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11章 真相
    看着在自己手中没有了声息的人类,他心中生出一种无助的恐惧。

    自出生至今从未接触过她之外的第二个人,更没有想过会夺走别人的生命。

    可如今,自己竟然亲手夺走了一条生命,一瞬间,他转过头,看向她眼中的悲伤,竟生出一种负罪感。

    自己做错事了,她一定对自己很失望吧?

    只是,他哪里知道,她对他并没有失望,只有担心。

    “杀杀人啦!怪物杀人啦!”

    看着被他一抓之下丢掉性命的同伴,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而后众人不断惊叫的后退。

    看着她失望的目光,看着人们惊惧的表情,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想要解释什么。

    只是,没有人听,没有人给他解释的机会。

    看着他还准备动手,看着那走上前来的大祭司,人们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她走上前想要阻止他继续杀人的同时,人群中,有人悍然对他出手了。

    只是明明他没有出手,明明他连还手都没有生生硬抗了对方的攻击。

    但结果,他没有事,动手的人却死了。

    人们更荒,认定他是怪物,要消灭他。

    而同时,再次有人死去,看着他身上再次损失的几可忽略不计的一丝戾气,她也终于可以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因戾气而生,因戾气而亡。

    他和她不同,他可以不死不灭,又不能不死不灭。

    如果世间所有生灵都不在了,她依然可以长存。

    而当世上再没了生灵,没有了那源源不断的戾气的来源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终将会彻底从这世间消失。

    戾气是他的生命,而提供戾气的生灵,才是他能够不死不灭的根本。

    这样不好!

    她不想让他存在这样的限制,不想让他有朝一日从这个世上消失。

    “住手!”

    她开口,不是拦住他,只是为了保护他。

    他回过头,看着她,眼中有无辜、有懵懂、有不知所措。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怪物!”

    他想要解释,她对他露出温和的笑,想要告诉他对,你不是怪物。

    “你不是怪物谁是怪物,杀掉这个害人性命的怪物!!”

    没等她开口,被死亡激发起恐惧,在死亡的恐惧压迫下,笼罩在阴霾之中的人们爆发了。

    人们前赴后继的想要杀掉他,然而没有人知道,随着他们的恐惧,随着他们心中阴暗的一面被无限的放大,他只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无法死亡。

    面对群情激奋的人们,看着她皱起的眉头,他无助的像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舍下了这些人逃走了。

    是的,他不想杀人,不想害人,不想有人因自己死亡。

    但他最不想的,是不想看到她对自己失望。

    不想杀戮,他唯有逃走,等人们离开之后再跟他解释。

    看着他逃走,她向那些崇拜她、敬畏她的人们解释,解释他不是怪物,解释他不会肆意杀戮。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那些无数年来对她毕恭毕敬,对她静若神灵般的人们,第一次开始对她不信任。

    他们固执的认为他就是怪物,固执的认为只要活着,他就会不断的杀戮,固执的认为,唯有消灭掉他,才能摆脱劫难。

    甚至于,因为她为他开脱,那些人背弃了信仰,围住了她的宫殿。

    面对那些蝼蚁一般的人,她可以随手间将这些人尽灭。

    但是她不能。

    关于他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除非她把所有知情者都杀掉,并再不让他出现,否则事情永远无法平息。

    他的存在,如同一面镜子,不断的照出那些生灵内心深处阴暗最邪恶的一面。

    没有人愿意看到他,每个人看到他都会感动恐惧,都会将之视作这个世上最邪恶的怪物。

    也正是因为他代表着每个人心中的邪恶,那些人才不会容许他存在于这个世上,才一定要把他消灭掉。

    因为,唯有那样,他们才能心安理得的将自己内心的阴暗隐藏在阳光之下。

    但是她明白了这个道理,却没有办法解决。

    她可以把那些知情者,甚至把所有人都杀掉,那样就没有人会再找他的麻烦。

    但他不能,那样他也会消失。

    在他回来解释,解释自己不是怪物,解释自己不会害人的时候,她告诉了他真相。

    他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创造他这样一个怪物,为什么给了他生命,却不赋予他生存下去的权利。

    他状若疯狂,她想要安慰他,但情绪激动的她不想听任何解释,只想逃离。

    她想要把他拦住,却被他失手打伤,一个人逃进了十万大山深处。

    她对他没有防备,被他无意打伤,神态萎靡的走出宫殿,追入十万大山。

    宫殿外的人亲眼看着他从她的宫殿中逃出,亲眼看着她追入十万大山,再也没有回来。

    自那以后,南疆留下了大祭司舍身消灭怪物的传说,流传了千年、万年。

    她坠入十万大山,找到了他。

    面对他的质问,她无言以对,她也不曾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她知道他能够映照出所有人内心深处的邪恶,所以不让他出去,不让他见外人。

    但即便是她也没有想到,本以为可以不死不灭的他,竟然会随着生灵的死亡而戾气消失。

    永远呆在一处不见任何人,他即便不死不灭,也与死了无异。

    但别人见到他,就不容他活在世上。

    他不会被人杀死,但随着被他杀死的人越多,当世间有灵智的生灵灭绝,他也会自这个世上消失。

    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面对他的质问,她面色凄然的笑。

    笑着,笑着,出手将他禁锢。

    她割下自己的血肉,为他塑造人形,抽出自己的骨,给他作为躯体。

    她牺牲自己,给了他一副人类的身体,遮掩了他戾气之躯的外形,让他有了能够走出去,能够在世间生存的权利。

    而代价就是从那之后,不死不灭的女巫玲珑,自此自时间消失,只留下一座冰冷的雕像,看着古洞的方向。

    她留下假的传说,命七大部落各自保守一件自他身上拆下的骨化作的祖器。

    为了这七块骨不会遗失,她告诉世人,这七件祖器乃是封印他的根本,一定要守护好不能遗失,否则一旦被集齐,他将再次复活。

    她命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化作巫妖,在万年后他与新的身躯融合之后寻回七件祖器,补全他尸骨让他复生,重新回到这个世上。

    在那之后,她失去了生机,只留一缕残魂在世,等待着他复活之后,与他做最后的告别。

    只是,浑浑噩噩千万年之后,没等被他唤醒,她却在黑暗之中感受到了一缕光明。

    真的只是一缕,一缕神奇的光,照在了她化身的石像之上。

    那缕光芒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但她却感受到自己化身的石像发生了变化,在一点一点恢复血肉之躯明明她已经没有了血肉,没有了尸骨。

    那恢复的速度很慢,很慢,慢到了她自己都几乎感觉不到的程度,但她知道,因为某种她都无法得知的原因,她竟然有了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的可能。

    浑浑噩噩中,她看到了他走出古洞,以她的血肉、她的骨塑造的身躯。

    她想要现身看他一眼,却发现在自己化作的石像开始恢复之后,她竟然无法再从石像中脱离。

    她看着他眼中的忧伤,看着他对生与死的漠然,看着他跟着一个老人一步步走出十万大山。

    一天、一月、一年。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某一刻,她的头不再是雕像,而是恢复了血肉之躯。

    头的恢复,让她有了念动咒语,施展法咒的力量。

    结合着那不知道从哪里照射来的光芒残留在她身上的力量,有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她彻底恢复了自己的身体。

    而后,没有半点的停留,她走出了十万大山,没有去管她守护的南疆,寻着对他的气息的感应,找到了这里。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到了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复活过来的!”

    看着兽神眼中的柔情,看着他脸上同样的疑惑,玲珑轻笑,双眼弯成两轮月牙。

    而听着玲珑的话,看着凝视的两人,周一仙下意识的感觉这事应该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说起来,你复活的时间,与我万年前推演出来的时间相比可是差了十多年呢。

    果然当初消耗太大,连时间都算的出现了偏差。”

    就在周一仙想着到底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的时候,玲珑再次跟兽神说道。

    这一句话,让周一仙脑中仿佛有一道灵光一闪而过,莫名的,当初复活兽神之时的场景在脑中重现。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抓住了当时的重点

    在复活兽神的同时,一同复原的,还有一面在兽神身边的镜子。

    而如果没记错的话,在镜子复原之后兽神的身体才彻底恢复过来。

    而在自己收起还原光线之前,那面镜子确实是有将还原光线折射的可能的。

    所以

    这一点,周一仙想到了,在玲珑的提醒下回忆起了自己复活的经历的兽神,自然也想到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玲珑禁锢自己时留在自己身边的镜子,竟然成为了玲珑玉自己一同在世间复活的契机。

    真的是一饮一啄,自有定数吗?

    转过头,兽神目光复杂的看向周一仙。

    弯腰,很正式的一礼,“谢谢!”

    ps:今天是2017年最后一天了,也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大大们,明天就作废了。

    所以求下月票好不?