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42章 哮天犬:本汪才不干嘞
    刷!

    不约而同,整个凌霄宝殿之上所有仙家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哮天犬的身上。

    莫名的,哮天犬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外界的浓浓的恶意。

    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哮天犬自睡梦中惊醒,睁开一双狗眼,眼中带着迷茫的看了一圈站在自己后面的众仙。

    咦?主人和其他仙家怎么都在我后面?难道本汪刚刚又不小心梦游了?

    想到自己上次梦游不小心拱了嫦娥家的兔子,被一直暗恋着嫦娥仙子的主人咔嚓一刀的画面,哮天犬下意识的夹了夹两条后腿。

    “这条蠢狗,没救了!”

    见到自己的蠢狗到现在还盯着一张懵逼的狗脸,浑然没弄懂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杨戬无奈的一拍脑门。

    然后......

    “很好!哮天犬,不愧为我天庭的忠犬,在天庭最需要的时候,你果然不出朕所料的站了出来。

    加油,好好干!朕看好你!”

    就这样,趁着杨戬没来得及给自家的狗开脱,趁着哮天犬一张狗脸还处于懵逼状态,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玉帝直接拍板,定下了此次由哮天犬代表天庭下凡,守着许仙,避免出现意外的任务。

    “汪汪汪?”

    凌霄宝殿外,当被自家主人告知了自己此次的任务之后,哮天犬盯着懵逼脸素质三连问。

    心里把连着自家无良主人在内的所有无良仙家,包括玉帝都不例外的所有人都给骂了一遍。

    然后.....

    很直接的,这条蠢狗被他家早已经掌握了读心术这种高级仙人必备神技的的主人给丢下了凡。

    “汪汪汪!”

    这三声凄厉的惨叫,是哮天犬留在天庭的最后三个声音。

    其声音之悲惨,简直让听者伤心,闻着落泪。

    至少,广寒宫中,玉兔在听到哮天犬的惨叫之后,已经感动的眼泪不住的下落,手绢都擦得能够拧出水来了。

    “呜呜呜!这个该死的混蛋,畜生,终于被丢出天界了!

    呜呜呜,混蛋,梦游都做春梦也就罢了,好歹等大家都化成人形啊!”

    想到自己被一条狗给骑了,玉兔的眼泪再次簌簌的落下,止都止不住。

    凡间。

    许娇容出去买了鸡鸭鱼肉,制备了一桌酒菜。

    在夜色堪堪降临之时,出去办案的李公甫踩着夜色踏入了李府的大门。

    “回来了啊!”

    见到丈夫回来,许娇容迎上去几步,接过李公甫脱下来的捕快服,为丈夫换上了一身居家的衣服。

    李公甫随手将刀挂在了门后,一边配合着妻子给自己换衣服,鼻子还一耸一耸的。

    有鸡肉、有鱼、闻到了酒香,还有.....这是.....狗肉!

    嚯,娘子,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好菜!还有为夫最爱吃的狗肉和绍兴花雕酒!”

    闻言,许娇容脸上就荡出了止不住的笑意。

    “相公你还不知道吧,汉文啊......他考中童生了!”

    闻言,李公甫一蹦三尺高,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

    “什么?汉文考上童生了?”

    李公甫脸上的表情,比听到了哮天犬迎娶了玉兔来的还要震撼。

    他家那个小舅子,他还能不知道?

    读书的时候确实认真,但真的就不是那个读书的料。

    你要说四书五经,他也能够背诵甚至讲出释义,但也技止此了,再多的诗词歌赋、申论文章,自家小舅子那是样样不行啊!

    要说许仙能够考上功名,他更愿意相信许仙走在街上、被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砸中,直接捡回来个老婆。

    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应该还会高点。

    “怎么?你不信啊!”

    见自家相公这幅表情,许娇容眉头一皱,脸色就微微有些转冷。

    “信!我自然是信的!”看到妻子的表情,李公甫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许仙是他小舅子,是他娘子的亲弟弟。

    他这幅反应,不是找着家庭不和呢吗?

    只是,尽管嘴上说着信,李公甫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汉文他真的考中了?他亲口说的,还是别人传的信?”

    “哼!你还是不信!”

    听到李公甫这么问,许娇容直接把没换好的衣服往李公甫身上一丢,转过身从桌上拿起一本红纸封页的名册递过去。

    “自家看,今天官府差役刚刚送来的!”

    李公甫接过一看,果然见是官府文书,说明了许仙确实考取了童生之事。

    见此,心里不可置信的同时,李公甫也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

    考功名啊!

    他曾经也是想过的。

    只是他和妻子、许仙三人自幼就是孤儿,双方父母离世之时,许娇容刚刚十岁,许仙更是还在牙牙学语。

    三个孩子相依为命,还有一个女孩子,为了不被人欺负,李公甫只能弃文从武,放弃了考取功名的机会,练了一身武艺。

    为了这个家,他放弃了学文的机会,但在这个士农工商,有功名在身者享有无上的荣耀的世界里,他又怎么可能会没有金榜题名的梦。

    而如今,这个他无法完成的梦想,在许仙的身上,他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汉文!汉文!”

    想到小舅子竟然突然开窍了,李公甫激动的捧着文书,扯着嗓子大喊。

    “姐夫,你回来了啊!”

    正在厨房弄着狗肉的许仙,听到李公甫喊自己,施施然的从厨房走了出来。

    作为金丹期的修行者,在李公甫走到门外的街上,还没推开家门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李公甫的脚步声。

    之所以没出来,不过是为了给姐姐姐夫一点点温存的私人空间。

    “汉文,你.....你竟然真的考中了童生!”

    看到许仙从厨房走出来,李公甫来不及去教训许仙什么君子远庖丁之说,激动的给了许仙一个熊抱,狠狠地拍着许仙的后背。

    感受到姐夫那用力的熊抱以及那能让普通人吐血的拍击,许仙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如果不是他如今已经有了金丹期的修为,就这几下都能让他吐血。

    当然,他也知道姐夫没有恶意,只是一时激动,又忘记了收敛自己的武力值。

    看着许仙翻白眼,李公甫也像是想到了自己的冒失,连连松开许仙。

    “汉文,你没事吧?是姐夫不好,是姐夫太激动了!”

    许仙淡定的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许娇容一把拉开了丈夫,拉着许仙检查的半天,确定自家弟弟没被傻乎乎的丈夫拍出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这可是他们许家的未来,是要光宗耀祖的存在,被拍坏了找谁赔去?

    检查完之后,冲着李公甫翻了翻白眼,许娇容直接给丈夫定罪,“傻乎乎的,今晚不许上床!”

    听到许娇容的话,李公甫瞬间一副死了爹的表情,垂头丧气,感觉那绍兴花雕酒和不知道怎么炖出来的香的让人吞口水的狗肉都....只能引起他一点点的欲望了。

    本来还想着趁着今天酒菜好大补,晚上跟娘子造造小人呢,结果.....现在因为自己的冒失,连床都不让自己上了。

    看着姐姐和姐夫斗嘴,许仙躲在一边偷笑。

    “吃饭!吃饭!”

    许是觉得被弟弟看了笑话,许娇容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丈夫一眼,小手一挥,直接开了席。

    席间,李公甫还许娇容对着许仙好一通夸赞。

    对于姐姐姐夫的夸赞,许仙照单全收。

    至于自己为什么能够考上童生,许仙对此的解释是自己突然开窍了,又加上一些考题自己刚好有复习到过。

    对此,两人都没有怀疑,毕竟之前许仙通过了县试,获得了这次府试的资格,已经给过二人一次惊喜。

    虽然那次惊喜远没有这次来的大,虽然这次他们并没有想过许仙能够考中童生。

    看着姐姐和姐夫开心的样子,许仙也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同时,在他的心里,也对刚刚得到的系统更加的感激。

    如果没有系统的话,考中童生的....可能回事秦会之和蔡元长两人吧?

    如果没有系统,自己应该还是站在西湖边,望着西湖的水,流着伤心的泪的穷书生吧?

    如果不是系统,自己的未来,可能就是在保安堂当一个小学徒,学上几年有了些水平,当一个坐堂大夫的命运吧?

    或许,自己未来会遇到一个普通的女子,娶一个普通的妻子,生一个普通的孩子,过完普通的一生。

    但是.....得到系统刚刚一天,人生际遇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考取了功名,有了往上爬的机会,同时又一跃成为了金丹期的修行者,获得了踏上长生路的资格。

    这样的人生,让他欲罢不能。

    他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

    因为珍惜,所以对于帮助了他,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的系统,许仙的心里是越发的感激。

    “嗯,希望明天被收拾的时候,你还能对本系统一样的感激。”

    感受到许仙心里泛起的对自己的无尽感激,躲在系统空间中,透过玄光术看着被从天庭丢下来的哮天犬的苏洛,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然后.....

    “啊啊啊!不要啊!主人,不要把我丢下去啊!

    量劫会死人....量劫会死狗的啊!”

    九天之上,随着哮天犬的悲呼,整条狗身化作一道流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嘭!

    钱塘县外一片树林中,随着撞击声响起,出现了一个深坑。

    好不容易从深坑中爬出来,哮天犬一个平土咒填平了自己砸出来的大坑,抬起一颗狗头望天。

    “哼!总有刁仙想害本汪!让本汪去找应劫之人作死?本汪才不干嘞,谁去谁是傻子!”

    为自己立了一个flag,哮天犬转眼把自己被丢下来时接到的任务丢在了脑后。

    “既然已经下凡了,本汪就好好的游戏一下人间吧!”

    自言自语着,哮天犬走出了树林。

    然后.....

    “咦?这股气息......”

    刚刚走出树林,耸了耸鼻子,哮天犬面色突然一变。

    “天杀的,哪个混蛋敢炖了本汪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