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48章 小巷中弥漫着‘基’的气息
    早饭的时候,李公甫一直微微皱着眉头。

    许娇容心忧丈夫询问,李公甫说明是工作上的事情。

    昨日钱员外的女儿被掳走,他们一干差役找了一天线索一无所获。

    今日一早,有人报官,在城外清水山的一处山洞中,发现了失踪了一天两夜的钱小姐的尸体。

    对此,许仙在提醒姐夫办案时注意安全之后,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吃过早饭,许仙牵带着哮天犬离开了家,准备上街上去转转,顺便找找吹牛逼的机会。

    出了门,带着哮天犬一路走向主街,刚刚绕过一条胡同,迎面走来了一个熟人。

    “汉文?”

    来人看着迎面走来的许仙,停下脚步招呼。

    看清来人,许仙微微一愣,“少游,你这是要去往何处?”

    秦少游走到许仙身边,脸色有些阴沉。

    “汉文,我今日正是来找你的。

    那秦桧与蔡京二人,自昨日出了大丑之后,一直对你我二人心怀怨恨。

    昨日经历了那种丑事,被家人接回家之后,二人不仅没有自我反省,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你的身上。

    今日一早,与那秦桧、蔡京二人交好的严惟中放出话来,今晚要举行一场诗会,邀请钱塘县所有有功名、有才名的才子赴会。

    据说,那严嵩昨日曾去探望过秦桧与蔡京,今日就放出了举行诗会的消息。

    明眼人一看就知,那严嵩名为诗会,实际上还是剑指你我二人,这是要落你我二人的面子,为秦桧和蔡京二人找回场子呢!”

    说道这里,秦观还尤为部分的甩了甩长袖,“说起来那严嵩也是忒不要脸,都已经有了秀才功名在身,马上要去参加乡试的人了,竟然还会跑来与我等刚刚考中童生的学子为难。

    忒不当人子!”

    看着秦观气愤的样子,许仙无奈摇摇头。

    “少有,诗会就诗会,莫说以你的诗才,会怕了那严嵩不成?”

    闻言,秦观脸上表情微微一滞。

    “我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确实,以他秦少游在诗词方面的天赋,还真不至于怕了区区一个严嵩。

    但问题是在诗词这一方面,他这位好友许汉文,却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多高的天赋啊!

    以前许仙那些诗作,大多数也只是在能看的地步。

    闻言,许仙神秘一笑。

    “我,少游就不比担心了,现在,少游只需想一想届时怎么与我一同打脸吧!”

    打脸?

    秦观觉得这个词用得很好。

    那严嵩想跟他比诗词,简直是送上脸来等着他打,至于许仙

    唉!罢了!既然汉文有此想法,就一同去闯一闯,看究竟是不是龙潭虎穴吧。

    大不了倒是真不行,自己的诗词送于汉文一两首,总不能让那严嵩狗贼和秦桧蔡京三人看了笑话!

    这么一想,秦观就觉得念头通达了。

    念头一通达,秦观也想到了当前的场景。

    “汉文,你这是有事外出吗?”

    他遇到许仙的地方,可不是在许仙的家里。

    既然在这里遇到,显然自己这位好友是有事外出的。

    “嗯!”

    许仙点点头,“少游你来的正好,我准备过几日,趁着院试未至,外出游学一段时间增长见识。

    今日,准备在离去之前逛一逛这钱塘县,此一行,不知几时能回呢!

    不若,少有与我一同四处转一转?”

    闻言,秦少游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汉文,你也有近日外出游学的想法?”

    “怎么?少游你也有此准备?”

    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不若,一起?”

    说完,两人相视大笑,一股浓浓的腐的气息在小巷中蔓延,看的一边的哮天犬直撇嘴。

    mmp,你们这么旁若无狗的秀恩爱,准备将本汪至于何处?

    好在,这一瞬间迸发的基情并没有持续太久,笑过之后,许仙和秦观并肩向着主街的方向走去。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转过了两条小巷,钱塘县繁华的主街道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走过一个个熟悉的摊位,看着相熟的或不熟的人群,许仙心中很是感慨。

    他知道,自从得到系统之后,未来的他,就要和曾经的他做一次告别了。

    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未来的他,都将走向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所以再看着这些曾经承载了他很多记忆的景物只是,许仙的心中很是有些感慨。

    就在许仙一边感慨着,一边寻找吹牛逼的对象和机会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奸猾的声音。

    “这位小哥请留步,贫道看你印堂发黑,面有晦色,近日空有血光之灾,乃是大凶之兆啊!”

    闻言,许仙抬起的脚在空中一顿,自然而然的重新落回了地上。

    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正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自己,微微蹙着眉头,仿佛真的看出了大凶之兆一般的游方道士,许仙忍不住露出笑意。

    果然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正愁没有吹牛逼的机会和对象呢,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血光之灾?”

    看着道士,许仙用一种让人听不出喜怒的语气问道。

    “对,刚刚贫道看小哥的面相,你近日必有血光之灾!”

    闻言,许仙点点头。

    然后

    “流几天?出血量大不大?”

    道士:“”

    没等道士说什么,许仙又问,“大凶之兆?”

    道士再次点头,“没错,小哥你这面相,正是大凶之兆,若不及时化解,恐怕不只血光之灾那么简单。”

    闻言,许仙再次点点头,就在道士以为他信了的时候,又突然蹦出一句。

    “多大的凶兆?b罩?罩?还是d罩?”

    道士:“”

    许仙:“难不成是e罩?”

    这个‘凶兆’,还是许仙翻系统商城的时候发现的。

    所谓少年慕艾,许仙十七岁,正是相信爱情,向往爱情的年纪。

    身体中都弥漫着一种荷尔蒙的味道,在看到这种与肚兜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更加美观方便安全的东西之后,许仙自然忍不住稍稍的研究了一下。

    这一研究,就在这里用到了。

    道士:“”

    尽管不知道许仙说的什么bde罩的是什么意思,但作为一个长期混迹烟花之地的老油条,他敏锐的感觉到这绝对不是一句好话!

    看许仙不信任、不配合、不上当的样子,道士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平时他也没少忽悠人,在他看来,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能侮辱他的职业。

    而许仙这种一句话把天聊死了的,就属于侮辱他的职业的。

    毕竟他这边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刚刚开始铺垫,就被丫一句话给把后面的全堵死了。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愤怒啊!

    “这位小哥,贫道是看你面有死气,不日即将遭遇大难,更是会连累身边人。

    因此才想来点化你一番,为你逆天改命,破解厄运。

    贫道没有收你一文一毫,更是出于一番善意,你不信则是不信,又何必如此羞辱贫道?

    不信,贫道走就是了!

    等到厄运降临,也别怪贫道不曾提醒于你!”

    说罢,道士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拂袖就要离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不见半点犹豫。

    见此,许多围观的吃瓜群众再看向许仙的目光就变了。

    就像那道士说的那样人家没要这个年轻人一分钱,可以说是完全出于好意的点化。

    而现在,这年轻人不信道长的话,更是以言语羞辱。

    道长不做纠缠,拂袖而去,在众人心中留下一副高人的样子,让人不自觉的就信了他的话。

    而信了之后,再看许仙这么一个面有死气,可能还会祸及身边人的存在。

    下意识的,吃瓜群众们就后退几步,与许仙拉开了距离。

    看着这些人的表现,又看了看同样看着自己,等着自己怎么处理,却没有丝毫要远离自己的想法的秦观,许仙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目光看向道士离去的方向,目中闪烁着一缕寒光。

    道士虽然看似没有占许仙一点便宜,甚至在‘好心当成驴肝肺’之后没有羞怒,反而‘事了拂衣去’。

    但许仙却知道,道士在离去之前,每一句每一字,都是诛心之言。

    兵不血刃,却字字见血。

    所以既然你给我玩阴的,还玩的这么恶毒。

    那么就别怪我从你身上狠狠地薅一把羊毛了!

    “道长,请留步!”

    心里想着,许仙向前一步,对着那离去的道长叫到。

    “一!”

    “二!”

    “三!”

    那道士虽然离去,心里却在暗暗数着数。

    他知道许仙会叫他回去,因为他离去之时那一番话,无论许仙信不信,他都不得不信。

    不信?他话都放在那里了,他不信,有人会信。

    别人信了,即便他许仙不信,也必须得信。

    因为,许仙不信,但别人信了,不找他这位高人破解,还有谁敢接触这么一个面有死气,还可能会祸及他人的灾星?

    所以

    正是因此,在亮出自己的阳谋之后,道士断定许仙会叫他回去。

    而在离去的时候,一边暗暗数着数,道士的心里也在盘算着,要怎么狠狠地灾这个敢羞辱自己的年轻人一番。

    只是,听到许仙叫自己,停下脚步的道士,刚刚在心底露出笑意,耳边传来的,却是与他心里预期的完全不同的话语。

    “道长!本人刚刚掐指一算,道长再向前三步,脑袋会磕到地上的一块青砖,头破血流。

    所以,特提醒道长一番,道长可一定要小心啊!”

    许仙脸上带着冷冷的笑意,说着让道士怒火中烧的话语。

    “哼!吉凶祸福,贫道还是能够预料的,就不牢你费心了!”

    冷哼一声,道士转身抬脚就走。

    在他身后,响起许仙数数的声音。

    “一!”

    “二!”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