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41章 老好人坑起人来才不是人
    李府!

    好吧,说是李府,实际上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

    半年前,把许仙养大成人的许娇容与青梅竹马的大哥李公甫成婚,成为了李夫人。

    三月前,李公甫上京上杭州府述职,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九品缁衣捕头。

    从此以后,这相互扶持一同长大的三人,在这不大的钱塘县,也算有了一席之地。

    而成了捕头的李公甫的住所,也有了被称为李府的资格。

    当然,院子还是那所小院子,东西还是那些小东西,一对新婚夫妻加许仙三人的生活,也并没有因为李公甫成了捕头而好过了多少。

    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供许仙读书,是一笔不小的消耗。

    只是,尽管消耗不小,尽管许仙不争气几年不中,今年走了狗屎运通过了县试得到了府试的资格。

    但姐姐和姐夫二人对于供他读书,却没有丝毫的怨言。

    站在李府大门前,看着已经有了一百三十多年历史,据说是李公甫太爷爷的太爷爷小时候跟隔壁许木匠学徒的时候做出来得大门,许仙一时间百感交集。

    “梆梆梆!”

    深吸一口气,许仙抬起手敲了敲大门。

    之前去县衙,并没有见到姐夫的身影,据说是昨夜城东的钱员外家千金被奸人掳走,至今不知所踪,姐夫出去查案子了。

    而姐姐许娇容,一般都会待在家里,除了买菜很少外出。

    果然,在许仙第三次敲门之后,院子里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

    “来了,来了,是谁呀?”

    一般只有姐姐一个人自家的时候,大门都是从里面拴上的。

    姐姐年芳二十,在邻居口中是个老姑娘,但只是二十的年纪,依然貌美如花。

    系统说自己小白脸,但自己这张又白又嫩的脸,就是有八分随了姐姐。

    如此,无论是许仙还是李公甫,都不放心姐姐一人在家。

    为了让两人安心,每当家里只剩下自己的时候,许娇容都会从里面拴上门,不是知道了来人身份,就算有人敲门都不会开的。

    “姐!我是汉文,我回来了!”

    听到姐姐的声音,许仙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躁动。

    虽然只是离开短短五日,但这短短五日的时间,他经历的似乎比之前十七年还要复杂。

    去时他只是一个前途渺茫,未来看不到希望的少年,归来时,他不仅考中了童生,更是得了神奇的系统,成为了传说中的修仙之人。

    他的未来,有着无限的希望,他的心态,不自觉的发生了改变。

    此刻再站在家门前,许仙竟有种阔别经年的恍惚之感。

    “吱呀!”

    门开了!

    不需要多言,不需要多看,自己亲弟弟的声音,哪怕只是一个字许娇容都能够认得出。

    因此,在听到许仙回来之后,许娇容快步走来从里面打开了门。

    门一开,许娇容看到了归来的弟弟,许仙看到了院里的姐姐,二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

    许娇容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平庸了十七年的弟弟,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姐!我考上了!我考中童生了!”

    看着本是貌美如花,却为了把自己养大供自己读书,一双手早已变得粗糙、布满老茧的姐姐,许仙发现得到系统时都没有激动的落泪的自己,声音竟然变得有些哽咽。

    “什什么?”

    看到弟弟平安归来,许娇容正准备招呼兄弟进门,却突然听到许仙这么一句话。

    下意识的,许娇容双眼瞪得大大的,有些懵懵的问道。

    “我考上了!姐,我考上童生了!”

    看到姐姐呆萌的样子,许仙突然就裂开嘴笑了。

    自家姐姐,从小的记忆中就是那种慈爱又不失威严的形象。

    说起来,十多年来,他还真的没见过姐姐这么失态呢。

    就算半年前姐姐和姐夫成婚的时候,似乎都没见过姐姐如此的作态。

    “真真的?”

    听到许仙再次重复了一遍,许娇容激动的一把抓住许仙的手,双眼紧紧的盯着许仙,仿佛生怕他说出一句‘逗你玩的’。

    好在,许仙并没有在这种事上开玩笑,故而没有完成一次坑姐的壮举。

    一脸淡定的点头的同时,许仙亮了亮提在右手里的有着哮天犬血脉的大黄狗的狗肉。

    “姐,我特意买了狗肉,等会您炖了,等姐夫回来,咱们一起庆祝一下!”

    见许仙点头,知道他应该不是在开玩笑,许娇容脸上笑容瞬间绽放,如同一朵盛开在微风中的水莲。

    然后

    笑着,笑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祖宗保佑,汉文终于中了童生,姐姐也算对的起早走了的爹娘了!

    未来,如果汉文能够考取秀才功名,甚至成为举人老爷。

    姐姐就算死了,九泉之下,也不会愧见许家列祖列宗了!”

    一边哭,一边笑,眼泪簌簌的滑落,但许娇容的脸上却满是开心的笑容。

    “姐!这是大喜的事,怎么还哭上了,不是该笑吗?”

    见姐姐落泪,许仙急的手忙脚乱,他是最见不得姐姐落泪的。

    当初被秦观那小子忽悠着一起去青楼,自己有不会说瞎话,被姐姐问出来之后,姐姐没有打自己没有骂自己,就这么偷偷的抹着眼泪。

    那一次,许仙心里就暗暗发誓,从今往后再不踏入那种烟花场所半步。

    “对!该笑!是该笑!姐姐只是太高兴了!”

    说着,许娇容接过了许仙手中的狗肉,有些嗔怪的瞪了许仙一眼。

    “回来就回来,买菜这种事,是你该做的事吗?

    就算要庆祝,姐姐不会去买啊?”

    虽然是嗔怒,但许娇容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拉着许仙往院里走去。

    关了门,许娇容忙着处理狗肉,切块,清洗,放到锅里温火炖上,整个过程中,脸上的笑意是始终没有退去过。

    当狗肉上锅之后,许娇容走出厨房,解下围裙拿了些碎银子就向外走去。

    “姐,你是要出去啊?”

    换了身衣服的许仙刚刚出来,就看到许娇容正准备往外走,顺嘴的问道。

    闻言,许娇容转过头瞪了许仙一眼,“你考上童生,这可是咱家的大事,只有狗肉哪里够?

    姐姐出去买点鸡鱼,等你姐夫回来,咱们好生庆祝一下。”

    话没说完,徐娇容脸上有露出了笑意。

    同一时间,九重天宇之上,有高九十九丈城门与云端隐现,城门之上,以仙文刻画着三个大字南天门。

    南天门立于九重天宇之上,乃是天庭门户。

    过南天门,踩祥云而过,是一条长长的小路,路上有祥云缭绕,有群花盛开,有凤凰飞舞,有禽鸟和鸣。

    仙音袅袅,美不胜收,此乃登仙路,乃是南天门通往天庭的一条仙路。

    仙路的尽头,是一座大殿,殿高不知几何,远看金碧辉煌,近看威严雄伟,大殿自带神奇法则,一眼望去,仿佛可无限大,又能够无限小。

    此乃凌霄宝殿。

    凌霄殿内,梁柱雕龙画凤,地面仙云弥漫。

    在仙云之上,站着一个个双足隐没于仙云之中的仙人。

    群仙立于凌霄宝殿之上,一个个神情肃穆,满是崇敬的看着凌霄宝殿的尽头,坐在龙椅之上的威严男子。

    男子身着九龙袍,代表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地位,赫然正是经历三万六千五百劫,方成一世大罗仙的玉皇上帝大天尊。

    只是,此时的玉皇大帝,高坐龙椅之上,却微微蹙起双眉,仿佛有什么忧虑。

    “众仙家,继西游之局过后,如今佛道之争再起,众位仙家,对此可有何看法?”

    皱着眉头不知想了些什么,沉默许久之后,玉帝扫视下方众人,忍不住开口。

    “禀玉帝,此次量劫,设计层面不深,却未免不是我道门天庭的一次希望。

    上次西游,您受制于几位祖境的人情,我天庭能插手之处不多,让佛门成功做大。

    这一次或许是我等扳回一局的机会。”

    太白金星上前一步,恭敬的对着玉帝说道。

    “哦?”

    玉帝目光落在太白金星身上,“长庚可有何良策?”

    太白金星眼珠子微微一转,“回陛下,臣窃以为此次大劫,天道在我!”

    “爱卿何出此言?”

    见太白金星说天道在我,玉帝更来了兴趣。

    天道,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不会在意,但对于任何一个仙家,都不敢以天道之名无的放矢。

    “陛下,此次大劫,应劫之人乃是骊山圣母的弟子白素贞,以及佛门转世罗汉法海。

    此二人结怨于一千五百年前,又因盗丹一事,令二人恩怨扩大。

    可以说,法海虽为罗汉转世,却因白素贞盗丹一事破了禅心,种下魔障。

    白素贞成了法海的心魔,而白素贞自己却盗丹报了当年差点被杀身之仇,算是已经与法海了解了恩怨。

    恩怨纠葛,佛海的劫在白素贞,白素贞的劫却是一场恩情。

    白素贞若完成报恩,则可了却尘缘,登临天仙境。

    但这其中法海自然会百般阻挠,我天庭只需暗中引导;令时态恶化到二人不可收拾之局面。

    届时,我天庭统御三界六道,自可出师有名,命人下凡收拾此残局”

    佛道之争,不过香火气运之争,挣得是人间信仰。

    如果在这次大劫之中佛门失德,天庭又在最终以救世主的身份登场收拾残局。

    这一次大劫之中的最大赢家,自然会落到天庭的身上。

    这一点,凌霄宝殿的众仙都能够明白,但是

    “话虽如此,但白素贞乃是骊山圣母弟子,代表的乃是天庭。

    若闹的太大,会损失信仰的,恐不只佛门一方,届时即便天庭派人下凡收拾残局,所得利益恐怕也是甚微。”

    太白金星的提议倒是可行,但白素贞毕竟是天庭一方的人,这一点是无法绕过的根结所在。

    如果拼着双输的局面去做,恐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微一思索后,没等玉帝表态,托塔天王李靖站了出来,对太白金星的提议提出了质疑。

    听到李靖的质疑,太白金星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脸上没有丝毫意外。

    自信一笑,太白金星缓缓摇头。

    “白素贞虽是骊山圣母弟子,虽出自天庭一脉。

    但谁说白素贞下凡,就一定是代表的天庭?谁规定白素贞下山,就不能是受佛门指点,渡红尘劫的同时,点化佛门罗汉归位?“

    对于李靖提出的质疑,天庭很多仙家都有着同样的疑惑。

    但此刻听着太白金星自信的话,很多人眼角猛地一跳,心中竟然不约而同生出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老倌儿,你的意思是”

    自家父亲吃瘪,机灵古怪的哪吒适时的跳出来问道。

    “没错!”

    见哪吒脸上的恍然之色,太白金星点点头。

    “今年中秋佳节之后,佛门观音大士将会于峨眉显圣。

    而白素贞现在可是正在峨眉青城山修行准备渡天仙劫呢!”

    说着,太白金星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嘶!”

    听着太白金星的话,看着太白金星脸上的笑容,凌霄宝殿之中很多仙家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老倌儿,不愧是当初能把那只猴子耍的团团转的人。

    真特么的阴险啊!

    “观音大士,号称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佛门号称普度世人,渡一切可渡之人。

    无论佛道,遇人苦难,诚心相询,又岂有不教之理?

    白素贞又居昆仑,与菩萨的峨眉乃是邻居,更是有着老姆的面子,于情于理,当白素贞受困天仙劫迟迟不可渡之时,菩萨都应该会不吝指点的啊!”

    八仙之一的纯阳祖师吕洞宾一副看穿了一切的样子,一边倒抽冷气,一边解读着太白金星的算计。

    “而起,法海可是佛门罗汉转世,白素贞不入世,法海心魔就难劫。

    不渡心魔劫,法海就迟迟无法修成正果。

    如此菩萨指点白素贞入世,虽是指点,却又有渡佛门弟子之嫌。

    无论如何,只要菩萨开口,白素贞下山,就与天庭没有了半点关系,全是佛门的因果!”

    对着吕洞宾点点头,太白金星补充了一句。

    听着太白金星的算计,看着太白金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众仙下意识的就与他挪开了一些距离。

    去特么的老好人,老好人坑起人来才不是人啊!

    见众仙家不再反驳太白金星的提议,自己同样也觉得可行。

    玉帝坐在龙椅之上点点头,目光从众仙身上一一扫过。

    “若要计划行得通,还有那一千五百年前的小牧童那里,需要确保不会出现意外。

    如此哪位仙家愿意下凡一趟,暗中照拂一下?”

    玉帝此言一出,众仙无不眼观鼻、鼻观口,神游物外,不发一言。

    再怎么无关轻重,那也是应劫之人之一,又不是跟收拾残局一样,能捞到好处。

    这种苦差事,傻子才愿意去接。

    见没人回应,玉帝忍不住面色一冷。

    恰在此时,凌霄殿上众仙如同商量好了一般,默契的齐齐向后退了一步。

    突兀的,傻乎乎的趴在自家主人脚边上打盹儿的哮天犬,就暴露在了玉帝的视野之中。

    ps:推荐一本朋友开的新书,[禁忌科学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