方向走去,留给众人的,是一抹悲惨的背影。

    望着道士的背影,又看着嘴角微微勾起的许仙,哮天犬若有所思。

    “道长,请留步!”

    道士再次走了三步,许仙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道士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转过身,看向许仙时的表情,如同刚刚死了爹一般。

    “道长啊,你这劫难还没过去啊,我刚刚又掐指一算,你再往前一步,恐怕身上会挨上一刀啊!”

    这一次,道士没有出言讽刺,也没有拂袖而去。

    游目四顾,在见到整条街上都没有刀这种东西的存在之后,道士目光复杂的看了许仙一眼,转过身,抬起脚,向前迈出一步。

    “混蛋,我跟你拼了!”

    就在道士一步落下的同时,隔壁街,响起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然后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嗖!”

    半截断刀隔街而来,不偏不倚,扎在了道士左边的腰子上。

    “噗!”

    利器入肉的声音响起,道士身体明显一颤,眼中光采瞬间退去大半。

    脚步蹒跚,道士拼尽一切的想要走到医馆。

    虽然伤成这样,但他觉得,他还可以抢救一下。

    只是

    一步!

    两步!

    三步!

    “道长,请留步!”

    三步过后,许仙的声音再次响起。

    道士的身体再次一阵,脚步一顿过后,没有丝毫停留,甚至迈步的速度更快了。

    “道长,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能再往前了,就你现在这个地方,再往前一步会死人的!”

    许仙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道士的脚已经抬起。

    到许仙的声音落下,道士的脚停在空中,是抬也不是,落也不是。

    静!

    半条街,是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想要看看道士会怎么选择。

    他们不想眼睁睁看着道士死在自己眼前,所以想道士听许仙的停下。

    他们又想知道许仙这一次会不会依然能够命中,所以有希望道士能够再次固执一次。

    很纠结,很奇怪,可能是事不关己,所以即便事关人命,依然有人能够高高挂起吧。

    毕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道士死掉,他们可以在道士死的一瞬间闭上眼的吗!

    只是

    “噗通!”

    预想中的死亡没有降临,抬起的脚在空中停留了三秒过后,道士收脚,转身,屈膝,下跪,叩首,五体投地。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像是磕的头破血流,断了一条右臂,又被断刀扎了一颗腰子的样子。

    “饶命!大人饶命!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饶了小的一条狗命吧!”

    听着道士的话,许仙还没回答,哮天犬却黑了脸。

    狗怎么了?为什么你犯了错,要让人饶了你的狗命。

    我们狗吃你家大米了啊?

    就在哮天犬准备开骂的时候,许仙抢先一步开了口。

    “呵呵,有眼不识泰山?”

    向前几步,走到道士身边,许仙声音带笑,面容却一片冰冷。

    “带着恶毒的诅咒符篆有备而来,你现在准备告诉我你不认识我?”

    “嘭!”

    许仙的话,让道士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力气,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地上。

    “大人饶命,小人是无辜的,是他们,都是秦桧和蔡京二人指示的小人啊!”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骗子啊,要不是昨晚喝花酒没钱结账即将被打,遇到了秦桧和蔡京为他付了钱,并给他一大笔钱让他带着一张符咒想办法交到许仙手中,他又怎么遭遇这样的状况。

    只是,面对道士的控诉,许仙却回以冷笑,留下一句‘呵呵’之后,从容的从道士身边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