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36章 让皇帝听我吹牛逼
    没等学政和知府两位最高长官走出阅卷室,已经有差役前来汇报。

    原来是贡院的西北角,不知怎的地面塌陷,露出里面一个大坑,发出了这样的震动。

    问明经过之后,卢知府下令让查清此事是天灾还是人为,而后与学政一同转身回到了案前。

    因为根本就没有出屋门,自然也不会有人怀疑刚刚的阅卷会被调换了试卷。

    所以,学政吴文清将76份考卷摞在一起,提前选好的案首放在最上位,等卢知府坐下之后,并一众考官开始拆封。

    76分考卷依次刮开糊名,第一名案首是一个叫做文天禧的人,而后没有二名三名,其余75名根本不做排名计。

    而在这75份考卷之中赫然竟然有许仙和秦秦观的名字。

    并且这两人的名字就在文天禧的下方,赫然正是之前被一阵风替换了的那两份考卷。

    此时,如果有人拆开另外两份落选者最上方的考卷,看一下姓名的话,一定会发现,那两人的名字赫然是秦桧以及蔡京。

    也就是该配合许仙演出就卖力的表演的秦会之和蔡元长。

    只是,显然对于落榜者,是没有人回去在意他们是谁的。

    甚至于连名字,都没有人去看一眼,直接就装封处理了。

    神不知、鬼不觉,依靠着这种近乎巧合的手段,许仙的名字被列入了今考童生之列。

    一刻钟之后,76个名字被誊抄在红纸之上,由放榜官员卷好带着走出贡院。

    贡院门一开,外面众多考生及吃瓜群众纷纷将目光从许仙身上移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负责放榜的官员手中的红纸。

    红榜张贴,第一个出现的是文天禧的名字。

    然后没有众人久等,在第三个的位置,赫然出现了许仙的名字。

    “来自秦少游的牛逼点+112!”

    “来自蔡元长的牛逼点+1111!”

    “来自秦会之的牛逼点+1111!”

    “来自”

    当许仙的名字真的出现在了今试童生之列之时,被许仙吹得这个牛逼震惊的人群,带来的牛逼点数竟然比先前的总和还要多出几倍。

    只是,此时此刻,许仙显然没精力去关注这些。

    当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的时候,许仙呼吸一滞,整个人激动的差点晕了过去。

    “系统!系统!真的!

    你看到了吗?我真的考上了!我真的考中童生了!”

    好在处于人群之中,许仙还知道收敛,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在心中不断的呼唤着系统。

    看着许仙欣喜欲狂的样子,苏洛翻了翻白眼,“看见了,宿主淡定。

    身为吹牛逼系统的宿主,你的未来远不只区区一介童声。

    秀才、举人、进士及第、乃至殿试头名、高中状元,于你而言,都不过易如反掌。

    宿主应该时刻谨记,你最大的依仗是吹牛逼系统,你走向人生巅峰最快的途径,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吹牛逼的技术。

    当有一天,你能够不依靠系统的提示,不需要系统设计剧本,都能将牛逼吹得清晰脱俗之后,你就可以脱离牛逼学徒的范畴,成为吹牛逼中的王者,简称逼王。

    宿主要相信,你的未来,是要坐在皇宫大殿,与皇帝对坐这吹牛逼的。

    你的未来,是要登临九重天,让玉皇大帝如来佛祖都在你吹得牛逼之下瑟瑟发抖的!”

    一番话,瞬间将许仙因为考中童生而升起的躁动冲击的荡然无存。

    听着苏洛的话,想象着系统为自己画的大饼,许仙悠然神往,整个人都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坐在皇宫大殿,让皇帝听我吹牛逼?

    登临九重天,一个牛逼吹出去让玉皇大帝、如来佛祖都瑟瑟发抖。

    这场面想一想还忍不住有点小激动呢!”

    果然,人最怕的就是对比。

    想到自己未来可能牛逼到这种程度,在看看当前这小小一个童生的功名,突然之间,许仙就觉得这东西不过如此。

    有些难入他眼了。

    “系统,你说的对,有系统你的帮助,我不应该被当前区区一个童生迷住了眼。

    我的未来,应当放眼整个大夏皇朝,乃至放眼那九重宫阙。”

    色令智昏,牛逼同样能够令智昏。

    当被系统画的大饼砸晕之后,许仙整个人都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再没有了半点之前的屌丝心态。

    甚至于在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许仙面上都没有露出半点喜色,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汉文!中了!你我两人双双榜上有名,你看到了吗?”

    许仙是淡定了,但在看到自己和许仙的名字一同出现在前三个位置之时,秦少游可就没那么淡定了。

    拉着许仙的手,秦少游一张脸都因为兴奋而有些变形。

    “少游,淡定一些。

    君子如玉,应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更何况这早就知道结果了的府试,没什么值得兴奋的!”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许仙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比人群中取得今次案首的文天禧还能装逼。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次的案首落到他身上了呢。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有能耐你倒是拿个案首啊!”

    腿上流着血,强撑着等待放榜结束的蔡元长看着许仙这幅样子,就忍不住一阵不屑。

    只是,有了先前的前车之鉴,他也没敢再上前去冷嘲热讽,只是低声和身边的秦会之嘀咕了一声。

    “元长兄淡定些,不过是一个童生之位而已,以你我二人才识,也是十拿九稳之事。”

    “正是!正是!”

    蔡元长一脸自信的点点头。

    之前被许汉文弄得有些心态失衡了,想一想,论学识,论诗才,那许汉文哪里比得过自己?

    自己完全没必要因为对方也考中童生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下次院试,自己得秀才功名,同样能够拉开差距!

    蔡元长心中的自信,源于对自己学识的信赖。

    只是

    随着红榜一点点被揭开,当第75个名字依然没有出现秦会之和他蔡元长的名字之时,蔡元长心中开始有些不安了起来。

    怎么会?

    这次考试,他虽然不曾超长发挥,但答的绝对也不算差啊,就算拿不到案首,但获得一个童生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啊!

    可是,为什么都快到底了,还没有他的名字?甚至于连秦会之的名字也没有在榜上看见?

    二人对视一眼,就见红榜被揭到了第76个名字。

    两人满怀希望的看去,看见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孙山!

    再往下看没有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为什么没有他们的名字?

    以他们的才学,怎么可能会拿不到一个童生的席位?

    有内幕!

    这里面一定有内幕!

    孙山是什么鬼?以他们的才华,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叫孙山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压下去?

    凭什么他们要名落孙山?

    疯了!蔡元长感觉自己快疯了!

    而秦会之,更是几乎已经要疯了!

    “有内幕!这次考试一定有内幕,我要求彻查!”

    秦会之大步上前,走到人群最前方,声音之大,让远在贡院之内的吴文清和卢知府都听得真切。

    有内幕?

    彻查?

    什么意思?

    听到这声音,两人的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

    历届科举,放榜之后就成定局,少有更改的可能。

    但在十三年前,先帝万年之时,曾经出现过一次震惊朝野的舞弊事件。

    当时会试选贡生103名,其中不学无术之辈竟然多大四十有余。

    殿试之时,头名会元不惜冒犯龙威,揭露了此次舞弊事件,得到了一次彻查的机会,相应的自己也因为越权被废除了会元的功名,并永世不得朝廷录用。

    而那一次查出的结果,是考官连同朝廷大臣,操控会试,买卖功名。

    那一次,朝堂之上可谓血流成河,该界科举成绩更是直接作废,所有考取功名者盖不录用。

    从那以后,大夏朝廷对科举舞弊之事尤为严格,一旦坐实了舞弊之事,考官必定会受到牵连,连同所有考生成绩都会作废,等待下次科举重考。

    所以

    不只是吴文清和卢知府,听到秦会之的话之后,连那些正在为考中了童生功名而欣喜的考生,也都一个个面色阴沉了下来。

    科举之事,运气成分也不小。

    这次能够考中,谁都不保证自己下次还能够考中。

    一旦坐实了这次考试有内幕,存在舞弊之嫌,下次重考他们都不一定还能够再考中。

    所以,秦会之此举,可谓是与天下人为敌,直接将这些考生完全推到了对立面。

    “何人喧哗?说此次府试存在内幕,可有证据?”

    贡院大门打开,卢知府和学政大人并肩走出,卢知府面色阴沉,双目冰冷的瞪着秦会之,仿佛对方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要唯他是问一般。

    “大人!小人秦会之,自负才华学问皆在许仙之上,那许仙不学无术,胸无点墨,能够位列童生之位,而小人自认此次解题没有遇到任何难度,发挥异常稳定,却名落孙山。

    小人怀疑,这许仙动用了什么手段”

    说着说着,秦会之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动用了手段?许仙动用了什么手段?

    真的有内幕的话,能够帮助他舞弊的除了面前这两位,还能有谁?

    想到自己刚刚的疯狂之举,秦会之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脑抽了。

    然后

    “啊哈哈哈!假的!都是假的!”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功名利禄,都是假的!”

    “说什么你爱我,连一个童生都不给我!”

    “吾乃文曲星君,尔等还不叩拜!”

    秦会之双眼瞬间变得呆滞,口中说着不着边际的话,竟然当众装起了疯了。

    实际上,他也很无奈啊!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抽了什么风,脑子一热就跟入魔了一般就上了。

    现在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蠢,但事情已经做下了,他觉得如果他这时候跟知府大人说一句‘大人,我要说今天是愚人节,我在给大家开个玩笑,你们信不’的话。

    知府大人绝对会让他问问,衙门口那盏狗头铡信不信。

    所以

    想了半天想不到破局之法,他最终只能无奈的装疯。

    尽管这对他未来的仕途而言可能会是一个污点,但也比被终生取消科举资格,甚至丢了性命要来的轻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